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傩面具的纹样表现形式

2020-11-18 11:01:09 时代人物 2020年22期

王晓玢

摘要:傩,是从原始宗教演变而来的一种民间习俗信仰。这种原始的鬼神崇拜,来源于原始先民们对客观世界的无知,然后渐渐变成了万物有灵的观念,产生了一种对于自然、对于灵魂、对于鬼神的崇拜,以及对于一切命运和祸福的信仰。傩,就是从这种崇拜和信仰之中演化出来的祭祀活动。萍乡地界吴楚,位居长江中下游洞庭湖与鄱阳湖之间的三苗蚩尤部落发源地的湘赣边区,在历史上为傩文化发达之地,素有“五里一将军,十里一傩神”之称。直到如今,傩文化“三宝”遗存仍然极为丰富,经过数千年的积淀,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本文重在挖掘萍乡现有遗存傩面具,从中探索萍乡傩面具纹样表现形式。

关键词:纹样;萍乡;傩面具;图腾

傩面具是傩文化的主体,也是傩文化中最具特征的符号。是专供傩祭、傩仪、傩舞演出用的木雕民间艺术品。它不仅烙下了历史时代的特征,还蕴藏着社会的、宗教的、民俗的、文艺的等复杂内容,是一份宝贵的文化遗产。

距今四千多年前,萍乡地界吴楚,位居长江中下游洞庭湖与鄱阳湖之间的三苗蚩尤部落发源地的湘赣边区,“重巫岘,重阴祀”,巫傩是其文化的显著特征,历史上有独特的价值,至今还留传着作为三苗文化特征的傩仪、傩舞、傩事活动,萍乡傩面具植根于民间千百万民众之中,凝聚和积淀了世代人的审美情趣,并以其历史悠久、造型古朴、神职众多,且大量实物资料遗存而名扬海内外。

而生活在这块三苗区域内的上古土著人,受部落大首领蚩尤、驩兜,还有南方司火之神炎帝、祝融的影响形成了对牛、火和鸟的崇拜,在傩面具表现在其纹样之上,分别是以下三种纹样:

一、 关于牛的纹样

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因以为姓。”蚩尤是炎帝的后裔,“人身牛蹄,四目六手,耳鬓如剑戟,头有角。齿长二寸,坚不可碎……以角抵人,人不能向。”萍乡大概就是在蚩尤伐黄帝、黄帝画蚩尤形象威慑扰乱者这段时期形成了蚩尤形象的牛崇拜。这些牛形象的崇拜,在萍乡各地傩面具当中便有很多体现:

萍乡傩面具中疫鬼类傩面具,多为头顶有双角,头两侧竖耳,大鼻阔耳,露出长长的獠牙,相貌极其凶恶(图1);另一类是萍乡傩面具中将军傩面具,这类面具大多都以牛角牛头人面称为全局,整个脸面布满圆形纹或黥纹,均有耳饰,它们或与面具成为一体,或像附件一样以绳子拴在双耳部位,这种傩面,似人似牛似人,有能够开合的大嘴,在舞神时上下开合更似牛(图2)。

另外,萍乡巫师及傩案掌案人使用牛角号,符篆中大量使用“牛”字,这些符篆都属于牛崇拜特点。

二、关于火的纹样

传说中“炎帝作火,死而为灶”。祝融,是三皇五帝时夏官火正的官名,与大司马同意,历史上有多位祝融被后世祭祀为火神灶神。祝融氏也氏出多元,历史上有颛顼族祝融氏和炎帝族祝融氏,其中炎帝的后代黄帝夏官祝融容光为南方灶神火神。

萍乡目前出土的带有火纹饰的器物有西周青铜炯纹鼎。萍乡傩反映火崇拜的内容主要表现在将军面具上的三尖式或三叉式(个别为单叉和五叉)冠饰以及火苗状双耳之上。火苗状双耳给人以火的直观感受。三尖式和三叉式冠饰,实际上是以为甲骨文“火”字的形状再现。例如南坑车厢的本图面具、高坑的唐葛周三将军、荷尧的雷震子、排上毛园的大将军均为三尖式。而各地的将军面具,多数冠饰为三叉式。另外,单叉式和少数三叉式面具的前额一般刻有太阳、火苗图案,将火崇拜和太阳崇拜的意识同时表达出来。

三、关于鸟的纹样

在萍乡傩面具上有着很多三叉式的冠饰,这些冠饰主要是表现鸟的形象,是为了纪念三苗民族的部落酋长驩兜。驩兜的形象为人面、鸟嘴、身有翅膀。可以从中看出其部落为鸟崇拜部落。其部落一直在战败难逃与洞庭、鄱阳之间的三苗土著结合后,鸟崇拜便在萍乡这块地方扎下了根。

萍乡傩文化中鸟崇拜体现在面具的三叉式冠饰上,其特征为鸟身、双翼。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三叉分开悬空,结叉点头部浑圆硕大且向前倾,三叉分别从上、左、右向后伸去,叉體逐渐缩小同聚于后脑部;另一种是三叉合扰。贴附于头顶,三叉头部浑圆,中叉高达深处两小叉之前。这两种冠饰,一种为展翅飞翔,一种为收翅伫立,若与面具人脸结合,形成了鸟身、双翼、人脸的特点,与驩兜的人脸、有翼、鸟喙形象基本吻合。

另外,在许多古籍中描绘的与人有关的神怪,大部分为人面兽身和兽面人身,惟有驩兜仅有头却无身,足以证明他的造型特点在于头部。这一点又与萍乡的三叉式冠饰面具相一致。

综上所诉,可见萍乡的傩面具上反映出来的牛崇拜、火崇拜、鸟崇拜,虽然经历了数千年各种文化因素的碰撞,但是属于三苗族或三苗九黎部落的地域性文化因素,被历代傩艺人通过冠饰、耳饰等部位顽强地保留至今。同时,偶像崇拜化作图腾纹样的形式,很早就流行于诸多原始部落之中,曾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存在。随着文化学、人类学、民族学、考古学等学科的发展,我们一定会更深层次发现萍乡傩面具文化的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