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新型LP顺丰和今日头条做风投?

2020-11-19 09:12:34 英才 2020年11期

丁景芝

经历了前两年的“募资难”,VC/PE机构的钱荒状况依旧,但并不是所有的机构都缺钱,头部投资机构的基金份额仍旧令人趋之若鹜。2020上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LP临时变卦现象屡见不鲜,资金都折戟于半途。

LP是VC/PE口中的“金主爸爸”,也是GP的主要投资人。在毫无察觉中,中国LP市场出现了很多鲜为人知的新变化。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模式令专业投资机构能够撬动更多的资金投资到自己认可的项目,从而获取利润,也令资金所有者免去财富管理的烦恼。

传统的LP资金遭遇瓶颈,而新型LP资金正在路上。

传统LP资金遇阻

传统的LP资金包括政府引导基金、保险资金、社保基金还有大型国企。央企的资金,资金充裕,但是门槛也很高。另外也包括产业资金、高净值客户等资金源,门槛虽没有那么高,但是随着国内整体资金收紧,这类资金源也处于困顿。

曾几何时,政府引导基金是投资机构的最爱。整个市场超过半数的资金都来自政府引导基金。不过,从实际来看,如今操作流程繁杂漫长、多重遴选,令投资机构望而生畏往往资金到位时,最佳的投资机遇已经错失。

除此之外,政府引导基金经过多年的野蛮生长,从2017年开始,按理来说应该进入收获期,但是引导基金的审计部门审计后发现,引导基金的很多资金和投资工作处于停滞状态或者效率较低的状态,实际投资出去的资金规模仍较小,有相当一部分资金趴在账上。

这些问题的暴露,使得新的引导基金的审批更加审慎,这对于依赖政府引导基金资金的投资机构来说无疑是一大难题;政府引导基金出资的劣后性、注册地、返投比例等限制性规定,成为募资“拦路虎”。

保险资金是市场上最大的机构投资者之一,从2010年开始,放开保险资金投资股权项目的限制。保险资金天生特点是长期限、规模大,对于安全性要求很高,因此,保险资金进行另类投资,主要以债权投资、新基建投资为主。同时,资管新规要求保险资金投向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资质有明确的要求,对于管理规模较小,管理经验较少的投资机构而言,想拿到保险机构的资金简直是天方夜谭。

国企、央企的資金同样受制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不可流失的要求,对于资金的安全性要求很高,并不适合市场化的创投机构,也并不适合投资到VC创投阶段项目。那么在资本市场上市红利的催化下,创投机构的LP 最近来自于哪里呢?

新型LP的诞生

在投资链条里面,资金从LP流向GP,然后再到备投项目。LP的收益来自于备投项目估值的提升,项目上市退出是比较好的退出通道。在这个过程中,GP担任的职责重大,为了对LP负责,很多机构都强调不断赋能已投项目,增大已投项目在资本市场的竞争能力,为已投项目提供极致的服务。

目前来看,为项目赋能,是一件放长线钓大鱼的举动。目前投资机构孵化新经济独角兽的速度越来越快,投资机构提供极致服务的独角兽公司在积累财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些新富豪们感念于一路陪伴其成长的投资机构,再度转换角色,成为VC/PE机构的LP。在受益于投资机构资金,令自身财富水涨船高的同时,也让这些LP更加认可VC/PE这一特殊角色的价值所在。

顺丰控股唯一的融资是在2013年8月,当时只有三家投资方,包括苏州元禾控股、招商局、中信资本。2020年9月26日,顺丰控股公告,公司子公司ProsperitySinoLimited(顺华有限)与中信资本子公司(CCREChina)联合设立物流地产基金,美元基金,目前规模约合21亿元人民币。其中,顺丰有限作为LP对基金认缴出资总额不超过基金规模的30%且不超过1.05亿美元。

曾经中信资本投资了顺丰,如今顺丰又成了中信资本的LP。截至10月18日,顺丰控股市值达到4091亿元,作为大股东的顺丰董事长王卫名下持股达到60.74%,身价超过2400亿元,曾经受益于资本,如今反哺资本。

王卫是当年拼多多的天使投资人之一,而顺丰从2013年开始投资VC/PE,不仅与三通一达合伙入股蜂网投资,曾先后两次投资钟鼎资本,还是拾玉资本、中信资本等背后LP。

钟鼎资本为何连续两次受到王卫青睐,主要因为钟鼎资本聚焦物流供应链领域,投资案例包括德邦物流、京东物流、晨光文具、G7、丰巢、云集、货拉拉、满帮等知名企业。顺丰也从钟鼎的投资领域中,延伸其业务布局。从核心来看,还是为了其主业的发展。

拾玉资本与钟鼎资本不同,与顺丰主业无关,主要从事医药医疗产业的投资,已投资亚盛医药(6855.HK)、成都先导(688222.SH)、乐普生物等医药企业。顺丰的意图主要是为其进行医药冷链运输布局,2014年顺丰成立了自己的医药物流事业部。

创业8年,估值到1000亿美元,张一鸣创造的字节跳动成为新经济独角兽的一员。字节跳动做LP已经很多年了。最早字节跳动投资了一家活跃在硅谷的早期基金——UpHonestCapital,此外还是另一家知名创投机构——XVC的LP。此前,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量子跃动入股创投机构——黑蚁资本,持股比例为6.3%。

黑蚁资本之前创始合伙人何愚曾经在字节跳动负责战略投资,这也是双方不解之缘的起因。量子跃动法人为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张利东,旗下曾经投资互动百科、懒熊火锅、泰洋川禾、机器之心、晓羊教育等。

同时,张一鸣个人也是源码资本的LP,在今日头条进行B轮融资时,当时在红杉中国的曹毅曾经力推今日头条,曹毅从红杉出走成立源码资本,张一鸣就成为其个人LP。2020年,张一鸣投资了源码资本管理的西藏源志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西藏源盈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两个投资主体。西藏源志投资企业共16家,主要投资方向以互联网金融为主,同时还包括电商、游戏、互联网信息化服务等方向。西藏源盈主要投资企业共29家,投资方向为包括和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一些互联网领域,比如汽车保养、租房、求职、医疗等。

字节跳动不止做LP,自身也在2018年就成立了子公司天津字节跳动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在中基协登记备案。对于互联网平台企业来说,字节跳动需要投资这一助力来开拓其下游应用场景。在今日头条、抖音的巨大流量红利下,拓展下游应用场景成为流量变现的重要途径。

这些新型LP主要投向这些对其有知遇之恩的投资机构,主要的投资意图与一般高净值客户不同,除了追求利益最大化之外,更看重的还是投资对其自身产业能起到的协同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