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投资版图全透视 隐秘战线再造一个京东

2020-11-20 02:03:37 新财富 2020年11期

鲍有斌

京東旗下达达集团完成分拆上市,京东数科、京东物流、京东健康等嫡系企业估值数百亿乃至千亿元以上,加上京东战略投资13年,涉及的近300家公司中,92家处于D轮后的陆续收割阶段,再造一个“新京东”的路径逐渐清晰。

刘强东家族的理财,主要通过控制的3家机构实现,目前投资还在试水阶段,升值更大空间将寄希望于专业PE打理。变数或在于章泽天,她能否在家族投资乃至京东系管理中承担重要作用?

京东的隐秘战线:10年1900亿元,投资295家公司

截至2020年8月31日,京东(JD.O,09618.HK)在二季度利好财报推动下,股价上涨至78.64美元/ADS,相对2014年IPO时19美元/ADS的发行价,累计上涨314%,和另两大电商平台股价相比,基本打平阿里巴巴(涨316%),略低于拼多多(368%)。

在另一条隐秘战线上,京东继续向前。2020年8月12日,京东战略投资见福便利店。8月14日,京东物流以30亿元战略投资跨越速运,实现控股,共持股55%。

这只是京东在过去十几年投资的缩影。京东2007年就开始对外投资,从2011年至2020年上半年,京东投资活动现金流出净额总计为1909亿元。

京东IPO前的2011-2013年,投资总额约67亿元;2014年后,每年投资总额基本维持在百亿元以上,2016年达到巅峰,约为483亿元。2020年上半年,京东投资净额为234亿元(图1)。这显示,京东登陆资本市场,除拉动创业者个人财富暴涨外,对品牌价值提升,融资通道打开,市场扩张,乃至股权投资,都至关重要。

据IT桔子统计,截至2020年8月31日,京东共投资295家公司,在国内互联网七雄中,超过百度(262家)、美团(68家)、网易(62家)、拼多多,但低于腾讯(753家)、阿里巴巴(530家),数量位居第三(表1)。清科评选的2019年中国战略投资者/CVC10强中,京东和腾讯、阿里、蚂蚁集团、字节跳动等均榜上有名。

京东投资的295家公司,按照地区分布,前三是北京(113家)、上海(64家)和广东(44家)。北京是国内人才高地,创业公司密集;上海是全国经济、金融中心;而广东则是国内经济最强省,民营经济发达,京东在上述三个地区共投资221家公司,占总投资数近3/4。

按照投资轮次,从种子轮,一直到收购轮,京东都有涉猎;A轮最多(77家),其次是天使轮(60家)、战略投资轮(45家)。D轮及以后投资项目中,D轮(13家)、E轮(2家),F轮(包括Pre-IPO,2家),IPO后(11家),收购轮(18家),加上战略投资轮,共92家。

分行业看,京东在电子商务板块的投资最多(43家),这应与其补充核心业务版图有关;其次是企业服务(42家)、本地生活(39家)、智能硬件(31家)领域,均超过30家;金融和汽车交通行业也超过20家(图2)。

图1:京东投资活动现金流出净额

表1:国内互联网市值TOP7公司的投资情况

图2:京东投资公司的行业分布

同为电商平台,阿里巴巴投资集中的区域和京东重合较多,也有明显区别。阿里系投资主要分布在企业服务(87家)、文娱传媒(70家)、电子商务(59家)、金融(57家)、本地生活(46家)、汽车交通(39家)、物流(31家)、医疗健康(24家)领域。可见,京东和阿里,都在电商、本地生活和企业服务方面下了重注。

表2:京东系重要投资(截至2020年8月31日)

互联网公司中,百度、腾讯和字节跳动,是典型的流量产品型公司,而京东、美团、阿里巴巴、拼多多,则是业务性公司,各自投资风格也不同。

如果可能,阿里会寻求100%控股,比如高德软件、饿了么、优酷等,几十亿乃至近百亿美元总交易金额也在所不惜,所投公司最终和阿里系水乳交融。腾讯旗下业务板块烧钱无数,也会突然放弃,将它们交给对手,比如电商业务交给京东,搜索业务交给搜狗(SOGO.N)。

