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中二病”时期的儿子谈谈

2016-02-17 00:14曾智
看天下 2016年4期
关键词:小名猪头龙应台

曾智

小小:

落笔给你写这封信时,对于称谓,我想了很久。在你成长的过程中,我给你取了太多的名字,有宝宝、小儿、乖乖这样亲昵的,也有猪头、狗子这样乡土的。至今我还记得在拥挤的超市里,你挣脱我的手奔向你最心爱的零食时,我在旁边叫着你“猪头,回来”时,周围那些惊诧的目光。这一幕仿佛就在昨天,可一转眼,你已是十三岁的少年了,这些称谓可能你都不屑了,所以最后选了你外婆给你取的小名,小小,这是你至今唯一还认同的一个小名。

写这封信给你,不光是因为你的生日快到了,还因为你读初二,正是“中二病”的年纪。

第一次听说“中二病”这个词,是我去你学校开家长会时,你的老师把中学生的叛逆期称为“中二病”,这种病一般在初二最为严重。我的理解是和更年期差不多,然后就试着把你所有让我不理解的行为看作一种症状,比如强烈的自我表现意识,你会很突然地生气,有时候甚至是冲撞别人。我经常要在暴躁的你和被你的举动引得暴怒的你爸之间调剂,事实上我也常常被你弄得怒火中烧,可实在不想一家人都闹成一团,只得强压怒火,当个消防员。

其实仔细想想,所谓的“中二病”,很有可能只是你把青春不可回避的一些情绪过度地放大,让它像荒草一样狂长。如果是这样,那么,它影响的将是你的人生。虽然我一直以来很少以成绩来衡量你,可你现在的成绩真的很难让人满意。龙应台写过这么一句话: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就,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我一直认为这话说得特别好,可你好像不太在意,你一直认为你对心灵鸡汤免疫,可这真不是什么鸡汤,这是过来人最真切的体会啊。

如果不能将计划、目标落到实处,那么儿子,你就不用在我面前再谈青春、谈成长,因为那就是病,是放纵、懒惰,而你一直以为这是种酷酷的青春。不能有足够的自信,所以假装出一种嘲讽和狂妄,来回避奋发和努力,这将是你成长过程中最大的硬伤。

还记得上次的家长会,听着那首《青春修炼手册》,让我恍然回到了自己的青春。很荣幸的是,在学校的大礼堂,我被评为了优秀家长,更让我意外的是颁奖嘉宾竟然是你。在台上,我是多么努力地忍着我的泪水,看着比我还高的儿子,嘴角一圈细细的茸毛,你给了我一个拥抱,让我有些眩目。

这两年,在很多个不眠之夜里,我和你爸一起讨论着你的教育问题,也总结了我们很多的不足。青春,不单是你的成长,也是我们为人父母的成长。慢慢地,我们认识到,“中二病”不是一种病,而是一段历程,如果一定要说是病,能治愈这病的人不是你的父母,而是你的正向、积极、阳光。

最后想说的是,二胎政策出台的时候我正好在北京出差,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我觉得那天的阳光都明媚了起来,很想给你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可我们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你坚决地表示了不同意,我们尊重你的意见,但我希望这是你最真实的想法,而不是“中二病”的副作用。我也希望多年之后,当看到别人有个妹妹或弟弟时,你不会感到遗憾。其实,在这人世间,多一个可以爱的人和爱你的人是多么不容易。

终于快写完了这封酝酿很久的信,最后以《再别康桥》的句式来结束吧:我挥一挥手,不带走“中二病”的一片云彩。滚蛋吧!中二病君!

一直以来深爱你的妈妈

2016年1月5日

猜你喜欢
小名猪头龙应台
古人小名生猛有趣
小名是我回到故乡的通行证
古人小名生猛有趣
不要让陌生人进来
有价值的善良
龙应台被儿子教育
《银色仙人掌》
猪头的爱情
落魄镖师
猪头和猪头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