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影堂:让中国当代摄影开花散叶

2020-11-09 03:24:23 收藏·拍卖 2020年11期

余一

在摄影圈里,有一个名字叫做“三影堂”。它是一家摄影艺术中心,也是一项摄影奖项。每年4月末,总有大批的艺术家赶赴京城,因为“三影堂摄影奖”就在这段日子开展。

自2007年成立以来,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从中国专注于当代摄影艺术的“独苗”到现在“中国影像机构联盟”的成员,已然成为中国当代摄影的要阵之地。从出版到批评,从画廊到博物馆,从教育到收藏,其中的每一个环节在中国都是缺失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就是“三影堂”的由来,是创始人荣荣&映里对摄影的理想,是他们投身一个机构的初衷——让中国当代摄影开枝散叶。

促进中国影像与国际间的对话

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是国内首家专注于当代摄影艺术的民间机构,中国当代摄影艺术家荣荣和日本摄影艺术家映里夫妇于2007年共同创办。目前拥有北京和厦门两个场馆,分别位于北京朝阳区草场地艺术区和厦门集美区杏林湾。两个馆不断通过展览、讲座、图书出版、艺术家居住计划以及各种独立项目,推广支持当代摄影艺术在中国的发展和国际交流,在国际范围内提升中国当代摄影的地位和重要性。

据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副馆长齐燕介绍,三影堂创办以来向中国观众推介了非常多国际摄影师,也是最早在国内介绍日本摄影师的。许多国外大师在国内的首次展览是在三影堂,比如坎迪达·霍弗、植田正治、森山大道、荒木经惟等,学术型的群展“中国摄影:二十世纪以来”“中国当代摄影四十年”。自2015年起,三影堂与法国阿尔勒摄影节在厦门共同发起一年一度的“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每年秋季在厦门同时举办几十场展览,包括从法国阿尔勒当年夏天的项目中精选出6-8场空运至厦门;关注亚洲其他國家摄影发展的“亚洲影汇”;支持推广华人摄影师的“集美·阿尔勒发现奖”等。除了展览,也筹备专家见面会、摄影文化论坛、高校巡回讲座、摄影书市等公共活动。我们十分注重新锐艺术家的挖掘,集美·阿尔勒每年产生两个奖项——“发现奖”及“女性摄影师奖”,除了颁发奖金,“发现奖”获奖艺术家也将被介绍到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参展。

早年间,大部分摄影作品的藏家来自国外,中国的机构和藏家对摄影作品认可度低,这也是作为艺术家的荣荣&映里创办三影堂的迫切之处。“美术馆和画廊需要向观众普及和传播摄影作品的意义和价值所在。最近几年情况已经有很大改善了。当然,藏家和画廊之间建立信任是非常重要的,影像作品的稀缺性体现在版数和签名上,这方面画廊必须严格监督和把关。我们的摄影艺术品在进入市场前都会确定好规格和版数,确保以合理的版数和价格与市场对接。”齐燕介绍。

“三影堂摄影奖”发掘新生力量

2009年,在市场与学术双繁荣的条件下,三影堂做了一件对中国摄影有推动作用的事情:首届三影堂摄影奖正式启动。

“三影堂摄影奖”是另一个支持新人项目,延续了12届。从下一年度起,因为疫情导致的国际旅行限制所以暂停举办,但是这些年来已经在业内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力。“入围艺术家在自己的作品面前,与海内外、东西方最顶尖的艺术机构负责人、艺术家、评论家组成的国际评委团阐述自己的创作观念。不少国际专家因为受邀担任三影堂摄影奖评委,首次来到中国,通过三影堂摄影奖对中国当代摄影的新生力量有一个近距离的观察,也通过讲座和对谈向中国观众介绍他们的工作和研究。三影堂摄影奖不仅是一个展览或评奖活动,更是一个艺术生产者与评委交流互动的发生场,是中国年轻影像创作者步入国际视野的一个重要通道。”齐燕表示。

以推广中国原创摄影为己任

在齐燕看来,“中国的当代影像市场历经了10多年的发展,目前已进入快速发展期,市场构架开始逐渐成型,藏家群体也慢慢变得丰富和壮大了,也有不少年轻藏家开始对影像收藏产生兴趣,这些都是非常积极的市场表现。”在影像一、二级市场都一片繁荣景象的大环境下,三影堂依然以非盈利机构的姿态运转着,继续推动中国影像走向市场的桥梁,走向世界的画廊。

2012年4月,三影堂创立+3画廊。“+3画廊首先以推广中国原创摄影艺术为己任,同时架构一个中西方摄影艺术交流的国际通道,增强中国摄影在世界其他地域的呈现。在我们代理的艺术家中,有最具代表性和成长性的青年艺术家,比如目前正在耶鲁大学攻读摄影专业硕士的陈荣辉,他的创作风格十分成熟,且具备国际化的视野和一流的执行力,近年来频频在国际摄影比赛中崭露头角。他的个展目前正在北京三影堂展出,推荐大家有机会到现场看看。同时我们也在有计划地推介国外重要摄影艺术家及其作品,比如对中国摄影界影响甚广的日本艺术家森山大道。”齐燕说。

中国不缺好的艺术家好的摄影师,但是好的机制、好的平台是永远不嫌多的。三影堂从中国专注于当代摄影艺术的“独苗”到现在“中国影像机构联盟”的成员,摄影奖项和摄影节纷纷出现和发展,生态已经在形成,只是还是要完善和良性循环、一次次迭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