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平台_土豆网

文章来源:韦萨·肯帕伊宁:全球老龄化健康数据应用有前景 发布时间:2019-04-19 19:45:16 【字号:

  2016年4月,乐视体育再次引入投资者进行B轮融资,本轮融资中除了有海航等20多个机构投资者外,还有包括刘涛、孙红雷、贾乃亮、周迅、王宝强等11名明星投资人,投资款共计78.33亿元。

  不过,对于乐视体育投资人的索赔,乐视网并不认同其法律效力。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根据公司目前了解情况,案件一至案件三所述事项未履行上市公司《公司章程》及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审批、审议、签署程序,其法律效力存疑。”

  该公司还指出,俄罗斯人今年在购物上花费的金额几乎是去年的两倍。这一次俄罗斯人在70家中国网上商店购买了价值3295万3266美元的商品,去年消费额为 1765万432美元。

  三四年前,乐视体育还是资本市场的宠儿,拿下过超百亿元融资,曾经的明星公司如何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这般田地。作为原股东,乐视网本身已自顾不暇,这110亿的巨额赔款又将如何解决?

  乐视网、乐乐互动都是贾跃亭实际控股的公司,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投资人的钱大概率是要打水漂了。

责任编辑:孟然

  拿回投资款的几率有多大?

责任编辑:孟行

  而B轮融资协议中,设置了原股东(暨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回购条款。乐视体育需要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投资方认可的上市工作,如果违约,原股东将在投资方发出书面回购要求后的两个月内按照协议约定价格、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此外,对于导致乐视网可能承担的回购、诉讼赔偿等责任、债务,乐视网将依法保留向相关责任人和非上市体系相关企业继续追索、起诉的权利。

  此前有消息称,阿里巴巴公司在“双十一”十周年之际创下了新的销售记录。当天在阿里巴巴平台上销售的商品数量价格达30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1.7%。

  但因为乐视体育股东众多,很难统一思想,加之贾跃亭远在海外,能否完成协议规定的条件,都存在很大变数。乐视体育的重组迟迟没有确定。

  作者 团子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0日下午消息,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继谷歌之后,Facebook周五也终止了要求员工通过非公开仲裁来处理性骚扰指控的政策。目前,该公司允许员工将这类型指控提交至法庭审理。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上周,乐视网发布的一则公告将沉寂许久的乐视体育再次带入大众视野。公告内容为来自北京普思、厦门嘉御和天弘创新等乐视体育投资人的仲裁通知。

  去年晚些时候,微软也做出了类似的政策调整。5月份时,Uber也改变了做法。

  Facebook发言人安东尼哈里森(Anthony Harrison)在声明中表示:“今天,我们发布了更新的工作场合恋爱关系政策,修改了我们的仲裁协议,在性骚扰指控中将仲裁作为一种选项,而不是强制要求。我们非常认真地对待性骚扰问题,这种行为在Facebook没有容身之地。”(张帆)

  2015年4月,乐视体育进行A+轮融资,新增投资者上海云锋新创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7方,投资款共计5.79亿元。

  当时雷振剑对外回应称,B+轮还在进行,前提是去乐视化能够成功。2017年8月,市场传出乐视体育客户端拟更名的消息。与此同时在传的还有新财团与贾跃亭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接盘乐视体育。

  公告提到,2016年,乐视体育在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向其关联方乐视控股出借了40多亿元的资金。北京普思认为,“由于资金被关联公司占用,乐视体育的正常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大量业务由于资金紧张而无法进行,甚至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承担责任,申请人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

  迟迟未定的重组方案

  为何向乐视网索赔?

  甚至还有消息称,有乐视网内部人士直言,“这些都是贾跃亭欠下的烂账,谁欠的账谁还,公司也只能督促贾跃亭还钱。”不过,这一说法未得到官方确认。

  这两年,乐视网收到仲裁公告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并不稀奇,此事之所以引起这么大关注主要是因为申请仲裁的股东之一北京普思为王思聪全资持有,其申请仲裁金额高达9785.16万元。

  科技公司长期以来坚持要求员工通过仲裁来处理性骚扰案件,以防止员工在法庭上起诉公司。然而,这样的情况正在改变。除Facebook之外,谷歌本周也做出了类似决定。在此之前,数千名谷歌员工对公司处理性骚扰指控的方式举行了罢工抗议。

  原标题40亿资金被挪用股东讨债 乐视体育如何走到今天这般田地?

