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怀平衡少失足 犹能驾虹操绝响

2014-10-29 12:12周红梅
小演奏家 2014年4期
关键词:歌舞团哥俩前线

周红梅

在百度上输入“曹元德”、“二胡”,搜索曹元德演奏或创作的曲目,唯一可以在线欣赏的一首曲子是由曾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独奏音乐会的二胡演奏家邓建栋演绎的。

提及此曲,古稀之年的曹元德笑了:“我们是看着小邓长大的。他演奏的这首曲子在央视音乐台播出时,字幕上打的作曲是‘邓建栋,我的一位学生看到了愤愤不平,告知我此事,后来央视还专门为此写了一封道歉信,其实我无所谓。”

淡泊、低调,这正是德艺双馨的著名二胡演奏家曹元德的个性,也因为此,他并不像曾经的上海民族乐团同事闵惠芬等人一样为外人所识。但二胡圈内人士都熟知他,其二胡功力不凡,音色浑厚深沉、韵味浓重、技巧娴熟,演绎各种风格题材的乐曲真切自然、把握得当,听后无不令人动容,感慨万分。在曹元德曾经就职的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所在的江苏省,他创作的《闽江行》在广播电台一播就是好几年,很多人听其二胡曲在先,认识本人在后,他的琴声还曾先后飘到德国、美国、俄罗斯和印尼等数十个国家。2000年,曹元德在兰心大剧院举办了二胡独奏音乐会。

家庭熏陶出的业余爱好

曹元德的父亲是当年沪上有名的中医,曾经医治过不少疑难杂症病人,父亲闲暇时的爱好就是拉二胡弹三弦,或吹笛子和箫。在父亲的影响下,哥哥曹元龙玩起了琵琶和二胡,而曹元德则迷上了二胡。少年时期,哥俩和现在的著名琵琶演奏家刘德海等人组建了业余乐队,每逢周末便在曹家一起玩江南丝竹、唱沪剧等,但都从未想过以此为专业。

1958年,十六岁的曹元德响应上海市上山下乡、支援新农村建设的号召,随五六个上海学生来到了离家千里之外的湖北省监利县大垸农场。

“当年,农场刚刚兴建,生活艰苦,我在这里得到了很大的锻炼。”曹元德回忆道。种棉花、割芦苇、挑土、和泥、烧砖头等等……原先对农活一窍不通的曹元德很快就学会了。“你看,我这根手指上还留了一道疤,算是当年生活留下的一个印记吧。”曹元德伸出手指给笔者看。

制作砖胚有一套技术,教曹元德制砖的师傅认为不学满三年不可能出师。曹元德不服,有一次他趁师傅午睡时,偷偷制作了一长排砖胚,恰好被场长看到了,场长问:“谁做的?”曹元德说是自己做的,没想到场长特别高兴:“你做得很好啊,要好好努力,当个砖窑工程师。”曹元德忙不迭推辞,他志不在此。

监利县要举行文艺汇演,由曹元德等人组成的大垸农场上海学生乐队收到了表演通知,但汇演当天农场的人没有通知他们就乘船走了。曹元德不甘心,几个人商量决定背上乐器一起步行到县城,从早上七点出发一直走到晚上七点整整十二个小时。演出大获成功,他们还为农场赢得了一面锦旗,表演被台下的荆州战士歌舞团看到,有意找农场要人,但最终被拒绝了。

一次,曹元德有机会回上海探亲,街道来人问起他下乡的情况和困难,曹元德直言:“我有二胡这一技之长,但没地方发挥!”来人问:“要是能让你发挥专长的地方很远,你去吗?”“去,再远也去!”曹元德斩钉截铁地回答。

曹元德和哥哥去了青海省广播乐团,团长把他当宝贝对待,还和同事开玩笑:“我得苦练半年才能赶上曹元德。”后来乐团解散,哥俩又去了青海省歌舞团。高原生活不好过,由于对气候不适应经常晕倒,不得已,哥俩于1961

年春回到了上海。

军旅生涯谱二胡春秋

曹元德哥俩回到上海时,户口并没有转过来。大哥看到南京前线歌舞团在招人,跑去打听,人家回了他一句:“没有户口,水平再高也不要。”作为待业青年,几个人只好去附近的一个俱乐部客串玩玩。

说来也巧,1961年,为庆祝八一建军节,街道要开军民联欢会,俱乐部出了一个节目——二胡独奏。等曹元德表演完大幕拉上时,台下掌声不断,观众要求加演一曲,不曾想前线歌舞团正好在台下挖掘人才,很快曹元德便收到了报到通知。

经历过颠沛的生活,曹元德特别珍惜这个机会。“我从来舍不得午睡,业余时间都拿来练琴。二胡学会容易,拉好不易,没有十年功,拉得都不会好听。习琴贵在坚持,对我来说练琴是一种享受。”回忆往事,曹元德笑了,“当时歌舞团在上海一共招了六十多人,经过几轮淘汰,最后只留下几个人。”曹元德就是其中之一。此后,他参加了全军汇演,得奖无数。

至今,曹元德还珍藏着一张特殊的照片,那是1964年,他代表前线歌舞团参加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演出,表演结束后,与毛泽东、周恩来、董必武和陈毅等老一辈革命家一起的合影留念,这是曹元德一生中最激动、最难忘的时刻。

1965年,周总理点名让前线歌舞团参加在印尼召开的万隆会议十周年纪念活动。曹元德没有想到自己也可以参加,在他看来老同志出国机会少,年轻人应该把机会让给他们,没曾想名单上还有他。“我当时非常激动,也非常开心。”时隔多年,曹元德重温往事。陈毅元帅和罗瑞卿大将审查了他们的排练情况,对此非常满意,代表团下周就要上飞机了,结果印尼来电,中国代表团规模过于庞大需要减员。曹元德以其精湛扎实的二胡演奏功底继续留在名单上,就是这一次,曹元德第一次和周总理握了手:“我当时太激动了,只记得和总理说了句‘总理身体健康。总理答复我‘小同志,你表演得很好。”

从印尼回来后,曹元德又有了第二次出国的机会,到苏联、波兰、匈牙利和阿尔巴尼亚等国进行演出交流。和上一次一样,他保持了一种不急不争、淡泊自处的态度。接到通知的那一天,他正在游泳池游泳,只见指导员急匆匆赶过来:“曹元德,赶紧穿好衣服去团部!”“什么事?”“出国!”和上次一样,节目还是由陈老总审查,陈老总特别指出:“上次随同总理出访的那个人高胡拉得很好,这次还要叫上他。”就这样,曹元德未参加排练,就急匆匆地赶赴国外。

1969年后,南京前线歌舞团对乐队进行整编,西洋乐队和民乐组只留了一把二胡,即曹元德。1985年,曹元德以正团级专业身份回到上海,进入上海民族乐团。

动琴要动情,更要严谨

猜你喜欢
歌舞团哥俩前线
是前线也是防线
哥俩好面包店
凉山彝族自治州歌舞团发展史研究
追踪潮流前线,一定不能错过这几个公众号
图形前线
不能见面
俄要重建红旗歌舞团
跟踪导练(四)4
小哥俩的吸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