京东体量没有阿里、腾讯那么大,投资时极少像阿里、腾讯,高举高打。2019年年报中,京东披露了主要战略投资项目,共11家公司(表2)。

不计算流量资源价值,京东在这11个项目中总投入折合人民币368亿元,占1900亿总投资约19.37%。11个大项目,共19次交易,全部集中于京东上市后。

11个大交易中,较为特殊的是中国联通,京东、腾讯、阿里等聯袂参与央企混改,持股已近3年。至2020年8月31日,中国联通总市值1609亿元,京东持股市值约39亿元,浮亏22%。但互联网公司参与央企混改,本身具有象征意义,有助打开和国资乃至更多央企合作的空间。

中国联通之外,其余10个项目均与京东的主营业务零售有关。

零售领域的三条投资主线

京东的零售行业投资,大致可以分为三条主线,一是投资不同领域的电商企业,二是布局线下商超,三是投资物流、消费金融及供应链金融、商业地产等产业链相关公司。

电商是京东核心业务,京东屡出大手笔,并不奇怪(表3)。其中,将易迅收入囊中,是腾讯战略投资京东交易的一部分,外加拍拍也打包送给京东。京东拥有1号店的代价,是向沃尔玛(WMT.N)发行5%新股,总价值约14.9亿美元。沃尔玛随后也掏出真金白银增持京东,现持股近10%。

在奢侈品电商中,京东先后布局两个棋子,国内是寺库(SECO.O),境外是Farfetch。京东前后投资Farfetch共4.24亿美元,是第一大股东,至2020年8月31日,持股市值为13.44亿美元,账面收益率为217%。

近年,大电商平台在线上流量逐渐饱和时,瞄准了线下流量,阿里打出“新零售”牌,京东则抛出“无界零售”,双方针锋相对,全国布局的连锁超市、IT、家电连锁店成为各自抢夺的目标(表4)。

京东前后两次投资永辉超市,总代价为7.94亿美元,持股11.8%。京东还两次投资五星家电:2019年4月出资12.7亿元,收购46%股权;2020年7月收购剩余54%股权,将其纳为全资子公司。京东在2020年中报中透露,54%股权的收购代价是五星电器欠款10.3亿元,以及帮助偿还江苏五星债务4亿元,共14.3亿元,和上一轮收购时的估值基本持平。

表3:京东系投资的部分电商公司

表4:京东系投资的部分连锁概念公司

表5:京东系投资的部分物流公司

此外,通信产品连锁商迪信通,京东持股近9%。拼多多、京东先后认购国美零售(00493.HK)可转债,也有联手对抗阿里巴巴+苏宁易购(002024)之势。

国内物流领域,京东物流是重要一极,但重磅投资案例不多,值得关注的有达达集团、中国物流资产、跨越速运(表5)。与达达集团联手,补强了京东高频的线下配送短板,毕竟“618”、“双11”大促季节,临时招人也不那么容易,而达达穿梭城市的几十万骑手,相当于京东子弟兵,招之能战。

中国物流资产主要从事开发、经营及管理物流设施,收购地块用于开发物流园。2018年5月,京东物流集团与中国物流资产达成战略合作,9亿港元获得10%股权。京东在全国建物流基地,中国物流资产可助力选址以及建立物流网络,提高效率。

2020年8月16日,从事供应链业务的京东信成的全资公司京东博海,以总金额30亿元战略投资从事限时速运业务的TO B物流企业?跨越速运,持股55%,成为控股股东。

消费金融领域,京东投资收益率较高的是乐信(LX. O)。2015年3月,京东以3300万美元获得乐信约2890万普通股,双方形成战略合作关系,乐信分期乐商城对接京东库存。乐信2017年IPO发行价为9美元/ADS(两股普通股等于1份ADS),则当时京东收益率大约为294%。

2020年1月17日,根据股权变动文件,京东还持有乐信1199万股,此前并未减持,按照前一日(1月16日)平均价格14.26美元/ADS测算,则减持套现大约1.2亿美元,剩余股权持有至8月31日,价值约4682万美元,则京东总收益率大约为406%。

