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龄童的爱与恨

2016-02-17 23:54沈佳音
看天下 2016年4期
关键词:六小龄童孙悟空西游记

沈佳音

不出所料,六小龄童依然一身标志性的红色装束出现在本刊记者面前。红色鸭舌帽、红色羽绒服、红色围巾、红色镜框,脱了外套,依然是红色卫衣。

“我为什么穿红衣服,因为我们的国粹是红色,显得年轻热烈,再有就是孙悟空脸谱的主色调是红色,红色代表忠勇智慧。”

六小龄童语速很快,身体随着手势不停地前倾后挪。说着说着,他开始耍起了猴戏。

1月18日上午,六小龄童占据了家门口一家咖啡馆的整个三层,先后接受三家媒体的采访拍摄,下午又要去参加北京卫视春晚的彩排,晚上再赶去济南参加山东卫视春晚的录制。此前,他刚刚结束了辽宁卫视春晚的录制。

86版《西游记》开播三十年后,57岁的六小龄童依然是最火的孙悟空代言人。而他,显然也享受这种角色,一直以来,也自诩为孙悟空经典形象的捍卫者。当后辈们试图挑战其经典形象,换一种方式演绎孙悟空时,常会引起六小龄童的愤怒。他说自己并不反对艺术上的百家争鸣,但传统还是要维护的,孙悟空就不该谈恋爱,那是“有毒的”。

“有毒的”孙悟空却越来越多。仿佛七十二般变化一样,舞台上涌出各种风格的悟空形象:猴样的、人样的、谈恋爱的、病态的……时代已经变了,有时候六小龄童甚至也不得不妥协,与他看不惯的孙悟空们,同台现身。

活在猴山中

当记者赶到约定的咖啡馆时,服务生问:“是采访六小龄童先生吧?”

这里已经成为六小龄童经常接受采访的地方,成了他向世人布道叙说自己和孙悟空的舞台。

六小龄童的父亲六龄童曾说过,有的人一上台就下不来了。六小龄童便是如此,即便离台很久,在他心里,舞台依然在那里。

很多人知道六小龄童,就是从孙悟空这只猴子开始的。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原名章金莱,出自绍兴章家。从曾祖父“活猴章”开始,金箍棒便代代相传,到他已是猴王世家的第四代,也是最出名的一代。

1986年,参演《西游记》,初出茅庐的六小龄童立刻达到了一个演员的巅峰,成为国人心中孙悟空最具象的化身。这一版《西游记》迄今已经重播了3000多次,是世界上重播率和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六小龄童为此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在座的各位,我演的《西游记》,连一集都没看过的,请举手。”每次做活动,六小龄童都要做一下调查,“没有一个!我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幸福的演员。”

2014年4月8日,北京,六小龄童在讲座“从美猴王到斗战胜佛——六小龄童的‘漫漫取经路”上,为观众表演了西游记人物的经典表情(fotoe图)

可以说,六小龄童的一生,就生活在孙悟空的光环和阴影里。

《西游记》之后几年,他也曾有些迷茫,从1988年到1991年一个本子都没接,闲了3年,“找到一个比孙悟空更好的角色太难了。”

一直到1991年,他在黄健中导演的电影《过年》里出演了一个窝窝囊囊的“妻管严”,让人几乎看不出来他是谁。接着,他又不紧不慢地演了警察、医生、商人、大反派等各种角色,也演了一些名人,比如鲁迅、胡适、周恩来、吴承恩。

但说起六小龄童,观众依然只记得孙悟空。他的女儿妞妞小时候总是认为爸爸就是孙悟空。折腾了十几年,六小龄童发现自己依然翻不出孙悟空画下的那个圈。

他不再想超越,也超越不了。“孙悟空就是我演艺生涯的珠穆朗玛峰。”他安心地沉浸在孙悟空的世界里,他的手机壳是一只咧着嘴的猴子。而他所住的CBD豪宅更是被他打造成一座猴山:猴子面具、猴子洗手液、猴子晾衣架、猴子毛巾挂件、猴子饮水机……墙上挂的一个钟表上是一只愤怒的猴子竖着中指。

这些年,六小龄童和妻子去各地古玩市场收集了各种版本的《西游记》和猴子造型的老物件,女儿则从国外给他寄来各国的《西游记》和小玩意,大大小小有几万件。为此,他又以“收藏各类《西游记》藏品数量之最”申请了世界吉尼斯纪录。

在他眼里,孙悟空就是猴子,猴子就是孙悟空,二者是无法分开、无法割裂的。他实践着自己人生规划:前半生传承猴戏艺术和孙悟空的表演,后半生传承中国的猴文化。

2006年,他参加了文化考察活动“玄奘之路”。在印度的那烂陀玄奘纪念馆,六小龄童拿出一张黄迹斑斑的地图,介绍说是在北京地摊上买到的民国十二年出版的玄奘取经线路图,他请王石等人在上面题字。“这幅图我会很好地珍藏起来。我认为《西游记》里的玄奘+孙悟空=历史上真实的玄奘法师。”在德里一所中学,六小龄童演讲后,在现场临时找了一根水管充作金箍棒,表演起了猴棍,舞得虎虎生风。

