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于温和的务实主义

2017-09-26 00:43逯阳
课程教育研究·新教师教学 2015年9期
关键词:左翼拉美美国

逯阳

摘 要:拉美左翼自誕生之日发展至今,形成了温和、传统和激进三股力量。拉美左翼在探索中前进,不仅面对来自美国的阻力,还要争取更多本国公民的支持,巩固自身合法政权。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近几年拉美左翼的发展方向是在走向务实主义道路上逐渐趋于温和。

关键词:拉美;左翼;美国;务实主义

【中图分类号】D773

一、拉美左翼阵营成功“保七”

当地时间2010年10月31日,巴西执政党劳工党候选人迪尔玛·罗塞夫赢得巴西大选,成为巴西首位女总统。迪尔玛之所以获胜,得益于其前辈卢拉总统8年执政期间推行民生政策取得显著成果。

2009年12月6日,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再次赢得选举,成为玻利维亚历史上第一位获得连任的总统。2009年3月,萨尔瓦多代表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参加选举的福尼斯击败右翼执政党民族主义共和联盟候选人,赢得该国总统选举。

由此,拉美左翼国家成功“保七”(巴西、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萨尔瓦多、尼加拉瓜和古巴)。

二、拉美左翼阵地的崛起

拉美左翼指拉美各国的共产党、社会民主党、民族主义党和新兴左翼联盟。拉美地区左翼阵地的崛起有两大标志:一是左翼赢得大选登上拉美政治舞台;二是中左翼国家史无前例地主动与美国拉开距离。

1998年起,在全球左翼思潮发展背景下,拉美左翼政党开始崛起,出现了全面“向左转”的格局。委内瑞拉、智利、巴西、玻利维亚、厄瓜多尔、阿根廷、乌拉圭、巴拿马和多米尼加左翼相继上台执政。2006年拉美大选年,该地区一度达到16个左翼国家,占该地区国家总数的3/4,覆盖70%人口和80%地理面积。

三、拉美左翼阵地现状

当前拉美左翼阵地大体可分为温和派、传统派和激进派三类,其主要政治思想分别是马克思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改良主义或民众主义)和新社会主义。

1.温和派

温和左翼是指有民族主义和民众主义倾向的政党和组织及其领导人。巴西劳工党、智利社会党、墨西哥民主革命党等属于温和派政党。巴西是温和派的代表。

2.传统派

传统派是指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以意识形态占据主导地位,强烈反对资本主义的拉美各国共产党,典型代表是古巴。

3.激进派

委内瑞拉已故前总统乌戈·查韦斯提出的“21世纪社会主义” 是最典型的“新社会主义”。“新社会主义” 是带有拉美本土特色的新政治思想,对内主张修改宪法扩大总统权力,坚持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和主导,强调社会公平;对外反对美国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推进拉美一体化进程,发展多元化的对外关系。

4.左翼阵地联盟

目前南美国家中左翼政府在诸多区域问题上是团结的,左翼已成为一股比较强大的力量。比如南美洲联盟主要国家都一致反对美国在哥伦比亚驻军。在南方共同市场中,巴西一直全力推动委内瑞拉的加入。

四、拉美左翼未来走势——趋于温和的务实主义

1.美国的影响

美国“后院失火”,遂意识到必须遏制拉美左翼潮流继续泛滥。美国总统奥巴马当选以来,在军事、外交和经济等各个领域同时出击,展开了新一波的“拉美攻略”。

对于巴西等温和左翼执政的国家,美国在贸易等领域和这些国家积极发展关系,并加强与它们的外交及军事合作;对于被称为拉美“邪恶轴心” 的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等国,美国的态度则十分强硬。

随着中国的崛起,拉美很多国家以经济为突破口向中国靠近,引起奥巴马政府的紧张,随即展开拉美之旅,软化拉美左翼阵营。拉美左翼领导人在国内的施政也遭遇亲美派的阻力。目前来看,美国新外交起了作用,拉美左翼在一定程度上被“去激进化”。

2.经济危机凸显拉美左翼国家困境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后,左翼国家连续遭受债务和经济金融危机的沉重打击。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等国债台高筑、失业率上升、两极分化日趋严重。

近几年,巴西经济陷入滞胀泥潭,通货膨胀与经济低速增长交织并存。阿根廷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下降明显,外汇储备严重缩水,2011年6月至2014年6月,阿根廷外汇储备降幅达43.4%;截止2014年6月,通胀率超过20%;2014年上半年贸易顺差同比下降28%,为自2001年以来的最低值 。委内瑞拉通货膨胀率一度高达30% ,居拉美地区之首。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则承认,“社会主义建设”已不同于当年。他亲口表示自己已改变了年轻时的激进思想,现在更强调稳定外国投资,努力帮助国人摆脱贫困。

2.右翼势力抬头

2010年初,智利富豪皮涅拉当选总统,被视作右翼势力重新登场的重要讯号。这是智利右翼50年来首次通过民主选举赢得总统之职。智利大选使西方国家看到了右翼势力重回“美国后院”的希望。

3.分歧与挑战

拉美地区的民主被称为“有限民主”或“被指挥的民主”。尽管近几十年来选民人数大量增加,但民选政府的权限并未扩大。许多重大决策是由议会无法控制的机构制定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机构。寡头组织至今能够容忍左翼候选人获胜,是因为左翼政府几乎没有改变当前游戏规则的可能性。试图打破这些规则的激进左翼国家如委内瑞拉等则遭遇重重阻碍,他们的力量尚不足以与这些国际组织抗衡。此外,拉美各国政府间存在分歧。一些政府欲进行社会变革,另一些却认为只有屈从于国际金融资本。

当前,拉美左翼面临三大挑战:“一是面对经济全球化浪潮,是否能够趋利避害,制定出符合本国国情的经济社会发展政策,而不是盲从于西方国家;二是能否解决党内腐败,实现政治的民主化;三是能否真正代表广大中下层民众的利益,亲民务实。” 加强、加快拉美地区的经济合作,推动各国经济发展,成为需要共同探索的问题。

五、小结

新自由主义曾是解决不少拉美国家经济发展停滞不前的良药,但同时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反过来影响经济,阻碍社会进步。再者,拉美左翼领导人尽管上台执政并成功延期,但力量仍然薄弱,存在被架空之虞。在一些拉美国家的经济领域,国家要害部门仍掌握在寡头和权贵精英手中,国家政权比较虚弱。

最后,拉美众多左翼领导人一直声称要找出一条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但尚无明确的发展目标,发展思路不够清晰。但这并不代表拉美左翼运动声势减弱和拉美政治开始由“左”向“右”转。拉美左翼执政的根基并未发生动摇,拉美民众并未对左翼力量失去信心。在当前的国际大环境下,拉美左翼政权不得不以更加务实的态度寻求出路,左翼政权的统治方式将趋于温和。

参考文献

1. 陈志强,“拉美新左翼——马克思主义价值取向挑战新自由主义”,2010。

2. 李其庆,《全球化与新自由主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桂林,2003。

3. Perry Anderson,“Lulas Brazil”,London Review of Books,Vol. 33 No. 7,2011.endprint

猜你喜欢
左翼拉美美国
从《郁达夫论》看叶青的文学观
墨西哥“左翼”总统坐捷达就任
美国小学美术教材编写的特点及其启示
论费穆在左翼电影时代独特的春秋笔法
中美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路径的比较与启示
美国各区域创新能力比较分析
忘忧草不是黄花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