乐信招股书中还透露,刘强东本人在2014年8月通过Various Ample获得乐信大约735万股份,成本不详,但收益同样不菲。

每个交易背后,也有不同的故事。1号店、达达集团,在京东投资案例中具有典型意义。

收购1号店打到阿里大门口,将“半条命”交给达达

2016年6月,沃尔玛战略投资京东,京东则从沃尔玛手中收购1号店,交易总金额大约15亿美元,这是京东历史上的最大一笔投资。沃尔玛后续对京东增持,成为第三大股东。

并购1号店,消灭一个重要对手的同时,1号店的日化、饮料等高频业务,可以与京东低频的3C家电业务互补。1号店总部在上海,杭州是阿里巴巴大本营。此例另外一层意义是,2015年,阿里计划在北京建第二总部,而京东收购1号店,也相当于“杀到”阿里大门口。

投资达达集团,送出京东到家业务,在京东投资史上很罕见,这是将“半条命交到别人手里”。

京东到家原本做即时配送,主要服务对象是商超,但是商超跑腿业务频率低于外卖,这使得京东到家业务成本压力很大。达达创立时,即时配送业务重要订单来源于饿了么,后来饿了么自己做蜂鸟配送,达达的订单大幅缩减。京东和达达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2016年4月14日,京东到家和达达合并,京东同时投资2亿美元现金,持股为47.4%。就在同一天,阿里巴巴、蚂蚁集团宣布向饿了么战略投资12.5亿美元。实际上,早在2015年8月,京东也投资过饿了么,腾讯投资美团外,也多轮投资饿了么,但最后饿了么完全倒向阿里。2018年4月,阿里巴巴全资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

2016年10月,沃尔玛向新达达投资5000万美元。2018年8月,达达集团融资5亿美元,京东出资1.8亿美元,沃尔玛出资3.2亿美元。2020年6月,达达集团IPO,京东持股约48%,为第一大股东,沃尔玛持股10.68%,为第二大股东。沃尔玛重金下注达达集团,补强业务外,也享受了达达集团IPO的资本盛宴。

达达同城配送业务已经覆盖全国1000个县区市、“最后一公里”业务则覆盖全国超过2400个县区市。达达平台骑手超过63.4万名,年度总计交付9.26亿份订单。京东到家与达达合并,京东“618”大促海量订单需要达达集团即时配送来消化,缓解配送压力和成本压力。沃尔玛后期也跟投达达,也是看重达达能解决线下配送问题。

2019年6月,京东战略投资爱回收,并将同类型业务拍拍与爱回收合并,京东做大股东,也是“达达模式”。

唯品会、永辉超市收益可观

京东多个投资项目,是和第一大股东腾讯联手,如唯品会、永辉超市、步步高、易车&易鑫,以及万达商业地产、中国联通、乐融致新等。这些投资,有的账面收获满满,也有至今浮亏。

拼多多崛起前,唯品会是国内电商第三极,但其股价在2015年4月后一路下滑,至2017年11月时,和历史高点相比,市值蒸发超过八成。2017年12月18日,腾讯和京东分别以6.04亿美元、2.59亿美元入股唯品会。腾讯持股7%,同时微信“支付”流量入口提供给唯品会。京东此前持有唯品会2.5%股份,加上新投资,持股比例提高到5.46%。

彼时唯品会市值不到50亿美元,京東和腾讯成功抄底。腾讯和京东后续在二级市场增持,至2020年一季度末,腾讯持股为9.6%,京东持股为7.5%。

京东入股唯品会,本具有协同效应。唯品会服饰类特卖业务可以给京东补强,而服饰零售毛利率高于家电,也是天猫和淘宝系较大品类,为阿里巴巴带来较厚利润。但据京东内部人士后来介绍,唯品会并未和京东形成化学反应,非标业务协同和用户拉新上,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是唯品会从京东这里导走流量和订单。

京东累计对唯品会投资金额共6亿美元。唯品会至2020年8月17日市值为161亿美元,京东持股7.5%,股权价值为12.08亿美元,账面浮盈1倍以上。唯品会2020年二季度财报于8月19日发布后股价连续大跌,京东账面收益也同步缩水。

