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赌饼 等

2013-05-14 15:24
故事会 2013年2期
关键词:大帅县太爷财主

古今中外有许多打赌故事,人们喜欢听,也喜欢传。特此收集几篇,博各位一看,一乐,一传……

夫妻赌饼

这天,一对夫妇以三块馅饼当晚餐。他们各自吃了一块,还留下一块。两人打赌说:“谁先开口,谁就不能吃这块饼。”话一说完,两人就坐下来赌了。

到了半夜,灯油耗尽了,灯灭了,两人就摸黑坐着。这时,来了一个小偷,他凿了个洞钻进屋里来,东摸西摸地偷起东西来。偷到餐厅,忽然发现有人,吓得他差点叫出声来。但他定下神来,又发现两个人坐着一动不动,他决定继续偷。偷到后来,小偷发现两人还是一动不动,以为他们是得了重病,便索性动手调戏起那个妻子来。

丈夫怕赌输了,眼睁睁看着小偷对妻子动手动脚。妻子躲闪不了,忍无可忍,才大叫起来:“来人呀,抓贼呀!”

丈夫一听,哈哈大笑说:“你先说话了,你赌输了!馅饼归我啦!”

重打四十

从前,三个酒鬼结伴喝酒。三人来到酒店,各打各的鬼主意,都想又喝酒又不出钱。

一落座,三个人说:以自己的胡子为题作诗,哪个赢了,哪个就不出酒钱;哪个输了,不但没有酒喝,而且还要出酒钱。

菜上齐后,三个酒鬼便开始作诗。长胡子酒鬼一马当先道:“我的胡子长,天下我为王。”说完,抓住酒杯要喝酒。短胡子酒鬼忙拦住他,清清嗓门道:“我的胡子短,天下归我管。”说毕,举起杯子欲一饮而尽。稀胡子酒鬼忙拦着他,说道:“我的胡子稀,天下我第一。”言罢,也举杯要饮。三个人都说自己赢了,乱成一团。最后他们闹到了衙门,请县太爷升堂秉公判断。

县太爷升堂一问,三人把作诗打赌的事说了一遍。接着长胡子抢先说:“我的胡子长,天下我为王。”

县太爷一听,喝道:“大胆刁民,你敢自称为王,简直无法无天,来人,带他下去,掌嘴四十。”

短胡子的见了,忙改口道:“我的胡子短,理应老爷管。”

县太爷听罢,高兴地笑了。

稀胡子站在一边,心说:既然县太爷喜欢听奉承话,我何不也拍拍马屁。想着,他跪下来说道:“我的胡子稀,好比老爷茅厕里的蛆。”

县老爷听完,拍案大怒:“茅厕里有你那么大的蛆,老爷我方便时,岂不要拱我下粪坑?你居心不良,来人,把这个谋害老爷的混蛋拉下去,重打四十大板。”

智赢赌局

秀才、财主、和尚三人是好朋友。那天他们碰面,决定打个赌,各夸各的东西大,输的人就得摆酒席请客。

和尚先说:“俺院里有面大鼓,上头搭了四座戏台,还坐得下三千六百个看客。”

财主摇摇头说:“你那鼓还没我的油缸大,前天俺的小伙计去取油,不小心掉到油缸里,我雇了九艘大船,找了三天三夜还没找到,现在还在找呢!”

秀才一听,没词了。人家的东西都那么大,自己家里除了一头小毛驴啥都没有,有啥好说的!这个赌是输定了。于是,他扭头就往家里跑。财主、和尚一见,在后面紧追不舍。

秀才气喘吁吁跑回家,跳上床捂上被子,对媳妇说:“呆会儿那两人来了,就说我不在家。”

秀才媳妇还没问清是咋回事,外面“咚咚”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财主和和尚。两人说道:“你丈夫呢,快叫他出来!”

秀才媳妇反问两人找他何事。

财主就把三人打赌的事情说了一遍。秀才媳妇一听就笑了,说:“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们请回吧!俺丈夫在床上起不来了!”

