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智力资本、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关系

2016-12-20 13:50刘佳鑫刘兵齐敏
商业研究 2016年8期
关键词:企业绩效社会责任

刘佳鑫刘兵齐敏

文章编号:1001-148X(2016)08-0145-07

摘要:本文在文献回顾的基础上,构建绿色智力资本、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假设模型,并使用多层次问卷调查法对假设模型进行验证,试图从一个新的视角诠释企业竞争优势的来源、探索当前转型经济背景下企业绩效的关键驱动因素。实证分析结果表明绿色智力资本、社会责任皆对企业绩效具有显著正向影响,同时社会责任对绿色智力资本也具有显著正向影响。

关键词:绿色智力资本;社会责任;企业绩效

中图分类号:F272文献标识码:A

收稿日期:2016-05-12

作者简介:刘佳鑫(1982-),男,天津人,河北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在站博士后,天津天狮学院经济管理学院讲师,管理学博士,研究方向:企业智力资本开发与管理;刘兵(1968-),男,河北乐亭人,河北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管理学博士,研究方向:组织行为与人力资源管理;齐敏(1982-),女,河北唐山人,天津天狮学院经济管理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人力资源管理。

基金项目:河北省高层次人才科学研究项目“绿色智力资本对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影响研究”,项目编号:GCC2014036。

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国内企业逐渐向国际化发展。企业社会责任不仅是国内企业进军国际市场的基本条件,也是企业进行价值创造、提升经营绩效的关键因素。而知识经济的蓬勃发展使得智力资本成为企业获取并维持竞争优势的关键要素。在绿色经济的悄然崛起的背景下,企业要想保持并提升自身在知识经济时代下的竞争优势,就必须对智力资本进行绿化与升级,以形成绿色智力资本。鉴于此,本文重点关注绿色智力资本、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探索当前转型经济背景下企业经营绩效的关键驱动因素,从一个新的视角诠释企业竞争优势的来源。

一、理论假设与研究框架

企业要维持竞争优势,提升经营绩效,就必须拥有关键资源。根据资源基础论的观点,能够使企业获得竞争优势的资源应该具有价值性、稀缺性、难模仿性和不可替代性(Barney,1991)。智力资本是企业最为关键的资源,在提升企业绩效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知识经济时代中,传统的智力资本是价值创造的主要动力,而在绿色经济时代中,只有将传统的智力资本转化为绿色智力资本,才能为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促进经济和环境绩效的平衡发展。Dzinkowski(2000)指出,绿色智力资本是企业内部具有环保理念、公益理念和创新理念的知识、能力与关系的总和,是能够帮助企业提升市场竞争力的无形资产,它主要由绿色人力资本、绿色结构资本和绿色关系资本构成。尽管过去学者在研究智力资本时,经常将创新资本视为结构资本的一部分,但不能否认创新资本与结构资本需要不同的管理活动,再加上绿色技术、绿色创新是企业绿化的核心驱动力,因此在研究绿色智力资本的构成维度时,有必要将创新资本从结构资本中分离出来,作为一个独立的维度进行研究。因此,本文将绿色智力资本维度界定为绿色人力资本、绿色结构资本、绿色关系资本和绿色创新资本。

从策略性人力资源管理的角度来看,人力资源管理是一项整合性的行为。随着社会大众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企业的经营策略势必发生改变,相应地也要调整人力资源需求规划,而通过绿色人才的招募和培训,可以不断提升组织的创新能力和适应能力,进而达成改善企业绩效的目标(Wright和McMahan,2012)。绿色人力资本是具有策略性价值和特殊性价值的知识、技术、能力、态度与理念,并能对企业绩效产生正向影响。具有绿色人力资本的员工能够发挥其绿色创新能力,有助于企业获得持久性的竞争优势,同时这种绿色创新能力对环境保护也颇有贡献,可以通过环保节能型产品的研发以及生产方式、管理方式的改善,降低企业在盈利过程中对环境的冲击,减少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