唯品会是腾讯系在电商领域抢夺的盟友,永辉超市、步步高等则是京东、腾讯与阿里争夺零售连锁巨头时需要攻下的山头。阿里在新零售上的投资,出手非常阔绰,先后“拿下”苏宁易购、三江购物(601116)、新华都(002264)、居然之家(000785)、美凯龙(601828)、高鑫零售(06808. HK)、银泰商业、联华超市(00980.HK)等。腾讯系稍有犹豫,就可能让阿里得手。

2015年8月7日,京东通过旗下京东邦能认购永辉超市新股,持股5%,加之旗下江苏圆周持股5%,累计持有永辉超市10%股权,总投资金额为43.1亿元,永辉超市总作价431亿元。

两年多后,腾讯也入局永辉。2017年12月,永辉创始人张轩松、张轩宁转让5%股份给腾讯,总对价约42亿元,永辉总作价840亿元左右。截至2020年8月31日,永辉股价为8.88元/股,市值845亿元,和腾讯入股时基本打平。

京东投资升值将近一倍,但假如没有腾讯“捧场”,永辉市值是否还能维持在高位,也有疑问。因此,腾讯接盘也间接帮助京东获得高收益。

血亏的途牛成为交易棋子

让京东投资血亏的项目,首推途牛。

京东在旅游业布局由来已久,从机票、酒店标品到邮轮、度假旅游,初步具备为用户提供“一站式”旅行服务的能力。2015年前后,在线旅游风云变幻,去哪儿和艺龙轮番冲击携程(TCOM.O)机票、酒店业务,携程腹背受敌后逐步将其收编。途牛以度假旅游产品差异化竞争,受到资本青睐,2014年5月登陆IPO,京东、海航先后成为途牛大股东。

2014年12月,2015年5月,京东两次出手,累计投资现金3亿美元,另送上价值超过1亿美元的流量资源,一度持股途牛比例大约28%,为最大股东。2016年1月,海航投资途牛5亿美元,持股24%,取代京东成为大股东,京东持股稀释至21%。途牛度假旅游和京东理论上存在整合机会;海航系机票产品也有望为途牛补充产品库。

理想很美满,现实却骨感。

资本市场上高光的途牛,在营销和业务上采取较为激进的策略,导致成本高企,费用攀升,并在2015-2016年分别亏损14.59亿元、24.27亿元。巨亏之下,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途牛调整战略,营销上紧缩,不再追求交易量,而是抓毛利率,公司大会小会上,GP(Gross Profit,毛利润)时刻被高管挂在嘴边。

2017年开始,途牛执行线下门店扩张战略,门店总数曾超过500家,自营门店本意是要线下获客,但这不可避免带来较高成本和管理费用。2017-2019年,途牛虽然亏损有所收窄,但上市后,一直没有获得规模化盈利。2014年到2020年一季度,途牛累计亏损超60亿元。

2020年1月底开始,新冠疫情蔓延,旅游行业遭受重挫,途牛股价一度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遭遇摘牌危机。当前途牛股价还在1美元附近徘徊,无论是和历史高点近25美元,还是京东入局时价格相比,差距极大。

京东战略投资途牛超过5年,获利没有一点希望,如何抽身?

京东选择曲线策略,拟将所持途牛全部股权以大约6500万美元(4.58亿元)大甩卖,拟接盘方是凯撒集团。如果交易成功,则京东投资将由账面浮亏,变为实际亏损,亏损率为80%,不计算流量价值,相当于两折价格出售途牛股权。

凯撒集团旗下凯撒旅业(000796),拟向京东旗下宿迁涵邦等投资方定向增发,发行价格为6.16元/股,宿迁涵邦拟以现金4.5亿元认购。如果上述交易完成,则相当于京东用途牛股票换取凯撒旅业股票。在免税概念刺激下,凯撒旅业股价曾在2020年6月底至7月连续拉出9个涨停板,每股曾高至24.6元,后大幅回撤,至2020年8月31日为14.46元,但与6.16元相比,还上涨135%,最终增发价出现变数。

