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跳井

2015-05-14 15:23李德霞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5年6期
关键词:亲家豆花井水

李德霞

媳妇跳井了。

媳妇的名字叫豆花。豆花是麦根的媳妇。

麦根在城里打工。麦收时节,是豆花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把麦根叫回家的。豆花说,你要不回来,我就让麦子烂在地里。于是麦根就回了家。麦根到家的第二天一早,媳妇就跳井了。

好在,井水不深,麦根撵得紧,豆花只是磕破了头,灌了几口井水。

众人七手八脚地帮麦根把豆花抬回了家。

邻居二秋问麦根:“好端端的,豆花咋跳井呢?是你欺负她了?”

麦根说:“我没有。”

“没有她跳啥井啊?豆花妈的厉害你不是不知道,你这是没事找事。”

麦根说:“我没找事,是她找事。”

二秋走了。麦根蹲在门槛上,闷着头抽烟,一支接一支。

日头一步一步往上走……

小半晌的时候,豆花妈就上了门。

豆花妈进门的时候,麦根妈正给豆花赔礼道歉,一个劲儿地说好话呢。看见豆花妈,麦根妈忙堆了一脸的笑说:“哟,亲家来了。”

豆花妈嘴角一撇,话里带刺说:“我再不来,怕是见不到我闺女了。”

麦根妈手扶着炕沿挪过来说:“亲家,都怨我不好……你心里有气,就骂我老不死的吧。”

麦根插嘴说:“妈,这事不怨你……”

“怨我?怨我没把闺女教育好?”豆花妈铁青着脸说:“麦根你说,到底咋回事?”

麦根说:“妈,你就别问了……”

豆花妈“啪”地一拍炕沿说:“屁话!我闺女都跳了井了,你不让我问?豆花她就是死,也该死个明白吧?到底咋回事?你说!”

麦根只好实话实说。昨天,麦根请假从工地回来,搭车时,看见有人卖磁疗背心,专治腰痛的。麦根妈腰痛多年了,直不起身来,虾米似的,麦根就花一百块买了一件。可到家后,豆花又哭又闹,还操起剪刀,嚓嚓嚓,三两下就剪烂了背心。麦根一气之下打了豆花,豆花就跳了井……

“就这事?”

“就这事。”麦根说:“不信,你问豆花。”

豆花妈的脸由青变白,再由白变红。豆花妈一把拉起豆花的手说:“走!”

麦根急了,一步挡在门口说:“妈,不能让豆花走……地里的麦子熟了,要开镰,我只请了两天的假……”

豆花妈冲着麦根一瞪眼:“闪开!”

麦根乖乖地退到一边。

豆花妈拉着豆花出了门。麦根家的院子里也有一口井,井深,水浅,就那么盖着。豆花妈拉着豆花来到井边。豆花狐疑地说:“妈……你干啥?”

豆花妈弯腰揭开井盖,用手一指黑洞洞的井口对豆花说:“豆花,你不是爱跳井吗?妈成全你。你跳吧,没人拦着你……”

豆花退后一步:“妈……”

豆花妈喊:“有种你跳啊!”

豆花哭了:“妈……”

“别叫我妈,我丢不起这个人……”

说这话时,豆花妈的眼里也分明淌出了泪水……

选自《天池》

猜你喜欢
亲家豆花井水
城里乡下
蚕豆花
重庆豆花:举家朝夕食为常
亲家如同自家
人们常说“井水不犯河水”,井水和河水真的没有关系吗?
亲家如同自家
永远的亲家
蠢国王
真正的原因等
老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