绿色结构资本是组织学习与知识创新的主要载体,而企业要应对快速变化的外部环境,及时有效地处理新问题,组织学习与知识创新是必不可少的。绿色结构资本能够将员工的绿色知识、能力、经验、特长等建成绿色人才资料库系统,有助于企业的人力资源规划,并且该资料库对于知识管理、绿色产品研发的规格与流程、市场偏好、顾客投诉等信息的分析与处理皆有指导作用。根据Millson和Wilemon(2002)、Hoegl et al.(2004)、Jackson et al.(2006)的观点,要挖掘绿色人力资本的全部潜力,必须借助绿色结构资本,通过组织所拥有的丰富的绿色知识和经验,以及良好的信息沟通平台来进行绿色研发、绿色生产及绿色营销等活动,在提升企业绩效的过程中发挥企业对社会的最大价值。

企业的绿色关系能够提升组织学习能力,进而促进经营绩效的改善(Podolny和Page,2008)。一方面,绿色关系网络可以实现战略合作伙伴之间的绿色知识转移,促进组织学习;另一方面,企业与社区环境等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交流互动能够产生新的知识。因此,Kale et al.(2010)认为,借助绿色关系网络,企业可以获得其所缺的绿色知识与资源,进而达成以绿色结构资本为基础的企业及其利益相关者的共同目标,促进并强化绿色关系网络成员之间的互信、互惠及合作关系,带动企业与社会绩效的整体提升。

Porter和Linde(1995)指出,企业的绿色产品创新能够减少资源的消耗以及生产过程中污染物的排放,并且率先推出绿色环保型产品较容易得到社会大众的接受,有利于企业开拓市场,扩大竞争优势,提升企业绩效。Kammerer(2009)认为企业研发出的绿色产品在生命周期的各个环节都对企业绩效具有促进作用,同时也能解决不同的环境问题。Rosa和Pierpaolo(2010)则认为企业绿色创新能力有助于提升资源的使用效率,提高企业声誉,使企业在符合法律和道德要求的前提下,不断促进经营绩效的改善。由此可见,绿色创新资本一方面可以通过减少资源的消耗和降低环境成本来帮助企业增加盈利能力,另一方面,可以通过绿色产品来扩展市场,使企业成为市场先驱,获得竞争优势。

鉴于上述分析,本文提出下列假设:

H1a:绿色人力资本对于企业绩效存在正面影响;

H1b:绿色结构资本对于企业绩效存在正面影响;

H1c:绿色关系资本对于企业绩效存在正面影响;

H1d:绿色创新资本对于企业绩效存在正面影响。

Carroll(1999)提出了企业社会责任的金字塔模型,由低到高依次为经济责任、法律责任、道德责任和慈善责任。经济责任是企业经营管理最基本的目的,法律责任是社会对企业责任的最低要求,道德责任则是要求企业的经营理念要与社会道德规范一致,而慈善责任是企业自发、自愿承担的责任,是超越经济、法律、道德的最高层次的社会责任。社会责任目前已经成为企业的经营策略之一,故而该策略对企业经营绩效的影响也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热点问题。Preston和Bannon(1997)以社会冲击假说来探讨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认为良好的社会责任能够满足企业不同利害关系者的利益,进而提升经营绩效。Dowling(2006)也指出履行社会责任的企业能够提升组织声誉,而良好的声誉可以增加公司的价值。由此可见,企业要实现可持续经营的目标,应具有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的态度,重视公司声誉并遵守法律规范,将社会责任纳入企业的经营策略。

鉴于上述分析,本文提出下列假设:

