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名家的特殊作品

2020-11-09 04:03:39 东方收藏 2020年10期

梁卫红

提及紫砂壶,大家马上就能联想到众多壶型——供春、石瓢、秦权、匏瓜、汉瓦……它们以其极高的实用价值和艺术魅力,深深地被人们喜爱。然而,数百年的华夏紫砂诞生了众多的壶型,有很多不常见的器型同样实用与美观并存。在此,笔者收集整理了20把历代紫砂名家所制的特殊作品,今作此文,以飨读者。

明代紫砂名家所作的特殊作品

时大彬(1573—1648),号少山,又称大彬、时彬,明万历至清顺治年间人。他在泥料中掺入砂,开创了调砂法制壶,古人称之为“砂粗质古肌理匀”,别具情趣。这把时大彬所制的“如意纹盖三足壶”(图1),通高11.3、宽8.4厘米。壶顶四出如意云头纹浅浮雕于盖面,盖钮形状似珠。圆形壶体呈浅褐色,表面闪烁有浅黄色颗粒。把下用竹刀刻“大彬”二字楷书款。下承三矮足。它是1984年7月,在江苏无锡明崇祯二年(1629)华师伊夫妇合葬墓出土的。该壶造型丰满大方,加工技巧熟练,独特的是壶下长有“三只脚”。

筋纹紫砂壶常见,但如“玉兰花瓣壶”(图2)这般的葵花壶,却实属罕见。这把时大彬于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所作紫砂壶,高9、口径12.1厘米。壶盖与壶身自然垂成一朵玉兰花,花蒂为盖,花瓣与壶身为二重叠压,厚朴端庄,玲珑可爱。该款紫砂壶为明代筋纹器的经典,也是时大彬作品中现存的筋纹器代表作。其设计奇巧,以玉兰花的花瓣为造型来源,六瓣筋纹构成了壶体,壶盖为压盖式,壶底挖足成葵花形并内钤“万历丁酉春时大彬制”。整壶具有非常清晰的脉络,节奏韵律也非常美。

另外壶下“长脚”的,还有陈仲美所制的“盉形壶”(图3)。此壶高11、口径4.3厘米。材质为紫泥调砂,粗犷而古朴。壶艺家取古铜器中“盉”的造型,同时又将壶身分作三瓣,于是三扁圆足又是三突棱棱脊所在,与壶把、壶流相呼应,古拙韵味十足。此壶与徐友泉所仿“古番形三足壶”粗看相似,细品则壶把、壶流、壶盖和钮都不相同。壶底刻有“陈仲美”三字楷书款。陈仲美是明万历至清顺治年间著名陶人,原籍江西婺源,后慕名到宜兴专事紫砂。他的紫砂壶作品别具一格,在《阳羡名陶录》中记载着他“好配壶土、意造诸玩,壶像花果,缀以草虫,或龙戏海涛,伸爪出目。至塑大士像,庄严慈悯,神采欲生”。可见他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全面陶艺家,又是一位把雕塑和紫砂壶结合得很成功的壶艺家。故后人把他的紫砂壶称为“神品”。

清代紫砂名家所作的特殊作品

陈鸣远,号鹤峰,又号石霞山人、壶隐,清康熙年间宜兴紫砂名艺人。作为几百年来壶艺成就很高的名手,他的制壶技艺精湛全面,又勇于开拓创新。其所制茗壶造型多种多样,特别善于自然型类砂壶的制作,作品有瓜形壶、莲子壶、束柴三友壶、松段壶、梅干壶、蚕桑壶等,均极具自然生趣,将自然型壶在明人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向艺术化的高度。这件“陈鸣远款东陵瓜壶”(图4),壶的身筒好似一只圆硕丰满的南瓜,更妙的是壶底稍向里凹,中心有脐,虽然隐于底部,却更加使人觉得妙趣盎然、余韵渺渺。据说此造型具有象征意味,典出西汉早期秦代东陵侯邵平弃官为民、长安种瓜的故事。壶的腹部有“仿得东陵式,盛来雪乳香。鸣远”的行楷铭文,以及“陈鸣远”阳文篆书印章款。陈鸣远将东陵瓜和雪水沏茶用紫砂壶统为一体,文人情结跃然壶上。

