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土豪们的日常

2013-05-14 09:54宫本希
桃之夭夭A 2013年12期
关键词:天玑望月

宫本希

第一章

众所周知禄存星君天玑是有钱人。

他所住的望月城八面来风,城楼高阁上挂满的蟾宫白玉铃随着时辰变幻颜色,连音色也不尽相同。

此等宝物自然是有价无市,普通小仙怕是穷尽一生也不见得能拥有一只。而这,却是望月城中最普通的器物。

近来天庭倡导节俭的风气颇盛,天玑为了表明自己是勤俭持家的好公民,也甚为收敛。

这可苦了在天玑家当管家的朱颜。

出门的十六匹天马换成八匹,天玑嫌慢。

房间内的三百六十颗东海夜明珠减至一百八十颗,天玑嫌黑。

饭桌上多了几道清水碧琉璃珍珠丸、柳心白鹤雪莲汤,天玑嫌淡。

最后天玑优雅地用刺绣精致的餐巾擦擦嘴,狭长的眸子一挑:“这个月的奖金没有了。”

尼玛啊!千万匹草泥马在心中咆啸而过啊!不是你没事找事想当什么“节俭专业户”会有这么多事么?又不是养猪你弄个“专业户”的称号有半毛钱用啊?!

朱颜敢怒不敢言,默默含着一汪晶莹的眼泪回到房间。

她本是一只软呆萌的毛绒绒稀有白色蜘蛛,被南极仙翁送给天玑当宠物。

那时她软趴趴地窝在南极仙翁手中,天玑接过去,放在掌心把玩。

他用手指戳她,看她缩成一团,待她慢吞吞舒展开来,又戳一下……

尚未化形之前,她总是懒洋洋趴在天玑头顶跟着他到处晃,连睡觉沐浴也不例外。只是小时候的她没什么意识,喜欢在天玑沐浴时嗅着香喷喷的雾气睡觉,错过了不少窥视他果体的机会。

而化形后,天玑若有所思地看着把算盘拨得飞快的她,人畜无害地笑了:“这爪子多,果然就是好。”

从此开始,朱颜便悲惨地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宠物沦落为饱受资本家压迫的无产阶级,想哭都找不到地方哭。

天玑对付她一向是打一巴掌给一颗糖。每每看她气成圆滚滚的一坨,天玑便轻声细语地哄,又是买东西又是带她玩,等她瘪下来,则继续压榨她的廉价劳动力。

朱颜悲愤握拳,不带这样的,欺负小动物是不对的!

“怎么,又生气了?”正想着,天玑一掀芝兰暗纹银丝边的华美长袍跨进房内,径自坐在祥云榻上,斟了一碗薄茶:“我平时给你的零花钱少了不成?”

朱颜撇撇嘴,有工资和奖金才能显得她是新世纪独立自主的好仙宠,啊呸,好女性啊!他究竟懂不懂什么是小动物的自尊啊!

天玑作为三界币土豪自然是不懂,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梨花木茶几,勾唇一笑,龙章凤姿:“这样,今晚你来我房间陪睡,奖金就还给你。”

朱颜登时菊花一紧,惊恐地揪住了衣襟:“这这这不太好吧?”

天玑挑眉,玩味地看着她:“反正,又不是没睡过。”

第二章

朱颜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要牺牲色相来换取奖金。

迎着瑟瑟夜风昂首站在天玑卧室那扇雕龙舞凤的奢华檀木门前,朱颜顿时生出一种悲壮感来。

她真的好想把这扇门卸了卖掉然后卷铺盖走人……

“还不进来?”天玑低缓沉稳的声音隔着夜色传来,喑哑而迷人。

朱颜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深深呼吸,猛地推开房门冲进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噗”一声变回原形,八角并用爬到床边吐丝结网,然后视死如归地把自己挂了上去。

天玑看着那坨在白色蛛网上瑟瑟发抖的毛球,脸色不是一点半点的难看。

他虽然不是小清新,但也不至于重口到吃蜘蛛,她有必要怕成这样?