H2:社会责任对于企业绩效存在正面影响。

企业积极推行社会责任就要将企业的所有利益相关者视为经济考量的要素,并以此为依据设计相关的策略方案,例如增加绿色人力资源的教育和培训投入,增加绿色产品的研发投入,以及改善组织流程等,以获得长期稳定的发展。根据Chen(2008)、Oliveira等(2010)的观点,企业社会责任与绿色智力资本紧密相关,绿色智力资本可以有效地调节企业内外部关系人的利益,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核心资源与动力;同时,关注社会责任的企业,往往会更加重视绿色智力资本的投资,追求长期绩效。Shih(2008)认为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有助于积累企业的绿色知识和能力,而这些对于绿色智力资本的开发与培育都具有促进作用,并且时间越长,效果就越明显,因此企业社会责任与绿色智力资本以及企业的长期绩效息息相关。Nelling和Webb(2009)则认为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就要按照法律规范和道德标准来处理问题,这样不仅能够提升产品或服务的品质,还能增加顾客满意度,从而维持绿色关系资本,塑造良好的企业形象。Hubbard(2009)指出,企业在实践社会责任的过程中,可以不断地提升企业声誉,通过增加绿色研发投入来提升科研能力,降低人力成本,强化顾客忠诚度。企业社会责任就是要求企业实现盈利、环境保护和社会关怀的目标,这就要求其必须掌握消费市场、资本市场、供应链和营运环境等信息,而这一过程有助于企业确立竞争优势,提升自身形象和信誉,而信誉又能强化产品或服务的顾客偏好,提升顾客资本。此外,Lin(2010)也指出,企业实践社会责任的过程也是创造市场价值、提升组织凝聚力与员工向心力的过程,同时还能节约绿色智力资本,改善员工的工作绩效。由此可见,社会责任是企业诚信运营的基础,也是绿色智力资本创造价值的前提。企业通过实践社会责任可以有效地培育绿色人力资本,强化绿色结构资本,维持绿色关系资本和提升绿色创新资本,进而促进企业绩效的全面提升。

鉴于上述分析,本文提出下列假设:

H3a:社会责任对于绿色人力资本存在正面影响;

H3b:社会责任对于绿色结构资本存在正面影响;

H3c:社会责任对于绿色关系资本存在正面影响;

H3d:社会责任对于绿色创新资本存在正面影响。

本文建立的绿色智力资本、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的关系模型,如图1所示。

二、实证分析

(一)样本数据的收集

本文使用问卷调查的方法来收集数据资料,在问卷发放上,主要以面对面的形式发放纸质问卷与以Email的形式发放电子问卷相结合的方法。本文主要针对知识密集型企业进行调研,调研对象以企业的管理人员为主,包括中高层管理者、基层管理者以及部分资深员工,从上至下覆盖了企业的所有阶层,且要求调研对象具有较丰富的管理经验或已经在其所在单位工作了3年以上的时间,对所在企业的整体情况有着较为清晰地了解,从而保证调查的有效性。共计发放调查问卷500份,回收问卷357份,去除无效问卷51份,最终得到有效问卷306份,有效回收率为8571%。调研企业主要来自于北京、天津、上海、河北、广东等地区的知识密集型行业,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二)研究变量的测量

本文设计的调查问卷主要参照目前学术界研究经济管理类问题普遍使用的问卷格式,即以多个测量指标来描述和评估一个变量。此外,由于调查问卷采用的是定性问题,因此将研究过程中所涉及的变量使用Likert五点量表来进行测量,在评分方面,按照“5=非常同意,4=同意,3=一般,2=不同意,1=非常不同意”的标准进行打分。相关变量与测量指标说明如下:

1.参考Chen(2008)、Epstein(2008)的研究成果并经过相应调整和扩展后,本文将绿色智力资本的维度描述为绿色人力资本、绿色结构资本、绿色关系资本和绿色创新资本。其中,绿色人力资本的测量指标包括三个,分别为“公司员工对满足顾客绿色需求的重视程度”、“公司员工对节约公司资源的重视程度”、“公司员工对服务弱势群体的重视程度”;绿色结构资本的测量指标包括三个,分别为“公司对员工教育与培训的重视程度”、“公司对内部环境监控与保护的重视程度”、“公司奖惩制度的合理性”;绿色关系资本的测量指标包括三个,分别为“公司对内部团队合作的重视程度”、“公司中长期客户的比例”、“公司对与社会公益组织保持合作关系的重视程度”;绿色创新资本的测量指标包括三个,分别为“公司在产品的设计与研发上对未来回收和再利用的重视程度”、“公司对降低产品制造过程中废弃物排放的重视程度”、“公司对推动环保型产品来开拓市场的重视程度”。

