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臂无文化,照样撑起女大学生爱情伞

2016-01-16 10:18焦晓辉
现代家庭 2016年1期
关键词:金平

焦晓辉

2014年元旦,吴金平坐在轮椅上,带着腹中的孩子,嫁给了前来迎娶她的无臂“王子”吴晓凡。只有在吴金平的眼里,吴晓凡才是王子。在别人眼里吴晓凡是只有小学文化的无臂农村小伙子,而吴金平是健康美丽的名牌大学的学生。他们的这份爱甚至得不到双方父母的祝福,可是他们誓死要在一起。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他们的这份爱能否长久?婚后的生活是否能像他们想象的那样继续呢?……

你快乐了,我便无憾了

故事还得从他们的相识说起。2009年7月,宁夏吴忠市盐池县19岁的吴金平,考取了宁夏大学土木工程学院。10月的一天,心情不佳的她随便加了一个网名“大牛”的QQ好友。“大牛”风趣幽默,几句话就让吴金平的烦恼烟消云散。“大牛”叫吴晓凡,比吴金平大两岁。渐渐地,吴金平和吴晓凡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们聊生活,聊学习。吴金平亲昵称呼吴晓凡“大牛哥哥”。

一个月后,吴金平主动向吴晓凡表白:“我挺喜欢你,我们见见面吧。”吴晓凡沉默了几分钟后说了句“以后再见吧”就匆匆下网了。吴金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天晚上,久等不见“大牛”的头像亮起来,吴金平握着手机失眠了。

几天后,吴晓凡才上线。早已经等候在电脑那边的吴金平惊喜万分,嗔怪他这几天都到哪去了?迟疑了好一会儿,吴晓凡有些哽咽,他鼓足勇气说出自己的情况:“我是一个没有双臂的残疾农村人,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文化水平。家在距你千里之外的重庆涪陵增福乡,我无业无钱。现在,你还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吴金平没有回答,这个现实让她无法接受,少女美好的想象突然间都破碎了。她什么话也没说就下线了。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自那以后,吴金平一直没有上线,她不知道如何面对让她有好感的男生。低学历、农村、无臂,任何一条都让人难以接受,何况是现在这般。然而,吴晓凡却没有放弃,他一直牵挂着向他表白的吴金平。此后,吴金平每天都会收到吴晓凡发来的短信,叮嘱她按时吃饭,不吃刺激性食物。吴金平记得曾经跟吴晓凡说过她的胃不好,原来吴晓凡都记在了心里,这让吴金平觉得心里暖暖的,有一个人一直牵记着自己,无论怎样都是窝心的。吴晓凡还每天提醒她按时睡觉,熬夜不利于美容。吴晓凡的每一点关心,吴金平都记在了心里,只是她一时之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去接受这样一个男人。

整整两个月,当吴金平收到吴晓凡发来的第61封“情书”时,吴金平给吴晓凡打去了电话。吴金平问吴晓凡:“你给我的短信是怎么弄出来的?” 这是吴金平一直疑惑的问题。吴晓凡说:“我用脚打出来的。”吴金平沉默了一分钟,带着鼻音说:“我还是想见见你!”是的,吴金平想看看,这个无臂的小伙子是怎么能用脚打字发短信的。失联的两个月,她用尽所有的办法来忘记他,可是她没有办法忘记。时间,没有让她遗忘,反而让她想念。

2010年元旦,吴金平没有告诉吴晓凡就坐上了从宁夏到重庆的火车。从重庆火车站到吴晓凡的家还要坐4个多小时的大巴车,当手握着地址的吴金平出现在吴晓凡的面前时,吴晓凡傻了: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很想使劲掐自己两把,可是没有手他掐不了自己,他只好使劲用自己的左脚“掐”了一把自己的右脚,当生生的疼痛传来,吴晓凡突然有一股热泪想要飙出眼眶。

吴晓凡傻傻的样子让两人之间的拘谨一下子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吴金平对吴晓凡没有丝毫的陌生和排斥,她放下包挽起吴晓凡的空袖管:“走,带我看看你的兔子们!”吴晓凡偷偷地瞄了几眼身边的吴金平,有种做梦的感觉。在村里,他从来没看过这么漂亮的女孩。这么想着,吴晓凡变得有些语无伦次:“嗯,好。到马颈,不,走马岗,还是石马河去。”吴金平见吴晓凡紧张的样子,“扑哧”一乐:“你以前的自信幽默哪去了?我喜欢原来的那个你!”

