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娘来碗茶,多搁土豆

2016-02-17 00:17李舒
看天下 2016年4期
关键词:芫荽西门庆金瓶梅

李舒

复旦大学新闻系硕士毕业,好读书不求甚解,好唱戏不务正业,好八卦囫囵吞枣,好历史走马观花,好美食不远庖厨的“五好女子”

舌尖上的《金瓶梅》食色,性也。一部《金瓶梅》,有人见世俗,有人见人情,有人见风土,有人见限制级。对于好美食的我来说,《金瓶梅》里的吃喝最迷人。准备好了吗?让我们一起和西门庆吃顿饭吧!

《金瓶梅》时代,茶的饮用方法正在悄悄发生着变革。王婆虽然兼职做媒婆,主业开的是茶坊,我们看到有“卖了一个泡茶”的经营记录,但更多的是“烹茶”和“煮茶”。刘献廷在《广阳杂记》里曾说:“古时之茶,曰煮,曰烹,须汤如蟹眼,茶味方中。今之茶惟用沸汤投之,稍着火即色黄而味涩,不中饮矣。乃至古今之法亦自不同也。”刘是清初人,由此可知,到了清代初期,茶的饮用方式才完全转换为只泡不烹。

西门庆家的茶,亦是有泡有烹。不过,品位却不大好。大老婆吴月娘虽然曾经亲自扫雪,请姐妹们吃她自己烹的“江南风团雀舌芽茶”,但我却牢牢记着她吩咐宋蕙莲“炖”一壶六安茶的举动。《红楼梦》里,刘姥姥说那杯老君眉,“好是好,就是淡了些,须要再熬熬”,这和吴月娘是一样的路数。妙玉见刘姥姥如此,已经嫌弃得不得了,若是知道了西门庆家里的奇葩泡茶,恐怕更要大皱眉头。

《金瓶梅》的美人都是家常美人,吃不惯《红楼梦》里姑娘们的清茶。他们喜欢在茶里掺入各种配料,并且把配料一起吃掉。说起这些配料,简直让你大开眼界:

有花果入茶的,比如王婆请潘金莲吃“浓浓点一盏胡桃松子泡茶”便是把少许胡桃肉、 松子, 与茶叶一起注入沸水冲泡。西门庆和孟玉楼相亲,吃的是“蜜饯金橙子泡茶”,金橙子我疑心乃是金桔,用蜜糖腌渍后入茶,这种吃法,如今江南地区尚有。妓女李桂姐处,常备的茶是玫瑰泼卤瓜仁泡茶,大约是玫瑰花和瓜子仁等与茶叶共泡。

有盐姜等调料入茶的。此乃唐宋之饮茶遗风,明朝时已经式微,专门在北方地区流行。宋人苏辙在《和子赡煎茶》诗中曾经感慨:“君不见,闽中茶品天下高,倾身事茶不知劳,又不见,北方茗饮无不有,盐酪椒姜夸满口。”这种喝茶方法,在《金瓶梅》中并不少见。第三十七回,王六儿“浓浓点一盏胡桃夹盐笋泡茶”给西门庆;第五十四回,西门庆请任医官为李瓶儿看病,先是一钟燕豆子撒的茶,又换一钟咸樱桃茶;第七十一回,西门庆在何千户家,“何千户又早出来陪侍吃了姜茶”。我一直很难想象这种茶的滋味,直到去年去了汕尾,主人家热情好客,叫我留着,定要吃一碗当地的擂茶。她坐在院中,取了长长的擂棍,把茶叶、芝麻、花生、生姜、食盐、山苍子放到擂钵里研磨,然后冲了开水,加上炒米,端给我喝——“你好福气,我儿子三年没喝到擂茶了,在电话里哭。”端茶的母亲眼睛湿润,吓得我没敢吐掉嘴里的茶,赶紧一饮而尽。

《金瓶梅》里,以上都算不得奇葩,更可怕的乃是蔬菜入茶。夏提刑造访西门庆,西门庆招待的青豆茶还算寻常,吴月娘听薛姑子说佛法,奉给众人的乃是一道“土豆泡茶”;第七十五回,申二姐等几个人一起喝的,居然是“芫荽芝麻茶”。所谓芫荽,就是香菜,香菜党们,你们还想穿越吗?

最极品的茶,依旧出自我们的潘金莲小姐,第七十二回,她点了一盏“芝麻盐笋栗丝瓜仁核桃仁夹春不老海青拿天鹅木樨玫瑰泼卤六安雀舌芽茶”。想知道这是什么吗?请听下回分解。

猜你喜欢
芫荽西门庆金瓶梅
1949年后《金瓶梅》的几次出版情况
第一禁书《金瓶梅》,生猛地活在地下
李瓶儿在幸福中死去
西门庆亦曾萌萌哒
“资深配角”芫荽
“资深配角”芫荽
西门庆的“邂逅”
西门庆是“软饭男”?
《金瓶梅》与反腐
《金瓶梅》作者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