“最讨厌的那种人”

1月6日下午5点多,六小龄童发了一条微博,推荐当晚在云南卫视开播的一部电视剧《石敢当之雄峙天东》,“我在剧中饰演玉皇大帝,希望大家接认可并喜欢我的新角色”。

微博下面的评论中,点赞最多的一条来自网友stone石头shitou:“500年前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如今当上了玉皇大帝,是不是我们长大后,都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六小龄童最讨厌的可不是玉帝,而是另有其人。

2004年也是个猴年,六小龄童在忙碌之余发现自己心中的孙悟空受到愈来愈大的挑战。“我发现有一部影片,从港台那边过来的,讲《西游记》的,其实一开始没人注意,后来大家都去欣赏、去看它的时候,我感觉有问题了,尤其是一些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对它的推崇。”六小龄童发现,在这部电影里,孙悟空竟和白骨精谈起了恋爱,这完全颠覆了他的“西游观”:“三打白骨精这样好的一个剧,毛主席当年两次看了我父亲主演的电影和一次舞台剧。三打白骨精就是要抨击妖怪的假恶丑,弘扬真善美。你现在让孙悟空叫白骨精‘晶晶,白骨精叫孙悟空‘空空,五百年前是恋人,你这样去搞、这样去放,危害无穷。”

六小龄童始终不愿提及这部电影的名字,但显然指的是周星驰主演的《大话西游》。这部电影原本票房惨败,却在日后的解读中成为后现代解构主义电影中的经典,受到了70后、80后乃至90后的欢迎。他们原本是看六小龄童的《西游记》长大,过了一个又一个暑假。现在,这些人又跟着《大话西游》大笑大哭,那些台词与他们的青春和爱情相伴。

也是从2004年开始,六小龄童决定走进高校、社区,去讲他理解的孙悟空和“西游文化”,同样是一身红装,在现实的舞台上,他又讲又演。

“我要跟大学生直接去沟通,跟他去讲,为什么我要坚持这样一个民族文化的精髓,不能随意地去改。”有人也对他说,应该包容一些,百花齐放,六小龄童回应道,“不行!因为你明明知道它是有毒的东西,你怎么可能让它出现呢?我们内地到目前为止,影视剧文学网络没有分级制。像您看,看着好玩,孙悟空跟妖怪谈恋爱了,唐僧乱搞,一笑了之没想那么多,原著也不会因为他乱改就改变了,看原著的人多吗?真正看影视剧还是年轻的朋友在看,尤其小孩,各大网站写的头条是‘六小龄童最害怕小朋友问他孙悟空有几个女朋友。孙悟空讲一句低俗的话或者是那种色情的话,那就太不应该了……”

六小龄童一张口就快得像他舞的金箍棒一样密不透风,本刊记者好不容易插上一句:“可这不是改编的问题,是电影分级制的问题……”

他立刻打断,回到自己的逻辑里:“我就一直在讲,猴戏不姓章,应该属于中国乃至属于世界。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也不是胡说,改编的底线在哪里,是在我们观众心中。孙悟空拥有七情六欲,就是唯独没有爱情,取经路上,给师徒五人安排感情和爱情归宿是荒谬的;正是孙悟空无性人的身份,才造就了特立独行的传奇经典,铸造了文化精髓。与时俱进不是幌子,名著就是名著,不可以打着与时俱进的口号肆意摆弄。”

90年代六龄童(右)为儿子六小龄童化妆(IC图)

他又愤怒地提起另一部片子:“前几年有一部根据《西游记》元素改编的电影,恶搞陈玄奘大师,直呼其名。你想陈玄奘是谁啊,中华民族的脊梁,鲁迅先生称他是民族的脊梁,千古完人。你说这改编有意义吗?这样直呼其名陈玄奘,我先不说表演和造型,就这个内容……”

他依然不肯说片子的名字,但很可能是指周星驰2013年的《西游降魔篇》。

记者追问:“现在改编的这些电影,您看过吗?”

“我不用看,看片子介绍我就知道了。没有完整地去看,就是片断的台词我就知道这部戏了。有的看过,有的没有。”

“您看过哪个?”

