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时空旅游(十)

2014-01-06 02:31杨士兰
探索财富 2013年12期
关键词:榆钱财富

杨士兰

前情提要:黄老板和张老板跟着榆钱他们一起穿越来到现代的北京。两个清朝人亲眼看到21世纪的繁华,被这些现代的高科技弄得头晕目眩。张老板暂时帮高朗打理培训班的杂务,高朗给他开工资。黄老板则借了钢镚家一千块钱,摆起了地摊……

最大的财富

“啊—”黄老板惊叫着从睡梦中醒来。和他一起租房住的张老板被他吓醒了,一骨碌爬起来,“又怎么啦?”他问。

“我梦见一辆汽车朝我撞过来!”黄老板抹一把脑门上的汗,白天摆地摊的时候,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了一场车祸,一个骑电动车的被一辆汽车撞出去五米多远,那个人当场死亡,血流了一地。

其实,自从黄老板来到现代的北京,他心里就有隐隐的恐慌,这个世界太不真实了,那种什么地铁,在地底下轰隆轰隆的,一会儿跑到这儿,一会儿又跑到那儿。要是地震了,那还不把人们全都砸死在地底下?还有那个飞机,黄老板和张老板到飞机场看过,那么一只大鸟,铁的呀,总得有好几百斤吧,这么沉的一只大铁鸟,竟然可以飞上天,而且还装进去那么多人。听说轰隆隆飞一会儿,就把人送到好远好远的地方去了。高朗和钢镚请他俩去坐飞机,张老板去了,黄老板走到“大铁鸟”的门口,硬生生地把迈进去的一条腿撤回来,糟蹋了一张飞机票,愣是没敢去坐。

连着好几天晚上,黄老板都在做噩梦,不是地震,就是车祸,要不就是立交桥塌了,还有蝗灾泛滥,人们挨饿……后来,他实在熬不住了,非要榆钱把自己送回清朝去。

“我还是回去吧,我听说,关于世界末日的预测,你们这个世界也有,可见,不是空穴来风,无风不起浪呀。说不定,只是时间搞错了,不是清朝,也不是2012年。我昨天晚上又做了个噩梦,一位老神仙,告诉我,今年—就是2013年12月21日才是世界末日呢。到那一天,整个世界天塌地陷,人们死无葬身之地呀,我看,还是回到大清朝比较安全,至少能活到老吧。”

“你那是自己吓唬自—”钢镚刚要劝说黄老板,忽听榆钱大叫一声:“好—听你的,我们走!”说完翻起了跟头,高朗还没来得及问出:“真回清朝?”就被榆钱搅动起来的气流吸了进去。

天哪!是一个裂缝!

别怕!地缝不大,几个人被卡住了,他们手刨脚蹬赶紧爬出来,拼了命地逃,地面就在他们脚跟后面错位、陷裂,轰隆隆地怒吼。他们仿佛在跟地底下那个撕裂土地的魔鬼赛跑,狂奔了一段路,脚下的轰隆声慢慢变小了,震动也减弱了。

几个人停下脚步,“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好半天,钢镚直起腰来,用手指着榆钱说:“你,你,包藏祸心,心肠歹毒,毒如蛇蝎,把大家穿到电影里来—”

词语接龙:

高朗要考考小盆友们:

请大家跟我一起苦中作乐,词语接龙吧。

规则1:首尾相连,可以用谐音字哟!(“哇—好容易!”小盆友们一起欢呼。)别急,还有……

规则2:看看谁接到的词语的最后一个字是“财富”两字中的任何一个,谁就获胜了耶。(哇—挑战力度增强啦!)

Les go!包藏祸心—心肠歹毒—毒如蛇蝎—

“什么电影?”张老板喘着粗气问。

钢镚说:“《2012》呀,讲世界末日的一个电影,想当年可火啦!”

“哦—”几个人长长舒了一口气,张、黄二位老板来到北京这几天,已经接触过电影这个东东,“电影呀,假的。”张老板还笑嘻嘻地说:“真有你的,不光能时空穿越,还能穿越到电影里来,神了。”

高朗接着说:“反正也没危险,咱们就感受一把世界末日吧。”

“咯吱咯吱”的声音从脚底下传来,几个人低头一看,哎呀,脚底下的地面裂开了,弯弯曲曲的裂缝像一条巨型蚯蚓一样,迅速扩大。

“不好!”黄老板惊恐地叫了起来,土地在他面前裂开的,把他自己和钢镚等人隔开了。在这个倒霉的电影里,跟榆钱分开?那简直相当于死路一条。

“榆钱—”黄老板的声音里已经有了水分子的湿润。“穿越—穿越呀!回北京!”钢镚喊着,抛出了榆钱,其他人抓住了他。榆钱却一个飞跃,跳到对面黄老板的肩头,大声喊:“后退,助跑,跳过去,我们聚到一起!”说完,狠狠地踢了黄老板的后脑勺一脚:“要活命,你就快跑—”

黄老板脑子嗡嗡直响,顾不得多想,后退了几步,拔腿就跑,跑到裂缝边上,眼睛一闭,不管死活了,下蹲起跳。呼呼的风声中夹着榆钱的一声喊:“瞬间转移!”黄老板一使劲,脚终于踩到那边土地上了,腿一软,眼看就要跌下去了。张老板眼疾手快,抓住了他,黄老板才没掉下去,几个人不敢停步,赶紧向远离裂缝的方向跑去。

世界终于再次安静下来,几个人惶惶不安地停下来,喘息了一会儿,钢镚说话了:“倒霉榆钱,你穿越呀?差点没把大家累吐血!”

