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买”回执政危机的安倍

2017-04-17 10:17徐静波
环球人物 2017年7期
关键词:昭惠森友学园

徐静波

他向森友学园捐款,夫人为低价购地“打招呼”,都源自其右翼思想

安倍昭惠女士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了整整一天电视。

3月23日这天,日本各大电视台播出的时政与新闻节目全部与她有关,其中的关键词是:首相夫人、100万日元、邮件、财务省、笼池泰典。

夜幕降临,昭惠把断断续续写成的文字缀成了一篇声明,题目是《我没有送过钱》。虽为首相夫人,她却没有可利用的媒体,只能用推特发表声明。她说,大阪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当天在国会作证时,指控她以丈夫安倍晋三名义捐赠了100万日元,但她和秘书都“根本没有这个记忆”。

这条推文并没引起日本社会很大反响。所有看了一整天现场直播节目的人都开始想:说谎的到底是笼池,还是安倍夫妇?

“幼儿园爷爷”能量不小

相对于首相安倍,笼池实在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物。

66岁的笼池,是森友学园创始人的上门女婿。他的所有产业就是这所幼儿园,几十个孩子,他是理事长,夫人是副理事长。日本人常说大阪人最精明,因为自古以来善于做生意。笼池也是一样。他从岳父手中接过森友学园后,一直想把它做成一个从幼儿园到大学的立体教育机构。无奈资金短缺,只能天天围着孩子转悠。

2015年,笼池向大阪府提出申请,希望增设一所小学,让幼儿园的孩子从前门进来,后门就直接进入自己的小学。但这一需资金,二需土地。笼池啥都没有,不过他有脑子。

昭惠一直不肯向媒体说出自己是怎样和笼池夫妇搭上关系的。反正这所小学筹建期间,套上了“安倍晋三纪念小学”的名,昭惠也出任了小学名誉校长,并多次到幼儿园讲演,几乎是三天两头与笼池夫人短信问候,如同闺蜜。结果,笼池不仅从政府和企业拉到了补助和赞助,还搞到了一块国有土地——原价9亿日元(约合5604.4万元人民币)左右,但他出价仅1亿日元(约合622.7万元人民币)左右。

安倍执政近5年,不仅强行通过了新安保法,还大力实施安倍经济学,让日本社会呈现出泡沫经济崩溃以来少有的景气。他也因此成了日本10年来支持率最高的首相,正朝战后任期最长的首相目标迈进。日本媒体对他稍有批评之声,就会遭到无形压力,尤其是朝日电视台与朝日新闻,已被迫更换了多名新闻主持人和首相跟班记者。

安倍晋三在私生活上没啥丑闻,一下班就回家,从不泡酒吧,也少有花花草草的事。但这一次,他真的遇到了坎。人们把笼池与安倍夫妇连在一起,并开始追问:一个小小的“幼儿园爷爷”,凭什么可以搞定首相与第一夫人,又凭什么廉价搞到国有土地?而最先曝出安倍丑闻的,正是被打压多时的朝日新闻和朝日电视台。

政敌抓住机会穷追猛打

安倍执政这几年,他有个能耐,是把执政的自民黨在参众两院的议席从微弱多数弄到了足以修宪的2/3绝对多数。于是乎,日本几大在野党怎么折腾,也掰不过安倍的手腕。而自民党内部等待上位的政治家们,则暗自念咒。

这一次,机会终于来临。

当朝日新闻曝出“安倍丑闻”后,在野党像打了鸡血一般,不再审理国家预算,开始审起森友学园案。而自民党内一些大佬,也喃喃地说出“是该说清楚”。

日本国会开会,最主要的内容之一是首相答辩。各党议员分别就自己最关注的问题直接在预算委员会会议上向首相提出质询,首相必须作出回应,且整个过程都向全国电视直播。2月28日,当在野党议员向安倍质问与森友学园廉价购土一案是否有关时,安倍当场发了“毒誓”:“如果发现我和妻子与森友学园有关的话,我愿意立即辞去首相和议员职务。”

发完“毒誓”,安倍顺便说了一句:“我与那位叫笼池的人根本不认识,他像是一个弄虚作假的人。”就是这句话,开始改变他的命运。远在大阪的笼池夫人看完电视后,给昭惠发了条短信:“你家先生说话太无礼。”

