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北京怎么不能买了_文章阅读网

2019-02-16 15:54:34 来源:大反转!做空机构香橼创始人Left现在唱多中国市场 责任编辑:调查:日本中小企业4人中1人“完全没拿年假”

  五花八门的涨粉方式

  各大平台对于微信公众号内容的渴求度似乎也进入了理性阶段。

  五月直观地看到数据在急剧下滑、打开率低,他认为这是目前比较大的痛点。“今年整个行业的10w+爆文明显在减少,以前大家的打开率还有百分之几十,后来就10%、5%,现在连3%都没有了,这是跟很多同行在一起聊的时候大家都会说到这个问题。”五月说,对于区域号,增粉更难,每个地方的公众号已接近饱和。

  五月定位于品牌号和城市号,他拥有两家以公众号为主体的公司,并在圈内打出了名声。对于五月来说,至少从2016年下半年起,大公司们就开始注意到公众号市场的价值。

  2016年下半年,面向公众号公司的投资并购并不普遍。据记者了解,进入2017年,行业中此类事越来越多。而如今量子云与苏州梦嘉能以资本化方式离。」苣殖龅姆缤凡恍。忻且苍谧急。

  流量增长江河日下

  “通过做微信改变命运的人太多了,我看到身边几百个人这样的人,实现了阶层的大幅跃迁。年收入过千万元的比比皆是。不用我说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五月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2018年,两起微信公众号营销公司高价由上市公司收购事件引发外界质疑。第一起是瀚叶股份(600226.SH)宣称拟以38亿元的超高对价,收购主营微信公众号内容营销企业量子云。第二起是利欧股份(002131.SZ)公告称将以23.4亿元收购一家主营微信公众号内容营销公司苏州梦嘉75%的股份。

  本报记者从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处了解到,部分业内公司营收从上千万元降至几百万元,又从几百万元减到几十万元,“这是很大很大的变化。”

  作者:李甜 张靖超 来源:中国经营网

  其三是城市号方向,扎根一个城市,面向该城市用户,提供生活方式类信息。变现方式主要是一些全国性的品牌广告以及与本地吃喝玩乐衣食住行商家合作。

  从公共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是资金池缺乏监管部门担当“守夜人”角色。“守夜人”职能是政府部门对经济的第一职能。其职责是做到:一是保护社会个体,使其不受其他群体的侵犯;二是建设并维护公共事业及公共设施。在这里更多是指保护租客的合法权益免受侵犯。

  本报记者向一位业内人士了解到,以公众号为承载主体的创业主要分为三种类型。

  如今“租金贷”之所以不断出现风险事件,问题并不是“租金贷”本身,而是因为在工具使用过程中缺乏有效的监管人。

  到了2016年下半年,五月几乎可放手所有公司之事。上!⒘僖实囊滴穸记饔谖榷,团队也渐成体系。

  在2013年到2015年,内容能源源不断地带来粉丝。“但是2016年初往后,靠内容带来粉丝成长为大号的,放眼整个微信平台来说,数量集中在品牌号上,能出现在大家视野里的账号其实和海量的账号比,其实是少数。”上述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大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权向本报记者解释,若公司做大,被税务部门发现,或是被他人举报,或者要做上市的话,公司才会去完善税务部分,而小作坊公司或者工作室,监管难度大。

  权衡之后,五月选择了他认为将会成为趋势的微信公众号平台。在2013年8月份,成立了一个工作室,搭建了团队。

  其一是营销号,量子云、苏州梦嘉便属于此类。营销号的内容可来自于批量化的复制粘贴,其用户群一般非常下沉与巨量。变现模式主要是广告,有的广告较为擦边,比如丰胸、减肥、壮阳、P2P等产品。“事实上,这类账号是最早赚钱的,也是赚钱最多的,超过很多人的想象。”上述业内人士透露。

