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为难”女人法庭开撕

2017-06-03 10:22莫非
恋爱婚姻家庭 2017年6期
关键词:名誉权被告

莫非

无锡女演员徐婧,面对丈夫出轨和“小三”的无尽纠缠,她为出心中一口恶气,竟将“小三”高露的多张裸照,传至自己的微博。办理离婚时,徐婧又发现高露曾多次向前夫索要大笔钱财,于是她又向法院起诉高露返还巨款及利息。高露见其咄咄逼人,决定以牙还牙——她以名誉权受侵害为由,将徐婧告上了法庭……

女演员婚姻被插足,幸福被打碎怎能甘心

1986年出生的徐婧,是无锡一家演艺单位的当红演员。2011年,她与冯博结婚。冯博是无锡一家通讯公司的部门经理。结婚1年后,宝贝女儿出生了。

婚姻的幸福,让徐婧成为了一名微博大V,她经常在微博上“晒幸福”。然而,2015年5月的一天,徐婧忽然发现自己遭遇一场莫大讽刺——丈夫竟然有了“小三”!

那天,徐婧浏览网友留言时,有个女网友留言称有要事相找,并附上了手机号码。徐婧不明就里,拨通电话后才知来者不善,对方叫高露,是冯博的女友。

徐婧第一次对丈夫发飙。妻子的性格,冯博非常清楚,她平素柔顺如同绵羊,可一旦发起火来,一定会拼个你死我活的。

原来,徐婧经常出差,冯博时常被冷落。2013年春节期间,冯博受朋友之邀参加一场庆典。宴会前,有一场节目演出。表演中,冯博被其中一个名叫高露的女孩深深吸引。

高露长相妩媚,身材出众,就读于一所影视中专学校。认识不久,两人就进了宾馆。冯博坦白了已婚身份,高露表示愿意做他的情人。后来高露到南京发展。于是,南京、无锡就成了两人约会之地。

跟高露在一起后,冯博对徐婧愈发呵护,经常给她买名贵首饰或时装。殊不知,徐婧高调惯了,把这些“幸福”拍成照片发到网上。没想到高露也是她的粉丝之一,每次看到徐婧大秀恩爱,高露吃醋不已,多次与冯博吵闹,还提出让冯博离婚来表达对她的忠贞,否则就把两人的关系捅出去,让他身败名裂。

冯博相信高露不会这么做,可2015年4月,高露先是去他的公司大闹,后在宾馆假装服下安眠药,见冯博的态度还未转变,高露又通过微博留言找到徐婧……

冯博交代这些时,他的手机微信提示音不断响起。徐婧一把夺过手机,发现微信都是高露所发,徐婧更是气急败坏,接着她在冯博手机里发现了大量高露的裸照!

是可忍孰不可忍,徐婧歇斯底里地哭喊:“离婚!”然而,徐婧又怎能甘心。她将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转发进自己的手机。

将报复进行到底,直播裸照掀起千层浪

考虑到女儿需要一个完整的家,以及自身也因忙于事业冷落了丈夫,加上冯博再三保证,一定和高露一刀两断,再三思忖后,徐婧决定给丈夫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徐婧态度的松动,让冯博看到了希望。为了将功补过,他每天不仅准时上下班,还主动承担家务。

徐婧觉得噩梦结束了,以前那个顾家的男人又回来了,她内心的坚硬也开始化解,慢慢柔软起来。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4个月后,高露再度出现,而且气势汹汹地向冯博、徐婧提出:“我要更多的青春损失费,你们别以为15万元就能把我给打发了。”“什么15万元?”徐婧一头雾水,冯博见纸包不住火,只得又向妻子交代了实情。

原来,迫于妻子提出离婚的压力,冯博确实郑重地向高露提出了分手,并瞒着徐婧与高露签订了一份《分手协议》,冯博一次性支付高露15万元分手费,作为冯博对高露的所有补偿……

两人签完协议当日,冯博通过银行向高露转账了15万元。起初,高露对这笔钱还能勉强接受,可几个月后,她觉得自己亏大了,决定让冯博加大补偿额度……

徐婧忍不住对冯博吼道:“这个女人插足咱们的家庭,你凭什么还要给她补偿?”

徐婧將丈夫痛骂了一顿,让冯博不再理会高露。冯博照做了,哪知他的冷处理更激发了高露的斗志,其间,高露数度前往冯博的公司威胁他,让他颜面尽失。

2016年4月15日,高露再度赶到无锡要挟冯博。万般无奈之下,冯博只好选择了报警。之后高露将战场转移到了短信与微信上,冯博根本不敢打开手机……

2016年5月15日晚8时许,因为高露的再度骚扰,冯博徐婧夫妻俩又大吵了一架,徐婧这次被彻底气疯。这时,她的目光停留在手机上,忽然想起了一种报复方法——既然高露恬不知耻,那就公开她的这些裸照,将她的脸丢尽!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徐婧,很快登录了微博账号,将手机里保存的高露裸照陆续发上了微博,并配上文字,对高露以及丈夫冯博进行了严厉谴责!