友谊的小船真的是说翻就翻。安倍说完这句话没几天,参议院派出调查组到森友学园新建的小学,笼池当着十多名议员和几十家媒体的面扔出了一颗“炸弹”:“安倍首相也为这所小学捐了100万日元。”

所有在场议员和记者都傻了。100万日元合6万元人民币,在日本不算大数字,但这一捐款来自堂堂的日本国首相,则是天大的问题,因为安倍说过自己与森友学园“没有一丝瓜葛”。

首相官邸的工作人员说,当安倍听到笼池这一宣布时,一下子蒙了。

刚好美国新任国务卿蒂勒森到访,安倍立即让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举行记者会,向媒体传达一句话:“我安倍本人没有、也没有通过昭惠夫人、安倍办公室和第三者向森友学园捐赠过金钱。”但菅义伟转达完这句话后,又微妙地补了一句:“为了慎重起见,昭惠夫人个人有没有捐过,现在正在确认中。”第二天,菅义伟说:“经过确认,夫人也没有捐过钱的记忆。”

为右翼出力又出钱

舆论焦点很快从买地转到了捐款上。

笼池在听到安倍夫妇否认的消息后,公布了一份银行汇款单,上面填写的是100万日元,刮开被修正液掩盖的汇款人姓名栏,可以清晰地看到“安倍晋三”4个字。笼池与家人一起作证说:“这就是安倍晋三捐的钱。”

执政的自民党也扛不住了。原先,自民党凭借在国会占据绝大多数议席的优势,一直拒绝在野党传唤笼池到国会公开作证的要求。但在笼池扔出“重磅炸弹”后,自民党投降了,迅速宣布与最大在野党民进党达成协议,安排笼池3月23日到国会作证,理由是“为了洗清对首相的侮辱”。

任何一位日本公民被传唤到“国会作证”,就意味着必须背负法律责任,如果说谎将以伪证罪被逮捕。3月23日,笼池来到国会,进行了长达6个小时的作证。当他在“绝不说谎”的誓言书上签完名后,所有守在电视机前的观众都竖起了耳朵,听笼池说出他与安倍夫妇的秘密。

笼池详细说明了在2015年9月5日,他在园长办公室接受昭惠递交100万日元捐款的过程:

昭惠女士:这一点心意,请您收下。

笼池:这是干什么用?

昭惠女士:捐建小学。

笼池:是谁的钱?

昭惠女士:是安倍晋三的钱。

许多人一定纳闷,理论上应该是普通公民拍首相的马屁,怎么会变成首相给普通公民捐钱呢?

昭惠捐钱那天在森友学园做了次讲演,从媒体获得的讲演视频中可以听到她说的一句话:“安倍也好,我也好,都十分赞同学园的教育思想!”

森友学园有什么特别的教育思想呢?

森友学园在幼儿园里实行右翼思想教育,叫孩子们背诵明治天皇的“教育勅语”,这“勅语”被认为是导致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思想根源。同时在散发给家长的资料中,称中国人为“支那人”,并要求家长不要跟中国人、韩国人、朝鲜人交往。视频资料还显示,幼儿园让孩子们每天上早课时高呼“安倍加油” “安保法案必须通过”等。

森友学园的这种教育,让日本社会联想起战前的军国主义教育。这一可怕的阴影如今要重新笼罩在幼儿的稚嫩心灵上,让日本社会为之震惊。

昭惠很明确地告诉大家,自己和安倍首相很支持与赞成这一种教育思想。如果这100万日元捐款是真的话,安倍夫妇自然就成了“日本右翼的总后台”,也能让人理解,为何安倍上台后,右翼思潮越来越活跃。安倍不仅为右翼出力,还出钱。

“安倍首相不仅捐了100万日元,昭惠夫人还叫秘书给财务省打招呼,让我便宜购买土地。”笼池在国会的这一揭露,则让安倍夫妇确实有些招架不住。笼池还散发了一份昭惠秘书给他的传真复印件,称自己为在购买国有土地建校中获得便宜,曾给昭惠发了手机短信,希望她游说财务省。昭惠刚好随安倍出访。过了一些时间,昭惠的秘书给他发来两页传真,回复了他的请求。