  加之有关部门对内容监管更趋规范化,行业准入牌照也成为从业者难以逾越的一道门槛。同时,投资者的信心下降,热钱开始撤离。本报记者独家了解到,目前留给微信公众号这片土壤的,还有一片不明朗的税收区。

  科大讯飞董秘办负责人表示,近年来,科大讯飞积极加大市场渠道的投入和各地营销平台的建设,在省外各地设立分子公司主要是为了更好的进行渠道建设、本地化的服务和管理,以及更好的在地方推动人工智能的新业务应用。

  科大讯飞此前才刚遭遇“AI翻译同传造假”门,后双方确认系产生误解,科大讯飞亦在9月28日公告澄清自身并未造假。10月15日再次深陷舆论困境,科大讯飞股价报收22.56元/股,下跌2.38%,这较公司5月15日非公开发行方案推出,拟定增加码人工智能时的股价有了大幅下挫。

  尽管抱怨流量增长困难,但是对于已形成口碑的头部公众号来说,满足生存甚至营收增长并非难题。

  6年过去,围绕微信公众号展开的内容行业趋近饱和,整体流量增长滞缓,公司化的创业者们正在谈判,以期在寒冬到来前登陆资本市场。

  内容整治之下,曾经蒙眼狂奔的微信公众号创业者开始自查自。蹲嗜艘脖涞糜淘。但除内容问题之外,近年来周旋于媒体、监管部门、读者之间的微信公众号内容创业领域还存在税务上的漏洞。

  随着事件继续发酵,有媒体报道称科大讯飞是一家“打着高科技幌子的房地产公司”。科大讯飞10月15日下午对证券时报e公司做出回应:科大讯飞成立近二十年,从未有过房地产开发销售。

  而五月却不这么认为,他表示,微信下沉的生意实际早已被同行实践过,现在微信公众号赛道上其实寒冬已至。“在微信公众号这个行业,已经不存在这个机会了,因为巅峰期已经过了。”不过,对于真正的内容创业者来说,现在仍然是微信公号创业的好时机,“因为用户对内容的渴求从未停止过。看着信息过剩,但是真正有价值的内容依然有庞大的需求和红利。”

  租金贷是长租公寓发展的产物,但是这样变了味的租金贷并不能促进市场的健康发展。近年来,我国一直大力支持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从2015年开始倡导多主体、多渠道、租售并举的住房制度,政策的支持使得长租市场诱惑巨大,“租金贷”金融工具的出现为资金进入长租公寓开辟了新的渠道,资本竞相进入以求分得一杯羹。但是大量资本的进入却成了公寓方抢占房源,扩展市场的利器,导致房租暴涨,行业垄断,租户苦不堪言。

 。ㄗ髡呦抵泄普蒲а芯吭河τ镁醚Р┦亢螅

  五月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总结说,“爆文主要还是来源于情绪的渲染,不管是感动也好,还是愤怒,或者城市自豪感还有让每个人都有参与感,可能都会成为一篇爆文。”

  在“临沂”公众号粉丝人数达到6000人时,五月就接到了第一单广告,800元。五月受到了鼓舞。

  有公号从业者认为,基于国家对内容的监管愈加规范,做营销流量号的同行们,靠简单粗暴搬运内容的平台,会慢慢下滑,甚至有一些同行会淡出这个行业。很多擦边的产品和内容被整治。

  丁会任认为,在公众号缴税的灰色地带,跟电商平台类似。曾经电商也遇到类似问题,电商通过电子商务法的颁发,电商这一商业生态正在走向规范化。他认为,微信公众号的税务规范也可参考电商领域。

  万姝晴给出本报记者的数字是,两年前,她的公众号的转化率是30比1,意味着每30个浏览量可产生一个新的关注量,而现在是100比1。

  “科大讯飞在各地成立分子公司原则上不拿地,以避免形成过重的资产,除非在当地有较大的区域研发中心的布局。”科大讯飞表示,目前,科大讯飞在省外的分子公司中,仅在天津(2014年,30亩)、广州(2016年,面积6.78亩)取得了土地,从用地规?梢钥闯,上述土地都是为了满足公司在当地的研发需求,根本没有利用土地进行资产运作的考虑。

