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追踪

2009-05-17 05:05刘万永
博客天下 2009年11期
关键词:邵东调查组通知书

刘万永

2004年,湖南邵东考生罗彩霞被同班同学、原湖南邵阳市隆回县公安局政委王峥嵘的女儿王佳俊冒名顶替上了大学。5年后,已是天津师范大学大四学生的罗彩霞在即将毕业时,才发现自己被冒名顶替了5年之久。此事在网络传播又经传统媒体披露后,旋即轰动全国并引起教育部、公安部的高度重视。

速度决定成败

我介入罗彩霞事件始于五一之前。今年3月1日,罗彩霞发现身份证被盗用,最后逐步确认盗用者是其同班同学王佳俊,中间经历了很多曲折。4月27日20点57分,她把自己的遭遇发在了“天涯社区”上,题目是《高中同班同学冒名顶替上大学,我的伤害谁给埋单?》五一期间,我的朋友十年砍柴和我说起了这件事,他是湖南邵阳人,熟知一些内情,知道王峥嵘在官场的深厚人脉。希望我能进行报道。

5月4日,我坐上13点40分的火车,14点10分赶到天津。

罗彩霞是一个很坚强的孩子,思路也很清晰。我们在校园里的一个小商店见的面。她说:“我—直在问自己,我们班考我这个分的人很多,为什么(王峥嵘)偏偏选中了我,我感觉自己是被精挑细选才选上的。难道是因为我们家在一个偏远的小村,家里没有任何社会背景?!”

罗彩霞显得很紧张,因为她担心家人因此受到连累。后来她说起爸爸和王峥嵘等人一起来天津的情况。

她说,那天中午吃饭,爸爸吃不下,吃饭时手都在哆嗦,一直说:“这件事儿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呀?”

罗彩霞说,第二天,她到宿合取东西,爸爸在楼下等。“看到爸爸的样子,我特别难过,在宿舍哭了一阵才下楼。”

更让罗彩霞不能接受的是,出事之后,无论她怎么联系,王佳俊都不回复她,始终都是王的父母出面。

同时,王峥嵘还放风说,只要罗彩霞同意更改身份证号(因为不可能更改王佳俊的),工作都由他来做,而且,天津师大的老师也同意了。

我电话采访了接待过王峥嵘的天津师大罗彩霞所在学院的副书记杨庆,他断然否认,说:“罗彩霞是我的学生,也就是我们的孩子,她是受害者,我们怎么可能同意呢。当时,还有其他老师在场。”

我相信老师的话,因为,罗彩霞一再说,事情发生后,天津师大的老师、学院领导很关心她。

晚上6点40左右,我见到了罗彩霞的两个同学,她们在外面工作,坐了一个小时的公共汽车赶来。王峥嵘第二次到天津时,她们和罗彩霞一起和王见面,算是见证人。

两名女生说,因为这事儿,罗彩霞中断了找工作。“没有一个单位愿意自己的员工整天打电话忙自己的事。”

采访后,我请三名同学在校园的小饭店吃饭。因为赶火车我10分钟后离开。罗彩霞说:“你们记者比导游吃饭还快。我们兼职当导游时,经常吃不上饭。”

根据罗彩霞提供的王峥嵘手机,我连夜采访了王峥嵘。经过再三追问,王峥嵘终于承认女儿王佳俊冒名顶替上大学之事。至此,事实部分得到确认。

5月5日,《公安局政委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报道在中国青年报刊出,立即引起了社会的巨大反响。搜狐、新浪、新华网等网络都将这一报道放在显著位置。旋即,这一事件成为公共舆论事件,众多媒体纷纷跟进。

贵州师大的“教授”

5月6日,媒体对罗彩霞事件的跟进继续增多,但多是湖南邵东教育局、公安局等部门的表态。实质性进展几乎没有。

我的疑问是,贵州师范大学录取假罗彩霞(即王佳俊)中,发放录取通知书是一个重要环节。因为,按照教育部2004年规定,高校录取通知书必须直接发给学生本人,不得由第三人代领。如果录取通知书直接给罗彩霞,那么王佳俊冒名顶替就不会那么顺利。

