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新时代党建话语体系建设

2020-11-18 11:01:09 时代人物 2020年22期

黄霞

摘要:话语(Discourse)作为一种社会实践形式,是一定时代、一定环境下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话语同概念、规则、逻辑等要素共同构成学科知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政治学研究领域,话语不是简单的传播思想和文化的语言表达工具,而是与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权力体系。马克思主义认为,政治话语作为一种政治实践,是政治思想的直接现实。党建话语体系是指中国共产党的党建思想理论和知识体系的话语呈现或表达形式,用以表达中国共产党人的思想观念和价值追求。面对新时代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的新挑战新要求,党建话语体系建设应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探索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党建话语体系构建的有效路径。

关键词:新时代;党建话语;体系建设

新时代党建话语体系有其特定的核心取向,这个核心取向就是人民至上,其实现机制是通过实践形成的全息性系统机制。而研究党建话语体系核心取向的实践路径,就必须对相关研究现状进行全面的审视和客观的评估,把握党建话语体系核心取向实践路径的主要问题和内容,厘清研究思路,从现实维度系统呈现党建话语体系核心取向的全息性实现机制。

1、新时代党建话语体系建设的重要性

党建话语作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论体系构成的基本要素,记录和指导着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建设和改革以及加强自身建设的全过程。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以新时代“究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执政党,怎样才能建成这样一个党”为主线,在推进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的实践中,努力探索构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論体系,而构建这一体系的关键环节就是推动党建学科化发展。然而,目前党建学科化发展的现状与构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论体系的要求尚存在一定差距,党建学科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研究内容、研究方法等方面相对滞后,党建话语体系建设已成为制约党建学科化发展的瓶颈之一。有研究者指出,目前党建话语体系呈现三种倾向:一是完全采用“文件、领导讲话”的话语表述,话语体系僵硬且缺乏现实吸引力;二是完全照搬西方政治学的话语表述,面临“水土不服”的窘境;三是完全采用马列原著中的话语表述,落入“自说自话”的地步。党建话语体系建设中暴露出的话语原创性不足、学术性欠缺、创新性不够等突出问题,已严重限制了党建学科的学理化发展程度。因此,党建话语体系建设必须顺应新时代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论体系的发展要求,找到学理性和政治性之间的话语接口,以原创性的党建话语表述为新时代党建学科化发展注入新动力,以强有力的党建话语表述为党建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提供学理性的支撑和有说服性的表达。

2、推进新时代党建话语体系建设的有效路径

2.1以历史发展为主线的研究思路

研究内容应该从中国共产党建设实践历程展开,梳理中国共产党自身建设的发展历史,从正反两方面论证人民至上核心取向与党的建设之间的互动关系,明确人民至上是中国共产党建设的宗旨,只有当人民至上核心取向与党的建设紧密结合,才能保证党和国家事业兴旺发达,反之则会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出现挫折和困难。同时,将党建话语体系核心取向的实践路径与西方资本主义、前苏联式社会主义的相关方面进行比较分析,阐释以人民至上为根本宗旨的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对于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对保持和增强社会主义制度生命力,丰富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与实践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2.2构建党建话语提出机制

话语是记录时代的载体。邓小平指出,“马克思有他那个时代的语言,我们有我们时代的语言。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语言,新时代总有新语言”。从党建话语体系发展历程看,党建话语的推陈出新都是我们党坚持把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的基本原理与党的领导和建设实际相结合、依据不同时代的实践需要而产生的。党建话语提出机制包括自上而下、自下而上、横向联动等生成方式。党的中央领导机构和中央领导人提出的党建新话语与党内法规、规范性文件发布的党建新话语,共同构成党建话语提出机制中最权威、最有效的党建话语。地方和基层党组织以及党员、领导干部在党的建设探索实践中生成的党建话语,经过不断的总结概括和长期的实践检验,被党中央采纳推广后也会成为全党的党建新话语。党建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是党建话语体系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

党建话语重构是指党建话语表述没有改变,但对其话语结构和内涵进行重组和编码,生成新内涵新精神。比如,“革命”自提出以来沿用至今,在不同语境下其内涵和意义差别很大。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革命”指党领导全国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进行的武装革命斗争;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革命”指对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革命”指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强调“改革也是一场革命”;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时代,“革命”指党领导的伟大社会革命和党的自我革命,即“两个伟大革命”。

参考文献

[1]郭军,韩小谦.党建视阈下新时代意识形态话语权建设的四个着力点[J].广西社会科学,2019(12):36-41.

[2]顾荣.党建学科化建设要求学术及话语体系创新[J].上海党史与党建,2019(10):51-54.

[3]施一峰.高校党建文化品牌引领党外人士意识形态话语权的作用研究[J].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8,34(07):107-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