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微信红包

2016-02-17 00:00王莹莹+李叶
看天下 2016年4期
关键词:零钱支付宝微信

王莹莹+李叶

沈华勇一直紧盯着电脑屏幕上还在不断攀升的K线,手心捏着一把汗。

刚过上午十点,K线图显示线上流量已经达到系统最大承受能力的60%-70%。虽然真正的峰值还没到,照这一趋势,系统将很难承受当晚的实际流量。如果不采取措施,实际流量就会像冲出水闸的洪水般将系统全线冲毁。

这一天是2015年除夕。沈华勇是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FIT)平台研发部系统分析总监。他很难忘记,自己像闯关一样惊心动魄地度过了这一天。如果服务器崩溃,用户手机上的红包瞬间就会变成“死物”。最终,沈华勇所在的春晚红包项目组扛住了当天10.1亿个红包的轮番轰炸,高峰时期交易达4.5万笔每秒。

今年2月7日,2016年的“除夕红包大战”打响,不仅仅是微信红包,这一次支付宝红包也火力全开,还揽下春晚这一重头戏。在“摇一摇”、“咻一咻”背后,两支参战大军都拼尽了全力。

弹性战术:小额零钱请“排队”

春节红包大战未全线打响之前,腾讯和支付宝埋头做着同一件事——压力测式。

所谓压测,简单讲就是在系统上模拟真实的线上流量,看系统到底能够支撑多少流量压力,这是测试系统承受能力最有效的方法。

腾讯FIT团队预测,今年除夕当日红包的收发量会达到百亿规模,这就需要系统有更高的承压能力。红包之所以对系统的要求高,是因为红包是裂变式的,一个红包会变成十个甚至是数十个。每一个用户拿到钱都会像存入银行账户一样存到微信账户上。在春节这样的红包大战中,系统需要扩充到百万级的并发流量。

备战2015年春晚时,沈华勇从2014年的9月开始就做压测,一直做到春晚开始的前两天才最终达到预计的目标值。为了应对今年除夕的红包发送峰值,沈把压测工作又提前了近三个月。

腾讯FIT团队还制定了一套“弹性战术”的打法——“我们做了一套一步入账系统,海量红包进来后会先存储起来。用户抢到红包,我们会先算出来账户上有多少钱,但并不是所有钱都实际到账。如果你抢到100元,你可能马上就要发红包,这种高额度会优先排队入账;你抢到1毛或者几分钱,我们就会先做缓冲,等到系统没有那么繁忙时再将钱转入个人账户。”FIT支付平台研发中心总监李茂材告诉本刊。

那么,到底要小到多少额度才会排队入账?事实上,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数额,“排队的额度会不断变化,如果我们设置在3毛以下,通道很顺畅,我们就会放低到2毛钱。可以将其理解为有个浮标的动作,有一个流控的保控机制。”李茂材说。当然,最重要的是要保证用户入账的钱一分也不少。

除了“弹性战术”的打法,FIT团队还拥有一套强大的算法。比如十元钱分成5份,就是采用一个随机的算法,把金额打散随机分配给大家。“还会有一些人总做一些稀奇古怪的尝试,比如说1元钱发给100个人,算法上就要做出各种各样的考虑。”李茂材说,这套算法的另一个挑战是,要保证被分配到的所有人都领到钱,不能有人抢到红包,查看后发现是零元。

摇一摇幕后把关人

从2015年6月以来,沈华勇最“亲密”的伙伴恐怕就是放在工位旁边的行军床,他身边的几百位同事也一样。

“发红包这一动作会带来很大流量,同时会带动使用微信、QQ等聊天工具。就像你投一个石头进去,周边很多东西会炸开,都会带动起来。这其实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简单地堆一些服务器就能搞定。”沈华勇说。

自从2015年微信红包走俏于人们的指尖,成为年夜饭、看春晚以外的全民活动后,腾讯专门就春节抢红包大战成立的跨部门联合项目组就一直存在。项目组从前台到后台横跨近20个部门:安全平台部、网络平台部、架构平台部、运营管理以及公关等等,仅做支付技术支撑这一块的就有几百人,整个项目组上千人。