表6:京东邦能投资的公司

图3:京东的股权控制结构

2020年8月16日,京东和携程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在产品和供应链上互相开放资源。携程也是途牛股东,持股低于5%,但占据途牛董事会一席。

如果不涉及资本层面,京东和携程战略合作仅有象征意义。在凯撒集团收购途牛股权待定之际,京东携程牵手,不排除携程出面整合途牛的可能。毕竟途牛主打的旅游度假业务,也是携程四大业务板块之一。

更远点想,携程合并去哪儿后,百度成为携程大股东,从原来持股约27%,到现在持股约12%,不高不低,似有全线撤退之意。京东会否和携程、百度继续做交易,将旅行板块全部交给携程,百度彻底退出携程,同样有想象空间。

投资平台:主力是京东邦能,物流、金融板块蓄势待发

京东在海外的上市主体,注册于开曼,其在境内主要有两大经营实体:京东世纪、京东信成。京东世纪对应零售体系,京东信成对应物流体系,上市公司通过协议实现对二者的控制(图3)。京东的对外股权投资职能,则主要由京东邦能实现。

图4:星界新经济的股权结构

2015年8月4日,京东设立股权投资平台京东邦能,作为其投资主力部队。京东邦能成立4天后,迎来投资首秀,于当年8月8日入股永辉超市。

截至2020年8月底,京东邦能对外投资35家公司,A股公司除永辉超市外,还有中国联通、步步高,并通过腾讯普和持有海澜之家(600398)约5.4%股权;创业企业包括乐融致新、浙江味央(网易养猪项目)、新潮传媒、金蝶医疗等(表6)。

腾讯普和,是京东、腾讯和唯品会等多方为投资海澜之家,在2018年2月联合成立的投资平台,注册资本20.5亿元,腾讯持股28.94%,京东持股14.47%,唯品会持股14.47%,其他LP还有招商基金旗下的培元投资(11.98%)、益盟股份(5.99%)、上海国际集团旗下的上海国鑫(4.11%),林芝利新(腾讯系)和宁波挚信为双GP,均持股0.04%。腾讯普和办公地点就在深圳南山区粤海街道的腾讯大厦。2018年2月,腾讯普和以25亿元收购海澜之家老股,持股比例为5.31%。至2020年8月31日,海澜之家市值仅有304亿元,腾讯普和持股市值还剩16.14亿元,账面亏损35%。

京东邦能除直接投资外,还陆续做股权类私募投资布局,借力的重要平台是星界资本。宿迁辉远、国新风投(深圳)、上海喆弘、横琴拓景远分别持有星界资本29.26%、26.6%、23.94%、20.2%股权。其中,宿迁辉远为京东邦能旗下全資子公司。

星界资本主要投资是通过星界新经济股权投资基金(深圳)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星界新经济”)进行。星界新经济注册资金244.4亿元,股东方包括国新投(深圳),出资额101亿元,持股比例41.33%;中信证券(600030)旗下上海常璞出资额100亿元,持股40.92%;京东邦能出资额35亿元,持股14.32%。其他LP还有红杉资本旗下上海喆弘、腾讯旗下深圳利通以及国新系旗下的横琴拓景远(图4)。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股权穿透,国新投(深圳)最大股东国新控股,是资本市场的“国家队”,国新系持股近40%的国新央企(广州),持有京东旗下京东数科2.42%股权;中信证券是京东数科的上市辅导券商之一,中信里昂也是京东在香港二次上市主承销商之一;红杉资本是早期京东投资人,京东和刘强东无论是作为LP还是GP,和红杉有多次合作。

京东除与腾讯在多个项目上同进退外,还和多方机构交叉投资,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刘强东的投资盟友圈,为京东系商业版图布局不断增加新棋子。

京东邦能是星界资本最大股东,同时是星界新经济第三大LP。星界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方远,曾担任列支敦士登王室拥有的资产管理机构LGT(The Liechtenstein Global Trust)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首席代表。LGT擅长做FOF基金,星界资本业务也以FOF为主,兼顾直接投资。