“朱颜,你最好马上给我变回来。”天玑皮笑肉不笑地用手在朱颜身上戳了一下,毛球顿时抖得更加厉害,连天玑都忍不住担心她把自己给抖了下来。

“我我我我们就这样睡吧……”朱颜话都说不利索,小眼睛飘忽飘忽就是不敢看他。虽然已经做好了被吃豆腐的心理准备,但她娇羞的少女心还是很紧张很惶恐的跟着她的身体一起抖啊抖,抖啊抖……

天玑靠在床头有些许惆怅。

他不明白,为何这丫头化形之后就开始会怕他了。除了会偶尔惹她生气,他自认为一向很斯文很绅士,并未做出什么衣冠禽兽的事情来。

况且,如他这般帅绝人寰风姿翩翩的仙人数量有限,不对他动心简直不科学。

“朱颜,我只数三声。”揉了揉太阳穴,天玑决定使用杀手锏。

“一。”

朱颜迅速从蛛网上爬下来,钻进他的里衣中一路爬到他的耳边,可怜兮兮地开口:“你不要这样!”

“二。”

朱颜又爬到他的头上,八只爪子使劲扯他的头发,义愤填膺:“你又威胁我!”

天玑不置可否:“三。”

朱颜响亮地呜咽一声,一道白光流转,她便已耷拉着小脑袋窝在了天玑怀里。

天玑显然很满意温香暖玉抱在怀的感觉,满意地摸摸她的脑袋:“乖。”

朱颜眼泪海带状,每次他数三声的结果不是扣工资扣奖金就是扣零花钱,为了钱再次妥协的她真是太没出息了……

天玑倒是有种再世为人的舒畅感,作死的司命星君给朱颜灌输一些“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后,她就再没和他一起睡过。早知道能这般叫她妥协,他也不用独自度过那么多个冰冷的夜晚。

他喜欢她。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那种对宠物的喜欢是怎么质变为对一个女人的占有欲。

不过,这种事并不在他考虑范围内,他要思考的,只是如何让她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见天玑没有其它的动作,朱颜小心翼翼抬起头,结结巴巴:“不、不是要陪睡吗?”

天玑垂眸瞟了她一眼:“不是在睡么?”该死,司命星君是不是又拿什么乱七八糟的言情小说给她看了?

“怎么,你嫌我动作太少了不成?”说着便在朱颜腰上一掐。

“不不不不不……”朱颜急忙摇头,整个人硬邦邦僵在天玑怀里:“我什么都没说,睡觉,睡觉……”

天玑带着鼻音“嗯”了一声,抬手挥灭室内夜明珠照明系统的自动开关。

第三章

???望月城中的时光安宁而闲适,看着天玑抚琴弄笛,雪水煎茶,日升月落一天便过去了。

朱颜时常感到似水流年等闲度,但又觉得这样懒洋洋活着挺好的。

大抵是上天见他们的小日子实在太滋润,这天一早,长刑司的仙差便拿着一纸提审书走进城中:

“禄存星君天玑贪污受贿,擅改账目,中饱私囊,玩忽职守,长刑司因以上几条罪名将对你进行调查,星君,跟我走一趟吧。”

朱颜正趴在软榻上剥葡萄,闻言惊得直接滚了下来。

天玑倒是很淡定地捻起一颗葡萄,慢条斯理咬开吞下,这才擦擦手,好整以暇地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朱颜慌忙张开手挡在仙差跟前,紧张得结结巴巴:“仙、仙差叔叔你是不是弄错了,天玑……星君他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无妨。”天玑轻轻拉过朱颜,安抚性地握了握她的小手,眉眼从容:“我很快就回来。”

半信半疑任他放开自己,朱颜愣愣看着天玑跟着仙差消失在望月城尽头。

眼巴巴盯着城门口,直到月上中天,朱颜也没见着那抹熟悉的白影披着满身月华归来。

沉沉夜露滴在花下积水中,头顶巨大的云朵被风缓缓吹动,投下变化莫测的影子。

静夜中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朱颜惴惴不安地攥着裙摆,忍不住胡思乱想。听说长刑司的判官和提刑使都很凶,他们会不会因为长期心理变态对天玑滥用私刑?司命星君的小说里不是说还有凶残的审刑嬷嬷吗,要是她们拿针扎天玑怎么办。

这么一想,地上云朵的影子好像都变成了手铐、皮鞭、老虎凳,脑海中也跟着浮现出一幕幕场景:

邪佞老嬷嬷一把撕开天玑的衣服,天玑美目圆整,竭力捂住重要部位,叫的楚楚可怜:“你你你别过来!”谁料老嬷嬷步步逼近,捏住天玑的下巴,淫笑:“美人儿,你就乖乖从了我吧。”

或者天玑在邪恶势力面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高傲地扬起他那弧度优美的下巴,深情而抑扬顿挫地吟诵一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然后吐出三升老血,留下她撒手人寰。

朱颜越想越害怕,不停咬着指甲,全身寒毛竖起来一起跳骑马舞。

???虽然天玑时常欺负他,但摸着节操说,他的确是一只土豪大帅逼!平日她都舍不得多碰,怎么能让老嬷嬷染指!不行不行,她一定要去保护他!