在项目组内部,还会从前台到后台的每条线上,都设有技术沟通群,遇到任何问题都有值班人员迅速进行沟通,并根据问题出现的原因、级别找到相应人员解决问题。

还要做好跨机房的容灾工作。支付宝曾出现过光纤被挖断的情况,腾讯的机房也遇到过火灾。“当机房出故障时,我们系统能够迅速地切换过去,能够做到秒级或者分钟级的容灾。”沈华勇告诉记者。

除了腾讯内部的联合项目组,和他们在同一个战壕备战的还有各大银行的兄弟。银行的技术人员、负责人、联络人等过年时要在银行的机房、办公楼里随时待命。

“我们和每家银行都建立了一个实时沟通渠道,发现任何一个银行有问题,都可以实时通知他们解决。”腾讯支付安全总经理、FIT副总经理许国爱介绍说,“这种默契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形成,我们这几个月一直在磨合,提出各种各样的需求,甚至还会去那个银行办几百张甚至上千张卡,通过我们的系统实实在在地扣钱,用很高的频率同时扣钱,验证他们的能力是否达到我们的要求,提前做好容量评估。”

站在全球来看,支付巨擘VISA每天处理的峰值笔数有2亿笔。一些传统银行无法应对如此高并发量的冲击,而腾讯的后台能力则已经可以做到百亿级峰值。“在真正的运行环境中,我们的系统可以实时判断银行的承载量,一旦发现问题可以在几秒钟内分配用户数量,直到银行达到平衡状态。”许国爱表示,这样既能保护银行又能更好地相互配合完成服务。

花样红包

后台的紧张备战最终要靠前台闪亮的红包来体现,这一次陪同微信红包一起备战春节红包的还有QQ红包。

看到微信红包的大红大紫,2014年3月正式上线的QQ钱包也想尝试一下。2015年除夕的悄悄试水,再一次验证了红包这个社交和支付结合的产品的爆发力。“我们2014年12月才开始准备,做出第一个版本。2015年除夕当日,微信上产生10.1亿红包收发量,QQ平台产生的红包收发量是6.37亿个,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FIT副总经理、腾讯QQ钱包总经理郑浩剑告诉本刊。

2015年12月31日的跨年夜,QQ红包就强势入局。当夜QQ红包整体收发总量达10.83亿次,玩红包用户总数近两亿。针对QQ用户偏年轻化的群体,还专门开发出“刷一刷”的抢红包新玩法。在抢红包页面中,用户挪动手指轻轻往下一刷,就有机会抢到红包,刷的次数越多机会越大。事实证明,年轻人的手指确实灵活,当夜累计“刷一刷”总次数729亿次,刷到红包总数5.62亿个。

由于今年备战除夕的时间更长,QQ钱包对基础红包也进行创新,更方便年轻用户秀出自己。个性化红包可以在红包上写一个大大的姓氏,也可以在上面展示其他的个性化表情,比如说“妹子先抢”等。数据显示,QQ用户18-29岁的年轻用户超过5亿。在即将到来的春节红包大战中, 90后更是绝对的主力军。

这一次,隆重入场的支付宝红包也使出了浑身解数。蚂蚁金服集团公众与客户沟通部负责人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支付宝红包最大的特色就是强调与家人和朋友的互动,而不是仅仅定义成“发钱”。在支付宝看来,看春晚、抢红包不是个人独自进行的行为,应该加强家人之间的感情和联络。因此,今年支付宝红包在玩法上会专门进行任务设定,让抢红包、传福气成为春节团圆的一部分。

1月21日,支付宝春晚红包神器“咻一咻”亮相,春晚前的红包预热拉开序幕。据透露,支付宝红包会连续发放19天。2月7日前,用户可以“咻”到商家发放的优惠和其他彩蛋。除夕当天,用户则可以“咻”到春晚现金红包。除了春晚红包外,支付宝最新版本中,中文口令红包、讨红包、随机红包以及可以区分性别的男女红包也一同上线。

百度也联合旗下支付、导航、团购消费等应用,发力春节红包福袋,增强用户黏性。BAT再次聚齐了,红包这么多花样,抢不到怎么办?

