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剑影

2013-05-14 15:24鲍璐
故事会 2013年2期
关键词:刀客魏忠贤侍卫

鲍璐

1.大明食神

明熹宗年间,“京城四勺”声名鹊起。所谓“四勺”,说的其实是四个厨子:柴利牙、米为赋、尤坚和严世忠,他们也被称为“柴米尤严四大勺”。

这四把大勺中,柴利牙是皇宫御厨,米为赋是宦官魏忠贤的家厨,而严世忠则是京城里顶级酒楼“金玉楼”的主厨,只有尤坚是个行踪神秘的隐士,他浪迹江湖,不以烹饪为生,可名气却越来越大,甚至盖过了其他三勺。

其实,世上也没几个人尝过尤坚的厨艺。他这人淡泊名利、性格怪异,那些权臣富贾,三请五求,软硬兼施,也难以一饱口腹之欲。倒是民间流传了几个关于尤坚的段子……

有一天,菜市口的乞丐王六六正躺在太阳底下捉虱子。忽然,尤坚端着菜盘子,拎着酒葫芦,坐到王六六旁边的泥地上,两个人就着酒葫芦,你一口我一口,将尤坚端来的一只烧鸡撕得干干净净,王六六连鸡骨头都没舍得吐出来。此后的一个月,王六六整日以泪洗面,嘴里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那烧鸡,那味儿啊……是我们老王家哪辈子积的德啊!”

还有那凤阳龙兴寺的弘仁大师,自觉将不久于人世,不吃不喝,打坐整整二十一天,却仍有一丝气息迟迟不断。此时,尤坚赶到了龙兴寺,在厨房忙活了两三个时辰,用一整块豆腐,炖成了一盅豆腐汤,端到弘仁大师面前。大师不睁眼,也不拒绝,浅浅地尝了一口汤,便安详地与世长辞了。随后,汤碗里的一整块豆腐忽然一片片绽开,沉在盅底,众人一看,竟是一柄莲花的样子。

除了这两人,好像再没人吃过尤坚做的菜了。因此,尤坚的厨艺也就被传得神乎其神。

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心痒痒,那些王孙公子们,为了逼尤坚为他们烧菜,甚至烧掉了尤坚的房子。

可是,尤坚就是不肯就范,他的踪迹也随着烧毁的房子,灰飞烟灭了。

尤坚藏得越隐秘,人们就越好奇,坊间的传闻也就越玄乎。

这么一来,最为不爽的人便是魏忠贤的家厨米为赋了,他认为尤坚只会装神弄鬼,言过其实。于是,他公然向尤坚下了战书,还把战书贴在了金玉楼上,约尤坚一决厨艺、分个高下。

可是尤坚连个回音都没有。

但米为赋自有办法,他找到了菜市口的乞丐王六六,每天安排下人送上满满一钵美食,燕窝雪蛤、人参炖鸡、红烧牛头、驼峰象拔、鲍鱼排翅等,十天一轮,绝不重样。

王六六每次都吃得干干净净。等他吃完,米为赋的手下必定要问一句:“这菜比起尤坚的烧鸡,味道如何?”

王六六傻傻地笑着,始终是一句话:“米师傅烧的菜,简直是人间美味。但尤师傅那只烧鸡,根本不属于人间,而是上天的赏赐。”

米为赋听了这话,怒火中烧。他赌气一般,每天依旧烧制各种佳肴,逼着王六六享用。

王六六以前饿得要死,现在撑得要死,他深刻体会到:每天被逼着吃一堆山珍海味,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这百般补品、千般滋味,直把王六六吃得鼻血横流。

这样下去,王六六就算没被撑死,也要被极旺的内火烧死!