财主和和尚哈哈大笑,说:“一桌酒席就把他吓病了,真是小气鬼。”

“不是这事把他吓病了!”秀才媳妇轻声说道,“是八个县的农民联名告他,把他吓坏了!”

“人家为啥告他?”

“为啥,还不是为了俺家那头贪吃的小毛驴!今早我没看住它,叫它一嘴吃光了八个县的庄稼,人家都告到京城去了。”

财主、和尚一听,妈呀,这女人真能吹。他们正要溜,却被秀才媳妇拦住了。两人只得乖乖给秀才夫妻俩置办了一桌上等的酒席。

张大帅赌驴

大帅张作霖虽是个大老粗,但是智力出众。日本侵华时,一个日本头目和大帅打赌:两人骑各自国家的驴赛跑,看哪头驴跑得快。赌注是500两黄金。

到了比赛这天,赛场上人山人海,一边日本人,一边中国人。

比赛开始,只见日本头目骑着一头膘肥体壮,大如马、肥如牛的上等驴。而大帅骑的一头驴则瘦骨嶙峋。大帅坐在驴背上,压得驴像一把弯刀似的。日本头目一看,哈哈大笑。但张大帅若无其事,悠哉游哉地骑驴到了起跑线,随着一声鼓响,只见日本头目一拍驴背,领先跃出,大帅则骑驴在后碎步向前。

但没过多久,日本头目的驴突然一声长叫后,调转头来,回到大帅骑的驴后面去。日本头目气得哇哇乱叫,拼命打驴,但他的驴就是跟在大帅的驴后面,这样一直到了终点。日本观众哭笑不得,中国观众则开怀大笑,掌声如雷。日本头目只好认输,双手奉上了500两黄金。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大帅知道:日本人肯定会选一头高大强壮的公驴,所以他就选了一头处于发情期的瘦母驴,这种时期,公的都会跟在母的后头。这样一来,张大帅就赢了,同时也留下了一段趣话。

夫妻争先

有对夫妻,常常斗嘴打赌。这天,两人又为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争了起来。最后两人打赌道:“谁说得对方无法反驳,谁就是赢家!”

丈夫率先说:“天地乾坤,乾为男,坤为女,可见男人在先,女人在后。”

妻子听了,反驳道:“常言说,阴阳四时,可见女人在先,男人在后。”

丈夫又说:“俗话说,‘儿女孝当先,男在前,女在后。”

两人争到后来,还是争不出输赢,就约定去找官府评理。两人出了门,丈夫抢先一步,走在了前面,妻子见了,便飞步赶到前头。两人你抢我夺,由走变成跑,越跑越快,不一会儿,便跑出十里地。两人都累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两人正要继续斗嘴,突然看到路边的田里有一男一女,两人并肩锄地,有说有笑,让人羡慕。丈夫不禁说道:“看人家两口子。”妻子也若有所悟。

夫妻俩相视一笑,站起来,一瘸一拐互相搀扶着回家。进了家门,丈夫说:“我想到一个对子‘一扇门,两间房,关着你我,你能对上吗?”

妻子想了想说:“这有啥难,‘两口子,一颗心,争啥先后。”

团长难剃头

抗日战争时,有个姓王的团长,他心眼直,枪法好,但是长了个软包头。为此,他从小到大没怎么剃过头,你想,他这头,刀一按一道沟,哪敢使劲剃呢?没办法,他总是自己随便剪剪,好在有个军帽扣着,也不难看。

这一年,部队到了南京,王团长带着部下到夫子庙闲逛,突然被一家店铺前的对联吸引了,只见上联是:上剃太上老君,下联是:下剃五殿阎罗。横批:无头不剃。原来,这是一家剃头铺。

王团长暗骂剃头匠猖狂,往里看去,只见那剃头匠把刀子往上扔七八尺高,等刀刃快挨着客人头皮时,他再接着刀把刮一下。虽说没失手,也吓得客人不敢乱动。王团长心说:这剃头匠锋芒太露,要煞煞他的狂劲儿。

等客人剃完,王团长便挤上前,说要剃头,但要和剃头匠打赌,赌他剃不了自己的头。如果剃得了,便给他一百块钱,反之,则要剃头匠给自己磕一百个头,再把剃头铺关了。

剃头匠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但当他摘下王团长的军帽,他就傻眼了,半天才说:“军爷,您这头我剃不了!”

