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警告:抗药性增强问题不亚于新冠疫情风险

2020-11-21 14:19:19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1月21日报道 据法新社日内瓦11月20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当地时间11月20日警告说,对抗生素产生的抗药性丝毫不亚于新冠疫情造成的危害,有可能逆转一个世纪以来抗生素所带来的医学进步,这一问题是“我们时代最大的健康威胁之一”。

报道称,谭德塞在日内瓦出席一次病毒研讨会时称,抗药性问题也许显得不急迫,但是危害性完全等同于一场疫情,使人类在面临感染时束手无策。一些细菌对人类现存的抗菌药、抗病毒药和抗真菌药产生抗药能力,导致一些轻微的外伤和普通的感染会变成致命的威胁。(编译/王丙飞)

【延伸阅读】研究称牙膏成分或可控制抗药性疟疾 有助研发新药物

参考消息网1月25日报道 英媒称,一台具有人工智能(AI)功能的实验室机器人发现,牙膏中常见的一种化合物可能可以用来对付抗药性疟原虫。

据英国《独立报》网站1月21日报道,英国剑桥大学称,三氯生可用来对付已对广泛使用的药物乙胺嘧啶产生抗药性的疟原虫变种。乙胺嘧啶通过抑制疟原虫一种名叫二氢叶酸还原酶(DHFR)的特殊酶来发挥作用。一段时间以来,科学家已了解到,可以利用三氯生抑制疟原虫的另一种酶。

不过,机器人“伊夫”快速运行的AI程序发现,牙膏中普遍存在的这种化学物质也能抑制DHFR,甚至在对乙胺嘧啶产生抗药性的疟原虫中也能发挥这种作用。“伊夫”能够依次快速提出、检验并重新评估相关假设。这促使研究人员希望利用三氯生开发药物,用于同时杀灭肝脏和血液中的疟原虫。

该研究第一作者、巴西坎皮纳斯大学助理教授伊丽莎白·比尔斯兰说:“我们的机器人‘同事关于三氯生能有效对付疟原虫的发现带来了希望,即我们也许能够利用它开发一种新药物。”

比尔斯兰说:“我们知道这是一种安全的化合物,其能够在疟原虫生命周期的两个节点发挥效用,这意味着疟原虫将难以发展出抗药性。”

报道称,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英国《科学报告》杂志上。

剑桥大学系统生物学中心和生物化学系教授史蒂夫·奥利弗说:“在非洲和东南亚,抗药性疟疾成为日益重大的威胁,我们装有有效治疗药物的药箱正慢慢变空。寻找新药物变得越来越紧迫。”

报道称,疟疾每年导致超过50万人死亡。

(2018-01-25 17:00:39)

【延伸阅读】澳大利亚发现新“超级细菌” 或对已知抗生素都有抗药性

参考消息网9月9日报道 外媒称,澳大利亚科学家发现了一种可能对所有已知抗生素都有抗药性的病原体。3日发表在英国《自然·微生物学》月刊网站上的研究显示,这种“超级细菌”可能导致严重感染甚至死亡。

据奥地利《新闻报》网站9月3日报道,墨尔本大学研究人员在来自10个国家的样本中,发现了某种细菌具有多重抗药性的3个变种。墨尔本大学微生物诊断部门负责人本·豪登说,在许多国家都发现了这一病原体,“它似乎已经扩散了”。

报道称,这种细菌名为表皮葡萄球菌,与致命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非常类似。它通常出现在人体皮肤上,主要感染老年人或植入假体材料的患者。

这种细菌很难消灭,而且感染后的后果会很严重。研究团队对全世界78家医院的数百个样本进行检验。他们发现,一些病原体菌株的DNA发生了小变化。这使得细菌对两种最常用的抗生素具有抗药性。研究人员推断,一次使用多种药物以解决抗药性问题的做法可能行不通。

根据他们的评估结果,由于重症监护室内经常使用抗生素,这种“超级细菌”正在扩散。世界卫生组织早就发出警告称,不要过量使用抗生素,因为这样做会导致产生新致命菌株。

(2018-09-09 12:23:42)

【延伸阅读】“超级细菌”抗药性秘密获破解 攻克或指日可待

中新网2月16日电 据外媒报道,"超级细菌"百毒不攻的时代可能行将结束,人类或许已经点住它的命门:它的抗药性的秘密被破解,这就为研发"超级病菌克星"打开了大门。

澳大利亚科学家宣告,他们找到了“超级细菌”在药物面前刀枪不入的秘密,那就是像盔甲一样包裹着它们那层蛋白质。

具体而言,是这层蛋白质的分子结构被完整地绘制出来。"可以把这层蛋白质看作门锁,内部有特殊的锁定结构;如果把这个隐藏的结构以3D形式呈现,就不难找到开这把锁的钥匙,"分子生物学家弗莱林克教授(Alice Vrielink)说。

她和西澳大利亚大学的同事们破解了这个名叫EptA的蛋白质的分子结构。

面对有这种蛋白质盔甲保护的病菌,抗生素里的王牌,粘杆菌素(colistin), 也无能为力,而粘杆菌素通常被作为最后一招,只有在所有其他治疗尝试都失败的情况下才会动用。

这种蛋白质盔甲的分子结构被破解后,人类就可以打磨精准武器,制服超级细菌。

超级细菌最可怕之处就是它的抗药性和它与时俱进的能力。去年春季媒体铺天盖地报道美国发现一种超超级细菌,强大到足以抵抗所有已知的抗生素药物。

感冒伤风因此平添几分世界末日类悲壮色彩。科学家们把病菌的抗药性称作21世纪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

如果这种说法有危言耸听之嫌,数据则不带感情色彩。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每年全球至少有70万人死于抗药病菌感染。

超级病菌成为全球医疗健康领域一个现象极挑战,普遍被归咎于抗生素使用过度,甚至滥用。包括英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政府为了防范"超级病菌"危机,制定了限制使用抗生素的规则。

曾有一项研究显示,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听任超级病菌肆虐,按现在的趋势推算,到2050年,全球每年死于抗药性病菌感染的患者人数还将增加1000万,超过现在死于癌症的人数。

来自世界各地的证据表明,抗生素里的王牌,粘杆菌素,已经有了劲敌。这意味着世界上已经有一些感染病例无可救药。

弗莱林克教授的团队用X射线晶体分析技术制作出EptA蛋白的立体分子机构。如果能设法阻止这种蛋白掩护病菌抵御人体免疫系统和抗生素的打击,就等于消除了超级病菌的抗药性能。

她估计,下一步就该研制治疗超级病菌感染的药物了。估计可能需要两种药,先用一种药击碎超级病菌的盔甲,让它暴露无遗,然后用相应的药物杀死病菌。

从揭示超级病菌抗药性秘密到临床应用,可能还需要几年时间,她说。

弗莱林克教授牵头的这个研究项目得到澳大利亚政府资助,研究报告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报》(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其他几个大学和机构的科学家也参与了项目。

(2017-02-16 07:3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