想到这里,朱颜更是豪情万丈地双手握拳,觉得自己就是那替天行道的正义化身!

只是她忘了,要论修为,她在天玑面前都只是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

第四章

长刑司的私人牢房环境着实不太好。

稻草丑陋,地板潮湿,桌椅残废,采光通风更是丧心病狂。

天玑叹息,长刑司是穷疯了么,等他出去之后赞助一笔让他们重新装修下这里才好。

嗯?怎么连蜘蛛都出现了……蜘蛛?

天玑嘴角一抽,默默看着那团白色的胖东西艰难从墙顶的缝隙里钻出来,一溜烟爬到自己头顶的天花板,笨手笨脚吐出一条丝,悠悠落下来。

谁料方位诡异的通风口突然一阵阴风刮来,白团子被“啪”一声吹到另一面墙上,可怜巴巴地整个顺着墙面滑了下来。

白团子背部着地,八只爪子舞了半天才翻过身来,又急忙爬向他,顺着他的手臂一直爬到耳边,这才神秘兮兮又邀功一般地小声开口:“嘘!我来保护你了!”

天玑哭笑不得,把她拿下来放在掌心戳了两下:“你不好好在家待着跑这来作甚?”

朱颜伸出爪子抱住他的手指蹭,咕哝:“我担心你嘛……”

说到这里,朱颜急忙跳到他膝上,反反复复绕着他爬了好几遍,确定他没有受伤后才重新爬回他的掌中,絮絮叨叨:“如果他们打你你一定要还手,你那么挑食,在这里一定没吃东西,虽然你也饿不死……你还有洁癖,这里这么脏你一定很难过吧,没关系,回去就可以洗澡了……”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天玑没由来觉得一阵暖心。牢房阴暗潮湿的空气,似乎也因着她的出现变得柔和起来。

原来,她比他想象中更关心他。

思及此,天玑不由扬了扬唇角,指尖温柔地抚上她毛绒绒的身体,轻轻捏了捏。

谁料朱颜一下跳起来,嗔怒:“你干嘛捏我!我来看你你还捏我!”

见天玑脸色一黑,朱颜以为他生气了,语气更加凄凉:“你你你还瞪我!我我、哇啊……”

天玑深深叹息,捏起朱颜圆滚滚的身体将她放到头顶。如果多吃鱼能够弥补智商缺陷,她起码得吃一对儿鲸鱼才行。

朱颜先是一愣,伸出爪子按了按身下柔软的黑发,然后舒展开身体,软绵绵地趴下了。

她没化形时的很多岁月中,就是这样趴在天玑头顶度过。那时她总觉得,好像天玑就是她的世界。

外部厚重的铁门被缓缓开启,空旷的私人牢房中突然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朱颜吓得急忙缩到天玑颈后,刚露出一点眼睛,就见着一双锦云蓝绸的高靴出现在牢门之外。来人悠悠开口,很是闲适的样子:

“禄存星君,别来无恙啊。”

朱颜抬起头,一眼便认出了这个人——长刑司阴判官!

阴判官本是天庭一个小小仙差,靠着投靠天玑宿敌罗宿上仙起势,罗宿上仙勾结叛党罪名暴露后,他临阵倒戈,出卖罗宿上仙换得了判官职位。此外,他还多次找到天玑,企图巴结他往上爬,可是这种小人,怎么入得了天玑的眼!