一直帮忙抢火车票的360又出现了——360手机卫士上线抢红包特别版,开启红包提醒功能后,只要有红包出现,安装了360手机卫士的用户在手机锁屏的情况下就能收到实时提醒,可以一键迅速进入抢红包页面。魅族手机也表示,他们可以将微信中的红包消息单独提取出来,构建成一条系统通知,保证用户不会错过红包。

不愿当千年“老二”

微信红包产生的源头,是广东人新年开工后“逗利是”的习俗。“逗利是”是广东话“讨要红包”的意思。腾讯在深圳的近万员工“刷楼逗利是”的传统更是由来已久。

2008年底,当时还没有移动互联网,在PC互联网时代财付通内部就做了一个电子红包,方便来年开工讨红包。“因为有些同事找领导要红包时会遇到领导不在的情况,他就只能通过QQ或者内部办公系统跟领导要红包。有了电子红包后,不在场的领导可以通过这个红包系统发红包,下属就可以直接抢。”2008年就加入FIT的李茂材告诉记者。不仅仅是“逗利是”,在日常生活中也有很多需要电子红包的场景——给同事或朋友送贺礼时碰巧没空?想要托认识的人带过去又发现和别人不是特别熟?这样的事很多人都碰到过,这时电子红包就能轻松地解决这一问题。

2012年下半年,腾讯财付通开始筹备移动支付,大家都纠结移动支付到底该怎么做,如何更快捷地为用户提供移动支付服务,推一个财付通钱包APP?

很快,财付通团队就推出财付通钱包试水。后来发现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可能一直都会是移动支付市场的“老二”。因为一个用户的手机常用APP数量有限,让用户下载一个同质化的新APP具有很高的门槛。

“事实上,腾讯本来就有两个和用户走得非常近的APP,一个是手机QQ,一个是微信。我们决定先在微信上试水,把支付功能和用户平台进行结合,这样用户使用起来最方便。”郑浩剑告诉记者。2013年8月,微信支付上线,财付通抽调绝大部分团队做微信支付,希望集中力量把微信支付做大做强。将内部研发的电子红包系统植入微信并加入拼手气的玩法,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2014年春节通过用户的社交关系链,微信红包一下子火了起来。

“偷袭珍珠港”

支付是商贸业务的最后闭环,从吸引用户到占据消费场景,要变现获得收入,就要有支付。支付也是金融业务唯一的高频入口

2014年春节,微信红包的突然发力,被支付宝称作“偷袭珍珠港”。2013年阿里的社交产品“来往”想要“火烧南极”没有成功,自家最擅长的支付业务却又被闷头做微信支付的腾讯狠狠攻击。这也是两年以来,微信支付对支付宝最大的一记刺激。

事实上,阿里当初曾有机会狙击。从2013年12月微信红包推出,一直到2014年年中,微信红包都只在一线城市的媒体、IT行业流行,这些人群的绝对值很小。直到2015年春节与央视春晚合作摇一摇抢红包,微信红包才突飞猛进,覆盖到二线城市。

2015年的5月20日则是微信红包发展的另一结点。当时,大家纷纷发送“5.20”的红包,微信在当日还打破单个红包不超过200元线的限额,顺应大家表达爱意的需求。数据显示,“5.20”之后微信红包开始从二线城市向三线城市延伸,甚至在四线城市和农村也逐渐兴起。