当晚,我在报社上夜班。晚上ll点多,我联系到贵州师范大学主管招生的副校长黄开烈和原招生办公室主任(现党办主任)吕国富。黄称:“贵州师大是按照招生政策、招生程序、录取标准来正常录取考生罗彩霞的。”

吕说:“是王峥嵘代领的录取通知书,当时还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学校考虑临近开学,该生又是补录的,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出发,学校就把录取通知书给他了。”

吕一再表示,代领录取通知书是一个问题,但不是核心问题。核心问题是王佳俊是怎么得到公安部门盖章的户口迁移证和假档案的。也就是说,贵州师大把责任推给了湖南邵东方面。

事实证明,贵州师大在公然说谎。5月6日深夜,我从确切途径得知,贵州师大是把罗彩霞的录取通知书交给了该校一名教授。

5月7日晚10点多,我把这一消息通报给正在贵州师大采访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杨超。此前,杨超采访黄开烈和吕国富时,得到了“由王峥嵘代领”的同样说法。晚上11点,杨超找到吕国富等人,质疑贵州师大为何欺骗媒体?在记者的逼问下,贵州师大终于承认是一名“教授”代领了录取通知书。

第二天上午,中国青年报记者李菁莹、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杨超等4名记者来到贵州师大,要求和这名“教授”见面。由于5月8日早7点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教授代领录取通知书”的新闻追踪,贵州师大百度贴吧已经开始了针对这名教授的“人肉搜索”。5月8日下午两点开始,我也在办公室试图查找这名教授。

罗彩霞姨妈曾对我说,他们听说贵州师大有一位领导和王峥嵘是老乡,即湖南邵东人。根据这一线索,一个叫唐昆雄的贵州师大教授被锁定。

5月8日下午4点,在贵州师大宣传部安排下,唐昆雄终于和记者见面,但只是拿出一张“关于帮王峥嵘代领罗彩霞录取通知书一事的说明”念道:

“2004年9月上旬,我妻子接到她高中时的同学王峥嵘的电话,要求帮忙联系他女儿补录贵州师范大学一事。应妻子的要求,我到学校有关部门进行了咨询,得知我校还在补录,但必须要湖南同意投档,我妻子把这个信息反馈给王,他表示湖南可以自己去办理,贵州师范大学只要在网上点录就可以了。几天后,王峥嵘又给我妻子来电话,说贵州师范大学已经录取,请她到学校招生就业处帮他拿一下录取通知书。因我妻子在出版社上班,她打电话要求我就近帮他拿一下,这样我就到招生就业处帮他拿了录取通知书,晚上下班将通知书交给了我妻子,由我妻子转交给了他。”

唐昆雄称,自己只是代领了录取通知书,并不知道冒名顶替一事,整个过程没有收受任何好处。

果真如此吗?网友爆料称:上世纪90年代中末期,唐与王峥嵘合伙在贵州六盘水地区开办铁厂。

实际上,罗彩霞事件至今还有很多谜团。假罗彩霞(即王佳俊)被贵州师范大学录取时间为2004年9月25日。这时,不但该校的录取工作早已完成,2004级新生也已入学半月有余。

《湖南2004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实施办法》第35条规定:“定向招生计划、民办本科院校(含独立学院)招生计划、录取时追加的机动计划、按志愿投档录取后未完成的高职专科计划,实行非志愿投档录取办法,即由招

生学校负责组织生源并提供拟投档考生名单,实行批件调档录取。其中,民办本科院校(含独立学院)将根据招生计划、把填报了学校志愿的考生名单一次性提供给有关学校,考生应于7月30日以前与学校联系并办理有关手续,否则学校可以不予录取。”

仔细分析第35条规定,至少说明了三个问题:

1是贵州师大给了湖南招办“批件调档通知”,湖南方面才把罗彩霞的电子档案放给贵州师大。这一点,湖南省考试院已经向媒体说了。

2贵州师大显然没有经罗彩霞同意就“拟予录取”了。当然,罗彩霞谈不上“同意”或“不同意”,因为她根本不知道。

3贵州师大在招生时因违规操作造成了罗彩霞的遗留问题,但作为招生学校并没有承担责任,也没有负责处理。

更重要的是,《湖南2004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实施办法》第41条规定:“录取工作于8月中旬结束,逾期不再办理。本科层次招生不安排补录,专科层次补录定于明中下旬进行。”

假罗彩霞(即王佳俊)是被贵州师大历史与政治学院思想政治教育系录取的,为本科层次。但问题是,2004年“本科层次招生不安排补录”。

还有多少“罗彩霞”?