这一传真可以间接说明昭惠向财务省打了招呼。至于这个招呼在此后笼池买地时起了什么作用,大阪府知事说了句实话:“如果有人说这所小学与首相有关系,审核时一定会有所考虑吧。”

“坑夫”的夫人

因为这一丑闻,安倍的支持率已经暴跌10%,他维持多年的“清廉”形象,也开始在日本国民心目中走样。虽然安倍一再否认自己与森友学园及笼池有关,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让他难以自辩。朝野双方在国会开始了拉锯战。在野党认为,单听笼池的一面之词不行,必须让昭惠也到国会作证。而执政党认为,如果让她到国会作证,一方面安倍面子丢尽,另一方面万一她说了谎,总有一天会爆出一条新闻:“日本第一夫人因说谎被捕。”这是安倍和他的同僚们最不愿意看到的。

为了尽快帮夫人洗白,安倍让内阁会议通过了一项对首相夫人身份的鉴定决议,称首相夫人的身份是“私人”,而不是“公职人员”。也就是说,第一夫人只是名微不足道的家庭主妇,她说话做事不代表首相,更不代表政府。

内阁会议通过这一决议后,日本国民很郁闷——以后首相出访海外,带夫人是公务活动,还是朋友聚会?而昭惠在近日的讲演中也反复强调“我只是一名家庭主妇”。其实,这是越描越黑。不管她算是“公人”还是“私人”,从国内政坛到外交场合,谁都知道这位日本第一夫人的力量。

今年54岁的昭惠比丈夫小10岁,是日本战后最年轻的第一夫人。她出身显赫,是日本最大的糖果和巧克力制造商森永集团的总裁松崎昭雄长女。和许多日本特权阶层家庭的女儿一样,昭惠从小学到高中都就读于圣心女子学校。她不算好学生,最高学历相当于大专。

毕业后,昭惠进入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公司工作。1984年,安倍为他父亲当政治秘书时,经熟人介绍认识了22岁的昭惠。两人谈了两年多恋爱,于1987年结婚。两人一直没有孩子,和安倍的母亲住在一起。

昭惠和安倍在许多方面不同。安倍看起来常常过于严肃,而昭惠则以富有活力的大笑和外向个性而著称。她的前任上司说,平易和蔼的性格使她很容易与人相处。2007年8月,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安倍的家乡山口县时,安倍正忙于选举拉票,昭惠代丈夫接待小泉。共进晚餐时,喝多了酒的昭惠打探起小泉的单身汉生活来,问小泉:“您真的是一个人生活吗?”陪同人员全都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大吃一惊。小泉倒是鎮定地回答:“是的,但等到我退休之后,就未必是这样了。”在场的人一时间都被这番对话笑翻了。

安倍曾形容太太是“家庭内的反对党”。他坚持推行核电,昭惠则是积极的反核电活动家。昭惠在东京的神田小街开了家只能接待20位客人的小酒馆,当起了老板娘,还跑到农村插秧种水稻。2015年,她还在首相官邸的楼上养蜜蜂,官邸大院里经常是蜜蜂飞舞,工作人员躲闪不及。

对妻子的言行,安倍在国会答辩中表示: “妻子的人生观有时候和我不一样,但是追求的东西我觉得并没有什么错。有人担心我们夫妻之间产生了分歧,请大家不要担心。”不过这一次,昭惠搞出来的丑闻,会不会把安倍拉下马?这是目前日本社会最关注的问题。

有人说,只要能证实安倍夫妇确实参与了森友学园廉价购买国有土地案,那么安倍真的要履行自己发的誓,乖乖离开首相宝座,甚至离开国会。迄今,日本执政的自民党还是力挺安倍的。自民党代理干事长下村博文称,捐款一事“没有证据、没有客观事实关系,无法相信”。而在野党坚持要继续深入调查,传唤包括昭惠在内的更多相关者作证。

日本国内外舆论都在看安倍还能挺多久。

猜你喜欢
昭惠森友学园
建筑学园(12)
建筑学园(6)
在《动物森友会》里我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安倍夫人上了热搜
建筑学园(2)
宠物学园
日本财务省承认让森友学园撒谎
森友案,安倍坚拒夫人国会受质询
安倍昭惠坦言无子压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