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母亲的生日

1996-12-31 20:48胡 彬
青年文摘·上半月 1996年10期
关键词:康乃馨姥姥家山路

胡 彬

尽管很不想去姥姥家,但还是动身了。我实在不愿挫伤母亲的兴致。

姥姥住在山里,坐几个小时汽车后还得走长长一段山路,可母亲固执地要在今天——一个普通的日子前去探望,还拎了一大堆东西。

正值春天,满山的野花,微风拂过,煞是好看。我却无心欣赏景色,机械地跟着母亲,满腹牢骚。母亲体形微胖,在崎岖的山路上走得劲头十足。看母亲颈后渗出的一片汗来,我有点心疼,便说:“歇歇再走吧。”

母亲找了块石头坐下,凝视着远方波浪起伏的山峦,眸子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她的长发挽成一个髻,虽已有些斑白,但依旧美丽端庄。母亲掏出手帕揩了揩汗,胸脯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不定。母亲真的是老了,我有些心酸。

母亲打开食品袋,取出两块蛋糕,剩下的全递给我,很随意很平淡地说:“今天是我生日。”我陷进蛋糕里的嘴兀地停止了咀嚼,手颤抖了一下,愣在那儿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为自己遗忘母亲的生日惭愧,想起每年自己过生日,母亲总是不辞辛苦跑遍全城购来我最喜爱的水仙花;而母亲过生日,竟没一支康乃馨,我便向一片山花跑去。

本想采一把数目与母亲年龄相同的花,可一个大学生竟算不清母亲的岁数。捧着那一大把五颜六色的小花,我心一阵酸楚,这就是母亲一大把年纪的代价吗?

可没想到,当母亲接过我给她的花时,竟激动得热泪莹莹,看了好一会儿,才取出一枝花插在胸前的衣襟里。

母亲依旧在前面走,我长久凝视母亲的背影,搜寻着岁月留下的痕迹。母爱,到最后总能成诗。

(谢玉摘自《爱情婚姻家庭》)

猜你喜欢
康乃馨姥姥家山路
杨鹤鸣
姥姥家的蒂园
给变换的地点捋一捋顺序
姥姥家的生活
山路
山路乾坤
在朵朵的故事里成长(十)
完形填空Ⅷ
五月的康乃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