吴金平的善解人意,让吴晓凡松弛了不少。他又恢复了以往阳光开朗的个性,语气轻快地对吴金平说:“好咧!我带你在我们村好好走走看看。”说完,吴晓凡甩着空袖管健步如飞走起来,吴金平也笑着在后面追起他来。吴晓凡的父母来了,村子里乡亲们也来了,吴金平有些害羞地躲在吴晓凡的身后,乡亲们哄笑起来。乡亲们善意的哄笑像发酵剂,将吴金平和吴晓凡之间朦胧的爱发酵得清晰、浓烈。

第二天,吴晓凡带着吴金平逛重庆。吴晓凡细致周到地做着吴金平的向导,跟她详细讲解重庆的风土人情和人文典故。吴金平没想到,只有小学文化的吴晓凡,居然那么博学,脑袋里装了那么多东西!她开始对吴晓凡刮目相看。早晨,吴金平一早起来收拾好自己,就去敲吴晓凡房间的门。仅两秒钟,吴金平就看见吴晓凡用脚飞快地开了门。吴晓凡请吴金平进来后,就去卫生间洗漱。吴金平看呆了:吴晓凡正动作娴熟麻溜用脚刷牙洗脸!吴金平吃惊得脱口而出:“天啊!你除了会用脚打字、刷牙洗脸,你还会什么?”

吴晓凡笑笑说:“洗衣切菜做饭钓鱼抓泥鳅,正常人能做的我基本都会。”吴金平的表情里充满了惊奇与叹服,她主动上前抱住吴晓凡,眼泪打湿了吴晓凡的衣服。

吴晓凡低缓着声线,向吴金平诉说了自己的不幸遭遇。3岁时,他跟小伙伴玩耍时,误闯进了一个废弃的电压房。刚走进去的他就被绊倒,双手恰好扑在了一根电线上。一瞬间,火花四射,一股带着肉焦味的青烟腾空而起。他不幸被高压电流击中,双臂被烧得血肉焦糊一片。为了保命,他被迫截掉了双臂。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这场变故让家庭一贫如洗。还没读完小学,吴晓凡就辍学了。此后,他的世界只有一双脚的距离。为了生存,为了不让人瞧不起,他在生活的磨练中,学会了自立自强。

吴金平眼里滚出了泪水,吴晓凡的经历,深深打动了她。她上前抱住吴晓凡,眼泪打湿了吴晓凡的衣服。吴晓凡呆呆伫立着,好一刻才懵醒,他用嘴巴蹭了蹭吴金平的头,颤抖着声音说:“金平,虽然我无法拥抱你,但我会用心好好地疼你爱你!”

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幸福和甜蜜填满了两颗年轻的心。

在重庆逗留了4天后,吴金平回到了学校。吴晓凡开心地把自己跟一个女大学生恋爱的事告诉了父亲。父亲却说:“晓凡啊,你遇到了骗子!我在外面打工,听到过很多骗钱的招数,都是打着网恋的幌子。你可不能犯糊涂,把爹妈赚的辛苦钱,让骗子给骗了。这些网恋,很不靠谱!”

吴晓凡反驳道:“你不了解金平,她是个好女孩。如果她想骗人,凭她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我好千倍的人。”