对用户来说,红包产品是联系感情、活跃气氛甚至向老板“撒娇”的利器,但对腾讯来说,“红包的价值在于它让用户以非常愉悦、轻松的心态体验移动支付。” 郑浩剑说。以前,让用户接受一个新的支付方式很不容易,需要经过长时间的用户教育,让人家绑卡都会有顾虑,更何况还要让人家买东西。红包却让用户通过“互助”的方式自觉地学会绑卡、发红包、抢红包,再用红包里的零钱付款、充话费……

腾讯想通过“抢红包”教会用户做更多的事。就在上周,微信零钱界面除了充值和提现两个功能键外,悄悄多出一句话:“你有零钱理财资产,点击查看详情”。点击后,则可以利用微信零钱,一键申购理财通上的货币基金。

同样,支付宝也希望能借助春节的红包大战来唤醒自己的用户。据支付宝相关负责人介绍,支付宝“咻一咻”功能将沉淀为支付宝的常用功能,成为连接用户与商家的最短路径。“以后不仅可以咻红包,还可以咻商家、咻优惠,帮助商家实现从品牌曝光到交易转化,并将消费者沉淀为会员,做持续的数据运营。”

红包背后

支付是商贸业务的最后闭环,从吸引用户到占据消费场景,要变现获得收入,就要有支付。支付也是金融业务唯一的高频入口,毕竟理财和信贷不一定每天发生,而支付则发生在生活的每个时刻。

2005年就开始做PC端支付业务的财付通如今已升级为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FIT),你能在微信钱包以及QQ钱包“九宫格”里找到的业务——手机充值、理财通、生活缴费、红包、信用卡还款等都是与其紧密相关的线上业务。

在整条在FIT线上,还有许多你“意想不到”的支付场景,它所服务的目标用户除了个人用户,也有企业用户,不但包括大中型企业,还有街边摊等小微商户乃至境外的热点商户。

“当我们决定利用移动互联网做弯道超车时,我们就想到一定要做小微企业,PC时代做支付,服务的企业非常集中,就几个大型电商,但手机支付不但有线下还有线上,必然有大量的中小商户。”FIT企业方案高级总监、国际支付高级总监洪桃李告诉本刊。

除了这些国内的线下商户,国外商户也是FIT想要服务的对象。早在2012年,腾讯就通过财付通发力跨境支付,主要以线上为主。如今,腾讯借着微信红包的热度,开始向境外商户开放微信支付。如今,在许多中国人集中的旅游热门目地的,微信用户只需结账时让收银员扫描微信钱包中的二维码,输入密码即可实现人民币支付,系统将自动用外币与境外商家结算,低于1000元人民币的交易甚至能在离线状态下完成。

小微商户和境外商家也是支付宝虎视眈眈的围猎场。到底谁能弯道超车,最终还要各凭本事。

由此可见,第三方支付早已不再是用户单纯的收单机构。以红包撬动绑卡,进而围猎各种消费、理财场景,引入合作的金融机构,获取通道费用,才是真正的布局意图。

数据显示,腾讯两大移动支付引擎微信支付和QQ钱包的绑卡量已经分别超过2亿和1亿,上线仅两年的理财通,用户已达3000万,资金规模超1000亿。业内专家指出,微信零钱与理财通打通后,微信零钱页面的理财通入口可以为理财通撬动上亿的零钱用户、上百亿的零钱规模。而腾讯旗下微众银行的首款产品“微粒贷”也开始通过“白名单”机制筛选出首批用户悄悄试水。依靠腾讯多年来积累的社交数据及央行的个人征信数据,个人用户可以拿到2万至20万元之间的小额贷款,15日到账,折合年化利率约7%-18%,低于信用卡。

从支付到理财、信用贷款……腾讯互联网金融的版图逐渐清晰,但并未显露全部真容。未来还有多少想象空间?老对手支付宝,以及互联网金融的新兵们,又会怎样继续发力?红包大战过后,好戏才刚刚开始。

猜你喜欢
零钱支付宝微信
微信
佩奇换零钱
抱怨成就的支付宝
零钱探测器
零花钱
微信
微信
口罩零钱包
支付宝用户数达到两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