“具体就不说了。”

六小龄童已经在国内外做了800多场西游文化的讲座,今年他希望能达到一千场。“人妖不分是非颠倒,那成什么了。艺术要百花齐放,如果孙悟空都跟六小龄童的风格一样,那就没有意义了,京剧粤剧沪剧全有演孙悟空好的演员,但是这些老艺术家过去的戏剧传统绝对不会混乱的。”

一个网友在微博上评论说:“我虽然不认同六老师的言论,但是一个老人家坚守着十六岁那年热爱着的东西,又有什么错呢?”编剧、影评人史航回应说:“我十六岁热爱的姑娘,我还一直不希望她结婚呢。”

“真假”孙悟空

57岁的六小龄童身材依旧,干瘦、矍铄,一双火眼金睛虽然戴上了眼镜,依然有神。“我时时刻刻都在练功,有一些高难技巧,我可能现在做不了。但我的表演艺术依旧,一双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妖怪。”说着,六小龄童就像孙悟空一样眨起了眼睛。

2016年,孙悟空成了最强IP,由《西游记》改编的影视剧将会扎堆上映。而这一次,六小龄童也加入到浩浩荡荡的改编队伍中来。2015年4月,他与马德华、迟重瑞、刘大刚“师徒”四人宣布,将与美国派拉蒙影业一起合拍3D电影《敢问路在何方》。

四个人加到一起都二百多岁了,发布会上六小龄童还是不服老,耍完金箍棒后,来了一个干净利落的劈叉。在他看来,这是扮演孙悟空的基本功,“你找一个外国演员,不会耍金箍棒,一扔过去,就没有魅力了,我把戏曲武术的棍子一抛,再用高科技变成无数个,几万个棍子就锦上添花了。在内容上肯定是中方主导,这部电影未来的成功,一定是东方的艺术和西方高科技完美的结合。”

把《西游记》搬上大银幕是六小龄童三十年来的心愿。他介绍说,早在1995年就有美国电影公司计划投资上亿美元拍摄《大闹天宫》,并邀请他出演孙悟空。片方专门请来一个好莱坞化妆世家的大师,把他化成乱发披肩,满脸皱纹的孙悟空,因为化妆大师认为孙悟空就是一只千年老猴王。六小龄童把央视版孙悟空的定妆照拿给他看,告诉他孙悟空应该是一个人格化的俊美猴王。双方理念不合,这次合作也就不了了之。

这些年,六小龄童自己也四处为此拉投资。“有些也是国家顶级的电影公司,我跟那些老总都聊过,前几年了,也理解我的意思,但他们跟我说市场是残酷的,不能原汁原味表现《西游记》,如果孙悟空不能谈恋爱,他们只能跟港台某个演员(合作),拍个搞笑的。我的心在流血啊。”

不断和市场碰撞过后,这位昔日“齐天大圣”的观念也有所改变。这一次他找到了此前拍过《老男孩之猛龙过江》、《致青春》和《小时代》的儒意欣欣影业公司,六小龄童说,这次想请小鲜肉吴亦凡演白龙马,请韩国人演二郎神以开拓国际市场。

歌手龚琳娜也意外出现在发布会现场。她的神曲《金箍棒》争议很大,大部分歌词由“吧咯嘀咯”等象声字构成。六小龄童却认为她吸收了中国戏曲的元素:“ 我认为她的这首新曲,歌词内容是严谨洗练的,并没有用恶搞低俗、博人眼球又拙劣的形式去演绎,她的面部化妆、头上画的金箍、安插在肩上的雉鸡翎都有美猴王孙悟空的特点,这些都是需要充分的想象力的。”

有些东西可以变,有些东西六小龄童是坚决不肯变的:“我的造型不能变,你问问老百姓,连一根毛都不能动,主要情节也不能变。”

十个月过去了,这部影片目前还处于剧本创作阶段,按照当下电影工业的节奏,这并不寻常,而能否搭上猴年的顺风车也尚未可知。六小龄童对此似乎并不在意,“为什么要在猴年上,这跟影片的艺术有关系吗?一部好的电影,哪怕是狗年放,它也是好的。你是希望弄出一个烂片,捞一把钱呢,还是希望留下一个经典?”

但是,在猴年的电视舞台上,人们还是会频繁看到这位昔日猴王的身影——和其他孙悟空的化身重逢,传统的、搞笑的、颠覆的、谈恋爱的、病态的、妖气十足的……一起同台演出。

大年初一,2016年的北京春晚上,观众们就将看到这样一幕:《西游降魔篇》里的最丑孙悟空黄渤代言这场晚会,1996年TVB版的孙悟空张卫健用一句“蟠桃盛宴开始了”拉开晚会的大幕,接着《大话西游》里那个絮絮叨叨的唐僧罗家英开唱当天的第一首歌《Only you》……六小龄童,传统美猴王形象的缔造者,这些孙悟空新形象的反对者,将压轴登场。

猜你喜欢
六小龄童孙悟空西游记
西游记
西游记
我的妈妈是“孙悟空”
西游记
西游记
雷伊大战孙悟空
挨饿的“美猴王”
酱爆西游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