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深情的邀约:好想挽着“爸爸的使者”走上红地毯

2017-05-04 13:26梁水
恋爱婚姻家庭 2017年5期
关键词:母女俩器官女儿

梁水

他是沈阳一名普通的货车司机,是最爱女儿的父亲,却不幸患上了脑癌,无药可医。生死边缘,一家人踏上了痛彻心扉、周游世界的旅行。感受着世界的美好,父亲最遗憾的是不能等到女儿结婚的那一天,亲手将女儿交给一个爱她的男子。

不舍女儿,父亲做出了重大决定:死后捐献器官,以另一种方式活在这个世上,继续陪伴和守护女儿。2016年8月28日,这位叫张文茹的父亲,因患脑胶质瘤离世后,成功捐出了肝脏、肾脏,挽救了3名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患者。

在女儿张嘉心心中,父亲从没离开,依然在这个世上深情地活着。通过本文,张嘉心含泪发出了最深情的邀约……

噩梦来袭,那个最爱女儿的父亲患上脑癌

2016年3月11日,辽宁沈阳463医院,29岁的张嘉心泪流满面地看着父亲张文茹的检查报告,如遭五雷轰顶。医生一脸凝重地告诉她,她的父亲得了脑胶质瘤,晚期,已不具备手术条件。

“怎么会这样?”张嘉心根本无法相信,她最爱的父亲只剩下了3个月的生命……

1986年,张嘉心出生在沈阳,父亲张文茹是货车司机,母亲刘景华是家庭妇女。张嘉心是家里的独生女,父亲给了她最宠溺的爱。在父爱的呵护下,小嘉心个性阳光,无拘无束。

参加工作后,张嘉心进入沈阳一家房地产公司,从事地产策划。几年后,她在沈阳市沈北新区,为父母买了一套新房。女儿孝顺有出息,父亲张文茹感到十分欣慰。

2015年2月的一天, 53岁的张文茹突然发现视力下降得厉害,这可是司机的大忌。更令他紧张的是,大脑时常失忆“断片”。有一次,他竟然找不到回新家的路,只好给老伴打电话求助。回到家后,老夫妻俩互相取笑一番。张文茹怕女儿担心,特地嘱咐老伴,迷路的事,别告诉女儿。

一天,一家三口坐在家里闲聊时,张文茹忽然吸了吸鼻翼,大声问道:“家里烧什么呢,我怎么闻到一股烧焦饭的气味?”张嘉心一愣:“爸,厨房里什么也没做啊!”张文茹不信,到厨房仔仔细细转了一圈,确认之后,才“善罢甘休”。

发生在父亲身上的“奇怪”现象,让张嘉心感到不安,她带父亲去医院检查,发现父亲头部有肿瘤。他们又去好几家医院复查,结果是,父亲得了脑胶质瘤。由于位置长得不好,手术风险较高,而当时父亲还没有什么影响生活和生理的病症出现,医生给的的建议是3个月复查一次,实时监控病情。

2016年2月25日例行定期复查时,父亲的病情还没出现任何变化,但是还没有迎来下一个复查,病理上的症状就开始出现了,张文茹小便频繁,甚至有一次失禁了。家人赶紧带着他去医院,结果发现病情发生突变,肿瘤突然间扩散了……

张嘉心无助地站在医院的长廊上,人生第一次感到了恐惧。呆立许久,张嘉心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忍了半天的悲伤,顿时化作了恸哭。

听着女儿在电话里号啕大哭,刘景华跌坐在椅子上,声音颤抖:“嘉心,爸爸一定会没事的,我们多看几家医院……”

揣着最后的希望,一家三口来到北京。谁知,张文茹的病情远比想象的还要糟糕。北京天坛医院专家告诉张嘉心母女俩,张文茹的脑部肿瘤,位于最凶险的颞叶部,而且癌细胞已经转移,目前惟一可采取的治疗方法,就是开颅手术,但手术风险极大,病人极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即便手术成功,病人也只是在病床上多躺几个月而已。

母女俩乱了方寸,医生的话,无疑宣判了张文茹的“死刑”。此时,张文茹反而冷静下来,面对自己在这个世上最疼爱的两个女人,张文茹提起行囊,洒脱地说:“走,我们回家!”

