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雄王时代之经济篇

2016-12-06 06:26:46 新教育时代·教师版 2016年23期

陈凌+张海莲

摘 要:从约公元前 2世纪,今越南北部开始进入 “北属”时期,并开始受到中华文化的影响。在此之前,当地有着较独立的原始文明,今天的越南人将其视为越人的本源文明。这个时代,我们称之为“雄王时代”。本文将具体针对这个时代的经济情况进行分析介绍。

关键词:越南;雄王时代;经济;农业;手工业

大约在公元前二世纪,受命于秦始皇在南海郡龙川县任县令的赵佗,乘始皇帝驾崩,国内大乱之际,夺取了秦设置于今岭南以南至今越南北部(简称越北)的桂林,南海和象郡三郡的土地,并以此为基础成立了南越国,自封为王。

大约公元前 180年,赵佗发动了南扩的战争,最终征服了定都于古螺城(位于今河内外郊)的瓯越国,将其领土扩大到了肥沃的红河州冲积平原。

上述事件在中国的史料当中得以记载,成为越南古代历史上的一个重要分水岭。它标志着从此越北进入了漫长的约 1千年的被北方中原王朝所都护的时期,越南历史上,将其称为“北属”时期。越北也由此进入使用文字的文明时代。

在“北属”之前的时期,越南成为“雄王时代”,并认为当时越北有个国家,名“文朗国”。那么,雄王时代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笔者将作为一个系列,进行全方位的分析介绍。本文的重点是该时期的经济状况。

建立在考古发现的基础上,笔者认为雄王时代的经济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发展水平,并主要从两个方面进行了论述:

一、农业:会人工栽培水稻,以水稻为主要粮食,并且已经会在耕作中使用犁等工具。

“文郎国”的地域当中,分布着红河和马河两大河流,河水每年到了雨季均会泛滥,并将河底的肥沃的淤泥带到两岸的平原上,使得这一地区十分有利于农业的发展(类似于古埃及的尼罗河)。由于湖泊众多,当时的居民还利用湖泊周围的土地,通过“水耨”的方式进行耕种,中国《史记》中有对越地居民这种耕种方式的记载。居民以种植水稻为主。

除了大河两岸的冲击洲平原及湖泊周围水量丰富的土地,雄王时代的居民通过“儀耕火种”把丘陵的山地也充分利用起来。这种耕种方式,在今天越南的很多山区,依然还在使用。

鉴于在冯原遗址中,发现了稻谷的遗存,以及石斧等工具,东山遗迹中则出土了铜犁头,铜镰儀,铜斧等生产工具,文新认为,当时水稻栽培已十分普遍。水牛骨架的发现,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当时已开始使用水牛犁田了。

二、手工业:炼铜业相当发达,开始出现炼铁业,丰富的陶器。

越南北部有很多矿,如在今越南北部太原、宣光、河江、谅山以及清化诸省均有铜矿,但大都储量小、分布浅、多露天,故使用简单的方法就能很容易开采。以此为基础,雄王时代居民创作了灿烂的青铜文化。

雄王时代的铜器当中的铜,并不是自然状态下的天然铜,而是经过冶炼加工的铜。那时的人们,已经开始会炼制合金,如铜锡合金、铜铅合金。

到了雄王时代的后期,也就是东山文化时期,更是出现了铜铅锡合金。

雄王时代的铜器绝大多数是通过铸造工艺进行生产制作的。人们发现了大量的铜铸模,材料有石头的,土的以及砂石的。技师们在铸造玉镂鼓和陶盛缸时,展现了他们精湛的手艺。

除了代表东山青铜文化巅峰之作的铜鼓以外,雄王时代的青铜器主要有两种:一是生产用具,以铜犁头为代表,还有铜镰儀和铜斧、铜凿、铜锥,还有许多小型的铜工具如针、刻儀、鱼钩、刮削器、矬子,以及大量铜质的生活必需品,如壶、瓶、盆、盅、缸等。甚至还有作为乐器大小各异的铜钟和青铜装饰品。二是武器。在已发掘的青铜器中,武器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其中,长枪有不同种类,且数量多,应该是当时最普遍的武器。此外,还发现有镖头、各种造型的小儀、剑、战斧等。值得一提的是,铜箭头。 1959年在河内附近的古螺城遗址发掘出的上万的铜箭头,证明雄王时代的经济已经发展到相当水平,如此才有足够的粮食来供给大规模的开矿、冶炼行业从业人员。

上述种类如此丰富的青铜制品,可以充分证明当时雄王时代的青铜冶炼业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非常普遍的程度,青铜制品已经完全融入了当时居民的生产生活当中。其中,东山铜鼓代表了青铜业的最高发展水平。在整个东南亚已发掘的铜鼓中,越南铜鼓数量最多,工艺水平最高,也最为精美。这表明,雄王时代的青铜冶炼业不仅普遍,而且已发展到了很高的水平。

自从上世纪 20年代开始,陆续在部分考古遗址中,发现了铁器,数量虽然不多,但根据碳十四测定,年代大约在公元前 4世纪,即距今 2400年前。据此我们可以认为,在雄王时代后期,当地居民就已经掌握了冶炼铁矿,锻造铁器的技术。

雄王时代的陶器相当丰富,目前考古发掘的实物均为粗陶。冯原文化时期的陶器,材料除了粘土外还掺杂有很细的石英砂和动植物的残骸。这个阶段的陶器,质料较疏松,容易渗水。到了东山文化时期,陶器材料当中掺杂的石英砂颗粒稍微增大,动植物残骸等有机杂质大量减少,这时的陶器质料坚硬,不易渗水。

当时居民已掌握用竹制或木制轮盘制作陶器的技术,并且陶器上的花纹非常丰富。体现了当时居民丰富的想象力和古朴的审美情趣。这些花纹的制作手法也很丰富,最普遍的手法是“刷”,但这种工艺造就的花纹多粗糙,痕迹较深。于此相似的是“割”法。“拍”、“印”、“按”的手法则能造就更加精细和漂亮的花纹。此外,“粘接”则可以制作出像高出陶器表面的“筋”,造成立体的效果。

雄王时代的陶器,以盛器和炖煮器最多,其中尤以锅的数量最多。

虽然随着青铜用具的日渐增多,在生产生活中的地位不断提高,石器的数量大幅下降,但仍有大量石器被制作出来并得以使用,制作石器的工艺也到达顶峰。人们甚至用石料制作了多种装饰品,如耳环、手镯等。

总体说来,雄王时代的各个手工业,除了冶炼行业以外,其余的似乎都是家庭作坊或公社协作性质的小规模,短时间之内的生产活动,与其他的农业活动互相交织在一起。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当时妇女在社会中较受重视。

综上,我们不难看出,雄王时代越北地区已经有了原始农业(甚至于可能很发达),此外人们学会了饲养家畜家禽,并且制作大型的陶器;手工艺发达,特别以青铜工艺为代表。越人的文化已从谷种、陶器、铜鼓中开始萌芽。

三、结语

越南的文明可以说起源于雄王时代,至今每年农历三月初十的雄王节都被全越南人们看作是祭祖日。

雄王时代的越南尚处于原始社会末期,然而已经创造出了辉煌文化。这个时代的经济状况已经相当发达,不仅已经起源了越人引以为傲的稻作业文化,高超的冶炼技术还流下了在世界青铜文化中占有重要一席之地的铜鼓文化。

参考资料:

[1]贺圣达.东南亚文化发展史[M].云南人民出版社,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