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英老爸护犊情深:强势介入乱了一家人

2017-05-04 13:24继胜
恋爱婚姻家庭 2017年5期
关键词:那英女儿

继胜

2017年1月,那英同时担任《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蒙面唱将》3档大型励志专业音乐评论节目的导师,50岁的她依然在歌坛大红大紫。在亿万粉丝眼中,那英是那个热情、爽朗、大气的“那姐”,是那个对沧桑前情“一笑而过”的幸福女人。然而,在医学专家父亲那洪生眼中,那英始终是那个大大咧咧、毛毛躁躁的二姑娘,他时刻都在为女儿担忧。2008年,那英与丈夫孟桐的女儿满1岁后,那洪生带着心事进驻女儿家。没想到他的过分关爱,反而让女儿此后的婚姻生活矛盾迭起……

慈父进京守护女儿婚姻

2008年10月,那英接到父亲那洪生电话:“我和你妈想去北京生活,过几天就动身。”那英打趣道:“怎么,老爷子开窍了?”父亲的声音格外柔和:“你和那辛都在北京,爸妈也去凑个热闹。”

时年68岁的那洪生是享誉海内外的医学专家,研制的“消白丹”是治疗白血病的特效药。1999年,那洪生从沈阳协合血液病中医院院长岗位退休时,那英和姐姐那辛就多次游说父母来北京定居,老人执意推辞。而今,父亲主动提出来北京生活,孝顺的那英自然求之不得。

10月25日,那英开车将父母接进家门。那洪生告诉女儿:“三代人住一起不方便,我还是和你妈单住,只是离你们别太远。”很快,那英和丈夫孟桐在同一社区,给父母添置了一套两居室。那洪生和老伴为何主动来北京?老两口为什么执意带高兴一起住?原来,他们有着不为人知的心事:女儿与高峰有过事实婚姻,而孟桐是初婚,从这个层面讲,两人是不对等的。那英情途坎坷,父母担心她在婚姻中受伤害。再则,高兴出生不满1岁,父母就分开了。外孙与孟桐没有血缘关系,老两口担心孟桐有了自己的女儿,会怠慢高兴。

孟桐是北京人,与那英同龄,上世纪90年代赴德国留学,取得了MBA学位。归国后,他在北京经营连锁酒吧。2006年12月,孟桐与那英在加拿大闪婚,1年后女儿孟晓桐降生。孟桐对女儿和高兴同样呵护有加。

2009年4月,那英在朋友家打麻将,身上的現金不够,打电话让孟桐给她送钱,孟桐没有及时赶到。回家后,那英将怨气撒到孟桐身上,两人争执起来。那洪生了解到女儿女婿矛盾的起因,先教育女儿:“两口子过日子,凡事要照顾对方情绪,不能由着性子来。孟桐说得没错,以后少打麻将。”接着,他委婉对孟桐说:“女人是河流,男人是海洋,要懂得接纳与包容。”孟桐默不作声。晚上9点,那英将外套披在父亲身上,送父母往外走:“爸妈,我和孟桐没事了,你们早点过去休息吧。”那洪生转身轻拍女儿手背:“有你这句话,爸今晚不会失眠了。”

那英与孟桐相识两个多月就闪婚。婚后,夫妻俩因个性差异,偶尔起矛盾。女儿出生后,家务的琐碎、教育孩子的分歧,让夫妻俩的摩擦明显比以前频繁。那洪生本就对孟桐有戒备心理,每次女儿女婿一斗嘴,老人表面上指责那英,实则影射孟桐。因为心疼女儿,不管那英对与错,父亲都偏向她。孟桐颇有涵养,没有与岳父计较。

强势介入乱了一家人

2009年12月,那英和孟桐带高兴去超市购物。高兴央求妈妈:“我要吃冰淇淋。”那英为了锻炼儿子的独立能力,掏出5元钱让儿子自己买。在冷饮柜台,高兴大声嚷道:“我妈妈叫那英,最有名了。”出于崇拜名人心理,卖冰激凌的阿姨送给高兴一杯10元钱的冰激凌,旁边卖糖炒栗子的女孩也免费送给他一包栗子。受到特殊关照的高兴格外骄傲。

