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职业发展影响因素典范模型

2020-11-18 11:01:09 时代人物 2020年22期

李笑 李文森 曹润斯 刘远

摘要:针对高年级和毕业两年内的大学生,采取半结构式访谈,通过收集职业发展过程中的理论资料和访谈记录,探寻大学生在职业发展过程中基于自我效能感的影响因素及作用过程。基于扎根理论,采用三级编码,结果如下:在职业发展过程中有许多影响因素是通过自我效能的中介作用来促进职业发展的,影响因素主要有:自我概念、客观支持和自我评价。

关键词:自我效能 职业发展 影响因素 大学生 扎根理论

基金项目:北京信息科技大学教务处—大学科研训练项目,项目编号:5102010806

一、问题提出

中国高校作为大学生培育的摇篮,铸就了大学生专业知识技能的提高、科学思维方式的养成。高校学生处于职业探索和职业的准备阶段,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大学生职业规划的熟知和掌握可以让学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学习的盲目性、从众性、被动性,从而能对如何选择职业和选择什么样的职业有更加清晰的目标。

基于相关文献,自我效能感是个体在行动前对自身完成该活动有效性的一种主观评估,这种预先的估计会对个体的后续行为产生重要影响。梳理当前学界观点,存在以下不足之处:

基于自我效能影响职业发展因素探究不全面,各角度之间比较独立,没有体系化,系统化;采用的方法主要是定量的方法,而没有考虑使用定性方法去研究基于自我效能影响职业发展因素,忽视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基于自我效能影响职业发展因素的作用机制探究不明确。

因此,本研究拟通过自我概念、客观支持、自我评价影响因素对自我效能这一中介变量分析如何影响个人职业发展,采取半结构访谈收集资料,依据扎根理论模型为理论基础进行分析,探讨基于自我效能影响职业发展的因素构成及作用方式,丰富这一领域的研究,为大学生职业生涯发展基于自我效能感的测评和促进提供理论依据。

二、研究方法

被试

本研究随机选取在读的和已经毕业的北京市高校大学生10名为被试,预访谈2人,正式访谈8人。其中男生6名,女生4名。大四学生6名,大三学生2名,研究生1名,已毕业工作1名。

资料收集过程

正式访谈:访谈开始时,首先向被访者介绍本次访谈的主要内容和持续时间,同时征得被访谈者的同意进行录音。由于当处疫情期间,我们大部分组织的访谈都是线上访谈。

首先通过网络语音转录软件将本次访谈的录音资料逐字转录成文字文本,为确保转录质量,结合访谈录音,对软件转录的文本进行核查和校对。最终形成的文本数据包8个有效被访者,大约5万字。最后,我们进行数据饱和时,很少有新的属性出现在访谈中,我们进行了理论编码和理论排序[]

本研究使用 Nvivo11软件进行编码。根据扎根理论中的编码程序,对资料进行一级登录、二级登录和三级登录,此后对编码进行概念化和范畴化,并使用译码典范形成故事线,最终获得本研究的核心范畴,建立扎根理论。

三、资料分析

对资料进行一级登录。这里的一级登陆时根据对访谈记錄整理时的一定原则将大量的文字记录逐句逐级缩编,用概念和范畴来正确反应资料内容;然后把文字资料记录以及抽象出来的概念进行“打破”“揉碎”并重新整合的过程。例如当访谈者谈到“我比较依赖父母”“就算以后工作了,也希望可以多陪着父母。”在这个阶段,我们以开放的心态接触文字资料,以了解被试的语句中可以告诉我们的内容以及其显示的类别[],上述访谈记录中我们发现被试谈及的都与父母依恋这个主题相关。当访谈者谈到“我的专业是父母给我选的”“父母很支持我的个人决策,比较尊重我的意见”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们发现被试的观点与父母民主的主题相关。我们则把上述的父母依恋、父母民主作为基于自我效能感对职业发展的影响因素的开放性编码。

二级登录。主要任务是发现和建立概念类属之间的各种联系,以反映文字资料中各个部分的有机关联[]。在主轴编码中,研究者每一次只对一个类别进行深度分析,围绕着这一个类别寻找相关关系。例如开放式编码中提到的父母依恋、父母民主都属于家庭主观环境。

三级登录。在进入选择性译码阶段,首先要做的就是明确范畴之间的逻辑关系,确立的核心范畴可以和其他相关范畴结合起来并起到统领其他范畴的作用。再者核心范畴必须是在编码过程中自然涌现的,具有频繁性、核心性和强解释力的特征。选择职业发展的核心范畴,将二级编码中的范畴相互关联,构建基于自我效能感的职业发展的影响因素的故事线。

、基于自我效能感影响职业发展因素总结

基于理论模型、访谈记录以及相关文献分析,本研究将职业发展自我效能感作为“内部职业发展成功”指标,探讨自我概念、社会支持、自我评价通过自我效能感对个人职业发展的影响。