星界新经济直接投资的案例并不多,包括西藏安和、超级猩猩(D轮)、图匠数据(A+轮)、圆心科技(D轮)、凯金新能源(战略投资)、本初子午(C轮)。目前,其已经参与投资19只基金,合作伙伴包括真格基金、高榕资本、红杉资本等老牌VC/PE(图5)。这些基金迄今共投资89个项目,其中,上海线性锐、夏尔巴一期、广州丹麓创投合伙投资的项目超过10个(表7)。

红杉时尚科技通过子基金红杉璟睿,战略投资原歌力思(603808)控股的百秋网络,总金额3.33亿元,持股27.5%,并签下“对赌协议”,基本是稳赚不赔。

图5:星界新经济投资的基金

图6:宿迁涵邦投资的公司

图7:京东数科投资的公司

表7:星界新经济投资的基金投资情况

除了京东邦能,京东也会通过旗下经营实体进行投资。比如,零售体系的江苏圆周,主要经营京东图书业务,也有部分股权投资,除投资永辉超市外,还通过全资子公司京东科润投资了车千线汽车。京东360则是京东自营电商品牌,其与安联财险合作,持有京东安联财险30%股权。

京东物流2019年6月成立汇禾资本,规模15亿元,主要在物流金额供应链领域投资,迄今只有1例投资:在“集餐厨”项目中,A轮、A+轮参投,持股约15%。未来,汇禾资本或将更多投资项目落地。

京东控制的上海晟达元,旗下全资公司宿迁涵邦迄今投资8例,包括100%控股五星电器,以及投资银隆新能源、天天鲜果、中国黄金集团黄金珠宝股份有限公司等(图6)。

银隆新能源于2016年12月战略融资,总金额30亿元,包括京东、万达集团、中集集团、燕赵汇金,以及格力电器(000651)董事长董明珠等投资方入局。其大股东魏银仓因被银隆新能源起诉涉嫌侵占国家补贴,于2018年避走美国,董明珠持股银隆新能源17.42%,现在是第二大股东。大股东未归,管理存短板、经营受阻,银隆新能源何时让京东等战略投资者退出,成为未知数。

京东系另一重大业务板块,则是京东金融背后的经营实体京东数科,其迄今直接对外股权投资的公司在30家左右(图7)。

京东数科持股15%的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合作方还包括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对外经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北京首钢基金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52%、18%、15%,注册资金为12亿元,主要业务是开展金融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以及其他等。

京东数科还与多方合作,成立股权投资平台,包括北京和融创业,京东数科持股5%,迄今投资了3个项目:金诺威(控股90%),胜通和(33%),中数通(11.32%)。北京3W,京东数科持股42%,主要做孵化器投资,在深圳、上海、武汉、成都等9个城市设立“三大不六孵化器管理有限公司”。

京东数科100%控制的宿迁东辉,是重要的对外股权投资平台,旗下的上海金顺东控股卓能众创、嘉兴顺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嘉兴东家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深圳市赢盈投资基金管理企业(有限合伙)(图8)。

京东数科旗下专注于消费领域的投资基金千树资本,目前主要投资项目集中在卓能众创。卓能众创注册资本1亿元,共有11个投资项目落地,持股比例都不大(图9)。京东金融官网显示,千树资本其他投资项目还有最生活毛巾、等蜂來、茶里等8个项目。

再造“新京东”,砝码足够

无数创业公司“死在C轮”,京东前后投资的约300家公司,有90多家是D轮以后或战略投资出手,未来应该有更多退出机会。比如万达商业地产2016年从港股退市后筹谋A股上市,按照“对赌协议”,2023年前完成上市。

众多投资项目逐渐进入收割期,加上计划中的京东数科冲击科创板,京东物流、京东健康板块分拆上市,“再造一个京东”成为可能。

京东数科前身是京东金融,2013年10月开始独立运营,2018年宣布盈利,业务主要包括AI科技、金融科技、智慧城市和数字营销四大块,客户涵盖个人端、企业端和政府端。比如在个人业务中,“京东白条”并不限于京东商城,还扩展到旅游、汽车等多种消费场景。

