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

2020-11-16 10:31:31 读者 2020年23期

〔日〕德富芦花

晨起一看,漫天漫地都是雪。

午前,细雪纷纷飞飞;午后,鹅毛大雪飘飘扬扬,从早到晚,下个不停。

打开格子门,纷乱的玉屑斜飞进来。后山也罩在茫茫雪雾之中。一阵大风吹来,积雪漫天飞舞。午后愈降愈猛,路上连马车也走不动了。积雪沉沉,压弯了树枝。不知什么树折断了,传来两三声清脆的响声。

铺天盖地,一片银白,独有前川河,一线灰黑。几十只鸥鸟飞来游嬉,不时有两三只离开水面,尽情地展開羽翼,迎着风雪搏击,然而,每次都被大风压下来,重新落到河面上。

尽日都是雨雪霏霏,天地被大雪埋没了,人被风雪封锁了,纷纷扬扬地迎来黑夜。

夜十时,打起灯笼向外面一看,飞雪依然纷纷而降。

(彼岸花开摘自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自然与人生》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