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口述历史在体育博物馆中的作用研究

2020-11-09 04:03:39 东方收藏 2020年10期

宋若琳

【摘要】体育口述历史是流行于当代体育史学界的研究方法,为体育历史研究提供了另一种搜集、整理、研究、保存史料的有效途径。笔者试图以陕西体育博物馆为例,把体育口述历史引入体育博物馆工作中,充分挖掘体育口述历史对于体育博物馆职能的实际发挥的作用,并基于此,深入分析在体育博物馆中开展体育口述历史的有利因素,探究在地方性体育博物馆中适合开展体育口述历史项目的类型。

【关键词】口述历史;体育博物馆;作用

1体育口述历史概述

1.1 口述历史

口述历史是一种古老的记录、传播历史的方式。从语言诞生,人们便开始以口口相传的方式记录历史。中华民族先祖炎帝、黄帝的传说就来自先民的口口相传。3000年前,周朝就有专门为史官收集人们言谈的书籍。汉代司马迁作《史记》就运用了大量的口述史料。在西方,《荷马史诗》和《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也被认为是口述历史的著作。

1948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巴特勒图书馆口述历史研究室的成立标志着现代口述历史诞生。1959年,我国台湾地区“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开始现代口述历史研究。20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口述历史工作起步,进入21世纪口述历史在中国大陆逐渐兴盛,越来越多的历史学者及其他相关学科学者投身口述历史研究,大量口述历史实践著作、成果井喷式出现,口述历史理论与方法研究的著作、论文、学术性会议不断增多,中外口述历史交流日渐频繁。2004年中华口述历史研究会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口述历史学走上了正规化、专业化发展道路。

1.2 体育口述历史

体育口述历史大约发端于上世纪70年代初,美国体育哲学家齐格勒提出体育史研究应该要引入口述历史方法,埃里森认为在研究少数族群的体育运动时要重视口述历史资料的运用。国内体育口述历史于上世纪80年代起步,主要作为收集、整理资料的方法,在体育名人的回忆录中予以采用,由原国家体委体育文史工作委员会和全国体总文史资料编审委员会共同编著的《体育史料》系列书刊中,就涉及了大量的口述历史的内容。

21世纪初期,一些学者开始重视并介入体育口述历史的学术研究,产生了一批学术成果——乒乓球领域有《基于口述史的中国乒乓球发展研究》(施之皓,2015);武术领域有《“中国梦”视域下传统武术社会价值观照——基于武术家群体的口述史研究》(周维方、赵光圣,2018);体育哲学领域有《论游戏创造人——程志理的口述史文本》(任慧涛,2018),体育传媒领域有《体媒人物——新中国体育新闻传播口述史》(薛文婷,2015);体育口述历史多领域应用方面有《历史与文化传承中北京奥运博物馆的创新与发展——以北京奥运博物馆“奥运口述史”项目为例》(侯明,2014)。随着学术论著的不断发表,口述历史在体育研究领域逐渐被重视起来,并应用于体育相关的更多领域。

2 体育口述历史在体育博物馆中的作用

体育博物馆是一个陈列、研究、保藏体育文化实物的文化教育场所,具有文物收藏、科学研究和社会教育三种基本属性,同时也有服务社会的功能。我国于1990年9月22日建成中国体育博物馆后,各省市体育局、高等体育院校、民间私人力量纷纷投身体育博物馆建设,使我国体育博物馆数量急剧增加,形式日益丰富,呈现出百花齐放之态。目前我国各级各类体育博物馆已超过100家,发展方兴未艾。

将体育口述历史引入体育博物馆工作中既符合体育博物馆展示体育历史、传承体育文化的特点,又顺应了体育博物馆社会教育功能日益突出、展览互动性不断增强的新发展趋势。

2.1 体育口述历史在文物收藏中的作用

中国生态博物馆之父苏东海曾说:“一个博物馆的软实力主要是藏品和人才,藏品是软实力的核心。没有一流的藏品不能成为一流的博物馆”。可见,藏品资源是博物馆建设的第一重任。然而由于体育文物的稀缺性和体育藏品的特殊性,体育文物、藏品的征集、收藏工作并不容易。

2.1.1体育口述历史可以为征集文物、藏品提供线索

体育博物馆从民间征集文物、藏品主要通过捐赠、借展、购买这三种途径来实现。体育文物、藏品的提供者往往是体育文物的收藏者、某一运动项目的专业运动员或爱好者。对体育文物收藏者进行采访,获取口述资料的过程不仅能为研究此文物藏品提供丰富、鲜活的资料,同时在采访过程中往往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体育文物收藏者一般都是体育收藏界的专家,如果采访方式得当,往往能为下一次征集文物、藏品提供线索和信息。

2.1.2 口述史料本身成为藏品丰富馆藏资源

随着博物馆理念的发展,藏品内涵正在发生变化,呈现多元化趋势,已不仅仅局限于传统认知中那些具象的器物,其范畴从“物质”拓展到“非物质”。 此外,藏品的外延也在不断拓展,从收藏昨天到收藏今天,从收藏实物到收藏记忆。口述史料已成为不可忽略的新藏品资源。