  这一点,今年入场的万姝晴深知。

  五年时间,五月告诉本报记者,其团队收入模式主要来源于广告、电商以及策划,广告趋于稳定。在收入上,各地的总经理年薪都在20万元以上,有的员工最高收入可达50万元左右。

  本报记者获知,一个在2016年,粉丝仅有4万,但原创度较高的小众公众号,只把几篇准备发送至微信公号的文章先发送在头条号上,每月就可得到8000元。

  作者 盘和林

  其二是品牌号,参与者基本是专业的内容生产者,如一条、二更、我走路带风、黎贝卡等。此类细分出不同垂直赛道,如财经、母婴、情感、汽车、美食、美妆、穿搭。变现模式基本是广告和电商。在上述业内人士眼中,“他们是真正的内容创业者。”

  拿下临沂,五月在2016年初去了上海,做了几个上海本地号,写了不少“10万+”的文章。前3个月,他基本待在办公室里研究爆文逻辑,自己上手写,并带教编辑。

  在临沂的梨坑村,五月租下一个月租80元的房间,在一家网站做起了临沂第一个BBS论坛。试水互联网的工作还算顺畅,孙士永对自己能做些什么有了认知,但是,收入低时每月只能拿到1000元。

  2012年8月23日,微信公众号平台正式上线,每一个人都有注册的权利,行使它,就拥有了自己向外表达的媒介,话语权实现标志性下放,不少普通工薪阶层成为舆论领袖,同时个人财富激增。

  “目前收入也一直是持续增长的情况,反而是我们为了保证编辑内容(非广告)的频率正在缩减广告,开始进一步筛选品牌,控制广告的量。”一家知名自媒体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然而作为一个朝阳产业,相对“自由”的发展,使得“金融+长租公寓”的发展模式异化,部分长租公寓“挂羊头卖狗肉”,表面上是经营长租公寓业务,而事实上是想借助公寓平台多方“敛资”,形成自己的资金池,并在未得到租户同意的前提下,非法挪用资金中饱私囊。而这些资金池里的资金要么重新流入长租公寓,成为企业扩展规模的利器,要么进入金融投资市。郧笤诙唐谀诖邮谐∩戏值靡豢榈案。但不论这些资金池里的资金最终流向何方,其最终都会使得长租公寓命悬“资金链”。

  记者向业内人士了解到,全国头部级自媒体人大概有几百到上千人,业内有深圳帮、长沙帮、苏州帮、山东帮等俗称,每个区域都有一些拥有巨量粉丝的人。在行业中,通过广点通、Wi-Fi、照片打印机、体重秤、娃娃机来“做粉”成为较成熟的方式。该人士介绍,Wi-Fi方式是人们去公众场合的时候,手机要链接Wi-Fi免费上网跳转到公众号界面必须先关注;照片打印机是指用户在商场看到可免费打印手机里照片的设备,想使用也需要先关注公众号。其他同理。

  五月回忆,“那时涨粉丝是容易的。”在早中期做号时,心态上更在乎数据,那时内容或者排版尽管并不是那么完美,但是数据表现却很好。

  但本报记者了解到,与外界的质疑反应不同的是,在微信公众号内容创业领域里,引来的是艳羡。“如果高位能退出,实现十几倍、几十倍的财富增值,谁都会羡慕。”五月说。

  税收的“灰色地带”

  科大讯飞还表示,近年来收入、毛利保持快速增长,各项业务健康发展,综合实力持续增强。特别是在与人工智能密切结合的教育、政法、智慧城市等赛道领域,表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2018年上半年,公司教育业务中标合同额同比增长94%,中标合同毛利同比增长104%;以讯飞听见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产品及服务营收同比增长177.10%;智能硬件营收同比增长390.46%。

