芯碁微装:曾陷专利纠纷“夹心饼干”难做

2020-11-06 07:24:07 股市动态分析 2020年21期

李兴然

合肥芯碁微电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碁微装”)于10月27日在科创板首发过会成功。在招股书中,芯碁微装自称是国内少数在光刻技术领域里拥有关键核心技术,并能积极参与全球竞争的PCB直接成像设备及泛半导体直写光刻设备供应商。事实真的如此吗?

《股市动态分析》记者详阅招股书及问询函后发现,芯碁微装的24项发明专利,仅有1项是报告期内取得,其它23项皆是2015年和2016年的成果,公司还陷入了专利纠纷中,作为科创板拟上市公司,这未免太寒碜,显得在“吃老本”。此外,公司看似业绩不错,但经营性现金流不佳,应收账款规模也很庞大,所谓好业绩只不过纸面富贵而已。

三年半仅获一项发明专利

截至2020年6月30日,芯碁微装拥有71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有24项。但是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专利取得时间看,公司在2017-2020年上半年的报告期内仅仅只有1项发明专利,与2015-2016年的“硕果累累”时期呈现明显的反差。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发明专利有17项申请日期在2015年9月9日-2015年11月20日之间,其中14项专利发明人为陆敏婷,3项专利发明人为曹常瑜。陆敏婷和曹常瑜作为发明专利的主要人员却并不是公司核心技术人员。对此,上交所首轮问询中也涉及该问题。

根据芯碁微装的回复,曹常瑜于2015年7月至2016年6月担任芯碁有限的财务部经理,2016年6月因个人原因自公司离职,此前的任职经历也都是会计和财务经理;陆敏婷自芯碁有限成立以来一直任出纳和会计。

芯碁微装表示,“上述发明专利为公司集体智慧成果,主要是集合电子、机械、光学等领域的高校专家、公司员工的行业经验等形成的集体研究成果,其所有权归属于发行人;公司正处于初创期,包括研发制度在内的各项规章制度正处于不断完善过程中,同时研发团队成员也处于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中,因此公司发明名义登记人登记为实际控制人指定的财务人员陆敏婷、曹常瑜。”

但《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三条规定,专利法所称发明人或者设计人,是指对发明创造的实质性特点作出创造性贡献的人。在完成发明创造过程中,只负责组织工作的人、为物质技术条件的利用提供方便的人或者从事其他辅助工作的人,不是发明人或者设计人。两位财务人员符合规定?

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1-6月,芯碁微装研发费用分别为791.80万元、1698.10万元、2854.95万元和2015.02万元,占当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5.70%、19.45%、14.12%和26.55%。显然,持续增加的研发费用并没有换来很好的专利成果。

曾陷专利纠纷

即使此前专利硕果累累,也被质疑是侵权而来。公司現任实控人程卓及核心技术人员方林、何少锋曾在合肥芯硕任职,合肥芯硕与芯碁微装同属直写光刻设备领域,且芯碁微装设立时,方、何二人仍在合肥芯硕任职且与合肥芯硕存在竞业禁止约定。

二人离开合肥芯硕后于2015年成立芯碁微装。在成立后短短几个月内,芯碁微装就申请了多项发明专利,其发明专利的技术来源被疑是否来自合肥芯硕,上交所对芯碁微装的第一轮问询函中,也关注到了此问题。

我们回顾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2013年-2014年,合肥芯硕陷入经营困境,2015年初,程卓应合肥芯硕大股东中夏芯基之请求,曾以个人名义向合肥芯硕提供借款。2015年4月2日,合肥芯硕与程卓签署《借款协议》,约定合肥芯硕向程卓借入资金1000万元,中夏芯基以其持有的合肥芯硕20%股权提供质押担保。

随着合肥芯硕经营现金流持续恶化,2015年4月23日,合肥芯硕股东会决议通过了重组方案,基于重组方案,程卓、中夏芯基的代表孟庆祥以及技术团队的代表方林等三人被选举为合肥芯硕董事,同时合肥芯硕另选聘程卓担任董事长兼财务总监。后因上述重组方案失败,2015年6月29日,合肥芯硕股东会选举新的董事替换了程卓。方、何二人于2015年6月向合肥芯硕提出离职申请,并于2015年7月3日向合肥市劳动仲裁委申请解除与合肥芯硕的劳动关系。2015年6月30日,芯碁有限(芯碁微装前身)成立。

此后,合肥芯硕分别于2017年4月18日和2017年9月30日起诉方林和何少锋侵犯其专利权。因合肥芯硕未约定竞业限制补偿金的金额且超过三个月未向方、何二人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且法院认为,合肥芯硕未在法定时效内以违反竞业限制义务为由向方、何二人主张过违约责任,因此合肥芯硕的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显然,合肥芯硕被驳回的理由,并不是说方、何二人就没有侵权行为,而是超过有效追偿期。

被上下游挤压

2017年—2019年三个完整会计年度,芯碁微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22亿元、0.87亿元和2.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84.67万元、1729.27万元和4762.51万元。虽然公司净利润实现由负转正,呈增长趋势,但依旧未能完全走出经营性现金流为负的局面。2017年—2019年,芯碁微装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717.21万元、182.14万元和-1587.63万元,2019年该净额由正转负,并且远小于当期净利润。

今年上半年,该现象仍然没有改变,公司净利润达991.31万元,但经营性现金流为-8872.02万元,主要是购买了大量原材料导致存货暴增所致。

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6月末,芯碁微装的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928.48万元、4414.78万元、9850.43万元和9058.88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4.48%、53.38%、52.47%和129.23%,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2.51%、30.02%、23.31%和20.90%;长期应收款净额分别为838.77万元、530.91万元、2338.42万元和3578.49万元,占各期末非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8.38%、25.28%、51.89%和47.18%。

这导致芯碁微装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24次、3.09次、2.65次和0.74次,呈逐年下降趋势。

芯碁微装前五大客户的营业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6.16%、59.14%、55.89%和45.99%,虽然占比逐年降低,但集中度仍然较高。

这反映出的情况是:客户可以长时间大量占用公司的资金,但公司却没办法将此风险转移到上游,芯碁微装像块“夹心饼干”被上下游挤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