2.参考Carroll(1999)、Maignan和Ferrell(2000)、Lin(2010)的研究成果并经过相应调整后,本文将社会责任的维度描述为经济责任、法律责任、道德责任和慈善责任。其中,经济责任的测量指标包括三个,分别为“公司的盈利能力”、“公司的营销能力”、“公司的营运成本”;法律责任的测量指标包括三个,分别为“公司对保障员工合法权益的重视程度”、“公司对保护顾客隐私权的重视程度”、“公司对在其网站或其它媒介披露财务、营运等法律规定的相关信息的重视程度”;道德责任的测量指标包括三个,分别为“公司对顾客投诉的重视程度”、“公司对提高员工职业道德的重视程度”、“公司考核升迁制度的公平性”;慈善责任的测量指标包括三个,分别为“公司对周边社区关怀的重视程度”、“公司对回馈社会的积极程度”、“公司对员工参与社会公益活动的态度”。

3.参考Steensma和Corley(2000)、Matsuno、Mentzer和zsomer(2002)、Morgan et al.(2009)的研究成果,本文将企业绩效的测量指标设定为五个,分别为“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公司的投资回报率”、“公司的销售成长率”、“公司每年预定财务目标的完成度”、“公司争取到新顾客群的难易度”。

(三)信度与效度分析

首先,在信度检验方面,本文采用的是Cronbach α系数来检验信度,这是Likert量表最常用的、也是社会科学普遍认同的信度检验方法。通常,当Cronbach α值大于07时,表示量表的内部一致性较高,具有良好的信度。此外,在进行信度分析时,还可以通过问题项的分项对总项的相关系数,即总体相关系数(CITC),来验证该分项与总项内其它各分项的内部一致性。通常,当CITC的值大于05时,表示问题项与总体的相关程度良好,内部一致性较高。由表1可知,各变量的Cronbach α值皆大于07,量表中各题项的CITC值皆大于05,并且若删除该题项,量表的Cronbach α值将有所降低,说明本文设计的量表内部一致性较高,具有较好的信度。其次,在效度检验方面,本文主要通过因子载荷值、平均变异抽取量(AVE)和组合信度(CR)来检验量表的效度。通常,当因子载荷值大于05、CR大于07、AVE大于05时,表示该变量内各问题项具有良好的效度。由表1可知,量表中各题项的因子载荷值皆大于06,CR皆大于08,AVE皆大于05,说明本文设计的量表具有较好的效度。

(四)假设检验

本文通过LISREL软件对理论构建的结构方程模型做验证性因素分析。首先检验数据资料与理论模型的拟合度,然后做路径分析,检验理论模型、研究假设的正确与否。本文使用绝对拟合指数(包括χ2/df、RMSEA、RMR、GFI、AGFI)、相对拟合指数(包括NFI、RFI、CFI、IFI、NNFI)和简约指数(包括PNFI、PGFI)来检验理论模型与测量数据之间的拟合效果。由表2所示,除了AGFI以外,其它模型拟合度指数的测量结果都达到了相关标准,而且AGFI的值为079,与08的标准值相差不多,表明本文建立的理论模型总体上与测量数据的拟合效果较好,拥有一定的解释能力。