  租金贷引发的风险一旦爆发,租户将成为最终受害者。以寓见公寓为例,此次风险,由于未依约收到资金,房东方有权解除合同,银行方有权追责继续向租客收取贷款,而租户一方面成了房屋无权占有人,另一方面,即使最终没有享受到租住权,但却依旧需要依法履约付清所有贷款。面对自己所签订的合同,住户只能哑巴吃黄连。

  本报记者从一位公关人士处了解到,给自媒体人回款的方式有微信、支付宝及公司账面,也有其他公关公司帮其垫付。

  五月回忆,他当时做公众号的方式就是把临沂县城身边事搬到微信上,但是粉丝却开始井喷式生长。“那个时候会觉得蛮神奇的。”五月内心激动,并不断去后台截图最新的粉丝数据。

  “平台方对我们的变化也是很明显的,刚开始的时候疯狂补贴,到后期,因为平台的调整、平台方向的变化,很多补贴也就越来越少甚至没有了。”平台理性化,实际入驻者也无意扎根,五月表示:“很多的内容平台,我们也基本上是赚一波钱就走的状态,并非深耕。”

  万姝晴(化名)曾在一家财经媒体做过多年记者。她开设公众号四年,此前基本是把自己的稿件搬到公号上再次发布,今年开始,她全职做起公众号,靠接广告生存。她的报道专业,在业内与读者的评价均不错,但困扰于读者的难增长。

  本报记者从一家创业自媒体创始人处了解到,其旗下全平台一年总流水有3000万元,净利润有“大几百万元”。本报记者多方了解到,对于以公司形式运营的自媒体,3000万元的流水属于头部,甚至也有营收过亿元的公众号运营者。

  今年3月,快手等短视频平台被有关部门约谈。4月,字节跳动旗下的内涵段子被永久关停,凤凰新闻、网易新闻、天天快报今日头条APP则被从应用商店下架数周。5月,暴走动漫遭全平台封禁,二更遭到永久封!7月,B站APP被下架。

  五月是在2014年3月份成立了“临沂五月微广告营销策划有限公司”,具备编辑、设计、策划、技术等部门,五月在行业的“电梯”上行时进入,令他享受到了数据增长的最好时代。

  “我个人的考虑就是自己想谋求更好的发展,对方也有资本布局很多城市,我觉得是和我的能力吻合的。我想的模型是资本和经验的结合,可以批量化地多做一些城市,我也看好这个赛道。”五月说。

  处于非公开发行关键时期的科大讯飞,近期持续在风口浪尖上翻滚。

  10月12日,有媒体报道扬子鳄国家自然保护区被违规侵占,涉及泾县经济开发区内的200多家企业和机构,其中包括“科大讯飞泾县基地”。

  五月最初只是兼职做微信公众号,他帮一些商户做微信平台的代运营,每天写8篇公号文章,一天总计工作18个小时,一个月后,他累得筋疲力尽。一个好兄弟出来劝他,不能两边都想做,要在本职与兼职之间进行取舍。

  不同自媒体人价格不同,记者从另一公关人士处了解到,普通稿件和深度稿件报价也不一样,单价在1000元/篇到4000元/篇浮动。

  万姝晴的收入仍然比她在报社时高,她提到:“行业内接P2P广告的,活得非常好”。但这不是符合她价值观的选择。

  租金贷指的是,租客在租住房屋时,与第三方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与公寓方签订住房合约,由第三方金融机构预先代付全年的房租,公寓方代付贷款利息,之后租客按月向金融机构清还租房贷款的经营模式。其经营模式属于“消费贷”+“长租公寓”的创新模式,就经营模式本身来讲,是一项企业、金融机构、个人多主体共赢的一项创新。

