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告我妈

2009-08-06 10:03赵凤才
天池小小说 2009年7期
关键词:小瓶外孙打麻将

赵凤才

“姥姥,我想告我妈,她赌博。”小外孙一边吃鸡蛋一边说,“她只顾玩儿,不管我。”

“小孩子,别胡说,她不管你,你就到姥姥这来,姥姥给你做手擀面吃。”姥姥把一碗面条端到外孙面前,又问,“你爸最近回来过吗?”

“回来过,星期六回来的。星期天,我爸早早起来备好了早餐,叫我妈起来吃。我妈不起来,说身上不舒服不吃早饭了,要吃药,让我爸去拿。我爸从抽屉里拿来一瓶,我妈说不是这个,是小瓶的;小瓶的拿来了,又说不是。我爸说,到底是哪个呀?还是你自己下床拿吧。我妈说,算了,药也不吃了,你给我揉揉后背吧,我后背疼。我爸就开始给她揉。但揉这儿也不对,揉那儿也不对。我爸不耐烦了,说,你到底哪儿疼啊?我妈说,浑身哪都疼……话没说完,电话铃声响了,是楼下麻友打来的。我妈放下电话,忽地一下就下了床,穿好衣服和鞋子,嗒嗒嗒下楼去了。那速度完全可与紧急集合的解放军战士相比。来电话前她哪都疼,来电话之后哪也不疼了。姥姥,你说怪不怪?”

“你爸在家待了几天?”

“我爸原打算在家住两天,一看这样,就说公司事多,和我一起吃完早饭就回公司了。我妈打完麻将回来问我,你爸呢?我说回公司了。我妈说,公司,公司,就知道公司,老婆孩子都不要了?死到外边得了。我爸走后的几天,我妈不打麻将了。”

“怎么不打了呢?学好了?”

“不是,是没人叫她了。那天我都放学了,一进门,就听到了哗哗的洗牌声。原来妈妈和她的麻友,就在我家的客厅摆开了战场。妈妈见我回来了,就招呼,过来儿子,替妈抓把牌,妈解个手。我说我不会,妈妈说,有啥不会的,跟着抓呗。我妈把我按到座位上。对面的阿姨说,别玩了,孩子都放学了,我们也该回家做饭了。我妈大声说,不行!赢钱就想溜啊,没门!咋赢的咋给我吐出来。一见我妈这么说,谁也不说走了,于是继续玩。我妈从厕所出来,我就离座让给我妈了。我妈一见我抓的牌,眉飞色舞地大声喊叫起来,我儿子手气真不赖,看这牌抓的,要幺有幺,要对有对……然而没玩几把,赢钱的人就把钱往桌上一摊,说不玩了,走人了。走到楼下,我去关门时听到一位阿姨说,啥人呢,不让下桌,以后不跟她玩了。”

“那后来咋又玩了呢?”

“是我妈主动找人家的。我听我妈说,这回有规定,一次玩八圈,一把一扒啦的,不准耍赖。这不,今天我都放学了,还没散场呢。我妈说,一会儿就完,儿子,自己煮个方便面吃,吃完写作业。方便面我可以煮,但作业我能写下去吗?每玩完一把下来,先是算账,你给多了少了,吵吵嚷嚷的,争执起来脸红脖子粗的,好像要打起来似的。不吵了,一边哗哗啦啦洗牌,一边没完没了地总结经验。什么对子好抓, 什么九难求;什么牌和一张,三头听没和过一个眼儿;什么单钓一张牌,干等也不来,最后还给人点炮了……我实在听不下去,书包都没摘就跑到你这来了。”

外孙子吃完面条,一抹嘴巴子,说:“姥姥,你去劝劝我妈呗,不打麻将不行吗?你的话总比我的话好使。如果你去劝她还不听,我就真的去告她赌博,让警察把她们统统抓起来。”

“你可不能胡来。”姥姥端着碗筷进了厨房。

“看来,妈妈这么贪玩,都是大人惯的,姥姥要是真的不管,我可真要告我妈去!”外孙拎起书包边说边大步走了出去。

猜你喜欢
小瓶外孙打麻将
普京透露如何与外孙交流
琵琶
妈妈打麻将
不同寻常的暑假
妈妈是个“麻将迷”
旅行牙刷
打麻将
“瓶子兄弟”秀默契
“打麻将糊了”?
回归童心近禅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