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名篇

2020-11-09 04:03:39 东方收藏 2020年10期

王罡

编者按:

这幅《字为心画》用的是破墨法,水墨洇化,奇妙无比。林散之自甘淡泊,喜怒哀乐全部沉浸在诗书画之中,为艺术而生,为艺术而活。其先后5次著录,是林散之晚年的代表作。

《林散之书法选集》是林散之所有书法专辑中最权威的一本。该书由赵朴初题写书名,林散之自己作序。《字为心画》编排在该书的第一页,足以说明它的分量。这件作品为横幅,1984年创作,尺寸为 26×90厘米(约 2.5平尺),落款“散耳”。钤有“江上老人”(白文)、“大吉羊”(朱文)印。水墨紙本,生宣纸,长锋羊毫笔,宿墨。裱工精细,品相十全。作品先后著录于《林散之书法选集》《二十世纪书法经典林散之》《金陵书坛四大家林散之》《林散之草书精品赏析》和《华人时刊》杂志(2014年第9期)。

林散之在创作草书时常用破墨法。破墨法有两种:一种是墨破水,一种是水破墨,这幅作品用的是水破墨。首先将陈积的宿墨磨得很浓很浓,然后从水盂中拿出浸泡多时的长锋羊毫笔,在水盂边掭上几次,一来整理笔锋,二来挤掉锋中多余的水分。这时笔尖中仍然是清水,接着提笔在砚池中蘸墨,然后,在放入清水的小瓷碟中再蘸上清水开始书写“字为心画”的第一个字的第一画“点”。笔尖接触纸面的第一时间,清水向周围洇化,变成淡墨,当淡墨扩散时,笔腹的浓墨从外围下注,形成一个圆圈,圈外的浓和淡相互渗透,这样“字”宝盖头的第一点的墨相是:淡墨为圆心,中间的圆圈为浓墨,既细又圆,如同用圆规画的一样,圈外是淡墨。“字”宝盖头的第二画也是点,其墨法和前面一样。要说的是宝盖头的“一横”,宛如钢钩一般,一细二圆三劲健。这“一横”和上面的“一点”,对照鲜明。“一横”是线条美,“一点”是墨色美;一个是瘦而长,一个是满而大。

我们再来看第四个字“画”,线条十分老辣,迟涩凝重,似断似连。这个字是用枯笔写成的,笔画中形成了数个大小不一的“眼”。于右任在《标准草书》中说:“字中之圈谓之眼,眼多如绳萦蛇绾,令人生厌。”这个“眼”与于右任说的“眼”不一样,于右任说的“眼”是指草书笔画缠绕过多而形成的“眼”,林散之这幅作品中的“眼”是笔画里的“眼”,叫“虫蛀纹”。“虫蛀纹”是书法的最高境界之一,能写出像林散之这样的“虫蛀纹”笔法的书法家真是少之又少。“画”的第一笔以及最后一横,就像木板存放多年,虫蛀过而留下的大大小小的眼。这些“眼”是自然形成的,不是笔画缠绕的结果。这些“眼”似断若连,笔断意连,自然生动,缤纷多彩,真是奇美。

回首瞻望林散之的人生轨迹,《字为心画》正是其人格人品的再现,物我两相忘,诗画精到,书艺入圣。

《字为心画》因为内容好字数少,出现的仿品比较多。鉴别的方法有两种:一看神韵,“山寨林散之”大都有形无神,气息不够,看上去别扭。二是看“字”上面的“点”有没有椭圆形圆圈。仿品是描的,“点”中间的圈圈不自然,有的根本就没有椭圆形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