吴晓凡父亲没再说什么,这时候说什么,儿子也听不进去。他请了假,悄悄去了一趟银川。此番目的,他要探下虚实,看看吴金平到底是不是宁夏大学的学生。

结果,宁夏大学果真有一个叫“吴金平”的大学生。这下,吴晓凡父亲更加怀疑,心里更犯嘀咕:一个正牌本科生,怎么会看上残疾的儿子呢?太不现实、不正常了。

你是上帝派来的天使

这次重庆之行,吴金平告诉自己:就是这个人了。虽然吴晓凡是个残疾人,但是他的自理能力跟普通人没有两样。2011年3月,吴金平又跟吴晓凡见面了。吴晓凡想办个养鸡场,养殖他们家乡有名的增福土鸡。因为这种鸡品质好,卖价也高,他市场调研了一段时间,发现这种鸡特别受市场欢迎,销路上也不会有问题。听了吴晓凡详尽的计划和安排,吴金平当即表示赞同。吴金平做好了跟吴晓凡同甘共苦的准备。她将平时父母给的压岁钱共两万多块钱取出来投在了养鸡场,全力支持着男友。2011年6月,吴晓凡的第一个养鸡场建成。看着500多只毛茸茸的小鸡苗撒着欢儿奔跑在山坡上逮虫跳跃,吴金平和吴晓凡心里满是成就感。他们相约:等吴金平大学毕业,吴晓凡事业取得一定的成绩,再向吴金平父母公布他们的爱情。

2013年新年,吴金平回家过年,居然被父母“软禁”了起来。原来,两人的恋情传到了吴金平父母那里。吴金平父母觉得女儿简直疯掉了。大四学校没课要整整实习半年,为了断绝女儿这个傻念头,吴金平妈妈寸步不离守着女儿,并把她的手机电脑全部缴获。

吴金平跟吴晓凡失去了联系,天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担心吴晓凡找不到她会担心。吴金平怎么都想不到,与此同时吴晓凡也经历着巨大的打击。正月初一一早,吴晓凡像往常一样到鸡棚喂鸡,一打开鸡舍的门,他惊得倒吸了几口凉气,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鸡舍里的500多只鸡全都死光了!他仔细琢磨,终于找到了原因,原来,鸡受到鞭炮的惊吓,互相踩踏而死!吴晓凡一下又回到了原点,养鸡两年赚的钱全部赔了!这时,他又打不通吴金平的电话,焦急万分。

吴金平怎么都忘不掉吴晓凡。尽管被妈妈逼着相亲,可是她一个都看不上。为了早日获得自由,她表面上顺从父母,让父母以为她已经回心转意。在放松了看管后,她留下了字条就逃离了家。

2013年3月,吴金平来到了重庆,立刻打电话给吴晓凡,让他到火车站接自己。久别重逢,吴金平和吴晓凡有太多的话要说。吴金平依偎在吴晓凡怀里,红着脸说:“咱们结婚吧。”吴晓凡点头:“等你拿到毕业证,我们立即结婚。”吴金平头埋得更深:“不,我要现在跟你就结婚。” 吴金平的身体在颤抖,带着娇羞和战栗,吴金平把自己的第一次大胆地献给了吴晓凡。突然给吴晓凡打来了电话:“你赶快到火车站接我,快!”

吴金平的主动和大胆,源自她对爱的坚定。她深知和父母的对峙无法有结果,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她决定用老套的“生米煮成熟饭”之法来逼迫父母让步。很快,吴金平发现自己怀孕了。

2013年7月,吴晓凡陪着吴金平回到了学校,顺利取得了本科毕业证和学位证。两天后,他们和赶来学校的吴金平父母狭路相逢。看着女儿高高凸起的肚子,吴金平母亲歇斯底里冲上去撕扯着吴晓凡。很快,头上脸上都是被挠伤的血印,吴金平哭着往外推搡着他:“你先去宾馆住下,等我。”

你会娶一个瘫子吗?

吴晓凡走后,吴金平跪在母亲脚下,哭着恳求她看在孩子的份上成全自己。可是不管她怎么哀求,父母都不为所动。父母带着吴金平住进了学校附近的宾馆。 第二天一早,还在睡梦中的吴金平被母亲狠狠拉了起来:“别睡了!我得带你赶快去医院把这个孩子打掉!”吴金平瞬间吓醒,她护着肚子退缩到墙角,哭着哀求妈妈:“不,不!妈妈,我和晓凡是真心相爱,请您成全我们吧。”可是吴金平哪里反抗得了,她发现家里的几个堂兄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来到了宾馆,他们抬得抬,按得按,将她强行塞进了楼下的越野车里。当车风驰电掣驶向医院,吴金平绝望了:她腹中的孩子是她和吴晓凡爱的结晶,难道就这样被扼杀吗?泪眼朦胧中,坐在后排的吴金平猛地打开了车的门,从疾驰的车上跳了下去……当吴金平的父母发疯般冲下车将满身是血的吴金平搂在怀里嚎哭时,人群中很快有人拨打了120。