天玑轻笑一声,看都没看他,淡道:“长刑司真是什么人都能进。”

阴判官冷笑:“天玑,纵使你是北斗七星君之一,有南北斗其余十二位星君为你作保,但只要弄丢女娲勾玉的罪名坐实,莫说你现在的职位,怕是你的万贯家产也保不住!不过,若是你肯求我……”

天玑笑出声来,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最后,他敛了眸光,只冷冷对阴判官说了一个字:“滚。”

第五章

洗清贪污受贿,擅改账目这种无中生有的罪名对天玑来说自然不是难事。

关键,就在于阴判官所说女娲勾玉。

已记不清是多少万年之前,前朝玉帝将女娲勾玉送至望月城交他保管。谁料有一日,这玉竟然凭空消失,天玑动用巨大财力,避人耳目地将三界翻了个遍也毫无结果。

后来改朝换代,这事再无人问津。原本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寥寥可数,没料到阴判官会知道,居然还和他翻几万年前的旧账。

女娲勾玉原本就是吸收天地日月精华之物,放了个几万年成精成仙自己跑了也并非无可能。

这事可大可小,最后的结果,自然需看阴判官的后台是谁。

他一个小小判官不可能知道勾玉之事,更无胆量敢如此与他叫板,必是有人主使。

朱颜也看出天玑这几日心情不好,叫了一堆小蜘蛛来排练舞蹈跳给他看。

看着满地乱爬的蜘蛛,天玑真想把朱颜脑子敲开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最后挥挥手斥散其它小蜘蛛,天玑抓起朱颜,将她放在胸前:“你给我安分一点。”

“哦。”朱颜不高兴地撇嘴,这个舞蹈她好歹排练了那么久,就算他不喜欢,装装样子表扬她几句也不行啊。

半晌,天玑才轻声询问:“这几日你总不在,就是排练舞蹈去了?”

朱颜欣喜地抬起头,一脸“对啊对啊快表扬我”的表情,简直都恨不得摇尾巴了。

可是天玑只是点点她的头:“你没这细胞,下次不要瞎折腾了。”

朱颜被气到了,哼哼两声不再搭理他。

好一会,却听见天玑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小颜子,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禄存星君,也再不住在望月城,你会依然留在我身边么?”

朱颜不知道为何天玑的语气听起来这般让人难过,虽然她有时候挺讨厌他的,但这么多年都在一起,她早已习惯陪在他身边。看着他笑,她会开心;看他皱起眉头,她的心会跟着一拧;看他被仙差带走,她会着急……

“我……”

“算了,睡觉。”天玑莫名的有点害怕听到回答,出声打断她,长袖一拢覆住她滚圆的身体。

怀着满腔疑惑,第二日,朱颜跑去找了南极仙翁曜华。

曜华并不老,他还有个特别洋气的名字,叫做南极长生大帝。当初便是曜华将朱颜送给天玑当宠物,现下天玑有难,朱颜能想到的最厉害的人便是他了。

听完朱颜的话,曜华笑着拍了拍她的头:“朱朱,你莫不是喜欢上天玑了?”

喜欢?她不知道这算不算司命星君言情小说里男男女女的“喜欢”,她只知道她不愿看到这样的天玑。这几天他总是叹息,她很难过,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其实呢,办法,自然是有的。”曜华若有所思,看着朱颜一瞬间亮起来的眼睛,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只是需要你配合一下我……”

第六章

庭审挑在日蚀之日,天地昏暗,不辨万物。

天玑带着手铐脚链进入大堂,俊美的眉眼之间难掩一股倦色,却依旧不减丝毫清华。

静静扫过堂中每一个角落,没有找到那个小小的白团子后天玑不由眼神一暗。自从他问出那个问题之后,她就再未出现。

自嘲般地轻笑一声,难道她也和别人一样,只是因为他的身份和钱才待在他身边的么?

堂上所坐之人正是阴判官,见天玑没有丝毫惊慌,不由恨恨咬牙,一拍惊堂木,怒斥:“大胆,还不跪下!”

“跪?”天玑冷笑:“罪名尚未坐实,要跪,也应该你给本君跪下!”

“好,好。”阴判官眼神阴鸷:“那我问你,玩忽职守,以至弄丢上古女娲勾玉之事你可承认?”

天玑眸光淡淡:“那玉是自己跑了。”

“自己跑了?你当本官是三岁小孩么?天玑,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不妨把证据……”

“证据在此!”

青衫风流的曜华突然大步跨入堂中,他摊开掌心,赫然一枚晶莹剔透的勾玉华光流转。

天玑微微一怔,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阴判官便快步从堂上走下。

拿过勾玉仔细打量片刻,阴判官狠毒的笑了:“听说女娲勾玉耐的了三味真火,为辨真假,且用这堂中业火一试!”

