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书院史

2016-11-25 04:28鲁先圣
初中生学习·低 2016年10期
关键词:讲学藏书书院

鲁先圣

自唐宋以来,书院的文化崛起成为中国文化的主流阵地。尤其到了宋代以后,渐渐由开始时期的民间性质过渡到官办性质,星罗棋布地分布在各地山林湖边幽静之地的一个个书院,纷纷走出山林的幽静,走到文化发展与普及的前台。一直到明清时代,书院始终都是中国文化的重要脊梁,是中华文明书香漫溢的地方。

确切地说,书院是私人或官府所设的聚徒讲授、研究学问的场所。唐末至五代期间,战乱频繁,官学衰败,许多读书人避居山林,模仿佛教禅林讲经制度创立书院,形成了中国封建社会特有的教育组织形式。书院是实施藏书、教学与研究三结合的高等教育机构。书院制度萌芽于唐,完备于宋,废止于清,前后千余年的历史,对中国封建社会教育与文化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宋代学者王应麟的《玉海》曾经对书院做过解释:“院者,取名于周垣也”。就是说,书院是指用一圈矮墙将建筑物围起来而形成的藏书之所,似乎就是古代的图书馆,今人常将“图书馆”三个字缩写成一个方框,里面填个“书”字,可能就是沿用此意。

书院的萌芽可以追溯到汉代,与汉代的“精舍”“精庐”有一定的承继关系。“精舍”与 “精庐”为汉代聚集生徒、私家讲学之所。《后汉书·包咸传》载:包咸“少为诸生,受业长安,师事博士右师细君,习《鲁诗》《论语》,后住东海,立精舍讲授。”《三国志·魏武帝纪》载:“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后汉书·儒林传论》载:“精庐暂建,赢粮动有千百。”不过汉代的“精舍”“精庐”,私家讲学皆由口授,限于当时的出版技术水平,尚不具备藏书条件,将它们当作书院的前身未尝不可,但还不能算作真正的书院。

中国最早的官办书院开始于唐朝,它是中书省修书或侍讲的机构。经过多年的战乱,唐朝在立国时百废待兴,为统一思想,繁荣文化,经籍更亟待收集、校勘和整理。唐玄宗开元年间,在全国征集收藏于民间的图书就多达3 600余部,且不包括佛经、道经等,不仅大大超过了前代,也是唐代藏书最丰富的时期。

为了更好地整理图书,除在国家藏书机关兼校书机关“秘书省”“弘文馆”“崇文馆”等处藏书、校书外,还专门设置了“书院”这一机构开展此工作。开元六年时,乾元院改号丽正修书院,开元十三年时,丽正修书院改为集贤殿书院,置学士、直学士、侍读学士、修撰官,掌刊辑经籍、搜求遗书、辨明典章等诸事务。

北宋初期,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国力渐趋强盛,士子们有了就学读书的要求。而朝廷忙于武功,一时顾不上文教,更缺乏财力兴办足够多的学校满足各地士子的要求。因此,各地名儒、学者和地方官吏,纷纷兴建书院,以培育人才。宋代书院的兴起是始于范仲淹执掌南都府学,特别是庆历新政之后更盛极一时。这时候出现了著名的四大书院: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湖南善化的岳麓书院、湖南衡阳的石鼓书院和河南商丘的应天书院。

这个时期,书院的藏书达到了极盛。同时,雕版印刷术的推广和以后活字印刷术的发明,为公私藏书也创造了便利条件。各书院的主持人和地方官吏努力经营书院,聚集藏书,北宋王朝也给一些书院颁赐了大量图书。这时的书院藏书很丰富,四大书院之一的应天府书院,成立时就“建学舍百五十间,聚书千卷。”鹤山书院“堂之后为阁,家故一藏书,又得秘书之付而传录焉,与访寻于公私所板行者,凡得十万卷。”这个藏书量已超过了当时的国家书库。

南宋时随理学的发展,书院逐渐成为学派活动的场所。书院大多是自筹经费,建造校舍。教学采取自学、共同讲习和教师指导相结合的形式进行,以自学为主。它的特点就是为了教育、培养人的学问和德性,而不是为了应试获取功名。这个时期的书院,各延大儒主持,成为理学书院。

南宋的书院实际上是讲研理学的书院,南宋理学主要靠书院来宣讲传播。当时书院的社会地位很高,影响很大。总计宋代书院共有近400所,其中北宋约占22%,南宋约占78 %,可见南宋书院的发展之迅速。

真正具有聚徒讲学性质的书院于五代末期基本形成,主要培养学生参加科举考试。元朝时书院制度更为兴盛,专讲程朱之学,并供祀两宋理学家。

蒙古人入主中原以后的元朝时代,元世祖首次下令广设书院,民间有自愿出钱出粮赞助建学的,也立为书院。后多次颁布法令保护书院和庙学,并将书院等视为官学,书院山长(历代对书院讲学者的称谓)也定为学官,是书院官学化的开始。元朝将书院和理学推广到北方地区,缩短了南北文化的差距,并创建书院近300所,加上修复的唐宋旧院,总数达到400余所。但受官方控制甚严,无书院争鸣辩论的讲学特色。

明朝初年书院转衰,直到王阳明时期,书院才再度兴盛。东林书院曾培养了杨涟、左光斗这样一批不畏阉党权势、正直刚硬廉洁的进步人士。明代书院发展到1 200多所,但其中有些是官办书院。一些私立书院自由讲学,抨击时弊,成为思想舆论和政治活动场所。明朝曾先后四次毁禁书院,然而书院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多次毁而不绝,在严酷的政治压迫下,书院师生宁死不屈。东林书院的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直到今天依然是中国教育界膜拜的圭臬。

到了清朝统治时,对书院所保存的元气犹有余悸,大力抑制书院。直到雍正十一年,才对书院采取鼓励态度,正式明令各省修建书院,但这时的书院不分官办私立,皆受政府监督,不复宋元时的讲学自由。清代书院达2 000余所,但官学化也达到了极点,大部分书院与官学无异,如张之洞在武昌建立的两湖书院、广州越秀书院等。到了光绪二十七年诏令各省的书院改为大学堂,各府、厅、直隶州的书院改为中学堂,各州县的书院改为小学堂。至此,书院退出了历史舞台。

猜你喜欢
讲学藏书书院
银龄讲学
致知书院间
小毛驴藏书
2019银铃讲学计划印发湖南拟招260人
本来未来:千年书院的精神和灵魂
清代河北书院的地域分布特征
为巾帼藏书发先声
浅谈讲学案在物理教学中的应用
藏书与读书
我国人均藏书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