碗灯壶的诞生,可以追溯到清代。相传是制壶匠人深夜做壶时,从泥凳上的油灯碗得到灵感,将其形象融入紫砂制壶技艺中创制而成。这件尺寸13.1×6.8 厘米的“清康熙邵圣德制紫砂笠帽碗灯壶”(图5),造型十分别致。壶盖似笠帽,壶身扁圆如碗,胎质精炼坚致,色呈茄紫,宝光内蕴。通体光素典雅,简洁大气,具有明代壶式的极简风格,各部分比例协调,匀称流畅,观之有珠圆玉润之感。邵圣德生于清康熙年间,曾见其所制朱泥瓮形壶,钤“一美斋”和同一枚“邵圣德制”印款,或与清初名家邵圣和、邵亨裕为氏族兄弟。

“奁”表示大号的盛具,泛指盛放器物的匣。“棋奁”指的就是盛放围棋子的盒子。古人好下围棋,陈曼生这位著名的才子也不例外。据说有一天,陈曼生邀请好友来家中对弈,摆好棋盘、泡好清茶等待友人时,他看着眼前黑白分明的棋子,突然想起董仲舒《春秋繁露·保位權》所载:“黑白分明,然后民知所去就。”心想:“眼前这围棋不也是黑白分明吗?人生如棋,棋要一步一步地走,谁也不可能一步取胜。”然后陈曼生突然觉得以棋为元素制一把壶,岂不是美哉。于是当即找来纸笔,以盛放棋子的棋奁为型,设计了棋奁壶。而这把长9.5厘米的“杨彭年制陈曼生铭棋奁壶”(图6),壶身下半部成碗状,壶肩折线尤为有力,自然胥出,壶身正面刻有“饮之心清,黑白分明,曼生”。壶铭的内容不仅切壶、切茶、更是切处事哲理;取材棋奁作壶,有“禅茶悟道、明心见性”之意。

黄玉麟(1842—1913),是清道光、咸丰年间的制壶名家。他善制掇球、供春、鱼化龙壶诸式紫砂,所制砂壶精巧而不失古意。他的这把“紫砂覆斗式壶”(图7),高7.5、口径5.7×5.7、底径9.8×9.8厘米。壶呈上小下大覆斗式,平底四方倭角形。壶身镌刻篆书“子孙宜”三字。底钤篆书“玉麟”印章款。其材质为姜黄色砂泥,滋润细腻。此壶造型方中有圆,给人以刚中带柔的感觉。

民国紫砂名家所作的特殊作品

竹,自古与松、梅同列为“岁寒三友”, 因其顽强不屈的品格、高风亮节的气质而受到文人墨客的喜爱。自明代起,许多制壶艺人就曾将竹融入紫砂壶的创作之中。这把由民国紫砂名家范大生所作的“四方隐角竹鼎壶”(图8),高约16厘米,同样也以竹为题材制作。此壶的立面筋线,自下而上贯通,与嘴、把浑成一体。壶嘴饰四条竹纹线,壶把方中带圆,刚劲有力,竹节纹与壶身统一。盖为四方隐角,纹线渐消失于盖顶,口盖为母子线可转换吻合,贴切紧密,盖内钤“大生”印款。以四方柱桥梁竹节为钮,旁塑对称竹叶几片,一番高风亮节之风油然而生,气韵俱到。壶身镌刻铭文“扫雪开松径,疏泉遇竹林”,为陶刻名家陈少亭书刻。整把壶以竹为载体设计成鼎的造型,稳重中又不失灵秀,具有节奏之美。此款壶曾与程寿珍制掇球壶等作品在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奖,为中国传统技艺再添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