在对文物、藏品进行口述资料的撷取和保存过程中,某一运动项目的专业运动员或爱好者的口述资料中常常包含这一运动项目的发展历史,体育收藏者的讲述中往往有观众喜闻乐见的关于藏品的小故事。通过对文物、藏品口述资料的整理、分析、再加工,使之成为博物馆新的藏品资源,丰富馆藏,补充史料。

2.2 体育口述历史在博物馆研究中的作用

科学研究是博物馆的基础工作。长期以来,体育博物馆因无文物重器,科学研究一直是其短板。口述历史的引入,对其研究能力的提升提供了另一种有效途径。

2.2.1体育口述历史的开展有助于提升博物馆研究能力

开展体育口述历史不是简单地找几个体育名人或者专家问几个问题,而是有一套系统完整的操作方法:首先要根據已有的资源确定体育口述历史选题,制定较详细的实施计划,收集积累跟选题相关的背景知识;其次要确定、邀请受访人,采访前要制定采访提纲,采访时要掌握技巧,营造轻松的谈话氛围,以达到采访目的;最后采访结束后要对口述资料进行誊写、整理、勘正和保藏,以丰富体育史料。体育口述历史工作的开展就是搜集、整理、研究、保存体育史料的过程,体育博物馆多开展此项工作是提升自身研究能力、形成学术成果的有效途径。

2.2.2 体育口述历史为研究者提供了多角度的史料素材

传统体育史料中所包含的信息无论是关于体育事件还是体育人物, 常常是正面的多,侧面的少;粗疏的多, 细节的少;强者的多, 弱者的少。因此,传统体育史料传达给我们的只是事物、事件的一部分,很难窥见全貌。体育博物馆通过开展体育口述历史工作,去采访体育事件当年的亲历、亲见、亲闻者, 听他们将那些台后的、隐藏的、小人物的历史信息和盘托出。这些史料素材往往是传统体育史料中很难涉及的,它们不仅丰富了体育史料的内容,弥补了传统史料宏大叙事的不足,同时也为研究者提供了多角度审视史料的途径。

2.3 体育口述历史在陈列展示中的作用

2.3.1体育口述历史的承载方式丰富了体育博物馆陈列展览的形式

博物馆的陈列展览是一项艺术地诠释历史的工作。如何把体育历史准确、生动地展示出来,如何更好地诠释展览理念、展品内涵、外延等,是每一个体育博物馆布展者思考的问题。相对于文献资料,口述历史的载体则更加的多样化,如录音、录像、多媒体等手段均可以运用到陈列中去,丰富并增强展示的效果。如,体育博物馆在展示某一体育名人在某种体育项目中的贡献时,可以制作该运动员等比例硅胶像、蜡像,充分利用口述资料和现代多媒体手段,营造出让运动员(运动员硅胶像、蜡像)自己讲述经历的仿真氛围,这种展示体育历史的方式是观众喜闻乐见的,达到的效果也是传统展陈方式不可企及的。

2.3.2体育口述历史的内容提升陈列展览的深度与内涵

口述史料包含着大量具体而丰富的史实资料。将体育口述史料进行加工,在陈列展览中以视频、音频的形式向观众展示,让观众了解体育历史的缔造者、见证者在参与该体育历史事件时的真实情况同时也了解了当事人对该体育事件的看法及评价,为观众提供多方位的阐释角度和思考空间,不仅让观众了解了是什么,同时也思考了为什么的问题,提升了体育博物馆陈列展览的深度和内涵。

2.4 体育口述历史在社会教育中的作用

2.4.1体育口述历史丰富了体育博物馆社会教育的内容和形式

社会教育亦叫博物馆体验,是博物馆与观众联系的桥梁和纽带,是博物馆的主要社会责任。博物馆的社会教育是一种观众的自我学习、自我教育的過程。如何让体育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变得使大众喜闻乐见?体育口述历史的内容常常是重大体育历史事件背后鲜为人知,鲜活、细微、贴近生活的体育故事,这些往往是吸引观众进行自我学习、自我教育的兴趣点,充分利用体育口述史料,能够丰富体育博物馆社会教育的内容。同时,利用体育口述历史的音频、视频承载方式,在多媒体技术的帮助下,使体育历史静态的陈列变得有声有色,更有利于传播体育知识,弘扬体育文化,实现博物馆的社会教育责任。

2.4.2营设观众体育口述历史平台,增强体育博物馆体验的互动性

博物馆是交流互动的平台,博物馆教育的目的不在于“教”,而在于帮助观众“学”。因此,在博物馆内,每个人都是受教育者,也都可以充当教育者。节假日,当家长们带领孩子走进体育博物馆时,家长就是孩子的教育者。当他们看见自己小时候看到过、接触过、使用过的体育器械或者游戏用具时会非常兴奋,情不自禁地就充当起了讲解员角色,向孩子们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从某种意义而言,他们的讲解也是一种口述历史,比起博物馆讲解人员的讲解更为生动贴切。因此,体育博物馆应该根据展陈内容,为观众提供口述历史平台。如,陕西体育博物馆在展示上个世纪50—60年代我国推行“劳卫制”时,不仅可以通过展示“劳卫制证书+说明牌”的形式,还可以在展品旁设立二维码,使观众通过扫描倾听其他观众“我与劳卫制的故事”和上传分享自己“我与劳卫制的故事”。这样开放性的体育口述历史平台的设置,不仅增强了博物馆教育的互动性,而且也收集了丰富、珍贵的体育口述资料。