在模型拟合度分析的基础上,本文通过路径分析来检验研究假设与理论模型中潜变量之间的关系是否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以及各潜变量之间有着怎样的解释作用。变量间的路径系数与t值可以作为判断研究假设是否成立的标准。由表3所示,在本文提出的9条研究假设中,仅假设H3b没有得到支持,尽管影响方向与研究假设一致,但是其t值仅为076,表示影响关系并不显著,假设关系不成立,原因可能在于绿色结构资本主要体现在企业的经营理念和管理流程等方面,与绿色智力资本的其它三个要素相比,绿色结构资本更多地涉及到组织文化,而组织文化的形成和变革是最为困难的,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组织成员对于变革前景的不了解,缺少参与感,将社会责任理念纳入组织文化同样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组织成员逐渐地适应。除此之外,其它8条研究假设的路径关系与假设关系完全吻合,并且显著效果明显,说明研究假设得到支持。

三、结论与启示

通过本文的实证分析结果,不难看出绿色智力资本、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之间具有密切的互动关系。首先,绿色智力资本、社会责任对企业绩效皆具有正向影响;其次,社会责任对绿色智力资本维度中的绿色人力资本、绿色关系资本和绿色创新资本也具有正向影响。由此可见,在当前转型经济背景下,企业绩效的提升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要考虑的因素多种多样,属于较为复杂的系统工程。本文的结论也为探索我国知识密集型企业如何在当前知识经济和绿色经济的双重时代背景下创造社会价值与提升经营绩效提供了一些启示。

第一,企业应重视承担社会责任,将社会责任理念融入企业的经营管理模式。企业虽然是盈利性组织,但也是社会的公民,其经营管理模式对社会、经济、环境都具有直接影响,因此企业在追求经济利益的同时,更要注重对环境的保护和社会的关怀。首先,企业要有效地利用资源,通过为顾客提供其所需的安全可靠的产品或服务来获得盈利,求得生存和发展;其次,企业的任何行为都必须遵守相关的法律和制度;再次,企业的经营理念应尽可能地与社会伦理道德相一致,重视社会的期望;最后,企业还应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积极参与公益事业、慈善事业,努力成为社会的“好公民”。

第二,企业应加强绿色智力资本投资,重视绿色智力资本的开发与应用。首先,企业应培育绿色人力资本,树立员工的社会责任价值观,通过为员工提供各种学习方案和教育培训来提升员工的绿色技术和能力;其次,强化绿色结构资本,通过在生产流通环节积极采取各种节能减排措施来保护企业的内外部环境,完善内部业务流程体系,提升整体工作效率;再次,维持绿色关系资本,通过整合各种社会资源来降低成本费用,强化企业的社会价值,在满足社会需求的同时,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积极回馈社会;最后,提升绿色创新资本不能将创新仅局限在企业产品的研发上,而是要形成一种多元化的绿色创新思维,从产品的研发,到生产销售,再到回收再利用等环节形成一套完整的绿色循环体系。

第三,企业绩效的提升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要从总体上把握影响企业绩效的诸多因素,弄清各影响因素之间的相互关系,借助有效的信息回馈方式,了解各影响因素的变动情况,并由此建立中长期的企业绩效提升战略。在当前知识经济和绿色经济的双重时代背景下,企业要求得生存与发展,就要将社会责任理念融入企业的经营管理模式,加快企业的“绿化”进程,重视绿色智力资本投资,以获得持久性的竞争优势,实现企业绩效的可持续成长。

参考文献:

[1]Barney J B. Firm Resources and Sustained Competitive Advantage[J].Journal of Management,1991,17(1):99-120.

[2]Dzinkowski R. The value of green intellectual capital[J].Journal of Business Strategy,2000,21(4):3-4.

[3]Wright P M,McMahan C G. Theoretical Perspectives for Strategic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J].Journal of Management,2012,18(2):295-320.

[4]Millson M R,Wilemon D. The impact of organizational integration and product development proficiency on market success[J].Industrial Marketing Management,2002,31:1-23.

[5]Hoegl M,Weikauf K,Gemuenden H G. Interteam coordination,project commitment and teamwork in multiteam R&D projects:a longitudinal study[J].Organizational Science,2004,15:38-55.

