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生物化石拍卖,品位多元VS商化争议

2020-11-09 03:24:23 收藏·拍卖 2020年11期

余一

拍卖会上能买到什么稀奇古怪的收藏品?巨型霸王龙化石绝对算一项。

北京时间10月7日的佳士得纽约20世纪艺术周拍卖中,被称为“古代冠军战士”的霸王龙史丹化石和一众现代和当代艺术杰作一同亮相,现场以300万美元起拍,来自纽约、伦敦、香港等地区的委托席上的佳士得专家们开始为竞争者叫价,价格很快突破千万美元,这也是当场拍卖中竞争最为激烈的拍品,最终是以2750万美元落槌,被来自佳士得伦敦的电话委托竞得,加佣金以3184.75万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2.16亿元。

确实,古生物化石正在由高不可攀的专业领域越来越走进大众的视野。纵观近些年来一些拍卖会,不难发现,时有古生物化石现身,且拍卖价格不菲。一方面,我们看到拍卖市场中藏家品位和藏品的多元化;另一方面,科学界也在担心这一趋势会否破坏科学研究,会否助长化石的非法贸易?

霸王龙现身“20世纪艺术之夜”

霸王龙搭档毕加索、杰夫·昆斯以及安迪·沃霍尔,这视觉冲击力本身就很有话题性。

这具占尽风头的霸王龙骨架,名字叫做史丹(Stan),取自于其发现者StanSacrison。负责霸王龙骨架拍卖的是佳士得的科学和自然历史部负责人詹姆斯·希斯洛普(JamesHyslop),他作为代表帮助买家拍下了这件大型艺术品。买家的身份未予透露,用途也未知。

JamesHyslop认为,在未来几年里,史丹将因自己的拍卖纪录而被人们铭记。科学和自然历史具有如此广泛的吸引力,在这个领域有超过45亿年的历史可以收藏,藏家正在开始对这类科学与历史相关的藏品产生浓厚兴趣。

至于为什么远古恐龙会出现在“20世纪艺术之夜”,JamesHyslop说:“虽然恐龙有6700万年的历史,但是,雷克斯霸王龙却是在20世纪获得的市场声誉——对它的第一次科学描述发生于1905年,1993年斯皮尔伯格导演的《侏罗纪公园》让‘恐龙文化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作为一种具有超越类别吸引力的艺术品,史丹能登陆‘20世纪艺术之夜这个佳士得的大型拍卖会实在是实至名归了。”

20世纪作品夜间拍卖场是最大的全球平台之一,这意味着该场拍卖会吸引更多的买家和更多的热钱。与蓝筹艺术品不同,自然与科学历史方面的收藏还是不确定的市场,具有新鲜的稀缺性。多年来,拍卖行一直在选择性地消除类别差异,突破传统。这次佳士得在其最重要的秋季大型拍卖会上,将集独特外形、电影明星和流行文化于一身的化石史丹与毕加索(Picasso)、杰夫·昆斯(JeffKoons)或安迪·沃荷(AndyWarhol)的作品放在一起,勿论其他,霸王龙骨架史丹的拍卖价格已经成为人们热议的拍卖大事件,这便是拍行策略成功的验证。

谁在卖,谁在买

化石,是存留在古代地层中的古生物遗体、遗物或遗迹。因年代久远,留存下来的数量极为稀缺。每每在各大拍场出现,都能成为古玩、藏品爱好者争相抢购的单品。此外,业界更关心的是,谁在出售,谁在买?

此次拍卖的恐龙化石来自一个由化石交易商和收藏家皮特·拉森(PeteLarson)领导的私人组织——黑山地质研究所(BlackHillsInstituteofGeologicalResearch)。在过去的20年里,该研究所致力于勘探挖掘、展示和研究各种标本。

皮特·拉森是古生物学界备受争议的人物,他发现了十具霸王龙骨骼,比其他任何化石勘探者都要多。1990年,他向农场主莫里斯·威廉姆斯(MauriceWilliams)支付了5000美元,以便在后者位于南达科他州的土地上挖掘6700万年前的雷克斯暴龙骨架“苏(Sue)”。化石出土以后,拉森与那块土地的所有人展开了激烈的化石所有权争夺战。在诉讼期间,美国政府从黑山研究所没收了这具骨架,而化石最终归土地所有者所有,而她把这具骨架送拍了。虽然与诉讼有关的指控被撤销,但拉森被分别判定犯有海关欺诈和其他罪行。在拉森获释后不久,1997年,“苏(Sue)”在苏富比纽约总部被拍卖,最终被芝加哥菲尔德自然历史博物馆(FieldMuseumofNaturalHistory)购得,资金由迪士尼乐园和麦当劳捐赠,价格约为840万美元,创下当时化石拍卖成交价的最高纪录。