这消息传到尤坚耳朵里,他便只好露面了。显然,他是不忍心王六六受这样的折磨。

尤坚赶到金玉楼,接下了米为赋的那张战书,还委托严世忠,约定了比赛的时间和地点。时间是八月初五,地点是金玉楼,担任评判人的就是金玉楼主厨严世忠。严世忠是个忠厚可靠的人,选他做评判人,米为赋和尤坚都很放心。

这一场厨艺大赛,立时在京城里掀起了轩然大波,甚至惊动了魏忠贤。

话说,当朝皇帝沉迷于木匠活,对宦官魏忠贤言听计从。以至于这位魏公公把持朝政、只手遮天,自称九千岁。民间甚至流传着“只知有忠贤,不知有皇上”的说法。

魏忠贤对这场比赛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不仅要到现场观赛,而且为了保证比赛公平、公正,他又增派了两位评判人,一位是他自己,还有一位是叫“木刀客”的隐士。据说这木刀客在美食方面颇有造诣,受魏忠贤力邀而来。

为了避嫌,魏忠贤还特别声明:他一定不会偏袒自己的家厨,公正不阿地评判厨艺。如果两人技艺相当,他甚至会站到尤坚这一边来。

后来,戏越唱越热闹了,魏忠贤竟特意去皇帝那里,请了一个玉牌,上面刻着“大明食神”四个字。这就意味着:比赛的获胜者也同时赢得了御赐“大明食神”的称号。魏忠贤原打算让“京城四勺”都参加比赛,但柴利牙碍于御厨身份不便参加,而严世忠则是自觉技艺不佳,一再婉拒。

一时间,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纷纷,这场厨艺大赛被炒得火热。就连地下赌场的庄家,也特意开了盘口。人们可以为两人押上赌注,只要押中获胜方,就能赢上一笔。据说因为尤坚神奇的传说,所以更受青睐……

2.名琴乍现

八月初五很快就到了,金玉楼闭门谢客,东厂侍卫把整个酒楼围得水泄不通。

正午时分,魏忠贤、木刀客、严世忠和米为赋一干人都已到场,只有尤坚还没露面。魏忠贤等得已经很不耐烦,正想发火,忽然看到,一个人穿着灰褐色的长袍,趿拉着麻鞋,慢悠悠地走上楼来。来人神采奕奕,面色红润,不是别人,正是那行踪飘忽的尤坚。

只见,尤坚只身一人,胸前抱着一张古朴的七弦木琴,腰间悬着一柄奇异的无鞘短剑,不像是来烧菜的,反倒像来唱曲卖艺的。

侍卫们本来不准尤坚佩剑上楼的,但尤坚坚持说那是厨具,不带剑就不上楼。侍卫们看看那把匕首般的短剑,琢磨着也无大碍,就默许了。

比赛规则很是简单:限定两人在一个时辰之内,用自备的材料,烹制一道佳肴。一听到比赛开始的指示,米为赋便腆着大肚子,带着他的九个徒弟开始忙活了。他毕竟是魏忠贤的家厨,很有大家风范,九个徒弟分工合理,有条不紊。负责磨刀的就有三个人,一人执刀,一人托石,还有一人负责加油打气。

另一边的尤坚却坐了下来,端起一壶茶,自斟自饮。

魏忠贤见状,面露不悦之色。他用手指轻轻搓着眉毛,瓮声瓮气地说道:“尤坚,此等重大赛事,又非儿戏,还不速速烹制菜肴!”

尤坚品了一口茶,淡淡地说道:“请魏公公放心,我早已准备妥当,菜品一定会在一个时辰之内呈上。”

众人一听,全都大眼瞪小眼,上上下下打量着尤坚。他们全是一副狐疑的表情,心说:这个尤坚,浑身上下没有携带一丁半点儿食材,又不见任何厨具,如何能做出一道像样的菜来?

这时,木刀客在一旁忽然发话了:“尤坚,你可知道,今天魏公公在这里主持赛事,若你不能按时做出菜肴,可是要被问罪的!”

尤坚微微一笑,说:“我肯定不负各位期望。既然各位等着无聊,我就抚琴一曲,为各位解解闷儿吧!”

说罢,尤坚将怀中的古琴搁置到膝盖上,轻轻一拨琴弦,那琴声珠圆玉润、清越悠扬,拨动了每一个人的心弦。众人如同数九寒天喝了一杯喷香甘醇的热茶,每个毛孔都被熨得服服帖帖、舒畅无比。

木刀客听此天籁,立刻站了起来,有些结巴地说道:“这、这琴了不得!”