[6]Jackson S E,Chuang C H,Harden E H,Jiang Y. Toward developing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systems for knowledge-intensive teamwork[J].Research in Personnel and Human Resources Management,2006,25:27-70.

[7]Podolny J,Page K. Network forms and organization[J].American Review of Sociology,2008,24:57-76.

[8]Kale P,Singh H,Perlmutter H. Learning and protection of proprietary assets in strategic alliances:building relational capital[J].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2010,21:217-237.

[9]Porter M E,van der Linde C. Green and competitive:Ending the stalemate[J].Harvard Business Review,1995,73(5):120-134.

[10]Kammerer D. The effects of customer benefit and regulation on environmental product innovation. Empirical evidence from appliance manufacturers in Germany[J].Ecological Economics,2009,68:2285-2295.

[11]Rosa M D,Pierpaolo P. From green product definitions and classifications to the Green Option Matrix[J].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2010,18:1608-1628.

[12]Carroll A B.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J].Business and Society,1999,38(3):268-295.

[13]Preston L E,O Bannon D P. The Corporate Social-financial Performance Relationship[J].Business and Society,1997,36:419-429.

[14]Dowling G. In Practice,How Good Corporate Reputations Create Corporate Value[J].Corporate Reputation Review,2006,9(2):134-143.

[15]Chen Y S. The positive effect of green intellectual capital on competitive advantages of firms[J].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2008,77(3):271-286.

[16]Shih K H. Is e-banking a competitive weapon? A causal analysi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lectronic Finance,2008,2(2):180-196.

[17]Hubbard G. Measuring organizational performance:Beyond the triple bottom line[J].Business Strategy and the Environment,2009,18(3):177-191.

[18]Nelling E,Webb E.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financial performance:The virtuous circle revisited[J].Review of Quantitative Finance and Accounting,2009,32(2):197-209.

[19]Lin C P. Modeling corporate citizenship,organizational trust,and work engagement based on attachment theory[J].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2010,91(4):517-531.

[20]Epstein M J. Making sustainability work:Best practices in managing an measuring corporate social,environment and economic impacts[M].Surry,UK:Greenleaf,2008.

[21]Maignan I,Ferrell O C. Measuring corporate citizenship in two countries:The case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France[J].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2000,23(3):283-297.

[22]Steensma H K,Corley K G. On the Performance of Technology-Sourcing Partnerships:The Interaction Between Partner Interdependence and Technology Attributes[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2000,43(6):1045-1067.

[23]Matsuno K,Mentzer J T,zsomer Aysegül. The Effects of Entrepreneurial Proclivity and Market Orientation on Business Performance[J].Journal of Marketing,2002,66(3):18-32.

[24]Morgan N A,Vorhies D W,Mason C H. Market orientation,marketing capabilities,and firm performance[J].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2009,30(8):909-920.

The Relationship among Green Intellectual Capital,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Enterprise Performance

LIU Jia-xin1,2, LIU Bing1, QI Min2

(1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Hebe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Tianjin 300401, China;

2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Tianjin Tianshi College, Tianjin 301700, China)

Abstract:On the basis of literature review, this paper establishes hypothetic model of the relationship among green intellectual capital,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enterprise performance, and then validates this model by way of the multilevel behavioral questionnaires inventory to explain the sources of enterprises′ competitive advantage from a new perspective, and explore the key driver of enterprise performance against the backdrop of transition economics. The results of empirical research show that green intellectual capital and social responsibility have a significant positive effect on enterprise performance, and social responsibility also has a significant positive effect on green intellectual capital.

Key words:green intellectual capital; social responsibility; enterprise performance

(责任编辑:张曦)

猜你喜欢
企业绩效社会责任
关系和组织动态性,中国企业的组织关系网
企业社会责任管理的若干研究论述
广东省属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特征与评价
文化创意产业上市公司女性高管对企业绩效的影响
高管团队特征对企业绩效的影响
试论企业社会责任视角下的绩效评价
江苏省上市公司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现状及其思考
政治关联与企业绩效企业创新能力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