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书

2017-09-04 00:43听松
作文周刊(综合版) 2017年30期
关键词:姐弟二老老妈

听松

老爸、老妈:

二老好!

上个月整理家里那些旧物时,找到了26年前我还在上学时老爸写给我的一封信。那是我生了一场病后的恢复期,老爸信中告诫我要注意休息,按时吃药,学业上也要抓紧。信不长,但让我感受到了浓浓的爱意,这应该是老爸对我说过的最动情的话了吧。比起交谈,你们更多的是为我们做一顿好吃的饭菜,或为我们姐弟解决学习、工作和生活上的一个个难题。

当然,我何尝不是这样,面对二老时,我还真无法用言语表达出内心对二老的那份情感。可今天,当我提出准备带二老到丽江去看看的时候,老妈说她没有想要出去走走的想法,还是不去了,还说我们姐弟已经带她和您去过好几个地方了,她已经很满足了。

我知道,每个人都不可能青春永驻,可对于亲人老去这个话题,我常刻意逃避,不愿去面对。当老妈嫌我们姐弟给她买的衣服的颜色太过鲜艳,说如果穿这样颜色的衣服出去会被村里的那些老姐妹笑话;当老妈不敢坐商场、医院还有小区的电梯,觉得眩晕和害怕;当老妈对我们买的糖果、糕点“评头论足”,说那些软的、酥的吃起来不费劲,那些硬的,根本嚼不动,吃下去胃也受不了时,我都不觉得二老和老有什么联系。当我看到二老两鬓斑白,脸上已满是皱纹时,我不愿意去相信;当看到二老身板不再硬朗,干活已不如过去利索时,我依旧不愿意相信二老真的老了;可当我准备带二老出去走走,二老都需要鼓起勇气时,我心里就只剩下被撕扯得无法呼吸的痛了。所以决定写这封信给二老,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我对二老最真挚的爱。

为了生活,咱们一家人总是聚少离多,原来是老爸在外工作,后来是大姐,再后来是我,一家人总是在无休止的别离中用思念慰藉亲情。不过还好,老爸退休后回到了老家,二老天各一方,难得相聚的日子终于宣告结束。

记忆中,不曾见过二老争吵,可能老爸常年在外,要吵也没机会吧!倒是近几年,二老也会闹点小情绪,互不搭理对方,但绝不会超过两天,二老又如影随形地进进出出,好似谁也离不开谁一般。

退休后,老爸抢着干最多的活,对老妈言听计从;老妈开始“随心所欲”地花着老爸的退休工资,这和咱村里男人依然占据主导地位的环境格格不入,甚至有些标新立异。但对于村里那些叔伯大爹说的玩笑话,老爸也只是一笑而过。

二老在一起,老妈绝对是主角,老爸充其量是个配角或是陪衬。老妈说今天去赶集,老爸绝不会说明天再去吧!老妈说去谁家串门,老爸绝对一同前往。我们有时也对老爸这种“无原则”的顺从颇有微词,可老爸却总是说:“你们老妈过去太不容易了,现在多顺着她,就当是补偿吧!”当然,老妈也常做老爸最爱吃的菜,老爸喜欢吃鱼,每次去买菜,只要有从湖里打来而非鱼塘养的鱼,老妈都会称上几条;虽然限制老爸喝酒,但每天晚上,老妈还是会给老爸倒上一小杯泡酒;隔三岔五逼着老爸把衣服给换了,还说:“就算老了也要注意点形象,穿得干干净净才行。”

老爸老妈已经老了,每天也会想着如何养生,也会迷信什么保健品的功效。老爸老妈都是喜欢唱歌、跳舞的人,二老那些老伙伴每天也都会聚在咱家的院子里,唱唱跳跳一两个小时。

看到二老牽手一生,依然不离不弃,还将老年的生活过得如此有滋有味,做儿女的,唯有幸福着二老的幸福,快乐着二老的快乐,也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多一些,再多一些,直到永远。

三儿endprint

猜你喜欢
姐弟二老老妈
爸妈的四道养生经
姐弟间的情仇
去外面吃
姐弟之情
谁家的可可
姐弟俩的日常
“眼瘦了”
外出就餐
香山二老
想请二老听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