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阅读指津

2017-11-03 02:31王旭东
语文教学与研究(读写天地) 2017年10期
关键词:曾巩柳州百姓

王旭东

赠序之文自韩愈、柳宗元倡导之后得到快速发展。到了宋代,再经欧阳修的改进而更趋成熟。到了曾巩,其赠序文不仅内容充实、见识高远,还能给友人以积极的鼓励,如这篇《送李材叔知柳州序》。

《送李材叔知柳州序》是曾鞏送别李材叔的赠序文。在文中,曾巩既没有像以往的赠序那样叙写友情,也没有感怀离别,而是期望李材叔安心为政、清明吏治,在柳州安心干出一番大事业。即便是这样的劝勉之言,曾巩也不是直言相告,而是委婉曲折地表达。

今天的柳州是广西最大的工业城市,经济较为发达。但是在宋代,柳州属古南越地区,经济文化发展十分落后。宋人为官又一向是重内轻外,世俗多以为只有在京师混不下去的才会被打发到偏远之地。而柳州、象州这些地方那更是偏之又偏、远之又远,柳州的官员又大都是遭贬谪之人,幽怨、抑郁的心情使他们无心在柳州干事业。

本文第一段,曾巩先开门见山地指出了时人对柳州的错误看法和多数官员到任后的不良风气。官员们认为“南越偏且远”“风气与中州异”“咸小其官,以为不足事”。于是,还没到任就开始筹划调回来;到任之后更是“皆倾摇解弛,无忧且勤之心”。抱着这种为政心态,柳州自然得不到发展。曾巩认为,柳州比同为边远之地的福建、四川落后的原因就是官员无心治理地方,“莫致其治教之意”。这种为政心态不仅造成了柳州的落后,更是给柳州百姓带来了不幸。因此,曾巩发出了“噫!亦其民之不幸也已”的感慨。

李材叔遭贬柳州,曾巩当然担心他像其它柳州官员一样痛苦蹉跎,不能安心为政一方。于是,曾巩用“既来之,则安之”的为政理念、豁达洒脱的积极心态来开解李材叔。在第二段,曾巩指出柳州有着独特的优势:第一,京师与柳州之间交通便利,“水陆之道皆安行,非若闽溪、峡江、蜀栈之不测”,比福建、四川等边远地区要好。第二,柳州气候和中原相差不大,“起居不违其节,未尝有疾”,况且即使在中原地区,也不能杜绝疾病。第三,柳州物产丰富,有冠绝天下的水果资源、花卉资源和美食,既能尽情享用又能发展经济。第四,柳州百姓民风淳朴,“人少斗讼,喜嬉乐”。柳州有这些交通优势、气候条件、丰富物产和淳朴民风,还不能得到发展,只是因为官员没有“久居之心”!

在第三段,曾巩批评了柳州官员的眼高手低。那些官员认为柳州官小,“以为不足事”,曾巩却认为:“古之人为一乡一县,其德义惠爱尚足以薰蒸渐泽,今大者专一州,岂当小其官而不事邪?”古时候的人治理一个乡、县,尚且能够用道德、仁义、恩惠、慈爱对所管的百姓进行熏陶和教化。现在的官员能够独掌柳州这样一个州,怎么能把柳州官职看得低一等而不认真为政呢?其后,曾巩劝谕那些去柳州做官的官员,应该有“久居之心”,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使柳州“涤其陋俗而驱于治,居闽、蜀上”。段末,曾巩进一步指出只有“材之颖然迈于众人”的官吏才能把柳州治理好,而李材叔正是能够实现曾巩这一主张的杰出人才。

最后,曾巩提到李材叔的兄长李公翊在紧邻柳州的象州担任知州,两州共同进步,真是越地百姓的幸运!值得庆贺!

柳州本是蛮瘴之地,遭贬亦易困顿沉沦,曾巩却把柳州写得如同世外桃源,把为官柳州写得大有可为。把赠别之文写得温暖人心实属少见,曾巩此文却能层层推进,含蓄地表达出对朋友暖心的安慰、贴心的劝勉、诚心的鼓励和真心的期盼,为大多局限于叙写离情的赠序文展现了一种新气象,开创了一种新风尚。endprint

猜你喜欢
曾巩柳州百姓
胸怀理想,百折不挠
中国成立首家“螺蛳粉产业学院”
无所不为
百姓身边的守护者
曾巩生平
四月,是你的谎言
百姓看家“风”
百姓腰包更鼓了
曾巩猜字
“编读零距离”柳州、柳江见面会散记