回到家,高兴剥一颗栗子,掰一半塞进妹妹嘴里,像小大人一样教育她:“以后出门,只要说妈妈是那英,咱们想吃啥就有啥。”孟桐训高兴:“你打着妈妈的名义骗吃,还教唆妹妹,以后不能这样。”高兴见孟桐凶巴巴的,吓得哭了起来。

这一幕,被那洪生尽收眼底。傍晚,孟桐去了酒吧。那洪生疼爱外孙心切,在那英面前唠叨她没有给高兴一个完整的家。没能让他享受完整的父爱母爱,一直是那英内心的隐痛。父亲这番话,让那英心生怨气。

这年国庆节,那英一位老朋友准备在北京投资一家美容院,因资金不够,希望那英参股60万元。这位朋友曾在那英情感和事业低谷时帮助过她,加上那英了解到美容行业回报丰厚,便同意了。当时孟桐在上海出差,那英没和丈夫商量,直接将60万元打到了对方账户上。

一个星期后,孟桐返回北京,那英轻描淡写将此事告知丈夫。孟桐火了:“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好,我早就想扩大酒吧规模,就是担心风险太大,才迟迟没有行动。你怎能轻易投资?”那洪生瞅瞅女儿,又看看孟桐,故意大声咳嗽,以示对孟桐的抗议。

潜意识里,那洪生觉得女儿无论知名度还是财富都远超孟桐,因此孟桐迁就那英理所应当。那洪生以老丈人口吻对孟桐说:“那英这样做,也是想让家里的财富增值。小孟,我来北京快1年了,没见你让着那英。我们父母在身边你都这样,要是背着我们,还不知你会怎样待那英和高兴。”孟桐反感岳父干涉,借口酒吧有事,披衣出了门。

家里失去了和谐与温情,孟桐害怕见那英和岳父,晚上经常12点才回家。一天,都凌晨1点了,孟桐还没回来。那英开车来到丈夫的酒吧,推开办公室门,只见孟桐黯然坐在沙发上,双手揉着太阳穴,脸上写满疲惫与憔悴。那英傻傻地问:“孟桐,你还爱我吗?”孟桐声音潮湿:“我还像从前一样爱你,爱高兴和晓桐。只是咱们的日子过着过着,全变了味。我真想回到从前!”

其实,孟桐早就明白家庭矛盾的症结所在,只是不便直说,担心岳父知道接受不了。他继续启发那英:“爸爸妈妈来北京之前,我们也有过争吵,但床头吵架床尾和。现在为什么会这样?”细细梳理生活脉络,那英终于意识到:父亲害怕自己在婚姻中受伤害,强势介入自己的小家庭。她与孟桐是夫妻,本来关系很简单,父亲一掺和,所有问题都变得复杂化。

第二天,那英来到父亲的住处。她语气艰难:“爸,我知道您心疼我和高兴,但孟桐对我们很好,您以后就别为我们的事操心了。”那洪生听明白了,女儿在委婉批评自己干涉他们的生活,心里有些不好受。

女儿与慈父爱相宜

2010年7月,那洪生左足底顽固性鸡眼发作,左脚一着地,疼痛钻心,严重影响正常生活。8月13日,孟桐将岳父背下楼,打算带老人去医院手术治疗。趴在女婿宽厚的背上,那洪生有些不自然,嚷着要下来。孟桐诚恳地说:“爸,一个姑爷半个儿。在我心目中,您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1个多小时的手术过程中,孟桐始终陪在岳父身边。回家路上,孟桐与岳父交心:“爸,说句心里话,我对那英和高兴的爱,丝毫不比您少。我是人到中年才与那英结婚的,铁了心与她白头偕老。”那洪生心有触动:“只要你与那英和和美美,真心待高兴好,我就知足了。”