  北京中税仁税务师事务所主任丁会仁对本报记者说,目前不管公司经营公众号还是个人经营公众号,国家征税,主要靠发票的控制。

  “贫寒至斯,看不到前方的微茫星光,也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回忆。孙士永的人生轨迹从2013年彻底改变。微信当前拥有超过10亿用户,而孙士永是国内第8000多名用户。早在2013年初,他就注册了自己的第一个微信公众号。现在,他早已财务自由,成为圈中大佬,在微信公众号上还有几千万粉丝。他被圈内人熟知的名字是“五月”,人称“五总”。

  原标题 澄清房地产开发质疑 科大讯飞称坚守智能主业

  10月14日23点52分,科大讯飞在官方微博发布相关回应,表示对于该项目位于扬子鳄国家自然保护区并不知情,观塘科技岛是讯飞子公司设立在泾县经济开发区内的IT产业研发中心,并非地产项目。中心作为支援革命老区经济建设和扶贫工作的招商引资项目,建设流程规范、审批手续齐全。

  闲余时间,他不禁思考曾做地方社区BBS的经验,欲把这套模型复制到微信公众号平台。那时面向一个城市提供吃喝玩乐信息的微信公众号甚少,因为不知能否变现。但是,五月隐约认为不同城市的微信用户存在着通过看精选的吃喝玩乐信息从而可以更便捷地了解本地的需求。在此逻辑下,2013年10月4日,他开了第一个城市号“临沂”。

  对于被贴上“房地产公司”的业务,科大讯飞不能赞同。公司称,近年来,科大讯飞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始终保持国际领先。2018年7月,公司在国际权威英文语音合成比赛“Blizzard Challenge”中再次蝉联世界第一,仍然是语音合成自然度指标全球唯一超过真人说话水平的公司;9月,国际权威英文语音识别大赛“CHiME-5”中,科大讯飞包揽全部四个项目的第一名。

  据链家研究院发布的《租赁崛起》报告显示,2015年、2016年,中国租赁市场规模大概在1.1万亿元,2020年或将达1.6万亿元,2025年将达2.9万亿元,2030年会超过4万亿元。市场的发展与规模的扩大,最终必将会逐步实现与金融市场的接轨,“租金贷”事实上象征租赁行业实现了创新性发展。

  实际上,微信正在下沉,且活跃用户群体的年龄层开始上移。在流量增长上,是否会类似于电商领域中,做“五环外生意”的拼多多反而存在着机会?

  行业红利在显现,草根创业团队有了生存之机。五月所能感受到的变化是,当时仅在临沂市,有做自媒体概念的人在不断增多。

  原标题 “租金贷”本无罪 只因缺乏资金池“守夜人”

  据记者了解,2013年底至2014年初,在行业进入人数暴涨的同时,行业开始向公司化迭代。

  10月14日晚,公司就此前媒体报道做出说明,表示科大讯飞观塘基地是公司设立在泾县经济开发区内的IT产业研发中心,并非地产项目。中心作为支援革命老区经济建设和扶贫工作的招商引资项目,建设流程规范、审批手续齐全。科大讯飞对于该项目位于扬子鳄国家自然保护区并不知情,并将立刻全面停止该中心运营。

  一家新三板挂牌公司主动找到五月,寻求收购旗下的两家公司,同时让五月担任新媒体事业部负责人,帮助其批量布局城市号。据五月说,这家新三板公司缺少自有流量,并看好公众号未来的市场和价值。

  万姝晴找了一家公司挂职,帮她缴纳五险一金,到了年底,她把涉及的成本支付给对方企业。

  一位头部公众号运营者认同微信某种程度上也存在五环外生意。

  作为公寓方,在没有住户的授权下,联合金融机构利用租户信息办理贷款,欺诈客户将涉嫌诈骗罪。除此之外,通过租金贷汇集的“资金池”,其资金流向往往并不是租房事宜本事,这事实上就构成了非法集资罪。

