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银行 搭起BRICS桥梁

2015-09-10 00:38陈希琳苏红宇
经济 2015年1期
关键词:国家开发银行五国金砖

陈希琳 苏红宇

尽管外媒屡次唱衰金砖五国(BRICS),但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则说明了金砖五国的合作已经迈入实质性阶段,绝非外界所说的“一盘散沙”。那么,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将在哪些领域助力金砖五国之间的合作,应该如何与五国的平衡发展接轨,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并非摆设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标志着金砖国家的合作进入了机制化的进程。

“金砖国家之间的合作开始让人觉得比较虚,通过金砖银行的成立,我们感觉到金砖国家的合作正在由虚向实过渡,它是深化新兴经济体之间合作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和平台。”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分析称。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可谓为金砖国家注入了“含金量”,使BRICS成为了真正的“金砖”。在瑞士苏黎世银行前北京首席代表刘志勤看来,金砖五国具有5个最大的不可替代因素,分别为人口基数最大、资源储备最大、外汇储备最大、贸易量最大和到目前为止未被开发的市场最大。

然而,作为如此大的经济体,金砖五国却没有一家属于自己的银行。“在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成立之前,金砖五国只能通过世界银行、IMF或其他银行得到融资,过程可谓是阻力重重。”刘志勤表示,金砖国家成立银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绝对不是为了取代谁或者和谁竞争。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的正式启动,让我们依靠自己,填补了这方面的不足,为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发展提供了更丰富的资金来源,保证了短期和长期的资金需求。”印度银行(中国)执行总裁瓦尔玛说。

宗良表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打破了国际金融秩序长期以来被发达国家垄断的僵局,为新兴经济体获得融资开辟了新渠道,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将逐步改变不合理的国际货币体系,形成多种国际储备货币竞争的关系,缓解西方经济危机给新兴市场国家造成的冲击,独立自主地解决当前各国面临的金融风险,为金砖五国的发展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外部经济环境。”

未来发展应与BRICS接轨

“金砖国家银行是一个新的模式,不仅仅要服务于金砖国家,也服务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俄罗斯驻华公使叶甫根尼-陶米恒认为,应该将金砖成员国的经济发展作为基础,同时将目光放到整个世界,金砖国家银行要服务于所有需要进行经济改革的国家,并促使世界产生新的经济模式。

对于“银行成立后将吸收新成员加入”这一思路,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赞赏。“如果一家商业银行越做越好,能做的项目越来越多,运作水平越来越高,那么大家就都愿意为它提供资金,让它来帮自己投资、发展。”

那么,金砖国家银行的工作该如何推进,才能促进金砖五国的团结合作?

中国建设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黄志凌认为,金砖国家银行应该切实发挥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抓住契机,将自身发展植根于五国经贸合作之中,依托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等政策性项目,在国际结算、项目融资、贸易融资等业务领域开展深度合作和创新,服务于金砖国家的全面合作与往来。“金砖各国可以充分利用各自的比较优势,寻求经贸合作机会,开辟新的产业空间,优势互补,共谋发展。”

显然,接下来金砖国家如何与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这个体系接轨就尤为重要。国家开发银行开罗代表处首席代表朱庆东建议,一是要充分利用开发性金融的理念,来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二是要修订完善一个国家近中远期的发展规划;三是要解决这些国家政府负债方面的法律制约问题;四是发挥各个国家的优势,解决借款主体的增信问题。

此外,也有专家表示,在未来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建设工作中,中国应扮演重要的角色。“中国应在其中发挥关键的作用,担负起大国责任,在国际竞争中争取更多话语权。”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表示。

机遇与挑战共存

尽管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具体运作的时间表已经敲定在2015年年底,但在实际操作和各国合作中仍面临许多难题,未来将是一个机遇和挑战共存的局面。

南开大学国家经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戴金平表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还需解决以下两个方面的隐忧:

其一,如何兼顾平等与效率。金砖银行从酝酿到成立,一直在极力避免某国主导的情况发生,但并不能够确保后续的运行效率。在缺乏主导者的情况下,如何维持这两个机构的高效运作,平衡其政策性特征与市场化运营模式,可能会是一个考验。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扬表示,一味追求平权,会使银行运转的效率比较低下,这是我们今后要解决的问题。“金砖国家内部的经济结构是不平衡的,其他四个国家都对中国经济有了越来越大的依赖,而反过来中国经济对他们的依赖没有那么强,这样一种不平衡就使得我们在一些双边的和多边的合作的进程,没有那么顺利。”

其二,选择何种货币。金砖银行和应急基金选择什么性质的货币作为信贷、援助活动的媒介将是另一个关键问题。

“一个比较公平的解决方式是,各方推出一个类似于SDR(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1969年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亦称“纸黄金”)式的一篮子货币。”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倡议,金砖SDR可以按照各国出资的份额,作为汇率的加权标准,所有的贷款、付息和收款都以SDR为基本单位。

鲁政委表示,只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在基础设施领域将大有可为。“金砖五国都幅员辽阔,同时这些经济体的政治和社会环境相对比较稳定,所以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显得很有迫切性和必要性。”

猜你喜欢
国家开发银行五国金砖
“2017年金砖五国电影展”举行
国家开发银行支持林业产业发展存在问题与建议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贷款全过程风险管理体系的构建①
创新合作为金砖国家增色
从国家开发银行实践看债券银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