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诈骗罪中“非法占有目的”的参考要素

2020-11-18 11:01:09 时代人物 2020年22期

王逸鸿

摘要:在审判实践中,一些司法工作人员将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的五项客观表现等同于非法占有的目的,这样做在某种程度上有客观归罪的嫌疑。从最高司法机关的规定和审判的实践来看,五个客观行为只是推定主观非法占有目的的必要条件,是一个重要因素,而不是充分条件。在建筑工程领域,就项目中的所产生的各类买卖合同来说,在承包人涉嫌合同诈骗时,笔者认为需要从至少四点七考察其“非法占有目的”。

关键词:非法占有目的;合同诈骗;推定

一、工程项目的真实性

在考量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时,项目的真实情况需要首先辨析。除赠与合同外,合同当事人都应遵循等价有偿原则从事经济活动。行为人若虚构、编造工程项目,并以项目之名与另一方当事人签订材料购销合同,在另一方当事人交付首期垫资材料后将其转卖获取资金的,因为行为人未对垫资材料进行货币或其他对价物交换,此时行为人既排除了原财物权利人的所有,又对工程材料进行了占有、处分,侵害了他人财物,因此行为人应该被认定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二、行为人的主体资格与履约能力、履约态度

在经济活动中,主体相应的责任能力,是签订合同的必要条件与合同履行的必要保障,因此一方当事人的主体资格与所显露的履约能力往往能直接促成交易的达成。在有真实工程项目的探讨前提下,行为人在签订、履行合同的过程中,其践行合同的能力可为以下几种:(1)行为人有完全履约能力,在工程衍生出来的材料买卖合同纠纷中,行为人的完全履约能力一般依赖于承包企业强大的资金给付或资金周转能力,但即使这样,行为人若抱着无对价即据有另一方财物的目的,这种情况下行为人仍可能认定为合同诈骗罪; (2)行为人没有充足履行合同的能力,为了促成合同,作为个人的行为人采用伪造公司印章等欺骗手段,冒用其他公司之名与对方当事人签订材料购销合同,在随后的履行过程中,由于情况的变化或行为人积极创造条件来实现合同条款,无论合同是否最终完全履行,都不应被视为合同诈骗,而是民事合同欺诈,至于行为人是否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3)行为人只有部分履约能力或者无履约能力,仍然欺骗对方,签订合同后也无明显履约行为,履约态度消极,将对方财物据为己有,此种情形应当认定为合同诈骗。

三、行为人对标的物的处置与合同履行情况

从实践来看,行为人对工程材料的处置行为包括:(1)实买实用型。行为人将购买的材料全部用于施工。(2)全部变卖型。行为人将工程材料全部变卖,所获取资金被用于他处甚至挥霍。(3)抵债型。行为人直接将工程材料用于偿还个人债务或将其质押。(4)综合型。行为人将工程材料一部分用于工程施工,而绝大多数材料被变卖套现后用于他处甚至挥霍。若行为人将全部或者大部分工程材料变卖后用于偿还个人债务、参与高风险投资,甚至挥霍或者携带逃匿的,属于明显无履行合同的诚意,即使行为人将小部分材料确实用于施工,但若行为人在合同签订之前就采用欺骗手段促成合同签订的,仍可推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若此时行为人仅仅将变卖所获资金用于项目的资金周转,行为人最后无法履行合同支付相应款项的,虽然行为人使供应商丧失了材料的所有权,但考虑到资金周转与直接使用材料未违背合同初衷——用于工程项目建设,且我国承包企业融资这一普遍的现实问题,行为人不应被认定为“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行为人完全履行合同,则不具备“非法占有目的”。行为人完全没有或没有完全履行合同,则应结合其他因素作为参考。合同欺诈与合同诈骗罪中都存在部分履行合同的情形,故区分难点在于行为人的部分履行行为。

四、未全部履行的原因及事发态度

对于行为人未履约的原因,笔者认为,主要是探讨其是客观限制还是主观不为。若因自然灾害、政策变化等不能预见或不可抗拒的原因引起的,这属于民事抗辩事由,行为人不承担违约责任,当然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若行为人盈利评估失误,项目完期亏损致使不能履行合同,这属于过失,也不认定“非法占有目的”。因此,行为人不能履行合同是客观原因所致,或是主观过失所致,并且,主动承担责任的,一般不宜推定其“非法占有目的”。行为人在客观上能为而不为的,属于无履行合同诚意,可认定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例如,行为人在签订合同后,不履行合同义务,骗取对方工程材料,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一般反应出“非法占有目的”。由于当事人因过错造成合同不能履行,既无履约能力,又无实际履约行为或者履约不能的,应认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概括来说,事发后行为人的态度一般表现在其是否有“賴皮”现象,例如否认合同效力、否认合同真实性甚至携款逃匿等。行为人对造成对方当事人财产损失所持态度,以及是否采取补救措施致使亏损降低,能在一定程度上,衡量行为人是客观履行不能还是主观上无意履行。若行为人积极履行合同,但客观上不能履行(该客观原因不能是其故意造成的),主动返还剩余材料,采取补救措施,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的,即便其存在辩解行为,也不宜认定其非法占有的目的。若行为人造成对方经济损失后,采用欺骗方式规避责任,或者隐匿资产、甚至携带款潜逃,对对方造成的损失不尽力弥补和赔偿,拒不承担责任、返还财物的,应认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参考文献

[1]范嘉义.合同诈骗罪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研究[J]现代商贸工业,2019,40(28):138-139.

[2]李振杰.合同诈骗罪中非法占有目的的认定[J]人民司法,2019(10):63-67.

[3]向波,张丽娟.是“赖账”还是“诈骗”——合同诈骗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认定[J]检察调研与指导,2017(06):94-96.

[4]陈兴良.合同诈骗罪的特殊类型之“两头骗”:定性与处理[J]政治与法律,2016(04):3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