黄老板双手合十:“菩萨保佑,榆钱呀,你还是把我送回大清吧!”

榆钱耸耸肩,摊开了双手:“晚了!这里的一切都乱套了,我接收不到其他任何时空的电波,根本不可能穿越了。”

“不是,不是—”高朗急急地提醒榆钱,“这不是电影里吗?怎么接受不到电波?”

榆钱晃晃触角说:“嘿嘿,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电影。”

“什么?”所有的人被这句话吓得面如土色。

“那,那……这……里……是……”钢镚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高朗接了下去:“这是—真的世界末日?”

榆钱点点头:“真的!而且,地球发生位移,我的导航系统受到严重的干扰已经失灵,对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感抱歉。”

“抱歉顶个屁用!”愤怒至极的黄老板也冒出来句脏话。忽然,张老板叫了起来:“你们听,什么声音?”

天边涌过来一大片乌云,是什么?乌云越来越近,看清楚了,黑压压的、密密麻麻的飞虫铺天盖地地飞来,一群农民手里拿着喷雾器,不停地喷射着。一些飞虫掉到地上,更多的虫子在药雾中继续飞。“蝗灾?”黄老板和张老板都叫了起来,脸色惨白。

他们是从清朝穿越过来的,见识过蝗虫的厉害。蝗虫是危害性极大的一种虫子,它们聚集成群,所过之处,只有裸露的土地,即使还有禾苗,也只剩下光秃秃的茎秆了。

“找一个大屏幕,了解一下情况。”大屏幕终于找到了。

“全球爆发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地震,随之而来的蝗虫席卷了全球。据农业检测部门报告:全球农作物被破坏十分之六七……”“紧急预告,紧急预告!”女主播的声音,因为恐惧有些发抖,“据航天局卫星监测中心报道,有一个不明飞行物,闯进太阳系,向地球撞过来,请公民们做好应急准备……”接下来的内容,已经被人们的议论和咒骂声淹没了。

“应急准备,怎么准备?”

“地面上不安全,难道让我们钻到地底下去?”

“你以为地底下安全?外星物质撞地球,正好把你撞扁。”

……

“轰—”一声巨响,土地剧烈地晃动起来,人们东倒西歪,大屏幕闪了几下,黑了。

电力中断,信号中断。

“咔嚓—轰隆隆—”天崩地裂的巨响,脚下的石块泥土迸裂了,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去,带着人的身体,甚至仅仅一截断臂残腿,还有血,把灰尘弥漫的天空染成红色……

四个人也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撞击着,飞射出去,在和空气高速摩擦中,失去了知觉……

再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是死一般的寂静。

钢镚动了动僵硬的身子,费劲地抬抬僵硬的手臂:“我,死了吗?”那几个人也有了动静,黄老板右手支着地,支撑起上身,看到高朗,面露喜色:“转世了,还在一起,不幸中的万幸!”

“什么转世?你们就没死!”榆钱跳过来说。

“真的?”四个人噌地跳了起来,却看到一片荒凉,满地断臂残骸。好半天,张老板才战战兢兢地问:“不会是全世界只剩下我们几个了吧?”

“我不知道,我闻不到人味儿!”这是榆钱的回答。

“我不要活了!”钢镚抱头大叫,“什么都没有了,我们怎么活呀?”

“不要放弃最后一线希望。”榆钱说。

“希望?”黄老板哭着叫了起来,“还有什么希望?没有粮食,我们怎么活下去?我说回大清,你偏偏要带我们到未来,这下全完了吧?”

“看来,”高朗也低沉地说,“死,是早晚的事儿了。”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不放弃任何一线生机。”榆钱晃起了触角,仿佛是在搜寻渺茫的生机。“别晃了,”钢镚灰心丧气地说,“你能闻到钱味儿,却闻不到粮食。”

“不一……”“定”字还没出口,榆钱眼睛里就放出了光芒,“我闻到了财富味,走!”

“我要吃的—”喊声被榆钱旋起的气流吞没了,他们瞬间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很冷很冷,不是一般的冷。

这个地方又很热很热,因为,全球各地幸存下来的人们,都在向这里聚集。

“嗯?”高朗纳闷地问榆钱,“你不是说闻到财富的味道了吗?怎么是种子库?”

榆钱微微一笑:“希望的种子,难道不是人类最大的财富吗?”说完,一个转身,一行人回北京喽!

(完)

钱眼儿里的智慧

要说人类也真是不容易,一帆风顺只不过是美好的愿望,哪个人不是七灾八难呢?俗话说得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昨天挣钱,今天就有可能赔个精光;今天开汽车,住豪宅,明天就有可能债主逼门,破产了之;明天会做成一单大生意,后天就可能有天灾人祸降临,一切化为乌有……也有的人破产后,摔倒了再也爬不起来;有的人破产后,相中了楼顶,一个自由落体运动,一了百了;但更多的人即使破了产,心中仍然有一颗希望的种子,支持自己继续奋斗。

我榆钱说: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希望就是最大的财富,再苦再难,也别忘了在心里播下……

猜你喜欢
榆钱财富
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单
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单
第十三届新财富最佳投行
第十三届新财富最佳投行
春来榆钱香
又是榆钱飞满天
采榆钱
鲜嫩清甜榆钱饭
新财富500富人榜
新财富500富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