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年

2015-12-29 00:40李忠元
小说月刊 2016年1期
关键词:家庄黄莺

李忠元

北风吹,雪花飘,年说来就来了。

王欢乡长驾着黑色桑塔纳,顶风冒雪地来到了武家庄。哈气成霜的天气,王欢却不怕冷似的。也难怪,今天过小年,武家庄村村长还特意杀了一头猪,请他吃新鲜的杀猪菜。王欢已经喝了很多酒,严寒被豪爽地灌进肚子里的老白干驱赶得没了踪影。

王欢的心始终是热的。武家庄的寡妇黄莺是他的扶贫联系户。今天,吃猪肉的同时,他还想给黄莺送“温暖”。

临出门送客,村长挤眉弄眼,对王欢说:“您还真要给黄莺送‘温暖哪?”

王欢酡红着一张脸:“别没大没小的!”

王欢趁着酒兴,轻车熟路地来到了熟悉的小院前。坐在车里,看着黄莺的五间大瓦房,王欢若有所思。

薯花飘乡属穷乡僻壤之地,当初刚下派到此王欢还真有点不情愿。没想到第一次下乡,竟邂逅了黄莺,让他怦然心动。

王欢和黄莺是旧相识,念高中时是一个班的同学。当时,王欢就对美貌的黄莺觊觎已久,只是黄莺并没有看上他,才让他一直近身不得。后来,王欢在父亲的努力下上了大学,又成了国家干部。可黄莺高考落榜后就成了一个地道的村姑,返乡种田,过上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为人妻母的黄莺三十刚刚出头,风韵不减,走起路来依然是少女袅袅娜娜的姿态。那天王欢一见到黄莺眼睛就久久地盯住她不放,喉结攒动,可谓垂涎三尺。

在返回乡里的路上,王欢眼前晃动的全是黄莺娇小可人的身影。王欢对身旁的司机感慨道:“唉,好久没回家了,你姐那片地儿恐怕要撂荒了!”说完,王欢哈哈大笑起来。

“要不,我送你回家看看姐?”

王欢摆摆手,不过这之后再去武家庄他就独来独往。司机是他的亲小舅子,有他坐在身边王欢感到很不自在。

新官上任三把火。王欢很快决定在武家庄前的河上修一座桥,安排黄莺的男人齐四去监工。

桥刚修好,可怕的汛期就到了,河水暴涨,桥倒安然无恙,可看桥的齐四却意外地失踪了。有人说齐四让水卷走了,有人说可能是被狼吃了,也有人说那天晚上桥上停了一辆黑色轿车……

人死不能复生,王欢三天两头地来安慰,并亲自给黄莺孤儿寡母办了低保。不仅这样,王欢还为黄莺翻盖了五间大瓦房。

黄莺心存感激,却始终笑不出来,男人的死因像一块大石头压在了她的心上,让她喘息不得。她也曾催促王欢帮忙侦破丈夫失踪一案,都被王欢搪塞过去了。

那次,王欢来嘘寒问暖,黄莺感激地打开话匣子,从孩子说到齐四的死,如泣如诉,伤心欲绝。王欢听到伤心处,也眼含热泪,动情地揽住黄莺。

见泪流满面的黄莺并没有反抗,王欢顺势伸手去扯她的衣襟。没想到,黄莺忽然如梦初醒,扇了王欢一个响亮的嘴巴,打得王欢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一个寡妇,难道不想……王欢心里说。

王欢并未气馁。在薯花飘乡这一亩三分地儿上,一个迷途羔羊还能逃出他恶狼的手心?然而,他知道黄莺可不像其他女人那样能轻易得手。但越是这样的烈女,才越能点燃王欢心里的激情。

王欢为官多年,身前背后少不了一些女人投怀送抱。不知怎的,王欢对那些主动献媚的女人总有些说不出的腻烦。

夜色渐浓,远处的鞭炮声和孩子们的欢呼声此起彼落,一派喜庆气象。

今晚,王欢酒后还是有备而来的,他像一个战士得了某种命令似的,决心非要拿下那块阵地不可!

王欢踩着雪,咯吱咯吱地走进了黄莺的院子。突然,“砰”的一声响,把王欢吓了一大跳,他的心不由得一缩,猛地收住了脚步。

院里,黄莺的儿子正在燃放鞭炮。王欢想:真是过年了,一向少有喜色的黄莺也变样儿了。他亲自把随车带来的米、面、油一股脑地搬下车,竟在那一瞬间看到了黄莺少有的笑容。

微醺的王欢顿时心猿意马,支开孩子,就迫不及待地将黄莺揽入怀中,没想到这次黄莺却没有挣扎……正想入非非之际,门“咣”的一声被踹开了,王欢猛一回头,吓得几乎昏死过去。来人正是黄莺的丈夫齐四。

原来,那晚齐四被人推下桥去,巨浪把他卷到了河的下游。不过,命大没死,只是这段时间一直待在救命恩人家里休养。

说是休养,也是在等待机会,既然王欢惦记黄莺,他就干脆把王欢的罪证搞到手……

这回,齐四终于可以起死回生了!

猜你喜欢
家庄黄莺
聂家庄泥塑:老手艺塑出新年味儿
留住都市里的“乡愁”
最初的愿望小曲
天堂是个大鸟笼
天堂是个大鸟笼
曹家庄完小开展教师基本功比赛
逝去
夜晚的花园
心中升起红太阳
平山锆家庄村的团支部应当解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