自我概念的影响

本研究发现主动性人格通过自我效能感对职业发展的影响广泛被证实。在职业发展过程中,具有主动型人格的大学生能够准确把握展现自我的机会,积极参加职业发展相关的专业活动,自我效能感较高,他们善于获取有效职业信息,以求在择业时处于主动、积极的地位。此外,职业价值观中的声望地位因素、发展因素和保健因素通过个体自我效能感影响个体的职业决策和工作投入程度。

相反,个人性格特质中表现出的过分完美主义会导致个体在职业发展过程中认知失衡,对职业发展过程中的目标完成度产生负面影响。这种通过自我效能负面影响职业发展的因素主要由于人格特质的过分极端,不能对应该放弃或转变发展方向的职业决策作出及时准确的判断和调整。另外,个体过分追求结果而不注重过程,导致自我效能感过于虚浮,这种功利的性格特质会对自我效能感起到负面作用,进而对职业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社会支持的影响

一些家庭资源优越的学生会较早地接触到社会新兴领域或技能,自我效能感相对高,从而在职业生涯成长过程中呈现出良好的基础优势。再者,部分高校注重学生专业素养和创新实践能力的培养和提升,并且采用座谈会、过往学生案例介绍、招聘会等多种形式向学生传递行业信息,大学生通过学校平台掌握的职业信息越丰富,自我效能感也越高,从而其职业发展的选择机会越多,更加了解就业市场和职业市场动向。另外,社会评价和社会环境也是重要外部环境支持因素,贰零贰零年疫情的突然爆发对部分大学生职业发展方向起到了一个引导作用,更多的大学生偏向社会性较强、工作认可度较高的职业,具有上述特点的职业有助于激励大学生人生价值的实现。

反之,当家庭资源中父母的受教育水平低,家庭负担水平高,且家庭对教育的投入不足时,大学生的人力资本增值潜力较低,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自我效能感,从而个体感知到的职业发展持续性也较低。同时,部分学校的形式化严重的职业生涯规划课程以及“笼统带过”的授课方式,尚不会改善大学生择业重视程度,且会造成自我效能感缺失。

自我评价的影响

本研究发现,成就动机高的大学生相对迷茫型学生在掌握目标倾向上,更能合理分配时间,明确规划和结果预期,其自我效能水平持续增强,善于长远角度看待个人职业发展问题,着重个人能力的提高和实践经验的应用。另外,有过实习经验的大学生,在生涯探索、生涯计划、生涯行动上更加成熟,其自我效能水平较高,从而能够根据对职业和自我两方面的探索和了解,提早把握未来发展抉择,为求职或考研做具体准备[]。除此之外,随着学生学业信心和学绩水平的提高,其自我效能水平日益增强,该群体更倾向选择学业相关的纵向职业发展路径,不易反复调换目标行业。

从自身兴趣爱好,思维方式以及毅力的持久性进行评价,才能对已有知识结构及未来目标实现度产生正确的认识。其中,情绪占据绝对主导作用,目标明确且基于个人兴趣的行动往往不会伴有情绪化的产生。在这样一个职业生涯规划的矛盾阶段,情绪化无疑是雪上加霜的行为,对自我效能感产生了负面影响,不利于职业发展。研究表明,当前大学生缺乏开拓认识社会渠道的主动精神, 他们渴望得到更多的指导和帮助,但是现有的资源和途径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在这样一个职业生涯规划的矛盾阶段,情绪化无疑是雪上加霜的行为,对自我效能感产生了负面影响,不利于职业发展。当成就动机低时,会出现个体的目标导向不明确,处于迷茫的状态,其目标执行力不高,会降低自我评价,随遇而安的个人会极度依赖社会大环境,自身竞争力不强,认为自己不能有较好的职业发展。目前衡量职业发展前景的核心依然是个人竞争力的高低,大学生在大学期间适应职业发展的能力的没有得到提升,在职业发展时其自我效能感降低,不利于大学生拥有好的职业发展前景。

、基于自我效能影响职业发展因素的干预措施

从个人:第一:大学生自觉接受职业规划教育,较早得明确职业目标,并且保持较高的目标执行力,提高自身的成就动机。第二:大学生自身对自我成长负有重要的责任,应主动提高自身个人综合能力,科学塑造良好人格特质,参与就业市场竞争。第三:大学生应学会情绪管理,有意识的改变自己的个人归因方式从而提升职业自我效能感。

从学校:第一,应加强基础阶段的职业平等观教育,延长职业生涯教育实施时间,营造正确的职业价值观,开展基于兴趣的教育培养计划。第二,学校应该不断优化学校的课程设置,提高教育质量,与社会经济发展相适应,进行必要的自我完善与发展。第三,開展大学生就业心理辅导,针对毕业生在即将就业的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心理问题及时给予帮助。

从社会:第一:国家层面应该重视实时社会环境对大学生就业的影响,新增符合经济形势又适合大学生就业的岗位。第二:利用国家资源建立健全有效的校企合作就业实践平台。第三:国家应该依托高校设立完善的大学生职业发展动态评价反馈机制,开展大学生职业发展的跟踪反馈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