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诉求不荒唐:索要非婚生儿子监护权赢了

2017-05-04 19:19邹家梅
恋爱婚姻家庭 2017年5期
关键词:李莉宝华监护权

邹家梅

这是一个在旁人眼里显得有些无法理喻,甚至荒唐的官司:在获知疼爱了多年的儿子非亲生后,他一纸诉状将妻子起诉到法院提出离婚,并索要巨额精神赔偿,最终获得法院的支持。可几个月后,他再次将妻子起诉到法院,而这一次,他要求法院判决他仍然拥有非亲生儿子的监护权。

他为何索要非亲生儿子的监护权?他这一看似荒唐的诉求,能再次获得法院的支持吗?

孩子教育观念各异,夫妻吵架一语泄“天机”

林宝华于1969年出生于福建厦门,大学毕业后开始经商,从事进出口贸易。虽然事业有成,但感情一直不顺。

2000年3月,林宝华认识了在厦门一家保险公司做内勤的李莉。李莉比林宝华小6岁,高挑漂亮,性格开朗,非常讨人喜欢。

林宝华对李莉一见钟情,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交往不到两个月,李莉告訴林宝华,她怀孕了。得知女友怀孕,林宝华全家都异常高兴,并于2000年8月,在厦门一家四星级酒店,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不久,他们的儿子出生了,取名林帆。

林帆出生后,林宝华不但给孩子报了各种培优班,还将林帆送到最好的学校。林宝华与李莉本来感情不错,但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夫妻俩的观念却各有不同:望子成龙的林宝华,无论在吃住行上,都对孩子十分宠爱,几乎要什么给什么。可学习上的事情,林宝华却要求非常严格。而李莉却不愿意在学业上给孩子过多压力。为此,夫妻俩时常发生争吵。

2016年5月初的一天,见孩子白天和同学出去玩,到很晚才回来,当天的作业没有按要求完成,儿子一回来,林宝华便开始批评他。

“孩子放假出去玩一下,你至于这样吗?”见孩子刚到家,林宝华就训孩子,还没等林帆开口,一旁的李莉反而先开口了。

“都是被你惯出来的。”以前每次自己管理儿子的学习,妻子不但不与自己保持一致的步调,还要站在儿子一边与他唱反调,而儿子感觉有靠山,都不把林宝华的话当一回事。这一次,妻子又跳出来偏袒儿子,林宝华非常生气。

“小孩子不都这样吗?你自己有错还怪到我头上来。”被丈夫一责怪,李莉很是不满。吵到最后,一时失去理智的林宝华,随手抓起茶几上的手机往地上一摔,反弹回来,正好砸到坐在沙发上的李莉眼睛上。

李莉顿时大怒,冲上前去与林宝华撕打,说话也就不再经过脑子:“你没权管孩子,孩子不是你的!”

这句话,像毒针一般,扎在林宝华的心上。林宝华质问李莉,这话是不是真的,李莉没有正面回答,趁着吵架,负气离家。

那天晚上,心情郁闷的林宝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年前,也是因为在孩子学习上的分歧,夫妻俩大吵了一架,李莉曾冲着他说“孩子不是你的”这样的话,当时林宝华心里就有了疙瘩。夫妻俩还冷战了十几天,但他实在不愿意相信儿子不是自己亲生,所以,当十几天后,妻子告诉他,只是气话时,他选择了相信。

而今,争吵之下,妻子再次说出这句话,让林宝华内心更是五味杂陈,林宝华越发觉得妻子这句并非气话。

亲子鉴定非亲生,一纸诉状要“休妻”

其实,当李莉再次把“孩子不是你的”这句话冲丈夫说出口后,她就后悔了。对于孩子是不是丈夫林宝华的,李莉再清楚不过——

原来,李莉与林宝华结婚前,与他人有过一段恋情,对方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文案策划,名叫刘志斌,比李莉年大10岁,人长得英俊潇洒。虽然明知对方已有家,但李莉仍被刘志斌的气质所打动,最后越过了普通男女关系界限。刘志斌也明确告诉李莉,他虽然很喜欢她,但不可能给她婚姻。

当时,年轻而又带点浪漫的李莉,思想比较前卫,认为爱情是爱情,婚姻是婚姻,只要与对方真心相爱就是幸福,两者是可以分开对待,根本没在乎刘志斌给不给婚姻。直到后来,有人给她介绍林宝华,依然和刘志斌保持那层亲密关系的李莉,并没有觉得要失去与刘志斌这段感情,最终竟然答应了与林宝华的这门亲事。

与林宝华确定恋爱关系后,内心一直崇尚美好爱情的李莉,竟然有了一个后来让她自己都觉得非常荒唐又后悔的想法:既然不能与心上人白头偕老,就“怀一个心上人的孩子”,给这段爱情留下美好纪念。

两个月后,在与刘志斌约会时,李莉真的实现了“怀上心上人孩子”的愿望。为了掩盖这一秘密,她随之与林宝华结婚。

婚后,李莉才发现,现实远不是她想象的那般浪漫和简单。面对丈夫一家对自己的重视和疼爱,特别是孩子出生后,随着生活重心的转移,不但刘志斌与她联系少了,自己也找不到与刘志斌联系的激情,直至后来,两人完全断了联系。