3 陕西体育博物馆开展体育口述历史的条件分析及可开展体育口述历史项目类型

体育口述历史作为体育史的重要分支,在体育博物馆的运用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和意义,为体育博物馆的文物收藏、科学研究、陈列展览和社会教育职能的发挥提供了新思路、新动能。陕西体育博物馆作为全国首个地方类通史性体育博物馆,通过丰富的体育文物、藏品和现代化多媒体手段向观众展示了陕西从古代到当代的体育发展历程。对陕西体育博物馆开展体育口述历史有利条件分析和可开展体育口述历史项目类型探索,对于其他体育博物馆开展体育口述历史工作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和借鉴价值。

3.1陕西体育博物馆开展体育口述历史的有利条件

陕西体育博物馆于2011年12月24日开馆,至今已有近10年的运营经验和资源积累。目前,在陕西体育博物馆开展体育口述历史工作有如下有利条件:首先,陕西体育博物馆有研究体育历史的专业人才队伍,同时陕西体育博物馆在长年累月的体育文物、藏品征集过程中积累了联系、邀请受访者的便利条件;其次,陕西体育博物馆有开展体育口述历史工作的摄影、录像、录音专业设备,同时,可利用陕西体育博物馆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手段为体育口述历史工作开展提供宣传和互动平台;第三,陕西体育博物馆作为体育历史研究机构,可以发挥优势申请科研经费开展体育口述历史工作。

3.2陕西体育博物馆可开展体育口述历史项目类型

根据陕西体育博物馆现有资源和口述历史项目选题的有意义、有价值、可行性三方面的要求,陕西体育博物馆可开展体育口述历史项目类型如下:1.陕西体育博物馆文物、藏品口述史类:此类中可以分为陕西体育博物馆古代体育文物征集过程口述史,陕西体育博物馆近代、现代体育藏品口述史。2.陕西举办、承办重大体育赛事口述史类:可分为第四届城市运动会口述史、全国第三届特奥会口述史、第十四届全运会口述史等。3.陕西体育精英人物口述史类:秦凯跳水生涯口述史、郭文珺射击生涯口述史、王立彬篮球生涯口述史等。4.陕西高等体育院校、高等院校体育专业创立、发展口述史类:此类项目可以通过体育博物馆与高校共同合作、联合开发的形式。可分为西安体育学院口述校史、陕西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口述史、西北工业大学体育系口述系史等。5.陕西体育组织机构创立、发展口述史类:陕西省体育局(陕西省体育运动委员会)发展口述史、全国体育总会陕西省分会发展口述史、陕西省武术协会发展口述史等。6.陕西精品体育赛事口述史:西安城墙国际马拉松口述史、环秦岭自行车越野赛口述史、陕西省全民健身运动会口述史等。7.陕西体育训练单位创立、发展口述史类:游泳、跳水项目发展口述史,射击射箭项目发展口述史,皮划艇、赛艇项目发展口述史等。地方性体育博物馆是综合展示该地区体育文化的重要窗口,可开展的体育口述历史项目类型丰富多彩。通过开展体育口述历史项目,充分发挥博物馆职能,需要在大量的实践操作中不断探索。

总之,陕西体育博物馆开展陕西体育口述历史工作拓宽和丰富了体育口述历史的研究领域,弥补了传统史料宏大叙事的不足,丰富了历史学的内容和形式。另外,体育口述历史在体育博物馆中的开展让体育历史的记忆更加完整和生动,体育口述历史在体育博物馆发展中的作用日益凸显:口述历史使博物馆走出“缪斯神殿”,走向社会,走进生活,走向平民百姓家,是观众感受更加真实的微观历史的有效途径;是博物馆充分施展其社会教化功能,提高市民文化素养的有效机制;是扩大陕西体育记忆,增进陕西市民的体育文化亲切感,进而增强陕西市民地域文化认同感的有效手段。

参考文献

⑴杨祥银.口述历史研究(第一辑)[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7.

⑵夏天.体育口述史的价值与推进策略[J].体育文化导刊,2018,(12):137-141;138.

⑶范汝强 王军.体育博物馆的含义、类型及其发展[J].中国博物馆,1997(03):33-41;33.

⑷肖冠雄.口述历史:博物馆资源再创造[N].中国文物报,2012.5.2(006).

⑸⑹张正霞. 国际视野下的纪念性历史博物馆与口述历史[J].重庆与世界,2014(03):48-50;50.

⑺段炼 张贝拉.口述历史与博物馆教育工作[J].上海文博,2012:(5)54-5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