尤坚将琴举了起来,平静地说道:“各位请看,这张琴的尾部略呈黑色,有烟火灼烧的痕迹,没错,这就是著名的焦尾琴。相传此琴为东汉音乐家蔡邕所制,蔡邕在亡命江海、浪迹吴会时,曾于烈火中抢救出一段尚未烧完、声音优美的梧桐木。他依据木头的长短、形状,制成一张七弦琴,声音不凡。因琴尾尚留有焦痕,故取名为‘焦尾。”

魏忠贤听了,满腹狐疑,开口质问道:“据我所知,后来这焦尾琴被昆山王逢年收藏。曾有江南富商贾世道出价十万两白银买琴,但被其断然拒绝。王逢年视此琴如同身家性命一般,甚至不舍得让人观赏,他还教育子孙后代,要将此琴奉若至宝,代代相传。如今这琴又怎会在你手中呢?”

尤坚淡然地说道:“这琴正是王逢年的孙子赠与我的,我和他非亲非故,只是随手给他做了一道香煎桐花鱼,他就将这传家宝送给我了。”

众人闻听,都是一脸惊异。尤坚也不再说话,他将焦尾琴摆在桌上,双手翻飞,头发、胡须都飞扬了起来。顿时,美妙的琴音回旋在金玉楼里,时而慷慨激昂,时而婉转舒缓,众人都听得如痴如醉。

忽听一声裂帛之音,尤坚抚琴的动作戛然而止。

虽然尤坚停止了抚琴,但众人还觉得在云里雾里飘忽。金玉楼的各个角落里,似乎还萦绕着连绵不绝的琴音。

3.神器再现

此时,米为赋冷冷地发话了:“故弄玄虚,我们今天比的是烧菜,不是抚琴。尤坚,你赶紧忙你的正事—烧菜吧!”

见尤坚不做声,米为赋又指着案前的食材,洋洋得意地说道:“我先告诉诸位,我今天烧的这道菜,名叫‘玉镶金,用银针将豆芽穿孔,再塞入牛肉丝进行烧煮,豆芽晶莹剔透,牛肉轻油煎至金黄,所以称之为‘玉镶金。”

木刀客点头说道:“嗯,玉镶金,好想法!”

米为赋继续兴奋地说:“我的豆芽都是经峨眉山的梅花雪水滋养而成,而牛肉更是选用昆仑雪域的牦牛最嫩的里脊,十七头牦牛,总共才抽了999根牛肉丝。豆芽去头尾,牛肉穿入,就成了‘玉镶金;再用鸡、鸭、龙骨、蹄膀、干贝、珍菇、海米、瑶柱、肉皮、火腿、鲍鱼等材料煨汤,‘玉镶金过汤,淋上我独门配制的锦珍玉汁薄芡,才算是大功告成。”

说完,米为赋瞟了一眼尤坚,想看看这个什么东西都没带的对手,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尤坚爽朗地一笑,从腰间抽出了那柄造型奇特的短剑,这一个动作,可吓坏了侍卫,他们赶紧护住了魏忠贤和木刀客等人。

尤坚神态悠然地说:“各位不用紧张,这只是我今天要用的一个厨具罢了。”

魏忠贤笑着说:“这样的匕首,做把菜刀也很勉强。”

尤坚话锋一转道:“说起这柄短剑,也是很不简单的。据传此剑是铸剑大师欧冶子所制。欧冶子使用了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制成了五柄剑,分别是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和巨阙。这柄剑便是其中之一,因为专诸刺王僚时曾将此剑藏于鱼腹,所以此剑得名为‘鱼肠剑!”

这下子,众人又惊呆了。有个侍卫头领却满脸怀疑地问道:“这柄剑真是鱼肠剑?”