  马云实际控制的上海云锋新创股权投资中心也大幅减持手中持有的乐视体育股权。截至2016年11月24日,云锋的持股比例已从10%降至3%。

  来源 TechWeb

  来源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北京普思申请仲裁的原因主要是“乐视体育的违约行为严重侵害了申请人的股东利益”。

  如今,2018年已经剩下不到两个月,乐视体育上市工作可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乐视网初步计算,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可能需要共承担约110亿余元以内的回购责任。

  根据公告,上述投资人向乐视体育原股东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申请仲裁金额(含律师费、公证费等其他申请金额)共约2.4 亿余元。

  看起来,乐视体育似乎找到了新的出路,不过,这笔交易却迟迟没有完成。据腾讯《棱镜》报道称,因乐视体育没有交出令宁波方面满意的方案,其当初设计的先期资金投入计划,也因为乐体无法如期完成迁址工作而处于停滞状态。

  排名前10位的国家还包括乌克兰、以色列、美国、西班牙、波兰、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巴西、法国。此外,俄罗斯人的花费是其他9个国家总数的2.5倍(总额约为1300万美元)。

  除了明星,投资过乐视体育的还有马云、王健林等业内大佬。但他们都及时抽身了。

  同70多家中国网店合作的ADMITAD公司数据显示,俄罗斯人在“双十一”成为在中国网站购物的最活跃买家,排在其他国家之前。

  雷振剑的个人微博最新一条更新停留在2017年6月13日,乐视体育的官方微博自2017年6月15日之后,也再无更新。

  王健林全面退出后,王思聪也卖出了一部分乐视体育股权,根据工商信息显示,王思聪旗下的北京普思目前在乐视体育的持股比例为3.96%。

  相比这些精明的投资机构,明星投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有媒体报道称,在B轮融资中,11位明星投资人总投资金额不到2亿元,占股不到1%。

  万达投资和云锋股权投资在乐视体育A轮融资时介入,当时还进入了乐视体育董事会。2015年12月,也就是仅仅半年之后,万达清空了乐视体育股权。

  资金危机爆发之后,这句话成为人们形容乐视兴衰的口头语,同样适用的还包括乐视旗下的子生态公司乐视体育。

  Facebook于本周五宣布了这项调整。此外,Facebook也改变了关于办公室恋情的政策,要求总监或更高级别的员工披露,他们是否与同事有恋爱关系。此前,Facebook只要求经理人员披露,他们是否与下属有恋爱关系。

  2017年5月,乐视体育宣布完成B+轮25亿元融资,投后估值达到240亿元。中意宁波生态园下属基金以及其他乐视体育新老股东参与投资,乐视体育总部将从北京迁至中意宁波生态园,公司将从版权内容运营商转型成为体育小镇的开发和运营商。

  2016年11月,贾跃亭发出那封承认资金链紧张的公开信之后,作为七大子生态之一的乐视体育问题开始集中爆发。同年12月,即有消息称,乐视体育将进行战略调整,裁员20%,然后在半年间,相继失去了亚足联、中超、英超等体育赛事版权。

  不过,留给乐视体育可处置的家当已经不多了。这两年,乐视体育仅存的原始团队高管也已悉数离职,包括刘建宏、高峻等。今年1月底,据腾讯《一线》报道称,乐视体育创始人兼CEO雷振剑也已向公司董事会提出辞职申请,原因为“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和心理压力下,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2017年11月,资金紧张的乐视体育开始变卖资产自救。据腾讯财经报道,乐视体育香港已售出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香港地区的全媒体版权,李泽楷的香港电讯盈科以3000多万美元接盘,而乐视体育买入该版权的价格是7000万美元,也就是说,乐视体育这笔买卖净亏损达4000万美元。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