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人

2009-08-06 10:03赵悠燕
天池小小说 2009年7期
关键词:黄胄路费保险箱

赵悠燕

李亨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靠墙边的沙发上,没有开灯。近来他很不顺,这是他的事业开展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一直以来,他都得心应手,春风得意。连日来意外的挫败使他的心情非常沮丧。

房间里响起一阵轻微的窸窣声,李亨侧耳一听,感到有人进了屋子。借着淡淡的月光,他看清是个男人,身形瘦削但很灵活。只见他迅速观察了一下四周,就利手利脚地走到靠窗的墙边。那儿,挂着一幅黄胄的名画《骆驼图》,市面上,那幅画价值应该不下百万。但那男子只稍微愣了一会儿,并没有摘下画,而是把画掀了起来。李亨在惊诧的瞬间不由微微一笑,看来,他遇上一个高明的职业扒手了。他不动声色,继续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那个扒手接下来会做什么。将要开场的似乎是一部悬念叠出的电视剧,这使他沮丧的心情渐渐好转了些。

墙后面嵌着一只保险箱,扒手看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很快,他动作了起来。保险箱被打开的一瞬间,李亨几乎跳了起来,他竟然能够解开这组怪号叠设的密码,可见,他不是一般的扒手。扒手冷静地把一捆捆的钞票往袋子里装,然后关上保险箱,放下画,断定一切恢复原状后转身离开。

他感觉肩上一沉,李亨微笑着说:“干得不错。不过,请等一下。”扒手看了看肩上的那只手,皱了皱眉,说:“你是谁?”

李亨说:“你说我会是谁?我只是感到奇怪,你怎么会知道我费了很多心思设的那个密码?”扒手不说话,显然,这个场面他意料不到。那个人隐蔽得太好了,进来的时候,他竟然一点也没有注意到他。

李亨伸手过去,微笑着说:“如果,你不想让我报警的话。”扒手看了看李亨那副健壮的身躯,无奈地把袋子给了李亨。

“我是一个民工,在建筑工地干了大半年活,可老板不发给我工资。我想回家,没有路费,所以……我不是小偷,真的,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不会这样做。”扒手低下头,颤抖着声音说。

李亨并不相信他的话,不过,他还是同情地从袋子里取出钱,“这一千元送给你做路费,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哦对了,你为什么没有带走这幅画,要知道,这可是黄胄的画。”

扒手看了李亨一眼,不屑地笑了一下,仿佛在笑李亨的无知,“傻瓜才会把真迹挂在客厅里。”

李亨更惊异了,不由细看了他一下,也才三十刚出头的样,开阔的眉目间隐隐透着精明和强悍。

李亨坐回沙发,拉开袋子,里面放着十来捆钞票,还有一颗不下五克拉的钻石。他微微一笑,拉上拉链,等他抬起头的时候,扒手已不见了。 李亨轻轻地带上门,轻轻地走下楼去。这个城市,此刻正沉睡在甜美的梦乡里。仿佛,他还听到了那均匀的呼吸声,如平静的海面般低缓起伏。

李亨拎着袋子悠闲地走着。今晚的圆满结局赶走了这些日子来一直失利带给他的沮丧,那户人家,他半个月前就已经踩好了点,知道他们全家去国外旅游的第二天,他就进去了,可他一直打不开那个保险箱。正当他苦苦思索的时候,那个人出现了。

李亨知道,很快他会在报纸上读到这样一则新闻:市纪委办公室门口离奇出现一百多万元人民币和一颗价值不下百万的钻石……想到这儿,他微微一笑。

“我不是小偷,我只是有强烈的偷窃癖”,他想起前段日子自己去做的心理测验。“可是,我的心理应该没有问题。因为,我偷的都是贪官,而且,我还是这个城市有名望的企业家。”他为自己的辩词而暗暗得意。

“呵呵,对了,我是一个双面人!”空气清洌的大街上,响起一声愉快的口哨声。

猜你喜欢
黄胄路费保险箱
笑一个吧(1则)
史国良说画
路费
狗年的欢喜
会说话的保险箱
以为是跑路费
跑路费
银行家
文人逸闻
窃贼误请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