木刀客瞟了他一眼,侍卫头领马上低下头去,这里确实没有他说话的份儿。

尤坚不以为然地说:“这柄鱼肠剑,原本由虎丘神剑山庄所收藏,号称镇宅之剑。我前些日子拜访神剑山庄庄主谢又李,给他烤了最喜欢吃的椒盐酥排,他说,无以为报,只好用此剑答谢。正好今天烧菜没有趁手的刀具,就拿来用一用。”说着,尤坚轻轻一弹剑身,只听铮铮之声不绝于耳。

众人正在惊叹,忽然一道剑光闪过,尤坚已挥起鱼肠剑,猛的一下,斩在焦尾琴上。这果然是柄削铁如泥的宝剑,那梧桐木被鱼肠剑劈开,如同豆腐一般,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能听到的,只有弦断的声音……

众人一阵惊呼,木刀客更是喝道:“真是暴殄天物啊!你怎么能把焦尾琴劈了?”

尤坚不答话,自顾自地说道:“果然是好剑,据说鱼肠剑只能饮人血,用来劈柴切菜,确实太可惜了,而且会伤了神兵的剑气。”

但说归说,做归做。尤坚又挥起宝剑,将焦尾琴砍成数十块。看得出,这尤坚剑法不凡,被劈开的数十块木头,长短大小几乎一样。尤坚砍完焦尾琴,然后瞟了一眼金玉楼的雕花窗格,低声说了一句:“应该差不多要到了吧?”

4.焚琴煮鹤

莫非尤坚在等什么人?众人正在奇怪,这时,窗外忽然传来一阵“咕咕咕”的鸟叫声。一只灰白色的鸽子扑腾着翅膀飞了进来。魏忠贤身边的侍卫又紧张起来,一个年轻的侍卫更是弯弓搭箭,对准了这位“不速之客”。尤坚一边朝侍卫们挥手,一边说:“不妨事,这只鸽子是我的,没什么危险。”

果然,那只鸽子一个盘旋,稳稳地落在了尤坚的胳膊上。

尤坚托着鸽子,轻轻抚摸着它的羽毛,说:“这只鸽子,名叫七星鸽,因为翅膀上长着七个褐色斑点而得名,它原本是江南富商贾世道所养。江南一带的百姓都很奇怪,贾世道年纪轻轻,原本靠经营一家小药店勉强糊口,然而不知何故,一夜暴富。我和贾家下人混熟之后,才打听出了一点门道—据说,贾世道有一次去齐云山采药,一不小心失足摔下深渊。他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后发现身边这只七星鸽‘咕咕叫着,还为他衔来几味罕见的草药。贾世道吞服了草药,很快恢复了元气,然后他跟着七星鸽,攀悬崖、爬峡谷,走出了深山。这一路上,七星鸽带着贾世道,尝遍了各种奇珍异果,最神奇的是,七星鸽飞到一处古松下,不停地鸣叫,还用爪子刨地。贾世道渐渐看明白了,他用药铲子挖开浮土,见到一个黄铜箱子,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是满满一箱的珍珠玛瑙,那珍珠个个都和鹌鹑蛋一般大小!贾世道因此成为了江南富商,这只七星鸽也成了他的心爱之物。”

木刀客问道:“难道你胳膊上这只鸽子,就是带贾世道发现宝藏的七星鸽?”

尤坚点点头说:“没错,贾世道暴富之后,吃喝玩乐样样都追求极致,他买焦尾琴没买到,又三番五次央求我,为他做一道菜。于是,我提出要用这只七星鸽来交换,七星鸽虽然宝贵,但他为了满足肚子里的馋虫,也只好忍痛割爱了。”

众人听了焦尾琴、鱼肠剑、七星鸽这三件宝贝的故事,不由一阵惋惜,随即又更加好奇起来:这尤坚到底是何方神圣?他的厨艺到底如何神乎其神,竟让这么多人舍弃心中至爱,只为求取一餐美食?

就在众人好奇怀疑之时,尤坚继续说道:“这只七星鸽,在齐云山深处长大,常年以珍果为食,不仅奇巧通灵,肉质也是极其鲜嫩绝美,你们各位真是有口福啊!”

木刀客顿时脸色一变,他惊问道:“你不是想杀了这只七星鸽做菜吧?”

他话音未落,只见尤坚左手捏住七星鸽,右手挥起鱼肠剑,手起剑落。七星鸽已被割开了喉咙,鱼肠剑上滴血未见,鸽子的颈部则血如泉涌,喷溅到几尺开外。

众人又一次惊呆了,脸上除了惋惜,还带着无比的震撼。

尤坚一边捏着拼命挣扎的七星鸽放血,一边低声喊道:“取热水来!”