早在2006年5月,王峥嵘在担任邵东县牛马司镇镇长、党委书记期间,因涉及涟邵矿业集团牛马司实业有限公司原经理沈顺康(正处级)、邓检生(副处级)等人受贿窝案,被邵阳市纪委“双规”。同年6月,检察机关对其实施刑事拘留。2007年2月,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终审判处王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执行。该案入选“湖南省2007年度十大反贪案”。目前王峥嵘仍在服缓刑期间。

“真假罗彩霞”事发后,5月6日,由湖南省邵阳市纪委牵头,监察局、公安局、教育局为成员的联合调查组抵达邵东,开展调查工作。

5月7日上午,湖南省公安厅调查组抵达邵东,协助邵阳市联合调查组,对王佳俊户口迁移等问题进行调查。5月8日,王佳俊的毕业证书、学位证书、教师资格证书等被贵州方面注销。

在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对此案做出批示之后,湖南省纪检委牵头成立的调查协调组于5月10日进驻邵东县,调查组也升格为省、市、县三级联合调查组,对外公布调查结果的时间一再推迟。此外,贵州省教育厅也成立了“罗彩霞事件”调查组,就贵州师范大学部分进行调查。

5月11日上午,湖南省、邵阳市、邵东县三级联合调查组首次对外发布信息,王峥嵘因涉嫌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王佳俊、罗彩霞两人当年的高三班主任张文迪被邵东县纪委实施“双规”。

根据调查组公布的初步调查结果,2004年9月初,王峥嵘为了让女儿王佳俊上本科,到邵东一中找到王佳俊的班主任老师张文迪,获得了罗彩霞高考成绩等相关信息,通过运作,成功让贵州师范大学降低20分定向补录,并利用从公安部门弄到的一张空白迁移证伪造了“罗彩霞”的迁移证,又让妻子拿王佳俊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到县招考办领取高考档案,王峥嵘找打字店复制伪造成罗彩霞的高考档案。

王峥嵘如何从公安部门取得空白迁移证等细节至今尚未公布,“罗彩霞”迁出的户口迁移证前后编号的存根都有,唯独缺少“罗彩霞”迁出这一页的存根。

张文迪曾经在知情的情况下,在王佳俊冒充罗彩霞的纸质档案里签字,档案上周固根校长的印章经省公安厅证实是伪造的。

5月14日,贵州师范大学校办主任吕国富承认学校2004年在核查新生入学信息时,没有将罗彩霞的纸质档案和电子档案作比对,信息核查工作存在疏漏。通过比对“罗彩霞”的纸质档案和电子档案后发现,纸质档案中的照片、家庭出身等信息都是冒名者王佳俊的,而电子档案显示的完全是罗彩霞的个人信息。

5月15日,此案在天津市西青区法院正式立案。罗彩霞在起诉书中列明了7名被告,并向7被告提出连带赔偿金额13.52万元,其中包括10万元精神抚慰金。5月19日,西青区人民法院法官前往湖南和贵州,向各被告送达起诉书副本。

还有多少罗彩霞?这是很多人经常问我的一句话。

事实上,就在罗彩霞事件被曝光后不久,湖北、山东也相继出现了类似案件:2002年,湖北省孝昌县一未经高考的高二学生郑某顶替高考考生王俊亮上了长江大学并于2006年毕业;1999年,山东单县初中毕业的刘彦丽用同乡邹志静的录取通知书进入山东医药工业学校读书,直到2008年11月,在京工作的邹志静因到银行办理住房贷款偶然发现有人用自己身份证贷款才知道此事。

猜你喜欢
邵东调查组通知书
Four Folk Customs of the Spring Festival(春节民俗四则)
邵东:近9万名小学生归校
我的老公是个“扶家魔”
“墨”守传统
敛财还是廉洁
通知书
真的记住了
死里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