众人开始围观,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跟着起哄、评论。有人对徐婧表示同情,有人谴责冯博;更多的人挖苦、责骂高露不道德……

“这是对我的侮辱,我得保留证据去告她!” 16日上午,高露去了公证处,对徐婧发布的微博内容进行了公证。办完公证后,高露立即选择了报警。随后,警方与徐婧取得了联系,在晓之以法后,徐婧当即删除了涉及高露的微博内容。

就在徐婧以为出了一口恶气之时,意外再度发生!当晚7时许,高露在南京市区意欲自杀,被市民及时发现并报警,才未造成严重后果。

裸照直播闹得满城沸沸扬扬,最尴尬的人还有冯博,见妻子将事情闹大,毫不顾及他的声誉,他觉得这段婚姻再也没有维系的必要了。5月底,冯博选择了与徐婧离婚。

办理离婚时,作为过错方的冯博,赔偿了徐婧的相关损失,可两人就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进行处置时,新的情况出现了,两个女人再度剑拔弩张,接着上演了两场官司大戏——

史无前例的“互告”:女人“为难”女人惊天下

离婚办理财产分割时,徐婧从冯博的银行卡上发现了端倪,冯博转给高露账户的交易记录达20万元之多,这还不算两人交往时的各种开销。连同那份分手协议支付的15万元,徐婧统计发现,冯博为高露花费数目高达35.8万元。

2016年9月18日,徐婧一纸诉状将高露告上了法院,并将前夫冯博列为案件第三人。徐婧在起诉中主张:被告高露与冯博具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被告与冯博发生不正当关系期间,以分手费等为由多次向冯博索要钱财,数额巨大,已知的金额就达35.8万元。冯博向被告赠与的金钱系与原告的夫妻共同财产,冯博擅自处理夫妻共同财产未经原告同意,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应认定赠与行为无效,故被告高露应将上述款项返还原告。

再说高露,早已身心俱疲,却没想到徐婧还不就此罢休。高露恨不得去找徐婧拼命,但冷静一想,她忽然有了“灵感”。

2016年9月26日,在徐婧起诉时隔一周,高露以徐婧的行为侵害其名誉权为由,也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徐婧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8万元;向原告书面道歉并在其微博上连续15天持续道歉;被告将其掌握的原告不雅照片全部删除;被告承担公证费1500元、律师费2万元及诉讼费907元。

2016年11月11日及12月28日,法院先后两次开庭审理此案。案件审理中,原告徐婧坚持诉讼请求,不愿作任何让步。而被告高露则辩称,被告并未从冯博处拿到35.8万元,仅拿到15万元,且该款已经在双方恋爱期间共同消费支出,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件证据交换及质证过程中,被告高露认为,原告提交的馮博向她的支付宝转账20.8万元的记录截屏、冯博与她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屏真实性不予认可,并坚决否认曾收到冯博通过支付宝向其支付的钱款。庭审中,法官向高露释明了如实陈述案件事实的相关要求,并告之故意隐瞒案件事实可能造成的后果。但高露仍一口咬定,没收到冯博通过支付宝转给其的20.8万元。后来法庭依法向支付宝公司调查,证实高露确实收到了冯博通过支付宝转给其的20.8万元。由于高露故意隐瞒案件事实,最终被法庭罚款2万元。

在高露诉徐婧侵害其名誉权一案中,原告高露同样坚持诉讼请求不作任何让步。被告徐婧辩称:被告确实在其微博上发布了原告的裸照,后于次日中午删除。被告所实施的行为,达不到对原告造成精神损害的程度。即使对原告构成精神损害,损害数额也没有原告主张的那么高。被告同意书面及在微博上向原告道歉。被告所掌握的原告不雅照片已经全部删除。原告要求被告承担律师费,没有法律依据,公证费和诉讼费的负担由法庭判决。

2016年12月23日,高露告徐婧一案宣判,原告高露胜诉,被告徐婧被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告书面道歉;徐婧在其涉案微博账号发布向原告高露的道歉函;徐婧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高露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公证费1500元,合计9500元;驳回原告高露其他诉讼请求。

同年12月30日,徐婧告高露赠与合同纠纷一案宣判,法院认为,第三人冯博在与徐婧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擅自将夫妻共同财产35.8万元赠与被告高露,该行为侵害了徐婧的财产利益,故法院认定高露应返还徐婧诉争财产35.8万元的一半即17.9万元,驳回原告徐婧的其他诉讼请求。

两场官司,给徐婧和高露上了深刻一课:她们都觉得有所得,又都觉得失去的更多……

编后

妻子告“小三”返还财产并胜诉的判例,如今算不上新闻,但“小三”为维护自己的名誉权而告赢元原配的,在当今的司法判例中实属罕见!这场原配与“小三”的互告意义就在此:原配赢了权益,却失之违法;“小三”输了道义,却赢了起诉。它带给我们的警示意义却不容忽视——

首先,得谴责高露,她破坏他人家庭,伤及社会风气,理应受到道德的谴责。还有冯博,婚外玩火,最终落得名誉损毁、妻离子散的可悲下场。其次,徐婧的行为也值得警醒——在获悉“小三”破坏家庭之后,出于泄愤,她擅自在微博账号上直播高露的裸照,险些酿高露自杀而有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不难看出,她和很多人抱有一个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即认为“小三”不该拥有名誉权,这其实是一种误解。我国法律明文规定,公民享有名誉权和隐私权,公民的名誉权和隐私权不容侵犯,“小三”并没有排除在公民范畴之外。令人叹息的是,徐婧原本可通过正常法律途径解决此事,结果她感情用事,让本属于受害一方的她却反承担法律上的不利后果!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作了化名处理,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做了技术处理)

责编/朱茂星(完)

猜你喜欢
名誉权被告
将成员移出群聊群主成被告
网络名誉权的法律保护
今日“开庭”
在微信朋友圈发文骂人,是否侵犯他人名誉权?
我被告上了字典法庭
有关职务犯罪报道与姓名权、名誉权问题的思考
网络转载如何避免侵权
言论自由与名誉权保护初探
分期还款约定落空 债权人主张全数还款未获支持
关于死者名誉权保护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