站在旁边没说话的严世忠一边喝令金玉楼的伙计,赶紧端热水;一边从金玉楼的屏风后搬来一面铜镜,他以娴熟的动作拆除了铜镜的木架,双手端着那面刻有精美花纹的铜镜,送到尤坚面前。

这时的尤坚,已经将鸽子抛入了热水盆,干净利落地拔毛、开膛清洗。可怜那把曾经叱咤风云、气吞山河的神剑利器,竟然沦落为一把菜刀,这让众人感到十分难过。

尤坚将鸽子洗净,看着严世忠拿来的铜镜,眼中闪过一丝光彩,他说:“想不到你严世忠是此中高手,失敬失敬!”

严世忠微微一笑,说道:“哪里哪里,我今天算是开了眼了。”说着,他将铜镜摆在地上,又退了回去。

这时,尤坚拿起几块木头—那可是被砍了的焦尾琴啊,放在铜镜上,码成宝塔的形状。然后他掏出火折子,点燃后扔在木块上。很快,火苗“噼里啪啦”地蹿了起来,尤坚又将洗好的鸽子穿在鱼肠剑上,放在火上烤了起来。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尤坚以焦尾琴为柴火,鱼肠剑为劈柴切肉烧烤的工具,烹制传闻中采天地之灵气的七星鸽,都不知道该惊叹,还是惋惜好了!

目睹此情此景,木刀客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转向严世忠,不解地问:“你为什么找一面铜镜,垫在柴火下面?”

严世忠立刻答道:“我看尤坚料理那只鸽子的手法,觉得今天他的菜应该是烧烤。烤这么好的鸽子,尤其是以珍果百草为食的七星鸽,一定不能沾染腥气。所以,我帮他找了面铜镜,铜镜阳面经常研磨,没有铜锈绿斑,用它来代替烧烤用的铁盆,那是最好不过了。”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没想到简简单单的一道菜中,居然暗藏这么多的玄机。

本来干得风生水起的米为赋,此时在气势上已落了下风,但他口中仍不愿认输:“哼,花拳绣腿,故作高深!烧菜,最重要的是用实实在在的材料,靠扎扎实实的手艺,搞这些云里雾里的名堂有什么用?”

尤坚没答话,只见他绷着身子,一手握着鱼肠剑不停翻动,一手拿起自带的小瓷瓶,轮番往鸽子上喷洒调料和油脂,那情景,就像是在为浴盆中的情人抛洒花瓣儿。此时的尤坚,像是进入了癫狂的状态,双眼死死盯住手中的鸽子和不停跳跃的火苗,双腿微微颤动。没一会儿,他早已大汗淋漓,浸湿了身上的长袍。

米为赋也来劲了,他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将尤坚的风头盖下去。这个时候,米为赋已经在调薄芡了,那芡的名称叫“锦珍玉汁”,光这一点芡粉,就要用到七七四十九种辅料,其中做原料的玉米,必须从长满588颗籽粒的玉米棒子上选取,不能多也不能少。

不难看出,米为赋已经把他压箱底的本领都拿出来了,他是个大胖子,出的汗更多,好在他的徒弟也多,他一出汗,马上就有两个人,一左一右替他擦汗。

尤坚一个帮手也没有,连添柴这种事,也得自己来做,只见他用脚尖一拨,地上的梧桐木便被他挑了起来,稳稳地落在火堆之中。从这个小小的动作,就可看出他的武功底子了得。看来,尤坚不仅擅长烧菜,琴棋剑术也不在话下。

5.食神旁落

一个时辰未到,米为赋的菜已经做成了,他将菜分装在盘子里,让徒弟们分别给三位评判人端了上去。

只见晶莹剔透的豆芽整整齐齐地排列在铮亮的银盘上。豆芽里镶嵌着呈金黄色的牛肉丝,豆芽上淋着莹润亮泽的芡汁,旁边还点缀着萝卜雕刻的雪山风景。这菜,仅仅是看着,就赏心悦目,令人食欲大开。米为赋的技艺,还真是非同一般。

三位评判人都细细品尝起来。严世忠率先惊呼出声:显然,这菜的美妙滋味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木刀客虽然没有出声,但从他脸上愉悦的表情来看,这道“玉镶金”也让他惊喜不已,瞧,他的眉毛都忍不住飞扬起来啰!