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大约有5具恐龙骨骼经过拍卖行流入私人收藏家手中。2018年4月,巴黎拍卖行BinocheetGiquello以140万欧元的价格拍卖出一具梁龙和翼龙的骨骼化石。2017年3月,该拍卖行以17.78万欧元的价格拍卖了一个三角龙头骨,此外还包括35公斤的陨石碎片和填充老虎标本。2016年12月,一具近乎保持完整的翼龙骨骼被Aguttes拍卖行在里昂以110万欧元的价格拍出。此外,笔者在线上交易网站eBay上搜索,也可以看到数件待售的恐龙蛋等古生物化石标本。据悉,85%的化石最后会被博物馆购买收藏,而也有少量的会被私人收藏,像影星尼古拉斯·凯奇(NicholasCage),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DiCaprio)就热衷这项收藏。

像“苏(Sue)”的案例一样,这次拍卖很自然会吸引博物馆的兴趣。佳士得也在拍卖声明中称,这是“收藏家、机构或博物馆捐助者获得这具非同寻常的骨骼化石的难得机会”。但是拍卖会上的化石买家无需公开披露自己的身份,也无需宣布他们打算用这些古老的化石做什么,因此世界上许多最完整的恐龙骨骼化石都无法追踪。

化石被商业化运作引来争议

化石成了香饽饽,引来私人买家在网络上和线下拍卖会上抢购。随着人们的兴趣日益高涨,它们的价格在一路走高。然而,化石越来越受大众青睐却让科学家们感到担忧:私人恐龙化石交易最终会给科学和公众造成巨大的损失,特别是知识方面的流失。

过去,其他高调的恐龙化石公开拍卖也在拍卖会上受到了极大关注。2018年6月,一具恐龙骨架在巴黎Aguttes拍卖行以236万欧元的价格成交,这一有争议的拍卖遭到了科学家的批评。古脊椎动物学会(SVP)曾写信给法国拍卖行,要求取消拍卖。但这块化石最终还是被一位法国私人艺术收藏家购得。

恐龙化石在大多数国家,被禁止私人贩运和交易,包括中国。但是在某些国家并没有这样的禁令,比如在美国,私人土地上发现的任何化石都属于土地拥有者。

比如对像皮特·拉森这样的私人收藏家来说,美国西部的荒凉牧场简直就是恐龙的国度。他们一般支付农场主一定的费用,来进行挖掘和开采。这些私人挖掘出来的化石标本会被借给博物馆展览,或者进入市场交易。古生物学家认为目前至少有数十具霸王龙骨骼落入私人之手,具备非常高的研究价值。

因此,很多古生物学家明确表示反对化石落入私人手中的商业流通,“从古生物学家的角度来看,化石是无价的。”美国古生物学家岛田健树(KenshuShimada)曾经说道,“化石的商业性收藏可以称为当今古生物学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他看来,研究私人所有的化石还存在实际操作上的顾虑。

私人收藏家把骨骼化石借给一家博物馆,但无法知道标本将在那家博物馆停留多久,然后就会被所有者随心所欲地带到别处。如此一来,標本可能在以后变得不可用。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珍贵展品之一是“索菲”——一具1.51亿年前的剑龙完整骨架。在博物馆得到它之前,实际上没有人知道剑龙的脊椎骨中有多少块骨头,它的脊椎骨上有多少块骨板。和其他许多的科学机构一样,该博物馆原则上不会对私人拥有的标本进行研究或发表作品,因为严谨的科学依赖于重复研究。私人所有者可能会允许一位研究人员检查他们的化石,但随后可能会拒绝让其他人接触。另一方面,勘探和挖掘过程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成本高昂。一般情况下,博物馆并没有足够的资源自己收集这些化石,如果不是商业交易商把它们挖掘出来,大众也不会知道它们的存在。被发现的化石在没有任何公开的情况下被买卖,然后就消失在私人手中,因而科学界往往都不知道它们的存在。另一层面,当挖掘的目的是谋取私利时,收集关键背景资料的工作可能会被忽视。

如今,大多数化石都是通过私人捐赠、购买和有针对性的研究项目(通常由外部资助)等组合方式进入博物馆的。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地球科学部的苏珊娜· 梅德门特博士曾对媒体说,即使合法,蓬勃发展的私人市场也会产生连锁反应。“问题是,这些标本售价不菲,远远超出了博物馆的承受能力。”她认为,标本成了私人物品,可能会阻碍科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