于是,王团长逼着他实践赌约。

这剃头匠哪里肯干,他一咬牙,说:“要剃也可以,但您必须答应,不管我咋说咋摆弄你,你不能生气动武。”

王团长点头应允。

这下,剃头匠来了精神。只见他把袖子一挽,按住王团长的软包头一阵猛洗,然后把湿毛巾往地上一丢,用脚使劲踩踩,粘一层泥土、带头发茬子就往王团长脸上抹,然后托着他的下巴往镜子里瞅:“这脸好看吧?”

王团长心里那个气啊,但是当众应了人家的规矩,也不好耍赖,只好说:“好看!”

剃头匠擦擦剃刀,又说:“敢说不好看,我一刀戳你个血窟窿。”

王团长忍着气,闭上眼不看。只听头上“哧哧啦啦”响,等他再睁眼,头已剃好了大半。

王团长心说:这人真有两下子,剃了我的头。这么想着,气也消了大半。不料,剃头匠又找茬,拍着他的头皮,说:“你这德性,还当兵呢,孬种一个!戴啥军帽,等老子剃好头,整顶绿帽给你戴戴!”

旁人听了哄堂大笑。王团长被气得头上直冒青筋,若不是有言在先,恐怕早已一枪崩了剃头匠了。剃头匠又是一通冷嘲热讽,随后才慢慢吞吞拿起剃刀,将王团长的头剃了个寸草不留。

王团长瞅瞅镜子,不敢置信,问剃头匠有何诀窍。剃头匠笑而不语,只是让他给钱。

王团长想想自己刚受的侮辱,又来气了,他摸出二十个大洋说:“你有你的规矩,我有我的给法。敢不敢继续打赌?”

剃头匠说:“你敢给,我还不敢接吗?赌!”

于是,王团长向众人抱拳作揖道:“大家做个证人,我把大洋放他头顶,一枪打一个,一回打不到罚十倍的钱;要是我失手打死他,我给他偿命;要是他自己害怕弄掉了大洋,我就一枪打死他!”

剃头匠吓懵了,但当着大家的面也只能硬充好汉。

只听王团长冷笑一声,把大洋放他头上,掏出手枪,“啪”就是一枪,“当啷”掉下一块大洋。再“啪啪啪”连放几枪,又连掉几块大洋……

好一会儿,枪声停了。剃头匠吁出一口气,弯腰去捡钱,不防头上还有一块大洋,“当啷”掉在地上。王团长马上将枪对准他的胸口。

剃头匠吓得跪地求饶。周围的人也赶紧帮着求情。

王团长这才收起枪,说:“饶你也可以,你先告诉我咋剃了我的头的。”

剃头匠一五一十地说:“我家祖传绝活,名叫‘气鼓头,只要人气冲脑门,头皮就会发硬,不然我也不会那么作贱您啊!”

王团长想了想,又说道:“你也算有能耐。这么吓唬你,也只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人不能仗着自己的本事寻开心。我枪法再好,也难保不失手;你撂刀子剃头也难说哪天不出事。”剃头匠连说不敢。

王团长又指指门上的对联,剃头匠会意道:“马上扯掉!马上扯掉!”

(推荐者:晓晴)

猜你喜欢
大帅县太爷财主
和解
王勇智斗财主
巧对县官赢百金
目不识丁
黑大帅
尊严
小辣椒
小辣椒
巧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