只有魏忠贤板起了脸,低声呵斥道:“米为赋,你该死啊!”

米为赋听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口中疾呼:“九千岁饶命!”

魏忠贤沉着脸说:“你为我做菜这些年了,居然从未给我做过这等佳肴,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米为赋小鸡啄米一样地磕着头,战战兢兢地说:“九千岁饶命,这道菜是我刚刚才研制出来的,还没来得及献与九千岁,请九千岁明察啊……”

岂料,魏忠贤又哈哈大笑,说:“快起来吧,只是玩笑而已,我岂是小肚鸡肠之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魏忠贤此举是在为自己的家厨造势呢!

米为赋不敢怠慢,赶紧拜谢,又得了魏忠贤的首肯,方才诚惶诚恐地爬了起来。

这当口,尤坚的烤鸽子终于也完工了。

严世忠让人摆好银盘。尤坚才取下烤鸽子,挥动鱼肠剑,只见一片片薄薄的鸽肉如同雪花,漫天飞舞,然后稳稳地落入盘中,错落有致地排列在一起。

三个评判人漱口之后,烤鸽子便端到了他们面前,他们一一夹起鸽肉,小心翼翼地放入了口中,慢慢品味起来。

过了许久,三个评判人都是面色凝重,没有一人说话,也没有一人发出一点声响。

米为赋见状,心里乐开了花。他得意啊,因为无论是谁,吃着好吃的东西,表情都不会如此严肃,事情明摆着,三位评判人并不看好这道菜!

尤坚还是悠闲地坐在那里,好像整个比赛都和他无关似的。

又过了一盏茶的工夫,魏忠贤终于发话了:“味道真是不错……”

木刀客也说话了,可说来说去就是两个字:“好吃,好吃,好吃……”

和魏忠贤、木刀客不同,严世忠流泪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唉声叹气。

众人又沉默了一会儿,魏忠贤站了起来,以“主持者”的身份开了口:“好了,大家都尝过菜了,开始评比了,我先说几句。这道烤鸽子,确实不是凡间的菜肴,我以前从未吃过,估计以后也吃不到了。也许,是我吃多了米为赋做的菜,我真的感觉,尤坚的烤鸽子更胜一筹。”

米为赋一听,有些不高兴,他没想到:魏忠贤居然会站在尤坚那边,自己如果输了,他又有何光彩呢?但米为赋不敢把心情表现出来,只是苦着一张脸,低头聆听。

魏忠贤又问木刀客:“木先生,你怎么看?”

木刀客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有点忧伤地说:“米为赋这道‘玉镶金,精巧绝妙,又融合了几百种食材的味道,调配得恰到好处,非常难得;而尤坚的烤鸽子,带着一种无法描述的奇异清香,这种香气已经超越了食物的极限,似乎能够渗透到人的骨髓里去。单从味道而论,应该是尤坚更为高明一些。”

米为赋低下了头,他的脸色已经黑得像块木炭了。

“但是,”木刀客沉吟了片刻,又有些为难地说,“尤坚为了烧这道菜,毁了宝琴焦尾,杀了七星宝鸽,又伤了神兵鱼肠。这些绝物虽然造就了绝味,但是我认为太不值得了,美食的意义在于品质和技艺,绝不是奢侈和挥霍,所以,我认为这一次的比试,应该是米为赋胜出。”

米为赋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尤坚还是宠辱不惊地坐在那里。

接下来,该严世忠发表意见了,严世忠叹了口气,脸上出现的表情,竟然不是别的,而是痛苦。他说:“我也是个厨子,这二位的厨艺,都是我无法比拟的。关于这两道菜,我也认为木先生说得对,如果单论味道,尤坚的烤鸽子绝对是人间绝味;但从取材而言,米为赋虽然精挑细选,都还只是名贵的食材,而尤坚这些材料,已经超越了食物的范畴。我觉得这些物品是人间的宝贵财富,用它们来做菜,确实暴殄天物。所以,我也觉得优胜者应该是米为赋。”

如此一来,二比一,米为赋获得了厨艺大赛的胜利。他终于露出了笑容,故作谦虚道:“幸蒙各位错爱,我实在是承受不起啊!”

