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变

2001-12-18 18:02李雪竹/文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01年10期
关键词:朱子妇人丝绸

●李雪竹/文

桃花寨的陶府有个小姐,以貌美远近扬名。穷书生朱子简去陶府求亲,遭到陶家主仆的戏弄嘲讽。他连夜赴京城赶考,发誓功名不成不回桃花寨。

这年夏天,陶家小姐突然卧病,先是头发脱落、面无血色,后来连话也不能说了。不久,憔悴得只剩下一副见风就飘的骨头架子,没了人形。陶家拿出半份家业,访遍郎中术士,但未能使倾国倾城的陶女复原。

秋天,陶老爷要续弦,一狠心,便命家奴把这“贱命”的闺女抛到离家数里远的荒岗上,等着野物来收尸。

秋末,朱子简金榜题名,只因不满官场的腐败,愤而弃官还乡,回到桃花溪边做一布衣。

在桃花寨外的荒岗上,朱子简抱回了尚有一丝气息的陶女,并细心照料。

有一过路的仙人被朱子简的真情感动,他托梦给朱子简说:“滴你右食指三滴热血于妇人口中,必愈牎敝熳蛹蛐牙窗谏舷惆,千恩万谢了仙人,并照着做了。陶女当即脸上有了色韵,也能言语了。过了一个时辰,她伸手要吃喝。饭毕,双眸生辉,长出一头秀发。又过了半日,便能下地行走,恢复了原先的容貌。

朱子简大喜。二人择良辰吉日拜了天地。从此小两口在桃花溪畔日出而作,男耕女织。小日子虽清清淡淡,倒也温温暖暖。

有年春夏之交,朱子简乘农闲时节欲外出做点小本生意补贴家境,好让妇人过得更为舒心。妇人一直目送朱子简到阳关大道尽头。

一日,村里来了个江南布商,在朱宅门外讨水喝。妇人端了碗水从门缝递出。布商看到妇人的一只纤手,心惊这山村竟藏有如此的佳丽,遂以丝绸半匹致谢。妇人先是不受,后经不住布商的诱惑,便低头半开门匆匆接了。布商大惊失色:这妇人虽一身粗布衣衫,但美而不媚,艳而不俗。若有一身行头装扮,必算得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当即夸赞妇人艳美。妇人害羞,匆忙回屋。

隔一日,布商又来门外讨水。用水毕,声称愿带妇人回江南过荣华富贵的生活。妇人说:“我是有夫之妇,且朱郎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怎忍心负他煛

布商说:“娘子美貌如仙,有大福大贵之相,在这山村苦捱,可惜可惜犇憧芍人世间还有另一种生活,何不乘着年轻去享受煛备救说屯凡挥,似有所思。

布商又说:“朱郎对你有救命之恩不假,你们已夫妻数载,也算报了他的恩情。若还觉得过意不去,我可以给他布匹丝绸,黄金白银,也好让他置办家当,不再劳累奔波……”妇人仍低头不语。布商又留了些妇人用品、绫罗绸缎,并说隔日再来。

妇人进内屋梳妆打扮一番,回想起在陶府的小姐生活,不禁心动。

次日,布商又来,妇人应允随其去江南,布商大喜,临走留下些丝绸布匹、黄金白银。

朱子简小本生意赚得几许碎银,给妇人买了玉镯一对、香帕一条,高高兴兴赶回桃花溪畔。只见屋内几案上放有丝绸布匹、黄金白银和妇人的留言。朱子简大惊,忙循着邻人所指方向日夜兼程赶去……

半路,追上妇人与布商。朱子简拦住车马恳求妇人跟他回去。妇人说:“朱郎,你我情缘已尽。屋中所留丝绸布匹已够你再纳一室,黄金银子供你购置房地已绰绰有余。我要去过上等的生活,不要拦我。”

朱子简说:“娘子,你我夫妻原本同舟共济,相依为命,乡下日子虽清苦了点,但人生一世,只要有‘平安二字足矣犇闳艟痛讼侣,跟我回去,我绝不怪罪你。”

妇人说:“朱子简,我不愿每日围着锅碗瓢盆,盘算着油盐酱醋。你回去吧,我要上路了牎

布商也在一边催促。朱子简怒从心头起,大吼一声:“狗贼,我先杀了你牎彼底,扑向布商。

妇人竟以身相护,说:“朱子简,要杀他你先杀了我吧牎

朱子简见妇人已无回心之意,仰首长叹一声,遂从背上取下裹了布匹银两的包袱扔至马前,说:“我朱子简一生清贫。我只要属于我自己的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煛备救撕筒忌桃炜谕声地问。

“我曾给你三滴热血,救你一命。如今既然我们情缘已了,这三滴血你还了我,咱们从此两不相欠牎

妇人略思片刻,即轻启樱唇,银牙咬破食指,三滴血回到朱子简口中。

朱子简回过头大步流星而去。

妇人只觉得万箭穿心般绞痛,双眼一花,整个人便跌倒了。

布商见了,忙来扶妇人。妇人已瘫作一团,不能言语。不一会儿,头发枯黄,脸色发青,双目呆滞,美色顿失……布商心寒,拾了布匹银两,策马自去……

顿时,电闪雷鸣,天降大雨七日不停。待雨停,妇人已化作一缕游魂,领着一群小飞虫四处奔波吸血。

后人说,蚊子就是那妇人的化身。

选自《民间文学》1999年第9期

猜你喜欢
朱子妇人丝绸
多肉
爱情只是饭后甜品
丝绸般的黑发,盘旋少女顶上
犬 人
犬人
丝绸情调
可行性指南丝绸衬衫款
丝绸去哪儿了
高僧与妇人
高僧与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