从越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吴金平双手死死抱住自己的腹部,吴金平背部着地,她狠狠摔在了坚硬的水泥地上。经过医院的紧急抢救,吴金平腹中的胎儿保住,可吴金平腰椎神经却严重损伤,可能终生无法站立。吴金平的父母难以承受这残酷的结果,哭得昏了过去。可是再多的悔,再多的痛,也换不回女儿的健康!吴金平从麻药中醒来,她含着泪抚摸着腹部,发现孩子还在。当吴晓凡跌跌撞撞赶来,吴金平问他:“如果我变成一个瘫子,你还会娶我吗?”吴晓凡低头吻着吴金平脸颊,回答得掷地有声:“娶!”此情此景,还有什么语言能形容?如果没有爱,这回答怎么会如此坚定?在这对用死捍卫爱情的年轻人面前,吴金平的父母终于做出了让步。

2014年元旦,吴金平坐在轮椅上,带着腹中的孩子,嫁给了前来迎娶她的无臂“王子”吴晓凡。吴晓凡父母这才相信:吴金平和自己的儿子是真心相爱的。

结婚后,吴晓凡把两个养鸡场暂时交由父母打理,每天都风雨无阻地去康复医院跟医生学习按摩。不久,吴晓凡学会了自己给妻子推拿按摩了。

每天早上,吴晓凡5点钟就起床了。他先烧火做早饭,然后洗衣扫地。7点钟,他准时叫醒吴金平,照顾她吃了早饭后,便用脚给她做全身性地按摩。他每天要给吴金平按摩5至6次,别人是用手按摩,他是用脚按摩。因为没有双臂,在按摩的时候,他的身体经常缺乏平衡摔倒。一次全身按摩下来,吴晓凡通常会满头大汗。因为妻子怀有身孕,吴晓凡按摩起来要格外细心,力道要把握得恰到好处。吴晓凡用脚在自己身上演练很多遍再给妻子按摩。

2014年3月20日,吴金平为吴晓凡生了一个胖儿子。吴晓凡给儿子取名“望望”,期望妻子有朝一日能够站立起来。看着丈夫又当爹又当妈,还要伺候自己,吴金平过意不去,她内疚地说:“是我拖累你了……”每当这时,吴金平都要用嘴堵住她的嘴巴,不让她说下去。

在吴晓凡悉心照料下,吴金平的下肢开始慢慢有了知觉。慢慢地,她能够站立起来后颤巍巍走几步,每天清晨,吴晓凡都会用肩膀支撑着妻子在院子里慢慢走路。2014年10月,吴金平彻底扔掉了轮椅和拐杖站了起来!吴晓凡带着吴金平去医院复查,医生对吴金平说:“你找了一个好丈夫,真是多亏了他啊!”

2015年8月,吴晓凡的第三个养鸡场落成。吴晓凡通过努力,克服种种挫折和艰辛,成了重庆市涪陵区几个乡镇有名的养鸡大户,而他和吴金平美好传奇的爱情故事,更被广为称颂。

如今,吴金平已经完全康复,完全看不出她腿部曾受过伤,是爱创造了这份奇迹。现在不会再有人怀疑吴金平当初的选择,一生中能寻得这样一个爱人,还有何求?有丈夫和儿子的陪伴,吴金平觉得幸福无比。

猜你喜欢
金平
继女能否继承遗产?
金平日回朝鲜
韧沐的诗
周至县2017年小麦白粉病自动监测预警系统试验示范报告
换工作
离开以后
不来的理由
女大学生嫁人风云:无臂的你“情瘫”的我
清金平喘颗粒中盐酸小檗碱含量测定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