说完,转手将勾玉丢入火盆之中!

只听得惨叫一声,勾玉在接触到火盆的一瞬变成了一只毛绒绒的蜘蛛,狼狈地摔到地上。她雪白的绒毛被业火烤得焦黑,背上甚至血肉模糊了一片。

朱颜八只小爪子痛苦地痉挛,见阴判官朝自己走过来,她下意识地往后缩去。可是身体的疼痛让她用尽全身力气才只能移动一小步。

“哈哈哈!勾玉?蜘蛛?”阴判官眼中闪着嗜血的光芒,见着天玑惨白的脸色,他更是得意,毫不留情地抬脚向朱颜踩去。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量是朱颜拼命移开身子,却还是被阴判官踩断了两只爪子。

十指连心,钻心的疼痛让她几乎晕过去,再也无法忍受,朱颜哭得几欲断气:“天玑……天玑……我好痛……”

世界崩于眼前是什么感受,天玑问自己,是了,也就是现在他的感受了。

原来她会消失是为了他,可他竟然疏忽大意地让阴判官伤了她!

心脏如同在冰凌丛生的狭窄深渊里跳动,每一次搏动,都牵扯所有的神经,痛得几欲不能呼吸。

天玑周身杀气暴涨,手铐应声而落,他几乎是没有思考地上前掐住阴判官的脖颈,冷冷看着他的脸一点点涨成青紫色:“你该死。不过你放心,我只会让你生不如死。”

阴判官双目圆睁,双脚不停蹬地企图从天玑手中逃脱。他求救地望向曜华,却看见他只是淡淡一笑,抬手制止了想要上前救他的长刑司差役。

无数黑色的小虫从天玑手中幻化而出,一点点钻入阴判官皮肤内。阴判官惊惶地大叫,可他的嗓子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扔抹布一般将七窍流血的阴判官丢向一旁,天玑转身,颤抖着将地上抽搐小团子捧在掌心,轻声唤她。

朱颜好半天才有了反应,啜泣着弱弱说了一句“我没事……”,气息微弱地任天玑把她小心放在头顶。

天玑努力握紧僵硬的手指,凛冽的目光狠狠射向站在门口的曜华:“是你?!”

第七章

“没错,是我。”

看着天玑已经白了一半的黑发,曜华从容地承认:“让朱朱变作勾玉的是我,指使阴判官这么做的是我,一切的策划,都是我。”

感觉到头上的小团子一僵,而后微微颤抖起来。天玑心痛得无法自持,煞气翻滚着上涌,发丝以可见的速度一丝一厘褪色为白。

剑眉横挑,天玑咬牙切齿:“曜华,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

曜华叹息:“你可知,自古君王皆忌惮臣下功高震主,同样,你应当知道,对于富逾皇室之人……唉……你若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

曜华点到为止,天玑已然明白。

纵使他平日资助再多,捐赠再多,也终是难以满足欲壑难填的狮子。想要他的资产,大可直说,何必用如此伤人的手段。曜华是策划,那主谋无疑是端坐在金銮殿上的玉帝。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天玑,自认为无愧于天界。

“你已堕为魔神,天庭自此再无禄存星君。”天玑的三千黑发终于尽数染白,一缕魔神图腾浮现于他的眉间,妖气冶然。曜华撇开眸光:“快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日蚀之日阴气弥漫天地,天玑怒火攻心,对阴判官使用毒邪之术,再加上他原本体质特殊,毫不意外按他所想堕为魔神。

看着天玑冷然转身,曜华突然叫住了他:“还有一件事。女娲勾玉当年被我拿走,然后化作了朱朱。其实这白勾玉原本和另一块黑勾玉是一对,黑玉在上古便已化形,只留下了白玉。据说这玉有智商,黑玉化形时拿走的智商太多,到白玉这,智商就只剩下了个位数。”

“这黑玉,便是你,天玑。”

天玑脚下一个趔趄,嘴角抽搐地带朱颜回了望月城。

清风明月,溪畔云涯,望月城依旧清雅安谧。

替她包扎好伤口,最后转了一圈他们曾经生活过那样久的城池后,天玑将望月城付之一炬。

他宁可自己亲手毁掉这一切,也不愿让它落入别人手中。

火舌翻滚如莲,一月未熄。背着朱颜进入魔族永夜城的时候,朱颜突然弱弱扯了扯他的头发:“天玑……你走的时候带钱没有啊?”