开始,李莉也有些提心吊胆,但看到全家人都对孩子疼爱有加,全无二心,李莉思想上也渐渐放松了下来,最终竟然让自己情急之下,把多年埋藏在心里十几年的“秘密”说了出来。

2016年6月中旬的一天,夫妻俩还在冷战,李莉突然接到法院打来通知她出庭的电话,才得知丈夫已将她告上法院提出离婚。

原来,孩子出生不久,林宝华就有过怀疑。因为按时间推算,妻子怀孕日期似乎与他们在一起的日期相差有半月之多,那段时间,两人也只发生一次关系。只是当时刚刚新婚不久,孩子又刚出生,自己对这种生理知识似懂非懂,最终还是否定了自己的怀疑。后来,面对儿子的可爱,而且夫妻感情一直不错,林宝华也渐渐淡化了这种疑心。没想到,十几年后,妻子会因为吵架主动说这种话,再次唤醒了林宝华当年的那份疑心。这一次,林宝华下了决心,要验证自己养育多年的儿子,到底是不是亲生。

于是,林宝华悄悄要了儿子的几根头发,在孩子和妻子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去司法鉴定中心做了亲子鉴定,

鉴定结果出来后,林宝华傻眼了,他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林宝华与林帆没有血缘关系。

拿到结果的当天晚上,林宝华就独自跑到酒吧,喝到深夜才回来,他实在无接受这一现实,他想用酒精麻醉自己。

接下来的1个月,林宝华都深陷痛苦之中,他无法接受倾注所有心血,抚养了十几年的儿子,竟然与自己毫无血缘,更没想到,共同生活了多年的妻子一直都在欺骗他。林宝华觉得妻子的行为对他实在太不公了,他有必要向妻子讨回公道。

最终,林宝华一纸诉状,将李莉起诉到法院,以妻子侵犯他的人格为由,向其索赔他对孩子的抚养费及前妻给他造成的精神损害赔偿金,共计85万余元。

“休妻”之后再索鉴护权,这场官司也赢了

2016年7月底,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因闹离婚租房另住的李莉并没有亲自到庭,而是委托律师前往应诉。李莉通过律师答辩称仅凭丈夫提供的一份《亲子鉴定报告》,并不能证明儿子非丈夫亲生,也不能证明她有婚外情的事实。因为,那一份鉴定报告,是由丈夫单方委托,也是依据丈夫提供的头发进行鉴定的,至于鉴定的头发是不是儿子的并不明确。既然鉴定对象没有明确,这份证据就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因此,丈夫向她索赔抚养费没有依据。

针对李莉的意见,法院予以采纳,但是,法官告诉李莉,林宝华已经提供了初步证据,李莉若有异议,应由她承担举证责任。于是,李莉当场就向法院申请亲子鉴定,声称愿意对儿子与丈夫是否存在亲子关系进行鉴定。

随后,法院依法委托厦门市中心血站进行鉴定。可等到真的要进行鉴定时,李莉却又退缩了,最终导致该鉴定无法进行。

法院審理后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夫妻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亲子关系不存在。本案当中,因林宝华已提供初步证据,李莉又拒绝到场办理亲子鉴定,因此,法院认定,林宝华与林帆亲子关系不存在。最终法院一审判决,李莉赔偿林宝华孩子抚养费及精神抚慰金,共计48万余元。

然而,让人颇为不解的是:就在林宝华赢得离婚官司并获得赔偿两个月后,又再次将李莉起诉到法院,索要非亲生儿子林帆的监护权。

林宝华的行为,让许多人都颇为不解,离婚了,赔偿了,孩子又不是他亲生,监护权自然应属于孩子的母亲,林宝华怎么可能获得孩子的监护权呢?

此事一出,在当地司法界、乃至双方的亲友中,都引发了巨大争议。可谁都难以体会林宝华内心的感受。离婚后,李莉带走了儿子,林宝华才体会到,多年父子之情,根本无法用赔偿来解除,他实在太爱这个孩子了。离婚后,他数次提出去看孩子,但遭到李莉拒绝。林宝华说,虽然后来得知儿子非亲生,但他对儿子的感情却难以割舍。

而李莉认为,林宝华主张监护权的诉求不合理,法院应当判决予以驳回。

2016年12月初,面对这起特殊的监护权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双方之前的离婚协议,并没有对孩子监护权作出明确约定,结合实际情况来看,双方对孩子实际处于共同监护状态。林宝华请求“通过恰当沟通或接触的方式,以履行其对林帆的监护权”,于法不悖,应予以支持。因此,法院判决确认林宝华仍然具有对孩子的监护权。

林宝华并非林帆的亲生父亲,为什么法院还判他拥有孩子的监护权?对此,法官认为,父母和子女的关系,并不因夫妻离婚而解除。无论如何,林宝华还是爱孩子的。毕竟,林宝华照顾了这个孩子多年,林宝华将儿子视为宝贝,他坚持给孩子最好的教育,从小学到中学,林帆读的都是厦门最好的名校。可见,林宝华主张对儿子的监护权,本意还是想继续履行职责,想尽到抚养和教育孩子的义务。

事实上,林宝华打这场监护权官司,更多的也是想向孩子证明,他愿意继续尽一个父亲的责任。

已经通过父母亲的两场官司,知道自己身世和判决结果的林帆,在判决生效后的第一个周末,特意回到曾经生活了十几年的家,见到了林宝华。已经懂事的林帆,面对略显苍老的林宝华,非常诚恳地说:“爸,您养育了我十几年,无论我们有无血缘,您都是我的亲爸。”

那一刻,林宝华一把拥住这个没有血缘的儿子,顿时泪如泉涌。

责编/朱茂星(完)

猜你喜欢
李莉宝华监护权
论未成年人的监护权转移问题
装错芯片的机器人
宝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船期表
宝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船期表
树叶上的优点
前妻带孩子再婚,我还有监护权吗
实习生
宝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船期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