显然,魏忠贤对这结果很满意,他赶紧下令取来那块御赐“大明食神”的玉牌,赐给了米为赋。仪式虽然简单,但毕竟是御赐之物,分量非同小可。

米为赋跪伏在地,不停地叩谢皇帝和九千岁的隆恩。

而一旁的尤坚始终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魏忠贤为米为赋授奖。

忽然,木刀客干咳了两声,说道:“尤坚,你也不用丧气,你做的菜很好吃,真的很好吃!”

尤坚还是不说话,只是猛的将桌上的鱼肠剑握在了手里。

6.刀光剑影

尤坚这么一个动作,让侍卫们魂飞魄散。他们又赶紧护住魏忠贤和木刀客等人,那个侍卫头领盯着尤坚手中那把剑,大声喝道:“尤坚,你既然来参赛,就当愿赌服输,难道还恼羞成怒,想伤人不成?”

尤坚笑道:“你太看轻我了,我来比赛,根本就不是冲着‘食神这个称号,我只是不忍心看乞丐王六六被米为赋继续折磨而已!”

说话间,尤坚又拾起地上的铜镜,他挥起鱼肠剑,狠狠地朝铜镜上砍去,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铜镜未破,只是被砍出了一个小口子。但是,那柄鱼肠剑竟然断成了两截……

众人一阵惊呼,尤坚说道:“各位想必也看出来了,这确实是把利剑,但绝对不是鱼肠剑,否则不会连个铜镜也砍不破。同时,我还要告诉各位——那张琴也不是‘焦尾,而是一张普通的七弦琴,只是琴尾被我用火烤了一下而已。至于那只鸽子,更不是贾世道养的七星鸽,而是我养的一只家鸽,否则它也不会乖乖地飞到我身边来。”

事态如此急转直下,众人全都惊呆了,他们面面相觑,难以置信。

尤坚接着说:“这鸽子要烤出人间绝味,就要将火候、调料、食材把握得恰到好处。烧烤的佐料是我独家秘制的,鸽子是我用中药材和谷物精心饲养的,烤制的方法更是我多年厨艺之大成。”

严世忠叹服道:“您用自己饲养的鸽子,就能烤出如此的味道,厨艺真乃登峰造极!”

尤坚进一步解释说:“烹调的奥秘不在于选用名贵食材,而是利用食材的属性,发掘出最适合的烹饪方法。另外,还需要掌控烧制的分寸,其间瞬息万变,一点马虎不得。”

米为赋听了这席话,也忍不住点头称是。真正的厨子,对于烹饪的技巧,都是认同的。

略一停顿,尤坚又正色道:“虽然各位觉得我用材过于奢侈,却全都认可这道烤鸽子的味道。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你们都觉得,我用了非常绝妙的食材。刚才这位侍卫大人质疑这把剑的真假,但你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只是听信了我的一家之言。俗话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所以,做决定的时候,一定不能听信一家之言,犯下谬误。”说完,尤坚死死地盯住了木刀客。

此时,魏忠贤现出一脸怒容,他一拍桌子,尖声呵斥道:“大胆尤坚,在御赐的比赛中,信口雌黄,满口谎言,犯下欺君大罪。来人,将尤坚拿下!”

几个侍卫上前扭住了尤坚。尤坚却大笑道:“各位,我虽然没有使用焦尾琴、鱼肠剑和七星鸽做菜。但是这几件神物确实都落到了我的手里,我前面说的话,并无半点虚假。”

侍卫头领抽出刀来,抵在尤坚的胸口,示意他不许再言。

但尤坚依然冲着木刀客呼喊着:“那三个人虽然爱惜宝贝,但却更沉迷于美食,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莫说我想要这三样宝贝,就算是要他们的身家财产,他们也会拱手相送的。所以,我还要告诉各位,任何事情都不能过度沉迷,否则定会付出代价。玩物丧志,这道理已经流传千年。玩物有害,尤其是拥有权势之人,不仅仅是害自己,也会害了别人。”

魏忠贤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猛地站了起来,喝道:“押下去,打入天牢!”