2016年1月至2020年6月,京东数科进行数轮融资,除两轮融资金额不详外,其他轮次融资累计折合人民币在350亿元以上。京东数科目前估值大约2000亿元。2020年6月25日,京东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文件,收回京东数科35.9%股权,并追加投资17.8亿元,持股比例提高至36.8%。

图8:上海金顺东股权结构

数据来源:企查查,新财富整理

而刘强东身家的提升,已不只决定于京东系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还来自于他与章泽天平行展开的家族投资业务。

刘强东家族财富管理密码:不止奶茶馆,还做LP

2020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中,刘强东、章泽天夫妇以584亿元资产排名第21位,这主要源自京东在二级市场上的高光表现。

京东之外,刘强东、章泽天的家族投资有三大平台:东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东辰控股”)、宿迁天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天强投资”),注册资本分别为1亿元、2000万元;Domking holding limited(简称“Domking”),2014年10月27日注册于香港。

天强投资中,刘强东持股90%,章泽天持股10%。刘强东持有东辰控股50%股权,章泽天担任董事长。东辰控股法定代表人、董事、总经理是施世林,持股13.5%。“东辰”,“天强”,以及“Domking”发音,也契合刘氏夫妇名字中的三个字“东、强、天”。

图11:东辰控股股权结构、投资案例

图12:天强投资的股权结构

在投资风格上,天强主要承担母基金功能;东辰则直接投资;根据公开资料,Domking只投资过和两个茶产品有关的项目。

东辰控股旗下有两家基金(大新鸣泰、天境基金)以及6家公司,主要涉及医疗、教育领域,投资风格偏向于早期,金额不大(图11)。

刘强东并不喜欢外界称章泽天为“奶茶妹妹”,但在京东和刘氏夫妇投资中,“奶茶”却是一个关键词。

2015年5月8日,JD+智能奶茶馆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开业,今日资本总裁徐新、科大讯飞(002230)高层和北京对口政府官员等到场祝贺。JD+智能奶茶馆的定位是JD+孵化器的落地空间,智能硬件创业者对接京东资源的窗口。伴随“双创”退潮,2019年2月,这家茶馆停止营业,深圳湾创业广场的分店同样停业。

“因味inWE”项目则是真正的奶茶店。其经营实体上海东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2月,注册资金1400万美元,是Domking全资子公司。“因味inWE”一度在上海开设31家店,如今有25家被注销。

2015年7月,Domking还入股重庆嫩绿茶艺有限公司,嫩绿茶在重庆也开了10家店。2019年4月,章泽天卸任嫩绿茶董事。Domking依然是嫩绿茶第二大股东,持股为32.2%。2020年6月,章泽天退任东钦餐饮董事。

天强投资是刘氏夫妇最重要投资平台(图12),刘氏夫妇借此成为多家基金的LP。

其中,北京奇绩创坛一期創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由前百度首席运营官陆奇创立,主要提供初创期融资。2020年6月9日,奇绩创坛注册资本由500万元增至1.31亿元,新增股东包括宿迁新东腾和天强投资,总出资为5000万元,新东腾为京东数科全资持有。奇绩创坛已经投资7个项目,持股比例在5%或以下。

京东邦能、天强投资还分别持股苏州丹青二期基金约6.28%、3.14%,总出资3亿元。苏州丹青二期基金主要从事医药医疗产业的投资,已投资乐普生物、青岛双鲸等医药企业;同时作为母基金,参股、控股多家PE。嘉兴丹青已经投资12家医疗、生物等领域公司,包括科创板公司成都先导(688222)。北京高榕四期基金投资过两家企业,云信达(A轮)和智慧互通(C轮)。

以刘强东名义投资的PE,包括3家:经纬创腾,注册资本11亿元,刘强东出资1000万元,持股0.91%,光线传媒(300251)、陌陌(MOMO. O)、猿辅导创始人李勇等同为LP;红杉亚德,注册资本28.66亿元,刘强东出资1亿元,持股3.49%,永辉超市创始人之一张轩松也为LP;黑马拓新,注册资本8600万元,刘强东出资500万元,持股5.81%。

