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专家:美许多右翼分子“期待内战”

2021-01-13 10:47:01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月13日报道 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网站1月10日发表了题为《历史学家:美国许多右翼分子期待内战》的报道称,法兰克福大学美国问题专家西蒙·文特表示,问题的关键在于特朗普。一个可能的情形是许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在他卸任后将会撤离,准备并积蓄应急装备和武器,以便为许多右翼分子认为将会到来的内战做好准备。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国会大厦遭冲击并导致5人死亡引发极大震惊。但是,美国如何才能阻止暴力蔓延?法兰克福大学美国问题专家西蒙·文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问题的关键在于特朗普。

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网站记者问:民主党人打算对特朗普发动第二次弹劾程序。这是一个好决定吗?

西蒙·文特答:民主党人说不能听任特朗普妄为是可以理解的。即便如此,我仍怀疑弹劾程序是否是一项明智的决定。一方面因为它不会成功:参议院无法达成必要的三分之二多数;另一方面,这样做只会助推美国的两极分化。此前发起的第一次弹劾就已经被特朗普的支持者视作刁难。这次如果发起弹劾,他们还会坚定认为其目的是刁难特朗普。

问:似乎无论人们做什么都无所谓了。特朗普的支持者总会认为这证实了阴谋论。

答:一切都被打入“匿名者Q”组织的阴谋论里。谁反对特朗普,谁就会遭到抛弃,成为阴谋论的一部分,然后再也无法脱身。即使现在一些人发出了不同的声音,特朗普在共和党内还将扮演重要角色,人们必须考虑到这一点。在密苏里和得克萨斯等非常保守的州,阴谋论正在成为政治竞选的基础。

问:当选总统拜登说,我们刚刚所看到的不是美国。许多美国人渴望像以前一样团结,渴望民主文化。但那些是真实存在过的吗?

答:我预测两极分化还将加重。相信特朗普的美国人真的不在少数,他们拒绝现实。与这些人达成妥协几乎不可能。拜登赢得了大选,但优势远比所有人预想的微弱。这表明,美国从中间分裂了。

问:暴徒6日设法占领了国会政客们的办公室。这给美国的极右翼带来怎样的鼓舞?

答:我们可以预期极右翼将受到巨大鼓舞。冲击国会大厦和特朗普的失败现在可能会给暴力犯罪提供强大的推动力。另一个可能的情形是,许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在他卸任后将会撤离,准备并积蓄应急装备和武器,以便为许多右翼分子认为将会到来的内战做好准备。最后要说的是,很多事情将取决于特朗普。我们在这里看到一种通常更可能出现在第三世界国家或独裁国家中的个人崇拜。

问:特朗普不太可能意识到这种责任,不是吗?

答:如果他继续以他自己的方式传播他的挑衅性阴谋论,则可能会发生更多暴力行为。如果他撤退,那也会产生影响。无论如何,暴力问题的关键将是特朗普。

【延伸阅读】“国会纵火案”预示美式民主末日

参考消息网1月12日报道 香港亚洲时报网站1月10日刊载题为《美国民主的末日》的文章,作者系印度前外交官M·K·巴德拉库马尔,文章认为,美国的政治体制存在严重问题,即使民主党时隔6年再次控制参议院,也无法掩盖这些问题。全文摘编如下:

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对6日发生在华盛顿的戏剧性事件发表了痛心疾首的评论。他提到阿道夫·希特勒全面夺权,正是始于1933年国会纵火案。

这番警世之言,让人们看清了外界是如何看待美国的。如果美国官员还想对其他国家谈论选举与和平移交权力的重要性,而不被人用6日的恐怖事件反驳,怕是还得过上几十年。

毫无疑问,美国在国际舞台上已遭到根本削弱。

试图恢复美国的威慑力和声望已成为一项希望渺茫的任务。竞争对手将发现美国的新弱点。就连美国在欧洲最坚定的盟友也在想,在美国政治变得如此狂热之际,他们还有什么理由把对北约这一跨大西洋联盟的信任放在核心位置。

人们普遍认为(借用当选总统乔·拜登的话),特朗普煽动了“暴乱”。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7日也明确指责特朗普。

与此同时,一个显而易见的异象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安全部门没有能力阻止国会的这场混乱。它无力阻止这样的事件发生在美国的民主堡垒中,这一事实本身就是制度失灵的证明。

有种种迹象表明,美国的政治体制存在严重问题,即使民主党时隔6年再次控制参议院,也无法掩盖这些问题。

但问题远不止于此,它还与美国陈旧的选举制度和整个社会以及两个主流政党内部的两极分化有关。

分歧已根深蒂固,无法掩盖,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可预见的未来发生分裂,结束两党制度,这种可能性越来越高。美国已经成为乔治·华盛顿及其继任者约翰·亚当斯警告过的那个可怕的分裂共和国。

