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交

2007-05-14 15:23童树梅
故事会 2007年4期
关键词:锥子蛇头毒蛇

童树梅

二宝做山货生意很赚钱,他有个

同村人叫得贵,因为急需钱,就找上二宝,非要跟着他一起去赚钱不可。二宝向来就是个替别人操心胜过自己的人,见得贵急需用钱,就点头答应了。于是,他带着得贵一起出山去卖山货,真的赚了不少钱,眼下两个人正有说有笑地一路往家赶。

二宝是个实诚的人,只顾说笑着头里走,不提防跟在身后的得贵脑子却在溜溜地转。原来前阵子得贵和人赌博,欠了 “锥子”三百两银子高利贷。锥子是大山里头一号混球,心狠手辣,他限定得贵半个月之后还债,拖一天就剁他一个手指头。眼看着再过两天就是还款期限了,可得贵现在口袋里的银子离三百两还差得远。锥子是个说得出做得出的家伙,得贵一想到要被他剁手指头,冷汗就“刷刷”地往下流。怎么办?

得贵就这么一路走一路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拐过一个山嘴,前面山路边是一片小树林,得贵一拍脑袋突然有了主意,于是走到树林边的时候,他对二宝说:“我渴死了,你在路边等我一下,那里有个潭子,我去喝口水,回头给你带一杯来。”说完,撒腿就朝树林里跑。二宝也走累了,于是一屁股就在路边的石头上坐下来,等他。

得贵一口气跑进树林,那里果真有个潭,不过得贵不是来喝水,他是来找毒蛇的,这地方他以前来过几次,在潭边抓了毒蛇卖给人家。得贵抓蛇很有一套,果然很快就在潭边找到了毒蛇的踪迹,他熟练地从树上折了根树枝,在地上三下两下地一划拉,只见“呼”的一下,草丛中立刻昂起一个形状可怖的蛇头来。随后,得贵把手轻轻一挥,他手里的那根树枝不偏不倚正好盖住了扁扁的蛇头,毒蛇挣扎着想脱身,得贵一步上去踩住蛇头,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锃亮尖利的细铁丝,穿过蛇尾,然后把它的两头绑在潭边一块大石头上。看着毒蛇愤怒地扭成一团,可就是脱不了身,得贵终于松了口气,他把手里的树枝朝毒蛇身上一盖,然后扭头就朝树林外的二宝大叫起来。

等得心急的二宝以为他出了什么事,连忙循声跑来,只见得贵正站在潭边,朝他两手一摊,说:“二宝,不好意思,杯子掉潭里了,只好叫你自己过来喝了!”二宝一看潭里的水清绿得诱人,于是就伏下身喝了起来。

就在这当儿,得贵悄悄松了绑在石头上的细铁丝,毒蛇得了自由,蹿上来对准二宝的屁股就是一口,然后“吱溜”一声蹿进了草丛。二宝痛得大叫一声,脚一滑,一头栽进潭里。站在潭边的得贵一看不好,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拉上来,得贵当然不是真心要救二宝,他心里惦着二宝口袋里的银子啊!

此时,二宝脸色已经发黑,蛇毒已经开始在他的体内蔓延。得贵知道二宝将银子藏在上衣口袋里,于是就做出一副分外伤心的样子,扑在他身上呼天抢地地叫唤,其实是趁机在摸他的上衣口袋。可是一摸之后不由大吃一惊:口袋瘪瘪的,哪还有银子!得贵猜想这钱肯定是二宝刚才栽进潭里时从他上衣口袋里滑出来掉进潭里的,可是这潭水深不见底,就是跳下去也不见得一定能摸得到啊!

得贵懊恼极了,唉,真是白忙了一场!现在怎么办?眼看二宝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得贵不由害怕起来:出来是两个人一起出来的,回去怎么就突然死了一个,而且二宝口袋里一两银子也没有,这让他怎么向村民们说得清楚?得贵拉着二宝的手惊慌地大哭起来:“二宝呀,这可怎么办好啊?你让我回去怎么跟村里人交代啊?”

就在这时候,只见二宝身子一动,嘴巴里轻轻地哼了一下,然后挣扎着伸出一只手,吃力地在地上比划起来。得贵不知道二宝是什么意思,情急之下一摸口袋,摸出一张记山货账的单子,他把它背过来,又摸出一支笔,塞到二宝手里。二宝拼命咬着牙,抖着手,歪歪扭扭地写了起来,可是还没写完,头一垂就昏死过去。

得贵伸头一看,脸顿时变得刷白!原来,二宝在纸上写的是这么几个字:我被蛇咬,与得贵无……

得贵发疯似地一把把二宝抱在怀里,大叫道:“我不是人,二宝,我不是人啊!二宝,你不能死,我救你,我一定要救活你……”

第二天一大早,村里人吃惊地发现,村口土路上趴着一个人,走近去一看,不对,是两个人:得贵背着二宝。村里人赶紧跑过去,只见趴在得贵身上的二宝嘴唇乌黑,气若游丝,而得贵自己脸色苍白,衣服完全像是从泥水里捞出来的。得贵挣扎着对村里人说:“快,快给二宝请老……郭……”话没说完就虚脱了过去。

老郭是山里最有名的蛇医,村里人把二宝和得贵都送到了老郭那里。老郭一看,说幸亏这次咬二宝的不是剧毒蛇,他用祖传药方给二宝引身体内的蛇毒,二宝的命终于保住了。得贵不久也恢复了元气,两人从此成了生死之交,无论做什么事,都相互照应。

不过即使这样,得贵心里总觉得自己对不住二宝,有一次两人喝酒,得贵心里实在憋不住,就想把那天他在潭边干下的丑事向二宝说个明白。可是他刚开口,就被二宝堵了口,二宝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赌债逼死人。”得贵听着哽咽了半天,和着滚滚热泪,把一大碗烈酒全倒进了肚里。

锥子这次破天荒没有剁得贵的手指头。大伙都觉得奇怪:锥子啥时发善心了?问锥子,锥子眼一瞪,说:“别再提那号子事。我是真心服了,世上居然能有这样的朋友!唉,我只恨我自己,怎么就碰不到这样的人?”

哲学先生评曰:常言说“一生一死,乃见交情。”在生死之间建立起来的友情是最珍贵的,因为这一刹那的选择折射出的是本性的善恶。与其说二宝写下的那半句话挽救了自己的性命,不如说是拯救了得贵的灵魂。而在二宝身上更让人动容的,是那句“我知道,赌债逼死人。”朋友相交,贵在理解和宽容,交情到了这个份上,才是真正的“生死之交”。

(题图、插图:黄全昌)

猜你喜欢
锥子蛇头毒蛇
老礼
老礼
以管窥天
过山风(微篇小说)
蛇头与蛇尾
毒蛇自毙的启示
毒蛇自毙的启示
穿越撒哈拉的“蛇头”(下)
穿越撒哈拉的“蛇头”(上)
毒蛇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