生死边缘,来一场痛彻心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一家三口回到沈阳,张文茹放弃了治疗,每天和妻子一起买菜做饭,努力把日子过得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不能再出车。那段日子,张嘉心一刻不离地陪在父亲身边,父亲催她去上班,她连连摇头。她舍不得离开父亲,哪怕一分一秒。

一天,一家人依偎在一起看电视,电视节目里正在播放世界各地风光,张文茹感慨道:“真美啊!”张嘉心一阵心疼,父亲是那么热爱生活,那么留恋这个世界,却只能无助地等待死神降临。看着父亲渐渐消瘦的脸颊,张嘉心说:“爸,我们一家三口出去旅行吧!”她要在父亲最后的时光里,趁着父亲还能走动,带着父母去旅行。

张文茹犹豫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可看着妻女期盼的眼神,他不忍让她们失望和伤心,于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一家人踏上了旅程,张嘉心给父亲拍了大量照片和视频,她恨不得记下父亲在世上的每一刻,恨不得幸福的时光就此停驻。一路上,看着父亲乐呵呵地笑,张嘉心举着摄像机的手,不禁颤抖。她挥舞着手臂,极力露出开心的笑,回应着父亲,可一转身,已泪流满面。

那天,一家三口看电视时,看到器官捐献的爱心宣传,张文茹突然说:“嘉心,爸爸死后,也把眼角膜和器官捐了。”张嘉心一怔,眼圈不知不觉红了:“爸,你不会死的,不许你乱说!”张文茹连忙安慰地拍拍女儿的肩。

几天后,一家人从香港飞往曼谷。旅行途中,父亲头痛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每次头痛之后,还伴随着呕吐。早已查阅脑胶质瘤症状的张嘉心知道,那是由于肿瘤导致的颅内压力增高,致使延髓呼吸中枢受到刺激。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的生命在一点点流逝,父亲还要强颜欢笑,张嘉心如百蚁噬骨、万箭穿心。

日子在既快乐又悲伤的旅途中悄然流过。6月下旬,一家三口登上泰国的普吉岛。那天,父女俩赤足走在白色的沙滩上,张文茹突然如醉酒般步履踉跄,张嘉心急忙扶住父亲:“爸,哪里不舒服?”

“没事,我有点累了,扶我回去吧!”张文茹摇摇头,面色惨白。张嘉心急忙扶着父亲回到海边客栈。正在清洗衣物的劉景华见状,和女儿一起扶着张文茹躺下。这时,无边的疼痛一浪接一浪袭来,张文茹吐得昏天黑地,他知道,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

那两天,虚弱地躺在客栈的床上,张文茹的目光一直追着妻子和女儿,满眼的不舍,他要将妻子和女儿的样子刻在心里。

“嘉心,我们回家吧!”张文茹深深地看着女儿,张嘉心顿时泣不成声。自从父亲生病以来,这是她第一次在父亲面前流泪,无数次,她都是咬紧牙关忍着,然后躲起来哭。张文茹心疼地摸着女儿的脸:“傻丫头,走了一圈,爸爸很开心。可外面的世界再精彩,我们也总是要回家的。”

深情邀约:好想挽着“爸爸的使者”走上红地毯

2016年6月底,一家三口结束旅行,回到沈阳。8月初,54岁的张文茹病情开始加重,住进了医院。不久,他出现了失忆、晨昏颠倒的症状。清醒的时候,张文茹恋恋不舍地看着女儿:“嘉心,爸爸真希望能一直为你遮风挡雨,能等到你结婚的那一天,能亲手将你托付给一个爱你的男子。”张嘉心抹着泪,拼命地摇头。张文茹微微地叹息,泪水顺着脸颊流淌,浸湿了枕头。

不久,张文茹因瘤体阻塞脑脊液循环通路,颅内压急剧增高,导致脑疝,他陷于深度昏迷,进入重症监护室。面对医生无可奈何的目光,在绝望的挣扎和哭泣之后,张嘉心母女俩心里渐渐明白,她们最爱的这个人不会再醒来,她们真的要永远和他告别了。