天玑一愣:“你没带么?”

朱颜从怀里掏出一点碎银子:“我的全部财产,你要是不嫌弃……”

天玑默然,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钱的心情,还真是奇妙……

第八章

朱颜腿伤好了之后天玑便消失了。

虽然她信誓旦旦告诉天玑,不嫌弃他没钱没房没车,他们可以一起奋斗,可是天玑好像很不开心,黑了一张脸不许她多说。

明明他在长刑司牢里还问过她,怎么一转眼就不愿意正视问题了呢。

她只想和他平平静静生活在永夜城中,就算他不喜欢她,但看在他们多年前是一对玉的份上,也不至于赶她走吧。

而且正如曜华所说,她的智商是被他吸走了,他不对她负责怎么行!

朱颜愤愤咬了一口包子,就瞧着夜牡丹花容失色地闯了进来:“姑娘,您快下楼,快!”

天玑消失后,朱颜用自己的碎银子开了个魅香楼,夜牡丹便是这妓院中的红牌花魁。

朱颜摇着小手帕走下楼梯,却在看到大厅中喝茶的人时蓦地一愣。

一袭敞怀银纹滚边玄墨色长袍华美妖冶,如绸的银发倾泻而下,他只是静静端着青花茶碗坐在那里,便如同一副绝美的画作,清华流光。

而他身侧,黑甲熠熠的魔族士兵一字排开,气势好生骇人。

他他他该不会又被抓了吧?!

朱颜惊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感觉夜牡丹不停推搡自己,语气里尽是兴奋:“姑娘,你还愣着做什么,这位是东方鬼帝,在与天界的战争中打退了南极仙翁,今儿他把咱魅香楼全包了,指名点姓要姑娘陪聊呢!”

天玑显然也看见了朱颜,优雅放下茶碗,冲她招了招手。

看着朱颜小步小步靠近,天玑拍拍大腿,示意她坐上来。

朱颜没出息惯了,见他这个动作,立刻狗腿地扒着他的大腿蹲下,一脸谄媚样,就差没摇着尾巴扑上来蹭蹭。

她两眼晶亮晶亮,很欣喜的样子:“你又变成土豪啦?”

天玑在心底为她的智商叹息一声,摸摸她的头:“是将军。”

朱颜很茫然:“为什么是将军?”

天玑随意解释:“因为我是魔神。”

哦,就是很厉害,品种很高级的物种可以当将军的意思?

朱颜自以为恍然大悟地点头,东方鬼帝听起来很国际范的感觉,大概和土豪差不多吧。

天玑将朱颜变化多端的表情尽收眼底,突然很温柔地笑了,继续摸摸她的头:“那么,你能不能解释下……”眼光轻轻扫了扫整座魅香楼:“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嗯?”

朱颜一愣,整个人又开始抖啊抖,抖啊抖:“这个……这个……”

没出息地“呜呜”两声,朱颜急忙抱住天玑大腿,死命地蹭:“我错了……”

“也罢。”天玑将朱颜抱起来,眸光柔和而坚定地望进她眼中:“你可知我为何要一声不吭消失,又在如今回来?”

朱颜摇头,以她的智商想不明白。

“如果成婚,我不能让你跟着什么都没有的我吃苦。你懂我的意思么?”

朱颜心头一颤,连话都说不清楚起来:“你你你的意思是、是……”

“嫁给我,朱颜。”

尾声

天玑和朱颜的婚礼在偌大的新月城举行,新月城按照望月城规制所建,主房间内一器一物没有更改丝毫。

曜华透过三世镜观看这场婚礼,然后摸着大腿上的刀伤泪流满面。天界与魔族一战,天玑追着他砍一定是故意的……

书上记载这对勾玉黑的阴险,白的蠢萌,果不其然啊……

猜你喜欢
天玑望月
5G SoC理论CPU性能排行
天玑800U:瞄准中端芯片市场
望月
天玑820:中高端5G SoC标杆
联发科再推5G芯片
品诗赏词
望月怀远
联发科正式发布首款5G移动平台天玑1000
初冬望月
守得云开望月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