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先队爱国主义教育的实现路径

2020-11-18 11:01:09 时代人物 2020年22期

王昕皪 蔡旭仪 仲伟庆

摘要:少先队改革是深入贯彻落实中央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的重要工作。少先队改革强调充分发挥少先队在立德树人中的作用,因此,少先队聚焦主责主业政治启蒙和价值观塑造的实现路径是一项重要课题。本文以爱国主义教育作为政治启蒙和价值观塑造的一项内容为着力点,探讨少先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路径。

关键词:爱国主义教育;少先队;实现路径

基金项目:青岛市团校2020年度校级课题研究成果。

少先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意义

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精神的核心,中国共产党是爱国主义教育最坚定的弘扬者和实践者。探索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的实现路径已经成为全党全社会的一项重要课题,少先队作为中国少年儿童的群团组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战略预备队,工作主线是促进少年儿童全面发展,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因此,少先队对少年儿童、少先队员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就具有使命性,选择什么样的路径和方法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就是要探讨的问题。

当前,中国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取得举世瞩目的发展奇迹。但是不容忽视的是,我们必然将长期遭到敌对势力和西方一些国家的遏制,他们也必然对和我们争夺青少年,通过多种形式对他们进行渗透。因此,少先队做为党和国家在少年儿童事业的群团组织,将博大精深、与时俱进的爱国主义内容厚植少年儿童的价值追求是应对复杂形势的必然要求。

二、少先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实现路径

少先队对少年儿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要充分发挥组织功能,推进少先队工作专业化。

(一)塑造少先队员的爱国情感

对少先队员进行爱国情感塑造是少先队实现爱国主义教育的有效路径。塑造少先队员的爱国情感要充分发挥其主体性,通过少先队的自主教育、组织教育、实践教育,以适应少先队员的年龄特点、成长规律、发展需求等方面开展爱国主义教育,举行爱国主义仪式教育、搞好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等,在形式多样的教育过程中注重让少先队员有丰富的情感体验。一方面将物化或非物化的爱国元素常态化呈现,通过氛围营造潜移默化塑造少先队员的爱国情感。另一方面根据社会化不同阶段的少先队员进行差异化的爱国主义教育,循序渐进的推进少先队员的爱国情感塑造。

(二)加强少先队辅导员专业化建设

少先队辅导员是少先队员的亲密朋友和指导者,是中小学思政课教师的重要组成部分。

首先,少先队辅导员要加强自身的素质能力建设。一是要加强少先队专业知识的建设,少先队组织的组织文化、标志礼仪规范等内涵着丰富的爱国主义教育内容;二是要加强政治理论学习,打铁还需自身硬,政治上的清醒源于理论上的坚定,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学习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等。

其次,少先队辅导员要认识到教育是一个过程,是一个个体社会化和社会个体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是漫长的也是复杂的。对少年儿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也是如此,任何教育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一是要利用多种形式进行多次的爱国主义教育。当面对同一个教育对象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时,少先队辅导员要充分的认识到一次教育活动或一次主题队会等是不能达到教育目的的,少先队辅导员一方面要通过多种形式的爱国主义主题进行教育,另一方面还应该在日常的小是以及细节中主义进行潜移默化的教育。二是接受教育过程中教育对象出现反复,积极解决问题。一方面,任何教育对象接受教育都可能出现反复的现象;另一方面,少先队员和少年儿童由于其身心发展的不成熟性,他们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对知识以及问题的认识相对较浅、具有不深刻性。因此,在爱国主义教育过程中,少先队辅导员要接受个体出现的反复现象,不要否认教育的意义,也不要放弃对个体的继续教育,出现问题要积极的寻求方法解决。

(三)挖掘形式多样的阵地资源

少先队组织历来重视阵地建设,利用阵地资源通过多种形式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爱国主义教育阵地包括以课堂教学为主体的核心阵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为主体的实践阵地和以舆论宣传为主体的多媒体平台阵地。

形式多样的阵地资源是少先队实现爱国主义教育重要路径。一是充分挖掘少先队阵地资源中爱国主义教育的元素;二是充分利用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阵地的专业性、针对性强的资源;三是明确线上宣传教育的受众群体是少先队员,要注重内容、形式等适应少年儿童的认知习惯。

(四)提升爱国主义教育的亲和力

我们按少年儿童的社会属性、自然属性,可以将少年儿童分为不同群体。从认识水平看,不同层次的人思想水平是不同的,有的人属于上游,有的处于中游,有的属于下游;从认知特征看,从六岁到十四岁,少年儿童们在这一阶段社会化水平是不同的,因此他们的思想认知是有差别的;从个体生命历程来看,每个少年儿童个体他们的家庭背景、成长经历是不易的,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看待问题的视角。因此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时,要注重教育内容的覆盖面,通过增加个体体验的形式提升教育对象沉浸式的参与感,鼓励教育对象个体个性化的表达。

(五)凝聚少先队、学校、家庭和社会“四位一体”的教育合力

人的社会化的社会主体为家庭、学校、同龄群体、单位、大众传播媒介。其中少年儿童社会化主体主要为学校、家庭、少先队、社会及同辈群体。学校是少年儿童接受科学文化熏陶和教育的主要阵地,少先队是党在少年儿童领域的群团组织,同时少先队也是学校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庭是个体社会化、受教育的第一场域,社会是个体生存发展的必要条件,四者都是具有对少年儿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责任。少先队实现爱国主义教育不能单打独斗,要凝聚四者的教育合力。

一是学校要重视校风校训建设、家庭重视家风家训建设、社会重视营造爱国氛围。二是少先队在调研基础上,发挥各方主体的优势建立科学的合作机制。一方面提升学校、家庭、社会对少先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支持;另一方面可以将各方主体的资源进行整合、轉化、流动,构建完善的资源体系。

总之,少先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是一直以来的优秀传统,同时也是当下少先队聚焦政治启蒙和价值观塑造主责主业的重要任务,过去少先队在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方面取得效果和成效。面对新的历史时期、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以及爱国主义教育内容的不断丰富和发展,少先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实现路径还须不断地优化创新,提升少先队爱国主义教育的科学性、针对性、可操作性。

参考文献

[1]刘嘉圣.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的实践路径[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20(02)总第618期

[2]宇文利.当代青年爱国主义教育中批判性思维的正向引导[J].思想教育研究,2017(08)总第277期

[3]沈贺.马克思主义爱国主义教育:时代挑战与回应[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6(10)

[4]杨茹,吴燕燕.全球化时代爱国主义教育的挑战与对策思考[J].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01)第17卷

[5]吴海江,包炜杰.全球化时代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话语创新[J].思想理论教育,2017(02)

[6]骆郁廷.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的“破”与“立”[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20(02)总第254期

[7]任园,郝宇青.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阵地功能论[J]思想教育研究,2020(02)总第308期

[8]潘春玲.新时代必须建设好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的主阵地[J].思想教育研究,2019(12)总第306期

[9]黄世虎,张子悦.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逻辑、原则与路径[J].中国青年研究,2019(05)

[10]白显良.新时代推进大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一体化建设的几点思考[J].思想理论教育,2020(04)

[11]李琼.新形势下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有效路径[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7(04)总第2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