  寻求资本化方式离场

  据五月介绍,做自媒体公众号的支出主要在于增长粉丝和人力。目前各个领域,一个微信粉丝的成本大概在1~10元之间。比如美妆,一个粉丝的获取成本要3~5元左右,这意味着要做一个100万粉丝规模的号,需要几百万元的现金投入。

  在安徽省内,除了合肥总部之外,仅在芜湖和宣城泾县有土地,芜湖(990.4亩)是举办安徽信息工程大学的办学用地,泾县(24亩)是子公司的研发和培训基地。

  杨权表示:“尤其个人部分,仅凭自觉去税务局申报。你不去税务局申报的话,税务局一般也管不了你,税务局的人员是有限的,征税成本这么高。税务局一般也关注不到。”

  科大讯飞声明表示,入驻前,开发区内已有上百家企业,科大讯飞对该经济开发区位于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并不知情;为便捷研发人员工作、生活,中心配套提供员工住宿、餐饮、会议等设施服务。为减少浪费、提升使用效率,培训空闲时对外经营,这也是在工商审批许可后进行的,对政府、企业和个人均始终明码标价、统一收费。

  人工智能平台方面,讯飞开放平台落地应用规模持续扩大。2017年末,讯飞开放平台开发者数量为51.8万,年增长量(26.1万)超过前五年总和;2018年上半年末,讯飞开放平台开发者数量逾80万,2018年上半年增长量既超过了2017年全年的总和,日均服务次数达46亿次。

  日前,华瑞银行一纸公告,上海的长租公寓“寓见公寓”拖欠房东租金、私扣租客房款等事情曝光了,人们才发现在长租公寓背后隐匿着巨大的资金池风险,第三方理财平台、多家银行也被牵涉其中。而事实上早在今年8月,杭州的长租公寓“鼎家”租金贷业务已经出现风险,随着租金贷相继风险,如今的“租金贷”俨然成了一种“套路贷”。

  公众号生态圈已经饱和且闭塞。记者了解到,一名知名头部公众号运营者的观点是,目前其遇到的最大问题是缺少有效的获取新读者的途径,流量难寻,而流量的问题存在已久。

  万姝晴目前还没有注册公司,甚至面向甲方,也未形成一份完整的刊例,客户找来,她便口头报价。至于收款方式,微信、支付宝都有,而有的公司需要发票,则让万姝晴得费一番功夫。

  2009年,孙士永(五月)背着一身债务从成都回到家乡山东省临沂市。当时,他兜里只剩200元。

  2013年,自媒体人有一些“幸福的烦恼”。

  “其实很多兄弟是想走上资本化道路,利益最大化的退出,实现财富的增值。但这里面也有很多人是出于不看好微信平台了。”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万姝晴对本报记者透露的规则是,如果需要发票,通常是甲方的公关公司找一个挂账公司帮她走流程,“这种方式,可能到手的钱就比较少,因为现在税率其实还挺高的。如果对方不要发票,那就最好。”万姝晴说。

  万姝晴正在筹划建立公司,她告诉记者,想发展,都是要走向公司化运营。

  综上,笔者认为“租金贷”作为一种金融创新工具,应该肯定其对行业发展的积极作用,同时,相关部门需要查找“租金贷”频繁风险的深层次原因,加快相关法律制度的建设,除此之外相关部门还需加强对企业与金融机构的监管,防止市场主体急功近利,行业跑偏,做好资金池“守夜人”的角色,以促进租赁市场健康繁荣发展。

  一篇2013年的专访稿件中,面对经营自媒体最难之处是什么这一问题,罗振宇、张春蔚、冯大辉等大V给出的回答是要拉下脸来做粉、要坚持在大年初一更新,以及得接受读者会认为文章质量在下降的考验。

  据记者了解,在2016年前后,今日头条头条号、腾讯企鹅号、百度的百家号、凤凰网的凤凰号、一点资讯号等多个平台向公众号自媒体发出入驻邀请。各大平台拿出数亿元补贴作者。

  进入2018年,国家对内容领域的监管趋严有目共睹。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