矛盾之处在于,美国的两党制之所以存续至今,是因为两党的分歧不够大。事实上,两党本身所代表的东西很少,它们基本上是由各州和地方政党组成的松散大联盟。这实际上是一个四党体系,即自由民主党、保守共和党、自由共和党和保守民主党。

然而,正如《打破两党末日循环:美国多党制的设计》一书作者李·德鲁特曼最近在文章中所说,近几十年来,党派政治已经彻底改变了方向。

用德鲁特曼的话说:“随着冲突加剧,各党改变了立场。随着各党的改变,冲突进一步加剧。自由共和党人和保守民主党人绝迹了,四党只剩下两党。”

他说:“拥护多样化和世界主义价值观的民主党在城市占优势,但在郊外却无人响应。共和党人(拥有传统价值观和白人、基督徒身份)远离城市,在郊区蓬勃发展。党派性的社会泡沫开始膨胀,国会选区支持一个或另一个政党的趋势更加明显。因此,在很多地区,决定胜负的是初选而非大选。”

不可避免的结果是,党派妥协已经绝迹,两党之间已没有重叠,三权分立已经名存实亡。

(2021-01-12 19:22:54)

【延伸阅读】民调显示:美国多数民众赞成罢免特朗普

参考消息网1月12日报道 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1月10日报道,在特朗普的部分存在暴力倾向的支持者冲入国会大厦后,大多数美国公民赞成提前罢免这位仍在任的总统。

报道称,在益普索集团为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部进行的一项民调中,56%受访者认为应在特朗普1月20日向拜登交接权力之前罢免其总统职务。43%的人表示反对。三分之二受访者将暴徒袭击国会大厦归咎于特朗普。

报道还称,在总统选举中失利的特朗普此前就在煽动和呼吁这些人前往国会大厦。大批民主党人和少数共和党人现在要求解除特朗普的职务。民主党人可能会在未来几天启动弹劾程序。不过要实现这一点,他们至少需要在参议院获得66票支持——而民主党在参议院只拥有50个席位。

报道注意到,民调显示,这位即将离任的总统使国家极度分裂。94%的民主党人和仅仅13%的共和党人赞成特朗普下台。58%的独立人士希望解除特朗普的职务。

报道援引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称,98%的民主党选民和69%的独立选民,以及仅有31%的共和党选民将国会大厦遇袭事件归咎于特朗普。61%的共和党支持者甚至宣称特朗普“没做错任何事”。

超过三分之二受访者——包括绝大多数独立选民——认为拜登当选是合法的。相反,在共和党支持者中仍有很多质疑者。

报道还指出,拜登的支持率高于党内国会议员。5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相信这位未来总统会保护美国的民主。而特朗普呢?仍有30%受访者选择相信他。

(2021-01-12 09:12:42)

【延伸阅读】法媒文章:“攻占国会山”暴露出西方民主的脆弱性

参考消息网1月12日报道 法国《回声报》网站1月10日刊载法国蒙田研究所特别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的文章称,“占领国会大厦”意味着西方民主制度的脆弱性。全文摘编如下:

古罗马人在谈及政权脆弱性时会说,塔皮亚峭壁与卡皮托林山近在咫尺(古罗马时期,卡皮托林山象征至高无上的荣誉,而塔皮亚峭壁是执行死刑的地方,意指成败只在一瞬间——本网注)。这个谚语的当代版本则是,手握美国核武密码的人万万不能有推特账户!特朗普就像是那个时代的尼禄一样,看起来注视着罗马或更谨慎点说注视着华盛顿的国会大厦,“烧起来”。

还有一些更近期也更令人不安的画面会在脑海中翻腾。你可以把举着支持特朗普旗帜的人换成“黄背心”。只不过美国的支持者打算让选举失利的偶像继续当权,而“黄背心”则要求合法当选的在任总统辞职。尽管大西洋两岸的闹事者的政治目标相左,但他们中最激进的那部分人的社会特征、行径看起来很相似。这是受害者和宗教幻象者的混合体,其原始野心在于摧毁他们在华盛顿发现的权力象征。他们“进来了”,但除了摧毁还能干什么?在他们眼中,这个“人民的殿堂”不是人民自己的,而是精英和特权阶层的。

民主在美国没有死亡,但我们不能视而不见。“占领国会大厦”意味着我们西方民主制度的脆弱性。我们社会的碎片化、极端化同推特、脸书等带来的技术革命的碰撞构成西方民主制度的爆炸鸡尾酒。这是对当下关键话题分歧最大的时候,而且当下背景有利于虚假消息和阴谋论的传播。这场变化让真相和谎言更加难以辨别。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后果和相关社会问题的爆发风险让这一毒化的氛围更加危险。或许对“占领国会大厦”存在两种解读。

乐观主义者将其视为特朗普的“荣耀”战斗。悲观主义者将其视为一场测试或是一个灵感源泉,相当于希特勒在1923年慕尼黑暴动中那样。当时那场夺权失败了,但也成为纳粹党的奠基神话。“占领国会大厦”已经有了自己的烈士。

(2021-01-12 19: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