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嚼牙

2017-02-07 01:32
金山 2016年11期
关键词:知识青年磨牙本义

其实韩嚼牙并不能算做我们屯子的人。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那会儿,我们屯子也来了几个,其中一个叫韩本义的,一到这就对我们屯的生产队长李大锤说:“给我单独弄个屋吧,离大伙儿远点。”韩本义的要求一下把李大锤闹怔住了,好半天才醒过神来,立马批评韩本义说:“你疗养来了?还单独给你个屋?”韩本义愁眉苦脸地对李大锤说:“那影响他们休息可不怨我呀!”李大锤眼一瞪:“咋?你晚间不睡觉?”韩本义摇头:“是我睡觉才影响他们,我磨牙,很响的。”李大锤扑哧一乐:“屁,能有多响?能把房顶掀了不?不能就行。”

夜晚来临,知青们收拾一下就上炕躺下睡觉了,韩本义坐在炕沿不动,就喊他睡觉,韩本义说:“你们先睡,你们睡着了我再睡,要不我磨牙你们谁都睡不着。”大家伙儿知道韩本义跟李大锤提要求的事,就笑:“还真能掀房顶啊!谁没磨过牙似的。行,我们先睡,看你怎么把我们磨醒的。”就先睡了。

看大家伙儿都睡着了,韩本义才脱衣上炕,睡下。很快,睡着了的知青们就都惊醒了,被嘎嘣嘎嘣的磨牙声惊醒了。翻身坐起,看过去,韩本义仰面朝天腮帮子抖动,正一下接一下地嚼牙嚼得正香呢,根本不是磨牙的。嚼牙声有如嚼冰溜子,嘎嘣嘎嘣脆响,一声接着一声,连绵不绝,挨着他的人都感觉到自己的牙发酸发痛,身上直起鸡皮疙瘩,惊得身体不由自主地发颤,赶紧踹了他两脚。

韩本义被踹醒,睁眼一看,一屋子人都大眼瞪小眼看着他呢,面色惊恐。韩本义知道是自己的嚼牙声让大家伙儿惊心动魄无法入睡,连忙坐起:“你们睡,我不睡了。”可哪里挺得住啊,大家伙儿担惊受怕地刚睡着,韩本义身子一歪,又倒下睡着了。一睡着,嚼牙声立马响起,大家伙儿又瞬间惊醒了,想把韩本义再踹起来,可谁真能挺着一宿不睡觉啊!只好各自扯了棉花塞了耳朵,用衣服裹了脑袋,虽然还是嚼牙声不绝于耳,但毕竟不那么惊悚了,就凑合着迷糊吧。

正半睡半醒地迷糊呢,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响起,大家伙儿起来开门一看,是睡在隔壁的李大锤。李大锤脸都气歪了,瞪着眼珠子叫道:谁呀?这是打磨牙还是嚼骨头呢!开门的人一指炕上的韩本义,韩本义正睡得哧呼的牙嚼得嘎嘣响呢。李大锤这才明白韩本义提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李大锤和知青们一宿没睡,第二天一早大家伙儿就央求李大锤给韩本义单独找个地方让他自己睡,要不然大家早晚得困死。不用央求李大锤也知道该给韩本义自己找个地方,李大锤也受不了。在生产队院里转了好几圈,不知怎么办好,一抬头看到远处的马棚,心下大喜,有了,就让这小子到紧挨马棚的小屋住,小屋就一个喂马的老张头,老张头耳朵聋,正好和韩本义作伴的。

找韩本义一说,韩本义没二话,说只要大家伙儿能睡好自己去哪都行。韩本义就和喂马的老张头去睡一个屋。

半夜,李大锤睡得正香,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赶紧起身开门,老张头一脸惊慌地撞进来,叫道:“不好了,马跑了,马都跑了啊!”李大锤套上衣服就往马棚跑,跑到马棚一看,可不,十几匹马跑得一匹不剩。李大锤急了,边冲老张头喊边比划问:“马咋跑了呢?”老张说:“不知道,自己刚才起来给马添料,一看马全没了。”这工夫就听一阵紧一阵的嚼牙声排山倒海般的从小屋里扑出来。李大锤一拍大腿:“他妈的,一定是这嚼牙声把马惊跑了啊!”李大锤撞进屋,照着炕沿就是狠劲儿两脚,把韩本义踹得激灵一下坐起来,迷瞪地看着脸色铁青的李大锤。李大锤大喊一声:“你他妈老虎进村啊?赶紧起来找马去,马都让你嚼牙嚼跑了啊!”

李大锤又喊了一些人,一直找到亮天,总算把马都找了回来。马回来了,韩本义小屋也是不能住了,可总得给韩本义一个睡觉的地方吧。李大锤想来想去也没想出能让韩本义在哪睡,总不能给韩本义自己盖个房子吧!李大锤就去请示公社,公社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道怎么办好。李大锤咬咬牙说:“要不,让医生给他开病条,先回去治病吧!”

韩本义就返回城里治病,一直到知识青年下乡结束,病好像也没治好,因为他一直没再回来。他回城后去没去别的地方下乡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他是我们这里下乡知青返城最快和最早的人。

猜你喜欢
知识青年磨牙本义
上山下乡
上山下乡
磨牙
半颗牙
磨牙就是肚子里有蛔虫吗?
汉字里的大写数字另有意义
分道扬镳
“自”的本义是鼻子
释“物”
为什么革命化就得劳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