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的变化

2020-11-18 11:01:09 时代人物 2020年22期

罗珊珊

摘要:农村黑恶势力犯罪是指黑恶势力以农村为根基,以特定的社会关系为联结所形成社会团伙在农村地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农村黑恶势力犯罪在专项行动后手段趋向软暴力化,重拳出击下,也使其抱团取暖趋向组织化、职业化等。有必要对其加强防控,以免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组织化及职业化后向农村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转变。

关键词:农村黑恶势力犯罪 扫黑除恶 犯罪变化

一、农村黑恶势力犯罪概念

我国学界之前对农村黑恶势力一词无明确定义,有学者认为农村黑恶势力是在农村地区由某种特定的利益关系纽带所形成的,采取犯罪手段获取非法经济利益的社会团伙。另有学者认为农村黑恶势力是在农村地区以某一特定优势而垄断该地区某一行业经营的社会势力,具体表现为我们认知中常见的“沙霸”、“菜霸”、“矿霸”等。

笔者认为农村黑恶势力是以农村为根基,以特定的社会关系为联结,在农村地区实施犯罪活动的社会团伙。再综合犯罪的相关概念,由此我们可将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的概念定义为以农村为根基,以特定的社会关系为联结所形成社会团伙在农村地区所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

二、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下我国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的变化

我國农村黑恶势力犯罪在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高压下主要具有以下几点变化:

官匪勾结现象的变化我国展开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前,农村黑恶势力和基层政权相互勾结现象极其严重,其主要运行规则是:农村黑恶势力团伙前期通过小手段获得一定的资本积累,然后对基层政权的主要领导干部进行“投资”,一般以乡镇政府主要领导干部、村委干部、派出所领导等掌握一定权力或关键部位的人物为主,“投资”完成后进而进行犯罪规模的扩大,在获得更多的利益后再加码“投资”,犯罪规模再次得到扩大,进而黑恶势力逐步组织化。[]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后,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2104个、涉恶集团7274个,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33335件、处理33270人。专项行动打击黑恶势力犯罪的决心使得体制内党政官员等人不敢再轻而易举地当农村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国家在重拳打击原有腐败勾结现象的同时,也肃清了关于官员充当“保护伞”的纪律,使得原先地方保护伞的突出问题得到了很好的改善。虽然在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高压态势下,仍有一些农村黑恶势力在顶风作案,对国家政策不为所动,但相较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开展之前的腐败态势已然有了重大的利好变化。

农村黑恶势力主要手段的变化在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的初期,以农村地区社会闲散人员、无业人员组成的农村黑恶势力人员往往直接大肆使用暴力、恐吓、耍无赖等手段进行敲诈勒索、非法讨债、垄断经营、偷盗抢劫、强买强卖的犯罪活动。农村黑恶势力主要为社会闲散人员,自身并不具备可供其谋生的合法技术和本领,暴力手段是农村黑恶势力赖以生存的手段,离开了暴力手段,其就失去了震慑力,其在农村地区与正规社会力量的竞争将失去优势,为了生存暴力则成为了农村黑恶势力可选择的主要手段。

自2018年我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后,农村黑恶势力的锋芒有所收敛,但仍有很大部分的黑恶势力为了尽可能地逃避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重点,转换犯罪手段,由之前的直接暴力行为转化为语言威胁、频繁轻暴力的骚扰、纠缠等类型的软性暴力行为[]。另部分黑恶势力为了模糊打击的视线,通常给自己的犯罪活动披上一层合法的外衣,通过设立公司、签订合同等方式间接从事不法行为。[]关于农村黑恶势力暴力实施方式的转变,侧面也提醒了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展开应与时俱进,注意对黑恶势力主要犯罪手段的变化进行观察,以便及时调整农村扫黑除恶行动的重点打击方向。

农村黑恶势力组织化、职业化现象愈发显著在专项行动的打击下,农村黑恶势力要致力对抗打击活动单凭个人的势力是很难办到的,由此抱团取暖成为其重要的选择。一般是依靠某种社会关系为如血缘、地缘等为纽带笼络成员,发展组织。再经过一定时间的细化和磨合,黑恶势力内部开始呈现组织化,分工明确[]。更有犯罪团伙成立集团公司,以商业架构运行组织。如常见的讨债公司等,公司内部分工明确,有以头目和骨干成员构成的决策部门;有专门负责招揽生意的业务部门;也有负责外出执行催收的执行部门。表面上看与一般商业公司无异,但实际却是干着违法犯罪的勾当。

农村黑恶势力的组织化催生职业化,在以犯罪为主要活动的前提下,犯罪集团向职业化和专业化转变,很多犯罪集团通过聘请专业人员如技术人员、法务人员等,为犯罪活动保驾护航、规避风险、降低犯罪成本。这增加了基层政府部门打击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的难度,公安机关在办理相关案件时显得力不从心。由此可见农村黑恶势力的组织化、职业化已经成为其显著特征。

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现象近年来愈演愈烈,跟农村经济发展、文化水平、法制建设等方面的因素息息相关。现阶段,我国应重点关注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的发展态势,在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下,充分了解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的产生根源,以期更好地解决农村黑恶势力犯罪问题。目前我国农村黑恶势力犯罪有呈组织化现象,极易演变成黑社会性质犯罪,故我国应在仍可控的范围内,重点关注农村黑恶势力犯罪过程中所呈现出的问题,加强对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的防控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