黑马拓新的LP除刘强东外,还有58同城(WUBA.N)创始人姚劲波、蓝色光标(300058)董事长赵文权、新东方(EDU.N)创始人俞敏洪、原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吴宵光、原Discuz创始人戴志康、著名投资人何伯权等。其投资主要集中在早期阶段,并持股倍尔科技(837080)大约2.85%。

以章泽天命名的公司是江苏章泽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15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章泽天100%持股。公司地址位于宿迁市宿豫区京东信息科技园一期商业街,更像是刘强东送给章泽天的礼物;经营范围包括电视剧制作、经营演出和经纪业务等,也包括文化产业投资。

图13:刘强东家庭投资布局时间轴

2016年初,章泽天和刘强东还注册成立了江苏赛夫贸易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自营和代理食品的进出口业务等;后成立注册资金为2亿元的江苏赛夫绿色食品发展有限公司。

投资不仅需要资金,也是能力的综合考量,在清华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巴纳德学院学习的章泽天,也有一定资本。

2017年3月,京东上线公益物资募捐平台,在一段广为传播的饭局网络视频中,章泽天用英语介绍公益项目,微软(MSFT.O)创始人盖茨认真聆听,连连点头。章泽天在社交平台上表示,“晚上就趁机向盖茨大大分享我们的点子,让世界看到中国公益创新”。

因为刘强东和京东,章泽天人脉资源自然不会少。她在新浪微博的认证身份信息是“京东公益基金会荣誉理事长、京东时尚品牌拓展顾问”,国内时尚圈和公益圈时有章泽天出席消息。大学毕业前,章泽天曾进入微软中国、红杉中国实习;2015年12月,她受邀参加过真格基金首期DemoDay。红杉中国也是京东投资方之一,红杉、真格后来都与京东合作成立基金。

刘强东2016年参加亚布力论坛时对外透露,他的家庭投资完全交由章泽天打理。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和章泽天本人决策有关的投资项目至少有两个。

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是K12教育领域的创业公司,“作业盒子”是该公司的明星产品。2015年7月,作业盒子宣布获得1000万美元A轮融资,由好未来(TAL.N)领投,刘强东、章泽天、联想之星跟投。彼时有新闻稿称,这是章泽天的“投资首秀”。

作业盒子打出“章泽天牌”,正是其人气最旺时,可以为品牌背书;章泽天也借此出道,达成双赢。2019年5月,作业盒子已经融资至D轮,现有股东不再有章泽天或京东关联公司。

章泽天还投资过网约车鼻祖Uber。Uber在2015年的一轮融资中,引入来自中国的财团,包括百度、宽带资本等,投资超过10亿美元。Uber于2019年5月IPO,若章泽天一直持有,应有不错收益。澳大利亚一家婴幼儿奶粉及辅食公司Bubs(BUB.AX)的投资人名单中,也曾出现过章泽天身影。

刘氏夫妇于2013年在哥伦比亚大学结缘,2015年8月8日晒出结婚证照片,10月在澳大利亚举行婚礼。其主要的股权投资平台成立时间也在2015年9月前(图13)。

2018年8月底发生的“明州事件”,不仅令京东股价曾大跌,也给刘强东、章泽天婚姻带来巨大考验。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2019年1月章泽天以1350万澳元,折价约270万澳元抛售一套澳大利亚豪宅,其总面积589平方米,可尽览悉尼海港美景。刘强东2015年以1620万澳元购入,登记在章泽天名下。

刘强东2019年后卸任多家公司法人、董事、经理,根据企查查数据,包括不再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76例、实际控制人变更6例、最终受益人变更6例、大股东变更2例、主要成员变更263例。这些工商变更和“明州事件”并无太大关联,比如,刘强东卸任76家企业法人,有74家发生在2017年7月前,还有两家发生在2020年2月和4月。京东2018年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中,刘强东表示将专注四件事:战略、团队、文化和新业务,则卸任多项职务也不奇怪。

而章泽天无论继续做投资,还是参与更多社会事务,还需要更多历練。2019年,章泽天进入剑桥大学学习MBA,学制3年,年轻加上不断充电,章泽天在家族中发挥作用,有更大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