晚上,孟桐将岳父的话转述给那英,夫妻俩感触颇深。他们终于意识到:小两口哪怕再小的争吵,父母也会如临大敌,忧心忡忡。父亲之所以频频干涉内政,其实他们有一定责任。

此后,那英与孟桐调整了夫妻相处之道,学会向对方示弱。即便生活中有了矛盾,两人也不再当着父母的面针尖对麦芒。遇到大的分歧,急脾气的那英会收敛火爆性格,给自己找台阶下:“你的话有一定道理,我们改天再议。”晚上待父母回自己住处,那英再和风细雨与丈夫沟通。孟桐是男人,表现得更加宽容大度。只要那洪生夫妇在场,生活中不违背原则的事情,孟桐一律让那英拿主意。而且,内敛的孟桐还不吝惜对那英的溢美之词,感谢那洪生夫妇为他培养了一个贤淑优秀的好妻子。那洪生和老伴心里甜滋滋的……

这9月,6岁的高兴进入小学就读。因在那英和那洪生夫妇疼爱中长大,高兴性格有几分柔弱。孟桐刻意培养孩子坚强的男孩性格:晚上,他让高兴独自睡一个房间;双休日带他去健身馆游泳,学习跆拳道。只要儿子有丝毫进步,孟桐就在高兴房间里贴一朵小红花。在孟桐塑造下,高兴成了人见人爱的小男子汉。

女儿女婿的幸福和谐,彻底荡去了那洪生心中顾虑。他这才明白,自己以前做了杞人忧天的傻事,让女儿的幸福打了折扣。天下父母,谁不爱子女?如果爱的方式不当,既会伤害晚辈,也会让自己的晚年沉重。

这年11月,那英将新房装修好,准备让父母搬过去住。那洪生却告诉女儿他要回沈阳,老有所为。

父亲并不是唱高调,那英理解他心中的狂热。那洪生耗尽心血借债研制出的“消白丹”,曾引起世界轰动。那洪生因此荣获美国第四届国际名医药双项金奖、世界名医成就奖、世界华人医学金奖等数项殊荣,成为享誉海内外的医学专家。

晚上,那英对孟桐说:“我现在想通了,让父母吃好住好,给他们提供优越的物质条件,那只是浅层次关怀。满足老人的精神和心理需求,才是最高境界的孝顺。”这番话引起了孟桐的共鸣。12月初,那英和孟桐将父母送回沈阳。

2014年3月,那洪生准备在沈阳组建一处实验室,那英资助50万元帮父亲圆梦。这年5月,第五届世界白血病研究大会在美国洛杉矶举行,那英出资数万元,让父亲赴洛杉矶交流考察。2016年5月,那洪生被权健国际肿瘤医院聘为副院长。那英由衷地为父亲感到自豪。

那洪生是传统的知识分子,没有一件上档次的衣服,皮鞋穿了5年也舍不得换。那英每次要给父亲添置行头,都被父亲阻止了:“衣服鞋子旧点没关系,你真要孝顺我,就把这笔钱资助给医院里等着做手术的白血病孩子。”在父亲影响下,那英共为白血病孩子捐款90多万元。不仅如此,她还数次陪父亲出席白血病公益慈善活动。

2017年春节,那英和孟桐回沈阳给父母拜年,只见年近8旬的父亲精神饱满,神采奕奕,脸上洋溢着健康红晕,气色比在北京时还好。那英问母亲:“爸爸怎么越活越年轻了?”母亲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你爸现在没有烦心事,每天吃完饭就忙医院的事,充实着呢!”那英感慨万千:父母爱儿女要讲究方式方法,儿女孝顺父母又何尝不是如此?只有让父母的精神和心理愉悦,做到儿女与父母之间的爱两相宜,才是对温暖親情的最好注释!”

责编/方堃(完)

猜你喜欢
那英女儿
歌坛大姐那英:“放水”育儿乘风破浪
乐坛常青树那英 投资也有一双慧眼
哈哈村
那英王菲互帮成歌后
和女儿的日常
那英 现在我都不说了要不然,全是头条
女儿不爱自己读书等
那英&王菲:名女人的婆婆妈妈
女儿爱上了串门
我给女儿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