日夜守在重症监护室外,张嘉心只能透过门上那厚厚的玻璃,看一眼身上插满管子的父亲。那段痛彻心肺的日子,她不停地想着父亲最后的心愿,心里犹豫不决。

8月中旬的一天,张嘉心看到一个关于器官捐献的新闻视频:在美国的一个婚礼上,新娘挽的是一名受捐者。这名受捐者的心脏,正是新娘父亲捐的。受捐者以父亲之名,将恩人的女儿深情送入了婚礼殿堂。

张嘉心内心十分震撼,她终于明白了父亲的心,生死边缘,那是一个父亲能给女儿的最后的爱。那一刻,张嘉心下定决心,她要让父亲以另一种方式活在这个世上。

怕母亲无法接受,张嘉心准备了一大堆理由。没想到,话一出口,母亲就泪水横流:“女儿,妈妈懂得你的心思,我支持你的决定……”张嘉心抱着母亲放声大哭。

2016年8月21 日,母女俩联系了沈阳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当天,红十字会协调员赶到469医院,一番询问和心理抚慰之后,将一份《器官捐献协议书》放在了母女俩的面前。母女俩泪眼相望,签字的笔迟疑了许久才落下。

8月28日清晨,一直深度昏迷的张文茹,生命走到了尽头。张嘉心母女俩获准进入重症监护室,与张文茹做最后的告别。

病床上,张文茹表情安详平和,没有痛苦,如果不是心脏监控仪显示的心跳越来越微弱,他就像睡着了一样。张嘉心紧紧地握着父亲的手,泪水汹涌,动情地说:“爸,我知道,你把所有能给予的爱,都给了我!”

7点20分,张文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张嘉心将脸埋在父亲渐渐冰冷的手心里,久久不愿起身。医生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明白,实现父亲心愿的时刻,终究来到了。在母女俩深深的目送中,张文茹被推入手术室。手术室里,器官捐献协调员主持默哀、拍照、记录手术的过程。手术室外,所有的人默默地等待着。对于张嘉心来说,此刻的等待更是与众不同,当手术室门上方的红灯最终熄灭时,这是她与父亲的正式告别。

这个手术,张文茹成功捐出了肝脏、肾脏等器官共3项,挽救了3个人的生命。

2016年 9月2日,“传递生命的美意,辽宁省人体器官捐献大型公益推广活动”在沈阳启动。同时,辽宁省人体器官捐献推广使团成立,张嘉心成为首位推广使者,加入了宣传器官捐献的志愿者行列。

2016年 12月8日,张文茹百日祭,张嘉心搀扶着母亲,来到父亲长眠的墓园。她紧紧地抱着墓碑,就像抱着父亲,仿佛又看到了父亲那清瘦的身影、那双温暖的眼睛、那抹让人难以忘怀的展颜一笑,“爸,谢谢你给了我生命,给了我最宠溺的爱,谢谢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闪亮的日子!”

对于张嘉心来说,父亲的生命并未结束,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父亲依然活着。内心深处,张嘉心渴望见到那3名受捐者。然而,根据器官捐献的“双盲原则”,她能够见到那3名受捐者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张嘉心知道,依据受捐就近原则,那3名受捐者都离她不远,可能和她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呼吸同一片空气、淋着同一场雨,甚至可能搭过同一辆公交车,和她擦肩而过。

2017年1月,在接受笔者采访时,张嘉心说出了她的心愿,并通過本文发出邀约:等到她结婚的那一天,她能够复制父亲手机中下载的那场美国婚礼,3名受捐者能够以父亲的名义,送她走上婚姻的红地毯……

责编/邓琳琳(完)

猜你喜欢
母女俩器官女儿
ORGANIZED GIVING
皮肤是个大大的器官
器官捐献
和女儿的日常
停电那点事儿
可爱的妈妈
飞翔的鸟窝
女儿爱上了串门
我给女儿取名
一个合力抗癌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