米为赋、严世忠等人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不曾想到:一场厨艺大赛竟会发展至此。

很快,侍卫们将尤坚扭送走了。魏忠贤也气鼓鼓地打道回府。

而那位神秘的木刀客也在侍卫的护卫下,回到了宫中。其实他并不是什么隐士,而是当朝皇帝朱由校。当初,他听说了这场比赛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他命魏公公安排自己微服私访,不仅观看了比赛,还当上了评判人。

回到宫中,皇帝端坐在龙椅之上,惬意地喝了一口茶,问那个侍卫头领:“五弟,今天玩得开心吗?”

原来,这个侍卫头领也是乔装的,他其实是朱由校的弟弟朱由检。朱由检也很想看看厨艺大赛,便求皇帝把自己一起带去了现场。

此时,朱由检表情凝重地回答说:“陛下,您有没有觉得——那个尤坚早已知道您的真实身份,所以最后似乎有所指,故意说了那番话给您听?”

皇帝听了一愣,然后漫不经心地说:“是吗?朕怎么不觉得!”

朱由检看了皇帝一眼,小心翼翼地说:“尤坚说,偏听有害,是否指您太过信赖魏公公?尤坚还说,玩物丧志,是否指您在木工房里花太多时间……”

不等他说完,皇帝把茶碗摔到了地上,他喝道:“你胡说些什么?魏公公是国家栋梁。你看,这次他又帮了朕,他替朕在地下赌场为米为赋下注,让朕整整赢了四十万两白银啊!五弟,你莫再胡言乱语,速速给我退下!”

朱由检见此情形,也只好悻悻离去。

其实,魏忠贤操控了整场厨艺大赛。他先是差人在地下赌场下注,赌米为赋胜出;然后又威胁严世忠,并利用皇帝,让米为赋赢得比赛,由此便能狠捞一笔。而且,魏忠贤看出尤坚是借比赛之机,向皇帝进谏,暗喻自己把持朝政。于是,魏忠贤便当场将尤坚打入大牢。

大赛过去一年之后,尤坚屈死于牢中。赛场上,他怀疑木刀客就是当朝皇帝,因为银盘盛菜、侍卫如云,这些派头和排场,让他看出了端倪;魏忠贤号称九千岁,言行举止间却对木刀客礼让三分,这就让尤坚更确信不移了。

众人皆知,明熹宗沉迷木工活,不理朝政,满朝文武迫于魏忠贤势力,不敢劝阻,尤坚对此一直非常忧虑。可他一介草民,根本无缘进谏,正好赶上这场厨艺大赛,便想借机向明熹宗进谏。可以说,他始终不曾后悔自己冒死进言。可惜的是,明熹宗并没有将他的话听入耳中。

又过了一年,明熹宗服用“仙药”驾崩,他的弟弟朱由检继位,年号崇祯,史称明思宗。明思宗继位后,尤坚的后人向他敬献了三样东西:一张琴、一柄剑、一只鸽。没错,这三样东西正是焦尾琴、鱼肠剑和七星鸽!

明思宗睹物思人,想起了屈死的尤坚,他也牢牢记住了尤坚的那番话,不偏听,不玩物。此后他励精图治,奋发图强,铲除阉党,干掉了魏忠贤。

可惜的是,此时的明朝已是国力衰微、大厦将倾,年轻的明思宗也无力回天。最终他自缢于煤山,终年三十五岁。

而焦尾琴、鱼肠剑和七星鸽,也渐渐消失于历史的烟尘之中……

猜你喜欢
刀客魏忠贤侍卫
天下第一刀客
重金买来血光之灾
“拍马屁”的由来
皇帝传递的纸条
炊事员
The Blast that Nearly Destroyed Beijing
人不努力,皇帝也帮不上
人不努力,皇帝也帮不上
碧桃
刀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